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辽阔

(组诗)

Sichuan Literature - - 【诗歌典籍】 - 曹琨

还 乡

童年的那片麦地早已芳踪难寻

老家很老她正卧在山坳里安享黄昏纵横交错的小路是她额头上深深浅浅的皱纹

故乡用陌生的眼光打量我没有人能喊出我的小名板栗树下祖屋很旧土墙上我画下的远方依稀可辨房顶上轻烟如魂

一棵百年柳树是村里最长寿的居民更多的人像一茬茬庄稼被时光的镰刀收割再像秸秆一样被埋进坟茔而我父亲是时光掌心中一块又韧又硬的茧巴虽然今年八十有六还不想从农事里抽身每次我回家 他便从耄耋之年返回到三岁的孩童我就坐在月光下陪着父亲整夜说话喝酒我怕他一转眼就不辞而别让我从此就断了回家的路径

路久了不走也会生锈这些年我常常回家就为用脚步将它时时磨亮只是路的两旁除了荆棘丛生每次都会发现又添了几多新坟

正月

过了正月

小村便开始腹泻直到拉空浓烈的年味黏稠的亲情 来不及消化的幸福过了正月

水往低处流 人往高处走东风一夜散尽千家万户囤积的温暖

红红火火的年瘦成一副干瘪的皮囊

大路上人群如蚁天空像缀满离愁的屋檐老人和孩童重聚村口他们把手揣在怀里又开始掰着指头数日子倒春寒肆虐的小村只剩太阳和月亮是两个赶不走的流浪汉

和一座小城道别

那一刻,感伤已不叫感伤离开故土 挣脱镣铐我听见自己的根在嚓嚓断裂骨头里透着痛的快意但始终连着筋

在这个小城里我用一支秃头的笔写诗像一门偷学的手艺七年荒凉日子像纸墙上的月色陡峭而虚幻身在故土心是客啊暗夜里风一遍遍拍打着木门

有一种出走叫做逃离我留下了所有的痛只带走了唯一的宠物那是我养在日记里一段铭心刻骨的爱情

再见了,我的小城此刻正是隆冬天空低矮 万物凋零 漫天大雪中我一路向西 再出剑门是夜,锦城灯火通明

水墨江山

——观董小庄概念水墨画

在月白的背景上落满时间的翎羽远古的雪也砸下来欲念像细菌仍在复制与裂变那些浓重的暗影是三千年的爱情在内心里堆积的淤血上帝隐身于辽阔巨大的肺在叶脉上舒展

这儿离董家的荷塘肯定很近那片月色才偷偷地溜出来成了南墙外一块清凉的沙地大地安详 万籁俱寂是在迎接某种仪式还是在奔赴一场盛宴当东篱上的天空布满云的指甲太阳就会在这儿落草为安

既然神的地图被你破解

秩序和疼痛

被深邃的简单击溃亘古的荒凉四散而逃梦境中的花瓣堆在春天的门前谁还愿去自己的灵魂里枯坐在灯火的背面孤独成瘾而我的白马还拴在郊外的杨树下趁风在四处敲门

我循着那些足印 蝉声 星光的梯子

在一些灌木和岩石之间寻找泉眼 等候一群鱼在你水墨色的幸福里排队穿行我希望我的心跳泊在水边

写给孙女牧云

西岭已下了好几场雪锦江波平如镜远郊的腊梅打开全部的香囊十二月的寒风中仿佛一场盛大的仪式即将登场

那是个下午

红星路二段87 号院内没有闪过祥瑞的红光一只翠鸟鸣唱三遍后从医院传来消息上帝的礼物已经送到你从母亲的房间里大大咧咧地走出来第一声啼哭清越而嘹亮

给你取名牧云是想在你生命里绑定蓝天你就可以插上翅膀一路辽阔

挥着风的鞭子像放牧羊群那样放牧云朵即使天空堆满石头你一脸的灿烂始终是云端上纯净的阳光

你一落地我的辈分就猛地高跳一格 我不敢再将白发染青你让我的年龄顷刻间颜色深得黑里透红我的衰老像一块谦卑的铁在内心的低洼处锈迹斑斑

天色将晚宝贝,你甜甜的微笑是我薄暮中温暖的灯火就让我捧着你的花期直到你长发及腰我会站在春天的早晨遥望你骑一匹白马唱着欢乐的牧歌蓝天下风逍遥兮云飞扬

·EXLBRIS·海外藏书票精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