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中行吟(组诗)

黎阳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月亮弯弯照在康定溜溜的城

月亮瘦了,溜溜街上灯火溜溜地嘲笑那些举头闪烁的目光风强劲传送着那些喝了酒摇晃的爱情

霓虹点缀着星星孤单的影子那些现代了的坡坡,依然能升起跑了调的高度

氧,是谁都无法缺少的爱那些冒充的大哥在街角叼着烟不再守候丢了岁月的大姐却在守候那些光脚走过的幺妹

一条汹涌的河水吞噬心底的热情只有这些微弱的佛光 还在点化着幸福

一座跑马山

如今的山,越高越冷静所有的绿色带着隐讳的笑容从歌声里跑出来的马一边遛着 一边寻找爱情

菩萨和佛爷背靠着岩石保持着最初的姿势他们不动,那些马还在动 看到山的马,跑不动了就停下来吃草有时候吃的不是草或者是树叶只要能够填补欲望的都是食物

一座跑马山,有多少马跑死了还有多少马在跑

再说康定

打箭炉的炭火,烧不尽那些心底的爱情群山层叠的峡谷之中,歌声就是情两岸峰峦夹峙,夹住了多少投奔幸福的足迹折多河、雅拉河浪卷雪山之水都是融化过的深情

这溜溜的城,开放了那些久远的歌谣跌宕的风里茶马互市的铃声,沿着背影和动感的锅庄,以及汉子手里的酒碗沸腾地是溜溜街上一双双明亮的眼睛

西出炉关天尽头康定就这样从记忆里走去走进一卷卷呢喃的经文恬静也悠远

在游仙,回到乡愁的方舟

犁铧的刃口上土地所有的文字简化成两个

落在泥土地悲悯深度之下的汉字这些东西奔走的诗行,呆立在一个个老物件的怀里

从一台失声的留声机旁落下落魄的蜘蛛网从一盏盏失明的马蹄灯上盗走童年的时光

在一台失去波段和调频的收音机里存放着母亲最后的安慰那些陈旧的连环画册,带着多少梦想从蜿蜒的山路崎岖递向绵阳递向四川 递向游子的南北

在游仙,在我记忆深处的声音一把锄头,一把镰刀都是家园的芬芳,只有爱才能让皮肤更加敏感地接受回忆

岁月的痕迹里,人也在不断地变旧一件手动鼓风机吹走了谷壳也吹来了思念的一颗种子让所有的人,不忘初心

低调的马鞍寺

面对古柏,和几百年的风雨这座前世跑丢的马鞍山上香火惨淡,我今生的东洋老兄从嘉靖年间伸出双手远远一握

在这座闭合式的老宅子里几尊佛像坐了下来我只拱手不语义学之碑在那里

我站在院子里 体会手上的余温 在每一棵树上发芽信义在草丛里落地有声

薪火相传的老宅从寺院到书院东洋老兄有所不知我也有所不知

临行前的马高镫短只是古绵州的一声叹息抓着一船涪江的号子

在十二万朵月季中间

那些盛开的有爱情,也有友情这缤纷的月季下面,生长着来去匆匆的绿叶和唯一无根的游仙者

在花开的时候,靠近一厘米都是钟情那些奋不顾身的拍摄者,伸出自己的镜头也伸出了自己的贪婪和渴望

在十二万朵月季中间分不清哪些是爱花的人偷花的人

采花的人

下辈子就做一个盗花的人吧在十二万朵月季中总有一朵是自己前生丢失的爱情总有一朵是今生的幸福

在绵阳富乐山上

两位刘家的大叔坐在桌案的后面桌上没有酒,两旁文武各自神色不一

众家兄弟一起大吼一声从此巴蜀就归了皇叔刘备

富乐山,就这样成了一幢汉家的碑刻无字,而意味深长

洞天之处,尚有香火龙脉所指,一片大好山河富乐山下自是富乐

在一片碎瓦上的李杜祠时光

芙蓉溪畔 水从清朝流过来上游是唐,李白和杜甫分别坐在故事的两岸自斟自饮,或许我可以过去喝一杯他们留下的时光

身边太多的眼睛盯着这条水径没有一只船

我想涉水而去只是不清楚唐朝的温度是冷还是暖

我就站着,身后的富乐山也站着远处的新泉先生留给我一个背影他满头的白发中 有一颗星星亮了一下又亮了一下

一杯浊酒喜相逢

德阳,足迹在一个蜿蜒的圈子中铭刻一些亲切的背影,有新交也有故友而车子却挂不上倒档,只能前进在市区里,一个人寻找修理师傅

在记忆中的笑脸开始发芽从推开陌生的门把手开始寒暄是多余的叶子 所有的话题总会归到一个根上来

廿年如酒,只喝上二两足够让没有酒量的和度量的人唏嘘酒是有数的,这辈子能喝多少有个度不是任谁都值得你举杯相敬

德,是个看不见的或者你看见了,未必是真的只有酒才是真的,可以让你把陌生的距离淹死在离开的路上

九月在三星堆里寻找可能的影子

我说的可能不在阳光下也不在眼前只是内心的一种期盼,在三星堆里看到一种前世的影子,我没找到或许很多人也没找到,轮回总是出现在不可能的时候

这下子可能,就出现了

一切皆有可能,是告诉谁那些青铜面具还是凝固了飞翔的神鸟这些都是可能,我们站在可能的外面身边一个小女孩飞快地超过了我对于她来说看不看都是一样的

安宁河畔,月亮守望着大地的呢喃

这时候再说月亮,邛海的波涛会多一些遐想岁月在凉山的马道上留下踢踏的足音像我这样的游客,栖身在风和日丽中泸山只是后背的一点点依靠,一杯茶的雾气中弥漫着婚姻

女儿龙朱,从月色里走进家的三脚架即此西昌的户籍本上多了一名祖籍台安的女子那些天的夜,从一个奶嘴开始从渴望的哭声里,看到幸福的光

那些缭绕了多少个世纪的香烟和血脉黑为月亮上色,白为仲秋加分大观楼上,亘古的风雨吹不散亲情交谈的话端,激荡着诗意的小城

福建籍的岳父,从唐山铁道转战至西南交大四川籍的岳母,从川西坝子求学至重庆沙坪坝走出大学校门,走入大凉山的马道镇一条成昆线 被青春铺满时光他们把电流连通,也把人生的电力机车运行至途中的每一个驿站

月上窗口,万籁的西昌南日子在通勤的出票口,反复演绎着进站和出站彝胞的查尔瓦和明亮眼神点燃

山麓上驼铃声声的步履

出生在福建的妻子和出生在西昌的女儿一样把幼年的幸福交给了祖父这样的幸福,在月光中萌发着爱的种子家就是一个不离不弃的方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