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芳的诗(七首)

黄芳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风吹过

一大早黄色纸钱在漓江大桥一路散落随风翻飞又一个人,正被送往殡仪馆他的一生漫长吗是否有那么一瞬间他被上帝举过头顶,无所不能?这身后的路,他留恋吗也许,在某个街口我们曾擦肩而过在某个拐角,因为突然的相撞我们曾吵过架——在这千丝万缕的尘世我们也许有着至死不明的瓜葛今天他走了

留下一路的黄纸钱车轮碾过,脚板踩过

风吹过

那只猫

午夜

失眠者在8楼天台上看黑暗层层叠叠一只猫在不停地叫凄厉,荒凉 它有什么样的毛色?乌黑?灰斑点?虚构的钟声响起时失眠者用铅笔在一行字下划线“灵魂的重量是21 克。”

远方的父亲正在疼痛疼痛的重量多少克?

风一阵阵吹过吹过屋顶,拍打着窗棂咣当,咣当失眠者用铅笔写下“她敲响了虚构的钟声。”便坠入黑色大海

不再扑腾那只猫在不停喊叫凄厉,荒凉或许它一身洁白,恰好21 克?

灰斑鸠来过,桃花落过

午后

阳光像一个坏脾气的人终于把自己折腾累了她在公园条椅上长时间地坐着灰斑鸠来过,桃花落过

万物拖着长影子旁边的书被寒风吹开又合上她数掌心里斑斓的药片看缺掉两颗门牙的天空

想起

第三人称是个秘密想起离开墓地时枝桠突然在空中晃动噢,太阳突然很好想起跟守墓人挥手告别他脱下帽子,微微地弯腰咬着他裤管的小狗毛发黑亮,尾巴越摇越快她越走越远,墓地落在后面——天堂或地狱门前都有台阶想起那些灌木,松柏枝桠上的乌鸦14岁男孩的墓碑上有一行小楷:宝贝在这等着妈妈噢,特别乖

割草的男人

冬日午后

割草机突突突轰响院子里歪戴鸭舌帽的男人影子被拉长他双手推着割草机一遍又一遍地割着自己的影子

园丁

年轻时他就在这里瘦,矮,被人叫作小不点他认得这个住宅区里的所有花草记得每一个进出的人在午后阳光里伸懒腰的猫和狗在晨光里鸣叫的云雀换了一拨又一拨他见证了它们一生的时光如今,他头发花白被人们称为小老头儿他脑袋里长满了花草,像一片肥沃的土地只是他再也认不出一个人认不出阿猫阿狗

活泼而甜美

翻进那家精神病院的围墙是她隐秘而长久的想法

或者身穿白大褂,或者身穿条纹衫(随上帝高兴)

每天,见证或创造惊慌失措,离经叛道,天真烂漫

当油菜花盛开她咣当打开铁门(经上帝同意)看长褂子们

随风奔跑

个个活泼而甜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