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县藏族民居建造体系的当代自发演化及研究价值——以哇尔玛乡铁穷村藏族住宅为例/曹勇

South Architecture - - 第一页 - 曹勇 Cao Yong

Modern Evolution and Research Value of Construction Features of Tibetan Dwellings at Aba County :The Case of Wow-Mart Iron Dome Village

摘要 通过对地处川西北草地藏区的阿坝县铁穷村藏族乡土住宅的实地调研,文章梳理了其建造体系在结构、材料及构造体系等方面的主要特点,并分析了各构造作法由传统到当代的变化;最后初步总结了以上、中阿坝地区夯土木构住宅为代表的川西北草地藏区乡土民居建造体系自发演化现象的特点和研究价值。

关键词 阿坝县藏族住宅;夯土建筑;建造体系;当代演化

ABSTRACT Based on the field work on Tibetan dwellings built since early modern time in Iron Dome Village of Aba County in Northwest Sichuan, the essay detailed the construction features on structure, material and construction system of these Tibetan dwellings, analyzed the evolution process from traditional to modern time. The study summarized the research value of construction, with the representative characteristics of rammed-earth wall and wooden framework of Tibetan dwellings at Aba County, and the spontaneous evolution process of vernacular architecture in Tibetan grassland region of Northwest Sichuan.

KEY WORDS Tibetan dwellingsin Aba County; rammed earth architecture; construction system; modern evolution

*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四川省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一般项目:比较视野下的四川藏区牧民定居点规划建设特性研究,项目编号:CR1512 ;成都市科技计划项目:村镇地区中低造价现代木结构住宅的墙体构造技术,项目编号:2015-HM01-00107SF。

中图分类号 TU253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6.06.056文章编号 1000-0232(2016)06-0056-06

作者简介西南交通大学建筑与设计学院,讲师,电子邮箱 :1140146670@qq.com 引言

四川藏区为我国第二大藏区,其西北部的若尔盖、红原、阿坝等县主要为草原牧区(过去称为“草地藏区”),生活着以游牧为主的安多藏族。但其中阿坝县的阿曲河流域,从吐蕃时期就出现了屯戍的定居聚落,当地藏族人民夯土为墙,立木为架,形成这一地区很有特色的“土碉房”民居建造体系,其影响波及周边若尔盖、红原等地。它与四川藏区其它地域的“石碉房”民居区别甚大,也不同于相邻甘青地区同为夯土的“庄窠”民居,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图1、2)。

2015年夏笔者及学生赴阿坝县城附近的哇尔玛乡铁穷村,初步了解了这种民居背后的建造体系的基本特点,并观察到其在近现代以来自发演化的过程。它提供了我国民族聚 居区中的地域性建造传统在当代生存和自发发展的典型样本。无论其自身之建造特征,还是其在当代演化的现象,都对今天的地区建筑创作和川西北草地藏区未来乡村建设具有丰富的启示和意义。

1阿坝县夯土藏族住宅的基本特点与结构体系

1.1阿坝县地区的地理、气候特点与当地夯土木构传统的形成

在当代四川藏区的夯土民居中,较有地域特点的类型主要在川西北草地藏区和甘孜南部乡城县一带[1、5],其中阿坝县夯土民居为川西北草地藏区典型代表,其县境内多数地区海拔 3000 ~ 4000m间,属巴颜喀拉山脉地槽的延伸,属典型高寒高海拔气候。境内有天然草场1300万余亩,但阿曲河

流域两岸一直有定居农业,形成了河谷耕地与高山牧场并存的半农半牧聚落形式。其中上、中阿坝地区为山原丘状草地,多土少石,河谷昼夜温差极大,几如牧区,催生了今天独特的阿坝夯土木构民居;下阿坝地区为南北走向高山峡谷,民居采用与周边藏区类似的石碉房,特色渐无。本文中的“阿坝县藏族住宅”,主要指前者,在建造和空间型制上兼有西南和西北地域特点,具有独特的研究价值。

1.2阿坝县藏族住宅的一般特点与整体结构布置

夯土为墙的建造方式,形成了阿坝县藏族建筑的独特外观(图1、3)。它体块饱满,收分明显,材质温暖,如同从大地上生长出来。每户必有宅院,院墙亦夯土而成,与住宅主体、辅房的土墙连为一体。

住宅主体一般高2 ~ 3层,除正面外基本无窗,平顶短檐,屋顶常见一种带有地域特征的上人、通风的天窗盖子。主体一侧或两侧伸出1 ~ 2层辅房(用作牲畜圈、灶房等),再以夯土墙围成宅院,利于防风防寒(图3),颇似西北庄窠,但主体建筑尺度和内部空间却比庄窠高大和复杂得多,轮廓跌宕起伏(图4)。

外墙虽为夯土,内部仍为藏族传统木结构,梁柱框架和楼盖体系与四川藏区其它地区类似,从结构整体布置上讲是“夯土墙+木结构”混合承重,框架梁或楼板格栅的一端直接搭在土墙上(图5),不设边柱。直到当代亦是如此,这一点与 康定、道孚一带的现代藏族住宅已然不同,后者渐演化为木框架完整、外墙自承重的结构类型。典型的传统阿坝藏居夯土墙布置于外周及中部,亦有在其基础上增加和减少的情况,厚度极大,至少在1m以上;木构架为近似方形的格网,柱距2.5m左右,每层柱网叠加而上,少用通柱;整个平面纵横柱网开间数相同,多5 ~ 7间。由此而形成的结构体系稳固、敦厚,既保证了外围护结构的封闭和保暖,内部空间又相当灵活,结构布置与住宅功能、气候条件配合紧密。理解这种“夯土墙+木结构”的混合结构体系(图6),是了解其建造体系的基础。

2材料与构造体系特点及其演化

2.1 土构

夯土墙是阿坝县藏族传统和当代民居区别于周边藏区石砌“碉房”的主要建造特征。土构主要内容包括夯土材料来源、夯土墙施工工艺与形态、结构及构造特点。此外楼板、屋面中也用土为填充材料,非直接结构材料,放在木构部分的楼盖屋盖体系中叙述。

2.1.1 材料与施工

夯土曾是青藏高原上一种普遍的建造方式。《中国藏族建筑》作者陈耀东老先生考证,藏区许多重要的寺院、庄园、宫室建筑早期多是厚重土墙,明清后渐换为石墙,此后民间和公共建筑墙体渐以石构为主[2]。四川藏区多位于青藏高原东南部横断山系地区,石材资源丰富,石砌碉房居多,但川西北草原地区,如阿坝、壤塘、色达等县(图7)夯土建筑依然盛行,其中阿坝县夯土民居最为壮观。

住宅墙体下部基础只开挖到地面以下20 ~ 30cm 处,有的甚至直接从地面夯筑,具体根据地基软硬、地势与排水情况而定。最后从基础到墙体勒脚、墙身整体收分融为一体。依靠对场地地势的合理选择和足够的墙厚,阿坝民居的夯土墙并不惧一般雨水侵蚀。

夯土墙的取土要求大致与整个藏区相同,为含合适比例砂石的黏土,并非宅前屋后随处可以,上、中阿坝有专门的取土地点。挖回的土直接用于夯筑墙身,一般不加辅料(与内地农村不同)。夯筑工艺较为原始,与中原地区古代的夯土版筑基本相同。先在墙基位置内外立2排木柱,两侧各装上30 ~ 50cm宽的木夹板,固定后填土夯筑,逐层上移(图8)。墙体向上收分,外侧收分明显,内侧多数垂直,也有小量收分情况。

墙体施工在秋季或刚开春时,天气干燥,此时外出挖药的藏民已回到家中,村中劳动力充裕。一年只能夯筑一层楼,有一定强度后第二年继续夯筑上一层,在村中常可见二层只有墙体的未完工住宅(图9)。夯墙加内部木构和装修,整个住房完工一般达4 ~ 5年以上。阿坝县民居体量高达近10m,土墙较厚,每层墙体完工后内部还要4 ~ 6年才干透,再用一种拌合有青稞碎秆和壳子的草泥敷面。敷面后可遮住墙身的许多细小裂缝及模板痕迹(图10),土墙表面平整美观。新筑墙体上的裂缝并非质量问题,反有利于内部干透。在村中行走,根据建筑外墙的状态,大致即可判断其建造的时间,裂缝和版印裸露者为3年以内,浅敷一层草泥的为4 ~ 5年。草泥每隔几年重敷一次,保持美观。按照当地村民说法,这种土墙寿命极长,可达百年以上,在高寒高海拔地区反而超过砖混房屋。

2.1.2 形态与结构特点

村中一些废弃住屋(图11),内部木构件搬走或腐朽,只留下土墙仍可屹立几十年,从中可以清晰看到其土墙形态和结构特点。墙体分为内部和抹面两层,每隔一定高度会放置木板条,错开布置,在角部则有搭接的木板(图12)增强整体性。墙基厚度为 1.2 ~ 1.4m,顶部山墙处为 400 ~ 600mm。墙体上开有门窗洞口,年代越早的民居洞口越少且小。一般用木过梁,有些废弃房屋土墙洞口上的木过梁早已腐朽无踪,但洞口仍未坍塌(图13),可见墙体粘性与强度。比门窗更小的还有通气孔, 100 ~ 300mm见方,直接凿出(图14)。外墙上还有专门的栓牛孔,内有木或铁杆,平日栓系牛羊或狗之用(图15)。近几十年,当地新建住宅的夯土墙体收分更加平整,一般斜度5 ~ 7度,轮廓线条硬挺,较少弧度(图16)。

墙体内面留有框架木梁和楼板格栅插入土墙的孔洞痕迹(图13)。较大者为主梁留下的孔洞,小者为楼板或屋面格栅(椽子)的孔洞。

2.1.3 古今之变

在哇尔玛乡铁穷村中,有建于民国时期的阿坝部落最后 一任土司的官寨土墙遗址(图17)。另外还有 3处据说百年以上的老宅。它们的土墙与今日村中尚有很大差别。按当地老人说法,现在的夯土墙外观平直、好看,但是夯筑质量远不如前。官寨墙体修建时,以竹钉无法钉入为检查墙体的标准,直到现在高达十几米的孤墙依然矗立(图17)。

村中年代最早的坤各萨宅(图18),其土墙更特别,轮廓微曲,内墙如自然山体般凹凸不平,不见模板痕迹,近看如岩石般质感(图19),手摸坚硬粗糙,用工具敲击纹丝无动。当地村民亦谈到村中过去拆除这类老宅时远比拆除80 年代初修建的住宅困难得多,锄头下去几乎毫无反应。现今村中所剩 3处百年以上老宅,并非主人没有拆旧盖新的计划,一方面村委会保护,另一原因是其拆除难度极大,费工耗力。可见其材料和夯筑工艺与今日阿坝县藏族民居必有差异,当地更古的工法可能已失传,有待进一步考察。

2.2 木构

进入内部阿坝县藏居就变成了木头的世界,有“外不见木,内不见土”之说。当代阿坝县藏族住宅从承重的梁柱框架、楼板格栅,到室内房间隔墙、内墙壁面装修、地板及室内家具,俱为木作,富丽堂皇,浑然一体(图20)。限于篇幅仅介绍木构架和木楼盖特点。

2.2.1 承重木框架

承重木框架一般为方形柱网,纵横基本等距,一般为2.2 ~ 2.7m(图6)。主梁沿平面纵向设置,尽端插入山墙土墙中(图13),即使平面为长矩形亦是如此,我国藏族建筑专家陈耀东称之为“纵架”[2]。这一点和现代框架结构主梁布置相反,横向一般也不布置柱间联系梁。房间大小用室内柱(及梁)的数量称呼,如“一柱二梁”的房间为4个柱网单元格, “四柱六梁”为9个单元格 [2](图 21)。

村中藏居年代越早,则柱距越小、梁柱越细,主要受材料运输和经济条件所限。近10几年村民经济条件大为改观,外地木材也大量输入,木作用料越来越大。以建于2005 年

的叶迫宅为例,普通柱径280 ~ 300mm左右,前厅通高中庭中的柱径约305 ~ 310mm。木架中主梁分上下两道(图22),一般为杉木,亦有松木。

与用材同时发生改变的是民居中的梁柱连接节点。阿坝县传统藏居早先梁柱连接方式为上下直搭[1],以替木为过渡,替木垂直于梁,二梁在替木上方错开,各伸一段梁头(图23);20 世纪 80、90年代后,出现了将柱顶挖成内凹弧面,梁坐于其上(图24);进一步,梁下多设一枋,两端开榫插接在柱弧面下的开槽上(图22);到本世纪初新建住宅的木构架全改为此种类型,用材不断变大。上下层柱不连续,但基本对位,这样比通柱降低了对木材的要求。前厅因为两层通高空间,仍有一组通柱(图25),柱径稍粗。

2.2.2 密肋楼盖和平屋顶

四川藏区木构采用一种土木混合构造的重型楼盖结构。先在纵向木梁上铺设一层间距极密的椽木(图26、27)。在其上平铺一层厚木板,其上放置树枝、青稞杆、废弃木条并填土压实,铺一道塑料膜后再盖10cm左右土。土中按放细圆木或旧椽子作为地板龙骨,上方钉木板作为室内地面。整个构造厚度可到300 ~ 400mm。

当地过去传统民居中楼盖构造和用材要简陋得多(图27、28)。椽子是没有去皮的细树干,上无底板,沿垂直方向铺粗树枝或劈材,再铺细树枝和青稞杆,上面盖土夯实。只在主室和经堂里有木板铺地,一般空间室内为夯土地面。整体厚度比今日略大(图28)。外观凌乱,卫生条件差。

藏族民居为平顶,故屋盖体系与楼盖构造基本相同,但防水、排水要求更高,土层更厚,中间有油毡或塑料布一道,表面敷有和墙面一样的草泥,并有找坡,利于排水。

屋顶檐口构造较有特点。挑檐既保护土墙,也是重要装饰元素。过去的传统阿坝藏居挑檐很小,出檐仅0.3 ~ 0.4m,主要受木椽用材制约(图29)。近十几年新建民居出挑变大,多达 1m以上。椽子断面变大,层次叠出,大大增加了装饰效果。侧面出挑靠主梁和其下辅梁,也可达1m左右。近10 几年山墙出檐下的挑梁层数也越来越多,可达三、四层梁枋(图30)。屋檐转角处的檐口处理也丰富多样,细看装饰效果各不相同。2.3 石构

上、中阿坝地区不产片石,仅有河滩边的卵石。过去交通不便其它地区石料很难运输到本地,故当地传统住宅建造体系中基本没有石构的部分,只在住宅周边以泥坐浆用卵石砌成矮围墙。主体建筑中只有底层木柱下面会垫一块大石头为柱础(图31),隔地面潮气。

但近5 ~ 10年,新建住宅自发改良了墙基、柱基作法。从基础到墙身1m左右的范围使用片石砌筑(图32a、b)以为勒脚,再在其上夯筑土墙,二者之间干铺毛毡或油布一层,提高墙基整体防水性。石料由附近县输入,石工也多来自黑水、马尔康等地;用作柱础的石头更考究,由专门的石料厂加工,制作精致,有些还雕有民族图案。这些都源于居民经济实力和藏区通运输条件的极大改善,催生新的构造做法。

2.4 其它现代建材和构造的引入

阿坝县藏族住宅在材料和建造上的缓慢自发进化,从20世纪 80年代就已缓慢开始。先是玻璃在窗户、天窗上的使用; 2000年以后,彩钢板和轻钢骨架用于建筑局部加建和宅旁小阳光房,以及平屋面改造;2009年以后随着四川藏区牧民定居点工程建设大潮,混凝土砖等水泥类建材也开始用在院落围墙、辅房墙体,以及住宅主体室内的隔墙。可见现代建材

的输入,也有一定的内在规律性,与藏区自身不同时期发展面临的问题相关。

2.4.1铝合金、塑钢、不锈钢材料与现代门窗及栏杆

哇尔玛乡铁穷村中越早的藏居开窗越小,有的几乎只是通气孔而已,或是木板窗扇或细密木格,在气候严寒、燃料缺乏的条件下保温比采光通风更重要。玻璃窗扇使用后解决了采光和保温的冲突,给藏民带来很大好处,加快了村民对铝合金及塑钢窗的接受度(图34、35)。近几年在入户门及阳台围栏上,不锈钢材料也开始大量使用。这些功能性材料最先被藏民接受。

2.4.2彩钢板、轻钢龙骨、瓦材与屋面、阳光房

20 世纪 90年代开始,轻钢骨架和板材开始出现在藏区住宅的屋顶改造和局部加建中。传统藏居平屋顶的土几年要翻修一次,而彩钢板平屋面(微小坡度)建造简单、耐久性好,藏民生产生活方式也在变化,屋顶晒坝功能已转移到院子或辅房顶,于是彩钢板和轻钢骨架开始加盖在原有屋面上(图33)。

除平顶改造,坡屋顶也开始在阿坝县(乃至整个四川藏区)出现,近5 ~ 10年中有快速增加趋势(图34a、b)。其中有使用现代木桁架+粘土类挂瓦材的,也有轻钢屋架+彩钢瓦的,造型都用歇山顶。与原有体量和檐部倒是结合很好,其造型特点也逐步被藏族人民接受和喜爱。

前述玻璃在窗户中的使用,带来的另一个结果是阳光房的新观念也传入藏区乡村,先开始是在辅房或院落中加盖阳光室,使用轻钢或铝合金结构、玻璃或者阳光板(图35),后逐渐发展为宅子入口处的一种户外休闲设施(图36、34a),新建藏居中几乎家家门口都有,当地冬天白天时候老人很喜欢在其中休息、念经。

2009年以后,四川藏区城镇化进程进入加速阶段,在2009 ~ 2011年的牧民点定居建设中,大量使用混凝土砖作为墙体材料,分为实心砖和空心砖两种。空心规格和内地城 市中使用的轻质混凝土空心砌块相同,用于内隔墙或围墙(图37);实心混凝土砖分为大小两种(图38),内地少用,在藏区用于承重外墙,替代石墙或夯土墙,但其保温与节能指标尚未见详细报告。混凝土空心砌块在阿坝县藏居的围墙、辅房墙体中正越来越多使用。在当地民居中出现了木构架和混凝土砌块填充墙混合使用这种自发的变化(图35、37)。

值得注意的是,在住宅主体室内最先使用混凝土砌块隔墙的是一些低收入家庭,因藏式室内木隔墙和木装修太贵而选择砌块材料。另外,传统藏族民居的挑出木厕,也开始改为混凝土现浇楼板和砌块墙,下有混凝土支柱,内部装马桶和pvc 排水管,形成局部现代结构和传统夯土房屋共存的情况(图39)。

3小结:阿坝县藏族住宅之建造体系当代自发演化的特点与研究价值

3.1自发演化的基本过程及阶段特点

这种独特的民间建造体系从20 世纪 80年代年至今的30余年中,伴随着藏区现代化进程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根本变化,呈现出从“复兴”到“演化”的发展历程,其动力源于民间建造传统在现代化进程中的某种自发“进化”。显示出一种在全球化和现代化的背景下,民族和地域性建造传统先在经济发展下获得复兴,然后在观念、材料、生活方式变化中开始与现代建造体系碰撞、混合,自发演化生成新的型制或类型的独立轨迹。

其中分为两个历史阶段,从20 世纪 80年代初期到 2000年前后,主要特点是当地藏族传统建造体系整体质量的提升和“复兴”。这一时期民间建造体系大发展的主要动力,来自于当地经济条件的巨大改善和交通改善后材料供应变化。藏民新建住房的用材大大好于当地过去建造的传统民居,木材不再限于就地选材,而可以通过市场手段从外地(藏区其它产木地区)输入,无论梁柱框架还是楼面椽条,用料都比过去大,加工规整,促使整个木构架的规范化,对梁柱节点、

楼(屋)面层次及内装修的规范化尤其明显。这些不仅改善建筑的美观性和艺术表达效果,也使得结构性能(整体性和承载力)获得提高,柱距、层高都变大,住宅的基本居住性能(保温、通风、防水等)也获得改善。

从 2000年以后,当地藏族民居开始应对生活方式根本变化和现代建筑材料和建造方式带来的更大冲击。现代建材和构造体系先从屋面、辅房、阳光房等局部进入当地民居型制中,同时其夯土土构体系也出现适应新的平面布置的变化。过去虚少实多的正立面夯土墙逐渐消失,被联排的塑钢窗代替。反映了阿坝县藏居围护体系构造特点的根本转变。它背后的动力要比前一阶段复杂得多,既有经济方面,也有实际功能的迫切需要,更有与内地接触不断加深带来的观念和生活习惯的变化。

这种新旧混合生长的局面还将继续下去,其变化趋势取决与住居背后生活方式、经济和技术条件、建造观念的变化。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地藏区民居建造体系的现代化进程与内地汉族传统民居相比,显示了某种强烈的连续性和自发演化性。其地域性和民族性,在现代化背景下并没有快速消失,反而在某些特定时间段出现复兴和强化的情况。

3.2结构及构造体系的研究价值

阿坝县民居为代表的川西北草地藏区乡土住宅的建造体系,在整体结构型制、构造特点与内地汉族传统木构或夯土民居有明显差异,实为一种历史悠久的独立体系,在我国传统建筑和乡土建筑领域中具有特殊的研究价值,其结构体系整体布置、用材与构造方式都值得深入研究。

其结构布置为“夯土墙体+木框架”混合承重,表面看类似于过去砖混结构中的“内框架”结构类型。但仔细分析会发现,其夯土墙体在整体中的受力特点超过一般意义的砌体承重墙,它内部粘结性极大,有很强的抗水平力能力,对约束内部木框架变形和位移有很大作用,可以认为是一种介于剪力墙与砌块承重墙之间的“类剪力墙”。

其木构架部分,梁柱皆成纵向排架,亦不设柱间联系梁,看似联系松散,但其楼盖格栅(椽子)密布,楼盖刚度极大,大大强化了框架的水平刚度和整体性。藏区住宅普通可到3层,4层以上也不少见,更有40 ~ 50m的高碉建筑,亦用这类夯土木构或石墙木构体系建成。可见其藏族民居在结构效能上有其独特之处,已经引起越来越多藏区乡土建筑研究者的注意 [12、13]。

3.3川西北草地藏区夯土建筑的现在与未来

阿坝县藏居的夯土技艺可以说十分原始,但在当代阿坝藏区的顽强生命力有其内在原因,如取材便利、居住习惯、保温效果、气候条件等。但在当代的民间自发演化视野下,它也显示出角色的变化和面对混凝土砌块等现代建材时的严峻挑战。夯土墙在建筑平面中的布置位置正在渐渐缩小,由过去的“日”字形(图6)逐步变为现在的“П”字形(图9), 只余山墙和背立面三面,正面已被连片塑钢窗代替(图3 中辅房部分、34、35),表明传统夯土墙单一的密闭保温、内部炉灶取暖的特点,正在向利用太阳光、保温、蓄热等多重角色转变。其平面布局方法已经流露出现代建筑影响的影子。

另一方面,在定居点建设大潮中被广泛使用的混凝土实心砖和空心砖,正危及到传统藏族村落中夯土墙的延续。这种替代很大原因竟然是经济方面的。传统藏族木构和夯土墙,都面临着材料、人工费的巨幅上涨,反而是贫穷人家要率先去接受“现代建筑”了,包括政府主导的牧民定居点工程建设也有这种半扶贫特点,故而使用现代建造体系为多。在调研的哇尔玛乡铁穷村中,耗资巨大、建造豪华的均为传统土木结构,家中越贫穷的使用新旧材料混合越多。它暴露了未来川西北草地藏区地域性建造传统面临的真正挑战——新旧材料和建造体系的融合和共生,不仅是设计策略问题,也是社会经济发展问题,它需要建筑师以外更广泛的智慧。

致谢:感谢四川省建筑设计院对调研活动的经费支持及李纯、王继红等专家的建议,李晓彤、周智翔、章安然等7位同学参与调查。

图片来源

除注明以外的其余图片,均为作者拍摄或绘制。

参考文献

[1] 叶启燊.四川藏族住宅 [M]. 成都 :四川民族出版社,1992.

[2] 陈耀东.中国藏族建筑 [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7. [3]《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丛刊》修订编辑委员会. 四川省阿坝州藏族社会历史调查[M]. 北京 :民族出版社,2009.

[4] 杨嘉铭,杨环.四川藏区的建筑文化[M].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 2007.

[5] 郦大方,金笠铭.聚落与住居——上中阿坝聚落与藏居[M]. 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2013.

[6]胡洋,任胜飞.针对少数民族聚落系统的新农村规划措施初探——以川藏阿坝县藏族聚落研究为例[C]// 生态文明视角下的城乡规划——2008 中国城市规划年会论文集,2008.

[7]王军,李晓丽.生态安全导向下青藏高原聚落重构与营建研究[J].建筑与文化,2014(6):71-76.

[8] 崔文河,王军.游牧与农耕的交汇:青海庄廓民居 [J]. 建筑与文化,2014(6):77-81.

[9] 杨旭明,李明融.四川藏族民居类型分布[J].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2(s):175-179.

[10] 李晓峰.乡土建筑——跨学科研究理论与方法[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5.

[11] 吴良镛.乡土建筑的现代化,现代建筑的地区化——在中国新建筑的探索道路上[J]. 华中建筑,1998(1):1-4.

[12] 曹勇 ,麦贤敏.丹巴地区藏族民居建造方式的演变与民族性表达 [J]. 建筑学报,2015(4):86-91.

[13]李翔宇.川藏茶马古道沿线聚落与藏族住宅研究(四川藏区)[D].重庆 :重庆大学,2015.

图1“夯土木构”的阿坝县藏族住宅,阿坝州阿坝县哇尔玛乡

图 2 阿坝县藏族村落,阿坝县哇尔玛乡

图 3 由主体、辅房、院墙构成的阿坝县藏族住宅院落,哇尔玛乡

图 4 阿坝县藏族住宅的体型轮廓,哇尔玛乡

图 5阿坝县藏居木构架或楼板格栅(椽子)与土墙的交接方式,无边柱

图 6夯土墙与木构架混合承重结构体系分解图,哇尔玛乡哇戈桑宅(制图:章安然)

图 7 色达县牧区藏族夯土木构住宅,比阿坝县藏居小得多图 8 阿坝县藏居建造时的夯土场景

图 9当地二层未完工的夯土住宅,哇尔玛乡铁穷村图 10尚未敷面的新建藏居外墙肌理,哇尔玛乡图 11当地废弃住宅留下的完整土墙,哇尔玛乡图 12夯土墙的表皮和墙体里面的木条

图 13夯土墙上留下的窗户洞口和主梁、楼板格栅洞口

图 14土墙上通风孔,哇尔玛乡坤各萨宅图15土墙上的栓牛孔。地点同前

图 16新建住宅的夯土墙轮廓较传统土墙平直

图 17阿坝土司官寨残存土墙,哇尔玛乡

图 18坤各萨宅土墙外观,哇尔玛乡

图 19如岩石般凹凸的坤各萨宅土墙内壁

图 20当代阿坝县住宅室内,哇尔玛乡扎西宅

图 21藏族住宅房间大小计量:“一柱二梁”与“四柱六梁”

图 22当代阿坝县住宅内部木框架的梁柱节点

图 23传统阿坝县藏居的梁柱交接方式(左图:《四川藏族住宅》第141 页)图 24梁座柱凹面上的梁柱节点

图 25前厅的通柱

图 26沿横向的楼板椽条,哇尔玛乡扎西宅

图 27年代较早民居椽条,哇尔玛乡坤各萨宅

图 28年代较早民居的楼板侧面

图 29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住宅的挑檐,哇尔玛乡图 30当代哇尔玛藏族住宅侧面的挑檐

图 31传统阿坝藏居的石块柱础,哇尔玛乡图32当代阿坝县住宅2种石砌墙基(a:为端部翘起;b :为交叉平放木条)

图 33加盖彩钢板屋顶的藏族住宅,哇尔玛乡尕休村

图 34加盖坡屋顶的几座新建藏族住宅,哇尔玛乡铁穷村

图 35当代藏族住宅院子辅房边加建的阳光房

图 36新建藏族住宅院子外门口的阳光房

图 37当代阿坝县藏族住宅中木框架中使用的混凝土空心砖填充墙,哇尔玛乡(a :为辅房;b :为内部隔墙)

图 38当代阿坝县使用的大小混凝土实心砖,檐部凸出为小实心砖,下部为大砖

图 39新建住宅的外挑混凝土厕所,墙体为混凝土砌块外刷涂料,哇尔玛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