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华北战局:正太战役

Small Arms - - 战役战术 - □崔佳羽 管小天 赵海军

正太战役,是我晋察冀军区部队在司令员兼政委聂荣臻、副司令员肖克、副政委罗瑞卿等首长的指挥下,于1947年4月8日至5月8日,对据守在河北省石家庄外围和正定至山西省太原铁路沿线的国民党军进行的一次进攻战役。

此次战役,歼敌正规军5个团、1个营、2个连,以及地方部队7个团的全部、2个团的大部和1个日军保安大队,共计3.5万余人,解放县城7座,控制获鹿至榆次间铁路180余公里,使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孤立了国民党军战略要点石家庄,对扭转华北战局起到重要作用—— 战役爆发前双方态势

1947年春季,蒋介石放弃对我解放区的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山东和陕北两个解放区,在晋察冀、晋冀鲁豫和东北战场则采取守势。

这时,晋察冀战场的国民党军已被歼8万余人,虽还占据着大中城市和铁路交通线,但已处在我军威胁之中。平汉铁路保定至石家庄段已经被我军解放,保定至北平段铁路经常处于瘫痪状态。

敌军为确保北平、天津战略基地与东北国民党军的联系,把正规军9个军33个师(旅)收缩在北平、天津、保定、唐山和张家口地区的铁路沿线。石家庄外围和正太路沿线只有1支正规军和一些保安团队进行守备。

敌军在石家庄外围和正太路沿线部署是:第3军7师19团守备正定以北辛安、平乐、岗山诸点;第32师第96团担任大郭村机场至获鹿沿线及井陉的守备;保安第5师担任正定城守备;河北保安第10总队守备获鹿至微水沿线;河北保安第17总队守备南窦妪至元氏沿线。

我晋察冀军区经过1947年1~2月间的连续作战,收复了被敌侵占的热河、冀东、察北、察南的一部分地方,使冀晋、冀中两解放区连成一片。部队经过实战锻炼和整训,战术技术水平显著提高,战斗力进一步增强。但就整个战局来说,还没有完全掌握主动、摆脱被动局面。

为此,中央军委于1947年2月21日在给晋察冀军区首长的电报中指出:“你们最近时期在保(定)、易(县)间的争夺战是在被动情况下进行的,故打不出好仗。今后应大踏步进退,不拘于一城一地之得失,完全主动作战,先打弱敌,后打强敌,调动敌人,各个击破。”

3月底至4月初,为了贯彻这一指示和 中央“迎接中国革命新高潮”等有关指示,晋察冀中央分局在冀中的安国县,由聂荣臻主持召开中央分局扩大会议(史称

“安国会议”),参加会议的首长们认为,

中央军委对晋察冀军区前一阶段工作提出的批评是中肯的。接着,聂荣臻又主持召开晋察冀军区纵队以上领导干部会议,总结以往作战的经验教训,研究今后作战的方针。确定今后作战必须主动向守备薄弱的点线之敌出击,集中优势兵力在运动中歼灭敌人。

中央军委为什么对晋察冀军区在前一阶段作战中存在的问题提出批评?这与当时的具体情况有关。内战爆发以后,晋察冀军区部队在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

下英勇作战,共歼灭敌军8万余人,堪称战果辉煌。但没有整师、整军成建制地歼灭敌人,没有打出有较大影响的胜仗。

安国会议是晋察冀军区转变战局的一个重要契机,因为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力争战局的根本转变。会议经过讨论,领导层统一了认识,认为军事上存在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领导层对全面内战爆发的思想准备不足。在“和平民主新阶段”的思想下晋察冀军区部队复员过多(全军20万人,只保留10万),临战前兵员征集太迟太慢。胜利不足的直接原因是贯彻运动战的思想不够,不敢大踏步进退和集中兵力歼灭敌人,根本原因是怕丧失土地。

遵照中央关于“大踏步进退,完全主动作战”的指示精神,聂荣臻决定打响正太战役,主动向守备薄弱的正太沿线之敌发起进攻。战役拟分为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以3个野战纵队歼灭石家庄外围正定、获鹿、元氏、赞皇和栾城守敌,进一步孤立石家庄;同时,吸引北面敌军来援,争取在运动中歼灭之。具体部署:杨得志、李志民指挥的第2纵队,加强第3分区2个团及野炮8门、战防炮2门,攻取正定城,并歼灭正定东北地区之敌,截击从辛安向南溃逃之敌;破坏正定以南的铁路、桥梁,阻击从石家庄北上的援敌。杨成武指挥的第3纵队,加强野炮2门,以东西钳击之势,歼灭正定以北辛 安、平乐线之敌。陈正湘、胡耀邦指挥的第4纵队(欠第12旅),加强第11分区部队及野炮4门,首先歼灭石家庄东南方村、白伏之敌;接着以佯攻石家庄之势钳制石家庄之敌北援;并攻占元氏城,歼灭石家庄东南地区之敌。第12旅加强山炮2门,歼灭获鹿以北地区的碉堡之敌,向获鹿、石家庄逼近,随后破坏铁路,以积极行动配合主力作战。孙毅、林铁指挥的冀中军区部队和民兵,拖住向大清河以北胜芳镇进攻之敌,并以运动防御方式阻滞向石家庄南援之敌。

第二阶段,在达成进一步孤立石家庄守敌的目的之后,主力即行西转,向正太沿线进击,攻歼井陉、阳泉、寿阳之敌,并吸引敌军来援,争取在运动中歼灭之。

战役过程简述

第一阶段:攻歼石家庄外围之敌

我军依照事先制订的作战计划,各部于4月8日到达集结地域,开始石家庄外围作战。第2纵队在滹沱河北岸猛攻安丰、平乐、杜村一带敌第3军7师19团的1个营和新乐、行唐等保安团队;第3纵队直扑穆庄、吴兴、辛安之敌19团主力及曲阳等保安团队。第4纵队主力和第11分区部队在冀南军区部队配合下,以奔袭动作迅速攻克石家庄以东白佛、韩通、方村、冶河等大小据点多处,歼灭敌第95团、第96团和保安团队各一部,并以一部直插石家庄以南攻占高迁、窦妪车站,另一部包围栾城。第2纵队、第3纵队包围正定后,立即进行攻城准备。

正定是石家庄北面门户,城墙高12m,上有坚固工事,下有护城河等障碍,守敌为保安第5师等部6000余人,战斗力强于其他地方武装。为圆满完成攻城任务,第2纵队、第3纵队的各级干部和战斗骨干,反复侦察当面敌情、地形并进行攻城演习。

11日18时,第2纵队从东南、第3纵队从西北向正定发起攻击,在炮火支援下,仅半小时就突破城垣并迅速向纵深发展,与敌展开巷战。敌虽有几架飞机盘旋于正定上空助战,但因难辨敌我而没有起到作用。当晚,敌退至大佛寺、正定中学等处顽抗,一夜之间曾经反扑5~6次,均被我军击退。12日晨,第2纵队向顽抗之敌发起总攻,战斗至8时结束,我军全歼正定守敌保安第5师、第7师第19团残部和所有保安队,生俘敌第7师少将副师长1名。至此,完成第一阶段的预定作战任务。

第二阶段:进击正太路沿线之敌

当我军主力在大清河南岸完成战役第一阶段作战任务时,大清河北岸之敌第94军、第16军、整编第62师、第53军及整编第96旅等部的部分兵力,向我胜芳镇附近地区猛犯。但晋察冀军区首长坚决执行主动作战方针,丝毫不为北面敌之行动而分兵,除以冀中军区部队在望都、方顺桥地区阻击敌军外,野战军主力坚决执行战役第二阶段向西进攻的计划,以第2纵队(欠第6旅)、第3纵队经石家庄附近地区,沿正太路向西进攻,首先攻取井陉、获鹿,尔后继续向阳泉、寿阳发展进攻;第4纵队南下攻歼元氏之敌,并适时进到井陉、获鹿地区担任战役预备队;

第6旅担任正定守备,并向石家庄方向警戒。

14日,第2纵队、第3纵队经灵寿、平山沿滹沱河两岸秘密西进。15日夜,第3纵队第9旅和第4纵队第12旅攻克获鹿,全歼守敌1300余人。16日夜,第3纵队第7、8旅绕过敌前沿堡垒群,插入敌之纵深,攻克井陉及其矿区,占领微水,全歼上述地区之守敌。

22日,第2纵队隐蔽进至阳泉以北白土坡、马上固之线,扫除盂县、阳泉之间大小据点40余处,由北逼近阳泉。23~25日,第2纵队攻歼娘子关之敌,准备攻歼阳泉之敌。

23日,第3纵队从东南面逼近娘子关,敌退守绵山顽抗。24日,第3纵队扫除平定城外围据点60余处。25日,第3纵队猛攻绵山守敌,敌在突围中被我军全歼,娘子关即被我军解放。

敌太原“绥靖“”公署获悉这些情况,急令第33军第71师、暂编第46师等部共5个团由太原、忻县(今忻州)乘火车东援,25日进入阳泉、赛鱼地区,使该地区国民党守军增至1.1万余人。

晋察冀军区遂改以第3纵队从正面牵制阳泉守军;以第2纵队一部向寿阳西北地区迂回,至28日攻占盂县城、宗艾镇等地;第4纵队于29日进至芹泉地区,截断了阳泉、寿阳间的交通;冀晋军区独立第1旅攻占定襄县城,以牵制太原国民党军。进入阳泉地区的国民党军第33军2个师惧怕被歼,于29日回撤,进入测石驿(今测石)地区时,遭到我军第4纵队阻击,被迫就地转入防御。

5月1日,晋察冀军区部队向阳泉紧缩包围,第2纵队一部攻占寿阳西南的马首、上湖火车站,切断了寿阳与太原的联系;地方部队攻占太原东北郊段土镇。

敌太原“绥靖”公署判断我晋察冀军区部队将要进攻太原,遂令阳泉守军及被阻于测石驿地区的第33军速向寿阳集中,准备回援太原。5月2日,敌军暂编第10总队等部由阳泉撤至测石驿地区与第33军会合时,晋察冀军区部队当即发起全线攻击。5月2日,我军歼其1万余人,其残部逃往榆次。5月8日,我第2纵队乘胜西进至榆次地区,逼近太远附近,正太战役至此结束。

正当我军主力在正太线猛攻敌军之时,冀中军区部队、游击队和民兵在大清河以北地区钳制住敌军7个师13个团,几乎是钳制了敌军能够机动的全部兵力,并且冀中军区部队于定县以北地区歼灭了由保定地区南下增援的敌第94军等部1 000余人。冀中军区部队、游击队和民兵的有效配合作战,对于保障主力夺取整个战役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

战役结果及评价

正太战役共歼灭国民党军3.5万余人,其中毙伤1万余人,俘敌2.5万余人,缴获武器弹药若干,解放县城7座和井径、阳泉、黄丹沟等矿区,控制获鹿至榆次间铁路180余公里,孤立了国民党军队的战略要点石家庄,对扭转华北战局起到重要作用。

正太战役是华北战局由被动转为主 晋察冀军区部队占领井陉车站 动的首次战役,与随后进行的青沧战役、保北战役一起被誉为华北三战三捷。此次战役中,我军主力始终贯彻大踏步前进,在运动中歼敌的思想,按照既定计划向石家庄外围及敌军薄弱环节施行进攻,不受局部情况影响,不为敌军所钳制,从而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

毛泽东主席曾经将正太战役的经验总结为“这即是先打弱的,后打强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政策,亦即完全主动的作战政策”。后来,毛泽东又将“先打分散和独立之敌,后打集中和强大之敌”引为我军著名的十大军事原则之一。

获得的宝贵经验

正太战役使我军获得了大量的宝贵经验,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选择正确的战役方向,主动向守备薄弱的点线出击

正太战役爆发之前,敌主力集中在平、津、保地区和北宁、平绥、平汉铁路北段沿线。敌军在这些地区兵力部署密集,交通便利,可迅速增援,不利于我军分割围歼。如果把战役方向指向上述地区,就是打强敌而不是打弱敌,可能使自己陷于被动。相比之下,正太铁路沿线之敌比较薄弱。

一是正太线除石家庄、太原两点兵力较多、战斗力较强外,其他地区的敌军多是战斗力较差的地方保安队,且因担负沿线守备,兵力比较分散。

二是娘子关地区是敌两大指挥中心

的结合部,其东、西分属保定、太原两绥署,历来互相有矛盾、互不进行支援。

三是保定至石家庄段铁路已被我军破坏,北敌南援比较困难。

实战结果表明,把战役方向选在敌军守备薄弱的正太路沿线,从敌军两大指挥中心的结合部突破,是完全正确的。这一作战经验是对毛泽东主席“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集中五个指头啃他一个指头”等军事原则的具体贯彻实施。

贯彻歼灭敌有生力量的原则,牢牢掌握战役主动权

战役发起后,正当我军主力向石家庄周围和正太线之敌展开攻击之时,平、津、保之敌没有直接南下救援石家庄,却令第94军、第16军、整编第62师等部向我大清河以北地区猛攻,颇有“围魏救赵”之意。该敌在4月15日攻占胜芳镇之后,又增加第53军、整编第96旅等部,对我军威胁不小。

在这种情况下,我军主力是继续向正太线进攻歼敌,还是拉回到大清河以北去保卫地方,这是一个关键。由于安国会议进一步明确了作战指导思想,晋察冀军区首长坚决贯彻关于大踏步进退,以歼灭敌军有生力量为主的原则,除由冀中军区部队与大清河北之敌周旋外,主力则丝毫不受其干扰,继续按预定的战役计划,全力完成攻歼石家庄外围之敌的任务。之后,又毅然挥师西进,进击正太线之敌。

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是我军战胜国民党军队的主要方法,这种战法的效果是一能全歼,二能速决。全歼,方能最充分地补充自己。这不但是我军当时武器弹药的主要来源,而且是兵员的主要来源。速决,则使我军有可能各个歼灭敌军,也使我军有可能避开敌军的增援队。在战术和战役上的速决,是战略上持久的必要条件。因此,在整个正太战役中我军始终把主动权掌握在手中,保证了整个战役任务的圆满完成。

对于晋察冀军区的这种做法,毛主席曾经去电赞许:“你们现已取得主动权,如敌南援,你们不去理他,仍然集中全力完成正太战役,使敌完全陷入被动,这是很正确的方针。”

战役准备充分,组织计划周密

若想赢得一场战争,必须充分做好战前准备,不打无准备之仗。战争准备其实质就是细节的准备,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兵法云:“先谋而后动。”从哪儿开始“先谋”?就是在“兵要地志”上对战场情况、敌我态势了如指掌。因此,相关作战地域准确翔实的“兵要地志”对交战双方来说非常重要。

正太战役爆发之前,我军就组织团以上指挥员和参谋人员,到预定战场进行现地侦察,准确地掌握了当面敌军的部署和地形情况。针对敌军“一字长蛇阵”的战线长、纵深浅等弱点,各级部队都研究制定了“分段割裂、各个歼灭”, “围点诱敌,在运动中歼灭援敌”的具体作战计划。在攻坚器材的准备上,充分发挥群众智慧,既找到了办法,又增强了信心。按照此次战役作战的要求,各部队进 行了半个月的临战训练。同时,加强后勤工作的组织领导。这些,为战役的顺利进行创造了条件。

军事打击与政治争取有机结合

瓦解敌军是我军政治工作三大原则(官兵一致、军民一致、瓦解敌军)之一。从政治上动摇敌人军心,是破坏敌军战斗力的重要策略和手段。

在整个正太战役过程中,各级部队在实施军事打击的同时,注意进行政治攻势,实行宽待俘虏政策,争取敌军官兵放下武器、投诚、起义,脱离反动营垒。

我军除了一般的阵前喊话之外,还组织敌军的亲属到阵前进行指名道姓的喊话投降,利用亲属家人来做一些工作,在整个作战中收到良好效果,一些国民党军队官兵和部分日军保安队都成功被我军进行策反。例如,王舍附近的还乡团就有100余人投降,冯家沟有10多座堡垒的敌军放下武器,日军保安第5大队长以下500余人全部投降,均是在我军强大的军事打击之下,结合进行喊话劝降活动的结果。

晋察冀军区某部官兵在正定县城外围的贾村进行攻坚战

1947年4月,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聂荣臻(中)、副司令肖克(左)、3纵司令员杨成武(右)在正太战役前线指挥作战

1947年4月16日正太战役中,我军8旅22团突击队强渡微水河,直扑井陉县城东关敌阵

晋察冀军区某部官兵从爆破口进入正定县城内

晋察冀军区部队3纵7旅向井陉矿区猛攻

晋察冀军区部队控制测石地区西北处的制高点

晋察冀军区部队突击队炸开城门,攻入井陉城区

民兵担架队在寿阳县前线运送我军伤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