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纸(组诗)

冷眉语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一张纸

我保持着警觉纸上的字太过沉重,无数死成为活的理由,堆成山的无字碑

我的目光掠过易主的耕田。刮骨疗伤老屋檐下,新燕不知飞往谁家它们的心事风无法吹透

一纸空荡荡的白纸每个人转眼都成了会念咒的观音……你被迫交出一切,桥将身子一拱到底

我看见大雪吞噬了残腿的祖母我的父亲如摇摇欲坠的老屋。刚出生的我是雪地的一行挽联

一张空荡荡的白纸。你看不出 有什么在上面走夜深人静时它如春水哗哗作响

恭顺

今天的叶子依旧绿

还有一些花温度再降一点它也要开蜜蜂用复眼预料了葵花的头颅夏季开掘坟墓春天是插在上面日复一日的柳枝我的母亲

和父亲躺在一起她走那天,一家亲戚结婚另一家添丁我在一棵大树下弯腰接受了生活的面具和荫蔽

蒲公英

不要拔除那棵蒲公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