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的故事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张晓天

一天,我出差回来,看见阳台上挂了一个鸟笼,我有些好奇。我猜想这几天老婆的心情一定很好,遇到什么好事了吧?这么闲情逸致。我打开门,迫不及待地走到阳台边,看看老婆究竟是买的什么鸟?一个圆圆的铁笼里,一只黑黑的鸟,翅膀上有一片白色的羽毛,两条橙黄色的腿和那锋利的爪子,紧紧地抓住铁笼的横杆,小小的脑袋,尖尖的嘴,圆圆的眼睛轱溜溜直转。这是什么鸟啊?在我心里并没有唤起什么好感。我瞟了那鸟一眼后,就转身去欣赏那欢蹦乱跳的小鱼儿了。

不一会儿,老婆回来了,她一进门就冲着我笑,我在想,老婆真的是有什么喜事呐,不然又养鸟又笑得那么灿烂的。我正想问有何喜事要告诉我与其分享时,老婆就径直走到阳台边开始逗起那只黑“怪怪”了。我感到纳闷,老婆何时对这种鸟感兴趣了,听别人讲养这些尖嘴而黑黑的鸟有些不吉利,对此我还耿耿于怀嘞。老婆看到我的纳闷样就问:“你猜这是什么鸟?好看吗?”我冷冷地回答:“有什么好看的,难看死了。”其实我还是想知道这究竟是什么鸟。老婆看出了我的心思,就告诉我说:“这鸟啊,叫‘八哥’,是一种很懂人性的鸟,教好了还可以讲人话,就像鹦鹉一样。”老婆这么一说,我对这只黑不溜秋的不起眼的鸟有了一丝好感。我再次走到阳台边,较为仔细地看了看那 只鸟,那小小的头摇摇摆摆的,扑打着翅膀在铁笼里跳来跳去,嘴里还不时地吹着口哨。那圆溜溜的眼睛仍然是轱溜溜直转,好像是在说:老兄,别瞧不起我嘛,我是会给你们带来快乐的。看到这里,我还真觉得这只鸟有点灵性,刚才的不快瞬间全然消失了。

老婆给鸟起了个名叫“黑哥”,对“黑哥”来讲,老婆可是费了心思的。她像是带奶孩一样,给它喂食,给它冲便,给它洗澡,给它吹风,给它看电视,给它听音乐,它就成了我们家中的一员了。有时把它放出来,它总是飞到人的身上来,或许是站在你的肩膀上吹奏清脆的口哨。你人走在哪里,它就跟你到哪里。有时我们把它放在楼下,它也直扑扑地飞到楼上来,总爱和我们一起玩。有一次,我在书房里上网,“黑哥”扑扑地飞到书房来,索性飞到我的头上看我和网上的人聊天,它似乎很听话,它一动不动地站在我的头上,嘴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好像它也在和别人聊天一样。

“黑哥”最喜欢洗澡,我老婆最喜欢它的也就是这一点,每次老婆把水调好后,“黑哥”总是很高兴地站在水中,用翅膀拍打着水星,用嘴尖清洗着自己的羽毛,非常爱干净,讲卫生。它喜欢我们用手掩着食物给它喂,它爱吃面包虫,它爱在晚间睡觉时“金鸡独立”,它爱在清晨咿咿呀呀地唱歌……

一天,儿子说“黑哥”太孤寂了,应该再买一只“八哥”给它作伴,儿子的想法很有同情心和善意。根据儿子的建议,星期天我们一家人到文化宫的鸟市上去给“黑哥”买伴儿。我们在几十只八哥中选了一只较为活泼的,有野性。听卖鸟人说,我们家的“黑哥”是一只公鸟,这次挑选的是一只母鸟,我儿子说这样他们就可以成亲了,也就不寂寞了。我们把买回来的八哥与“黑哥”放在一起,两个从没有见过面的鸟一见面就开始发生战争。先是“黑哥”看见我们在身边还稍占上风,但不一会,“黑哥”终于被买来的鸟征服了,那只鸟总是把“黑哥”挤到角落里不敢抬头。我们想,也许一会儿就好了,总得要有一个磨合阶段,老婆把买回来的这只鸟取名为“黑妹”。

“黑妹”样儿并不好看,没有“黑哥”的羽毛那么光滑油亮,没有“黑哥”的小脑袋那么漂亮灵光,但,“黑妹”有强壮的体魄,有天生的野性。特别是在吃东西时,“黑妹”总是抢先一步,站在有利位置,还不准“黑哥”靠近,对此,我还对“黑妹”提出了警告,把好吃的面包虫不给它吃,这反而增强了“黑妹”霸吃的行为,越是这样,它越是欺负“黑哥”。“黑哥”只好在“黑妹”吃完后才能勉强地、小心地进食。由于“黑妹”的凶悍和“黑哥”的软弱,“黑哥”的身体越来越瘦小了。几天过后,“黑哥”终于病倒了,颤抖不止。我们只好把“黑哥”与“黑妹”分开,给“黑哥”吃了一些抗感冒的药,没几天,“黑哥”又恢复了原有的活力。老婆见“黑哥”好了,又把“黑哥”与“黑妹”放在一个鸟笼内,两只鸟的战争又开始了,“黑哥”总是处于被动。不久,“黑哥”又病倒了,这一病就再也没有挺住。一天夜里,“黑哥”躺在了鸟笼中,再也没有醒过来。“黑哥”死后的身躯是那样的安静,但也看得出,它是非常不情愿离开我们的,它临死前用可怜巴巴的眼神跟我们告别,也许它是在祈求我们帮助。它走了,它那种对主人的依恋和给我们带来的欢心,让我们难忘。为了让这只通人性的鸟有个好归宿,老婆在我们房前的草地里把这只鸟葬了,以表达我们对它的思念。

“黑哥”去了,只剩下“黑妹”了,我们把对“黑哥”的爱全部转移给了“黑妹”。我们也把“黑妹” 放出来与我们一起玩,但不知怎么的,“黑妹”总是不能与我们亲近,又不爱洗澡,又不爱唱歌,又不讨人喜欢。但,它那抢吃和争强的野性没有改变。久而久之,由于它与我们在情感上不能接近,我们对“黑妹”的热情也随之降低了。一天,老婆提出把鸟笼打开,它如果要飞就让它去,如果它不飞,那么我们还可以好好把它养起来。中午,老婆把鸟笼打开后,“黑妹”猛地窜出了鸟笼,头也不回地飞向蓝天。

我家养了两只“八哥”,但两只鸟的命运各有不同,我同情“黑哥”的命运,我感动“黑哥”的缠绵和对人的依恋;我也赞赏“黑妹”的勇敢,我欣赏“黑妹”的野性的执着和追求自由的顽强。我不禁想起了我的儿子,他也是父母的宝贝,也是我们的所爱,但让我们最不能放心的是他的自我保护和自我生存的能力。我愿我的儿子像“黑哥”一样能让人喜欢,能给人带来快乐,更愿我的儿子能像“黑妹”一样勇敢,朝着自己的理想去开创自己的蓝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