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也雍其鑫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一个没有圣贤大哲的民族是贫乏可怜的民族,一个有了圣贤大哲而不加珍惜的民族是可悲的愚昧之邦。

孔夫子到底长什么样子,一直以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历史上因对其崇敬有加,不断对其像貌“添砖加瓦”,直到变成人不像人,神不像神,如汉代有典籍说他腰长十围,简直成了恐龙;后来又因新文化运动“打倒孔家店”,将夫子拉下神坛,使其光辉不再,更因后来一系列“欲练神功、挥刀自宫”的文化自残行动将其打倒在地、并踏上一万只脚而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如《孔老二罪恶的一生》中的丑陋愚顽形象。

其实孔夫子的样子在《论语》、《史记》等可信度较高的典籍中交代得很清楚:在外貌上,他头部有点像四川盆地,中间低、四周高;身高九尺五寸(折合成现在超过1 米90),是个典型的山东大汉;在仪表上,他穿戴整齐,注重搭配,颜色得体;在气质上,他是矛盾统一体,“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不怒自威,既庄重严肃又和蔼可亲;在风度上,他“恭宽信敏惠”、“温良恭俭让”,让人轻松愉快,如沐春风。加之其出身没落贵族,勉强算得上“高富帅”。

整天戴着老花镜,把竹简或者木犊等“课本”翻得噼里啪啦响,时不时抬起头来,拍打着教棍,对着不守课堂纪律的混小子说:“同学们,要注意课堂纪律!”;

—题记 或者像唐僧念经一样,成天念着“珍惜青春,努力学习呀!未来克己复礼只有靠你们啦!”;或者整天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循规蹈矩,“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让人惴惴不安、敬而远之。这便是至今许多人心中的夫子形象。这完全是误解——夫子不是这样死板严肃枯燥乏味的人,而是一个极其丰富多彩生动活泼的人!

他真诚坦率。夫子常与学生谈人生,谈理想,他甚至还谈过女人,也许还聊过爱情。其中一次和子路、冉有、公西华等同学一起畅谈人生理想境界时,曾点说他的理想人生是:

“春天将要转身离去,我穿上刚做的新衣,吆五喝六带一群小伙子,扑通扑通跳到沂水里,洗掉一身晦气,没大没小尽情嬉戏。爬上岸来跑到舞雩台上,吹着凉风习习,唱着‘今儿个百姓真呀真高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