抬生棺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上山前,端午又悄悄溜进了堆杂物的小房间,他想和凤来说两句话,但他看到凤来熟睡的样子,忽然又不忍心吵醒她,于是小心翼翼脱了鞋和外套,没有拉凤来的被子,端午只是压着被角,头挨着凤来枕头睡下来。

端午没有睡进自己的被窝,凤来有点小小的不悦,男人并不知道,她其实一直都是在装睡,如果开了灯,能看到凤来长长的睫毛在眼皮下面忽闪忽闪,矛盾地纠结着:要不要睁开?最终只打开了一条小小的缝。贴窗棂的报纸旧得发黄,凤来看到端午做贼般静悄悄地躺下,热腾腾的脑袋就在旁边,她身子里有股热热的冲动,想要抱住端午,像从前很多次那样,将男人硕大的脑袋抱到自己怀中。端午亦是格外享受这样的时刻,短头发蓬如刺猬,热气腾腾地扎进凤来柔软的胸窝,在女人怀里拱来拱去,像是找奶吃的娃娃。

自从生病后,凤来不清楚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这种渴望了,她更加不清楚端午对现在起不得床、风稍微大一点都会咯血的自己,还有没有亲近的渴望?现在,丈夫就睡在身边,凤来不敢动,不敢醒,只能扑闪着忧伤的睫毛,装着自己酣睡得正香。

后来,就真的睡了过去。凤来再度醒来时,听到前院有人在吹唢呐,有老女人和儿童咿咿呀呀的哭啼, 她舔了舔嘴唇,晓得天已经大亮了,一切准备就绪,“道场”也开始了,请来的亲戚朋友已经各就各位,再过一会,就会郑重其事地“起棺”,由端午族里几个亲近的兄弟抬着去山上,送她凤来走黄泉路了。

明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就像端午劝她时说的那样:你就权当是在演戏!凤来也极力想这样去思考,得出一个“看戏”的轻松结论,但她发现自己压根不能置身事外,因为她今天既是躺在幕后的“局外者”,又是这场“抬生棺”戏码最重要的女主角。不知端午请的是不是十里八乡最著名的“林瞎子唢呐”,凤来凝神听了一会儿,那调子哀伤得要命,仿佛拿把小刀,一丁点一丁点地戳进了骨头里,她身子原本是软绵绵地贴着床板,听了这样的唢呐,竟然像是躺在了针板上,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肌肤不被刺破,流出红红鲜鲜的血来。凤来迷糊过去时,脸上的泪胡乱流进了耳朵眼。

蹲在外面“灵棚”前,给凤来烧纸的是一老一小,老的是凤来母亲,小的是凤来哥哥的儿子。凤来结婚几年,一直没开怀。端午家人抱孙心切,极力主张小两口到县城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这一查,却查出凤来肺上出了大毛病。回来后,他们就分屋睡了。但端午爹妈不晓得的,是自己儿子常常半夜跑到凤来床上去。凤来身子弱,也做不成什么。有时端午怕寒气袭着凤来,

只敢隔着被子,伸出双臂紧紧地抱住她。隔着一床棉被,小两口心跳都有些紊乱,凤来曾脸红红羞答答地邀请:来。端午默了一会儿,摇摇头。再抱抱,他便起身穿鞋子了,如果天气不冷,凤来接下来会听到端午打井水,对准自己脑袋兜头一淋的声音。凤来知道自己让端午难受了,但她也很委屈,因为自己的这份难受,没人去说,更不知从何诉起。

这两个月,端午悄悄来陪着凤来睡的夜晚更稠密了些。凤来整天醒醒睡睡的,但有些话,还是听进了耳朵里。听说婆婆已经在为她准备寿衣,又听说端午的姨妈串门子时说到她家邻居养了个女儿,以前眼睛长在头顶,现在快三十了,姑娘家人也急得不得了……凤来听了,又是一通哭。端午半夜再来,她连装睡都不肯了,直接翻个后背对准他。

第二天,端午摔了家里两个碗,气势汹汹地和他爹妈吵了一架。“抬生棺”的法子,这才被端午娘当作压箱底的宝贝,呈了出来。

凤来家乡没有这种习俗,她并不晓得在芝麻湾,过去是有过“抬生棺、骗神仙”先例的。湾里的林大爷,快九十了,身板依旧硬朗,听说他年轻时生了一场恶疾,若不是林大娘当机立断,请来阴阳掐指一算,说为林大爷抬了生棺就能药到病除,林大爷哪有这样的长寿命?

端午卖了家里的牛和猪,又找嫁出去的姐姐借了一笔钱,他也要为凤来做道场,抬生棺。

家里办“丧事”,人多事杂,鸡飞狗跳,竟没人关注他们哀哭痛惜的凤来其实并没睡在棺材里,她好好儿躺在后院,平时堆杂物的小屋空着,昨天端午特意抱了她过去,这也是骗鬼神的一招——让鬼神不晓得凤来到底是死是活,生死簿上放过她,她才有后面的阳寿好在人世厮守。

凤来口渴,想要喝水,叫了几声,终于来了一个人。正是哥哥家的儿子,她的小侄儿,今天负责来当“后人”,给姑姑摔瓦盆的。小家伙黑眼珠忽闪忽闪的,站在门口看了凤来一会,凤来努力想挤出一个笑,招呼小侄儿走近,手刚抬起来,侄儿便吓得嗖地跑掉了。凤来喘口气,左手摸了摸自己只剩一张皮的右手腕,暗骂自己:瞧你,还有个人样子么?

折腾到下午,“抬生棺”的男人们终于回来了。 唢呐吹了一天,现在也停了下来,前院热热闹闹的,在像模像样地开豆腐宴。端午的堂伯兄弟下午出了力,现在理应得了主人家一碗烧酒喝,大声讲起话来:真没见过我兄弟端午这么痴情的,慢说凤来还没死,我们埋也是埋个衣冠冢,就算凤来真不在了,他也用不着跳下去吧,蹲在坑里,手捂着脸,几个人拉也拉不起来,咳!

有老者带着痰意的咳嗽声,制止那位饶舌的堂兄别再继续多嘴。凤来猜测是公公在咳,公公是好人,为了出这次“生殡”,他把自己的棺材拿了出来,里面放了凤来一套衣服,一双鞋子,一个话匣子——端午说凤来爱热闹,平日做针线活都爱跟着收音机唱唱哼哼,害怕她到了“那边”听不到曲子,特意买了个新收音机放棺材里。想到这里,凤来脸上不由得浮上一丝笑:这个端午,做得像模像样的,还以为自己真的“去”了呢。

心里微微得意着,又觉得有点不妥,至于为啥要心慌,凤来说不清楚,只能劝慰自己:这下好了,骗过了鬼神,再多睡睡,病很快就能好起来啦。

端午也是这么相信的。过了两天,邻居发现凤来竟然能起身了,由端午扶着,在院子里小心翼翼地散步,端午架着她,凤来将大半个身子都放在端午宽厚的肩膀上,冬天罕有的太阳晒在凤来脸上,有种红艳艳的喜庆。邻居趴在墙头惊喜地问:凤来,你身上大好了?端午替凤来回答,声音欢欢欣欣的:好了呢,抬了生棺,我们凤来至少还能活八十年!凤来噗嗤一声,伸出小拳头去擂端午肩窝。邻居见他们这么恩爱,大下午就在院子里卿卿我我地抱在一起,不好意思再看了,收回脑袋,对自己点头说:真能骗过阎王呀!

那年冬至很冷,凤来哥嫂送来一条羊腿,让端午家人熬羊汤,好好过节,凤来却没喝上一碗御寒的羊汤。她在昨夜凛冽的寒风中,静静地死去。睡梦中,凤来的脸还朝着门口,一直,一直,两只黑漆漆的眼也大睁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