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民俗而兴的客天下文化旅游小镇的规划营造探析/ 张伟 漆平 贾建得 等

South Architecture - - 第一页 - 张 伟1 漆 平2 贾建得3 陈 蕾4 Zhang Wei Qi Ping Jia Jiande Chen Lei

A Study on the Vernacular-culture-based Planning and Construction of a Hakka Cultural Tourist Town

摘要客家建筑作为中国传统建筑类型的一种型式,发展至今,在赋予其时代使命的同时更需体现其地域性、民俗性的特色。“客天下”规划营造以客家建筑文化为脉,分析了国内首个文化旅游产业园——客天下文化旅游小镇在山水交融、空间结构、建筑营造、交通动线等方面的设计特色,体现出规划和建筑型式上的演变创新。探讨以生态营镇、业态立镇、形态塑镇“融合”的设计策略在国家新型城镇化进程中民俗建筑文化传承与复兴中的实践应用。

关键词 客家建筑;生态营镇;业态立镇;形态塑镇;融合策略

ABSTRACT As a traditional Chinese architecture type, Hakka architecture today has not only accomplished its "mission of time", but also should develop its regional and cultural features. The Hakka Culture planning practice takes the Hakka architecture as a cultural background, analyzes from four aspects this first domestic cultural tourist park -- Hakka Cultural Tourist Town: the integration of mountains and rivers, spatial structures, architecture construction, and transportation planning. These design features represent the innovative aspects of planning and architectural forms during the evolution. This paper also proposed the design strategy of integrating ecological management, commercial operation, and formal planning, and discussed its implementation in the inheritance and revival of vernacular architectural culture during the state's "New-type Urbanization" process.

KEY WORDS Hakka architecture; ecological town management; commercial town operation; formal town planning; integration strategy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基于可持续性的大型公共建筑决策与设计研究,项目编号:51138004。

中图分类号 TU984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6.06.038文章编号 1000-0232(2016)06-0038-07

1 2作者简介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博士研究生,电子邮箱:zhangwei_david@126.com ; 广州大

3 4

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 广州筑森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学士; 广州利合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助理工程师 1项目概况——因民俗而兴

1.1梅州客家文化之始

客家文化由物质文化、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三者构成[1]。物质文化体现在如客家建筑等物化的实体之上;制度文化体现在宗法制度和风俗礼制之上;精神文化体现在尊文重教、诗词歌赋和对自然的尊重之上[2]。具有多元文化融合的社会人文特征,有务实、交融和创新的文化特色。

“文物由来第一流”1),梅州一直是整个客家祖地内最发达的纯客家聚居地,也是广东东北部客家地区的中心[3]。自南汉设州筑城以来,梅州经历了初创、成长、腹地扩展和轴线发展等阶段,在千 年的历史长河中形成了独特的城镇空间形态,即以纺锤状向圈层式空间演变 [4](图1)。客家建筑具有独特的地域特征、文化精神和艺术品格。梅州客家建筑也形成了与环境相适宜、与自然相融合、与文化相交融、务实与创新的规划与建筑理念。

1.2“客天下”之兴

客天下文化旅游小镇是基于弘扬和复兴客家文化的基础上建设的国内首个文化旅游产业园,亦是广东省新型城镇化“2511”美丽小镇专项试点项目2)(图2)。项目位于梅州梅江区东南部,枕山理水,北望芹洋半岛,西临江南片区,东枕圣人山。基地南、北山脉相拥,中间有湖泊水系,构成山水相容的山水格局(图3)。总规

划面积为 2000 ha,整体规划由跃进水库、小密水库、泮坑水库和泮坑风景区组成。客天下共分为三期建设,其中一期项目637 ha,已于 2010年开发建设完毕,投入开放运营,二期项目22 ha,于2014年开始建设(图4)。

在梅州客家农耕文化向商业文化的过渡中,客天下集“文化+旅游+地产”的新型开发思路给予了渐入式微的地域建筑以民俗为载体的复兴之路;以“世界客都”为背景的历史与现代的交汇为客天下的设计建造带来独特的风貌与空间形态[5]。虽然梅州仍保存散落着大量充满传统特色的民居建筑及街区,但在近年来快速的城镇发展过程中,传统人性尺度的村落空间及历史街区逐步消减。客天下与梅州“三区一廊”3)整体城市规划中的高新区首尾呼应共同构筑城市新区,使得客家建筑文化得到复兴的机会。在客天下的规划与建设过程中始终秉承了以“融合”的理念作为规划和建筑设计指导思想。

2规划营造设计策略解读

客家建筑作为中国民居建筑的五大特色之一,多年来,我国学者的研究已经较为广泛和深入。研究早期,刘敦桢、刘致平等学者在对中国传统民居的研究中已涉及到粤闽赣一带的客家民居建筑。近年来,关于客家建筑的研究著作更是层出不穷。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黄汉民先生的《客家土楼民居》详细举例探讨了客家土楼民

[6]

居的各种形式 ;陆元鼎先生在《中国民居建筑》和《广东民居》

[7、8]中对客家民居建筑作了专题论证 ;陆琦先生著的《广东民居》 中结合新时期民居研究、发展和创新模式对客家建筑作了扩展研究[9]

;吴庆洲先生在《中国客家建筑文化》对客家民系文化的源流和建筑的传统文化特色展开了全面分析,其中对梅州客家建筑类型及

[10]文化内涵作了详细介绍并提出保护措施 ;陈志华先生的《梅县三村》针对广州梅县作了详细调研,解析了客家村落的成因、性质、功能及演变内涵,揭示了当地居民的生活和文化习俗[11]。梅州当地多年来也一直致力于对客家文化的深入研究,成立了“客家研究院”。综上所述,关于客家民系、文化、建筑、美学、聚落的成因与发展研究取得的丰硕成果,为指导当代客家建筑创作奠定了理论基础。

生态、业态和形态,是规划与建筑设计的必要条件,也是体现建筑群落规划和单项建筑的可持续发展程度的有效设计策略。生态要素体现在规划和建筑上是从材料、功能、空间、场所与环境及资源的高度和谐;业态要素是规划与建筑的基本功能组织,也是其能够生存的内在缘由,包括整体功能的定位与用地的配比和内部功能比例的主次配比;形态要素体现在建筑的规划布局和内外观型式上,基于自然与人为的限定条件,用艺术与技术的表现方式实现出来的符合人的认知习惯的外在形象和空间感受。由交通所串联的活动途径为主的流线设计和以人对空间的使用行为方式把一定的空间组织起来形成一系列的空间组合形式。

“融合”强调了规划和建设中最核心要素的协调发展,本文中分别以生态营镇、业态立镇、形态塑镇的形式通过相互的灵活运用和协同实践,是实现项目建设成果的重要途径,指导着项目在规划和建设过程中的全面性和合理性。

3山水交融——生态营镇

3.1山体水系的保护与利用

“借天不借地,天平地不平”这句我国民间匠人流传的谚语体现了客家文化中对于山体建造的态度。生态环境的保护是规划的前提。客天下项目所处地貌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以台地、丘陵、山地、阶地和平原等5个类型交错组成,地形北高南低。本项目在设计过程中用“小、散、隐”等手法将建筑化整为零,分散融入山地环境之中,最大化的保持了原有的山形地貌;建筑群结合现状地形沿坡分层筑台分布于山体之上“坐实向虚”,如形成客家文化建筑同山体结合的山水度假休闲区;民俗风情街采用纵向台地筑造法沿等高线布置,地基作出迭级处理的同时屋面结合地势坡度作出分级处理“步步登高”,创造出丰富的街区天际边线,遵循着山地生态系统的整体性原则(图5)。

水体的保护,客天下建造过程中完整地保留了用地中的白鹭湖、翠鸣湖与周边水库,并结合水系建造观湖景区和沿湖观光带。驳岸的设计以生态驳岸为主,水体与生物相互涵养适宜生物生长的自然状态的多样化的做法。在水位变化处采用以景石护岸、观景处采用活体树桩护岸、浅滩处采用卵石与亲水草坡结合护岸等方式。

3.2景观植被的保护与完善

在山地开发过程中,山地环境中的各种生态因素与植被是密不可分的。植被在起到蓄水截流、调节山地小气候为生物创造多样性宜生环境的同时,也形成了地域的景观特色。客天下将植被的生物特色与项目的空间属性相结合,在设计前期各空间属性就考虑到当地各类树种的分布与生长情况,通过树种的选择和形体的搭配来突出空间属性的特点,让建筑形体与自然植被相互渗透,体现出古典园景理念“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在不破坏原有绿化植被的同时,结合业态的设计特色布局,将色叶树种和开花植被进行保护培植,主导着该处空间的整体形态,形成特色景观观赏和游览区,如千亩杜鹃园和郊野森林公园。

4空间结构——业态立镇

4.1均衡连续的空间结构

客天下空间结构上采用“一轴、二带、三心”的重要节点布局方式,其中一轴是由西向东贯穿整体项目用地的中央景观轴线,成为整个小镇的旅游观景路线;二带是沿白鹭湖和翠鸣湖观光带,山水作为基地内最大的优势资源,以整体保留为前提,因地制宜地营造了滨水休闲景观带;三心是文化旅游展示节点、民俗特色小镇和文化商业街区。客天下西北入口伊始就设计有大型文化建筑群,用来展示中国传统文化和客家文化的历史与交融,为全园的起始,主题鲜明,带动人们对客家文化的解读与思考;民俗特色小镇,结合现状地形分别布于山体之上,组成客家文化建筑同山体结合的地域特色;文化商业街区由体现客家原始人文风情的客家小镇和再现十三行商贸繁荣景象的义商郡文化商业街相呼应(图6)。 4.2多元聚合的业态布局

客天下的功能布局由“五大景区”和“六个片区”组成。业态类别呈多元化,规划结合文脉结构,由历史文化展示、民俗风情演示、文化教育体验、特色农业种植、文化商业街区、度假休闲居住、现代物流产业等业态组成,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的、多层次的链状业态格局。业态配比分为3种模式,一是强化文化、旅游业态的比例,提升整体业态档次;二是沿规划轴线强调用地复合,明确兼容比例;三是将各类业态进行选择性交叉配比,强调用地混合度的同时,降低地块开发建设的难度。这种业态配比与分布方式符合文化旅游城镇产城融合的发展思路,起到疏解旧城功能,建立新型城镇核心,打造宜居宜业宜游民俗小镇的作用。

“五大景区”包括客天下广场、客家小镇、千亩杜鹃园、郊野森林公园、圣山湖等5个不同业态的景区。其中“十大文化工程”客家鼎、客家赋、百米大型客家迁徙图、客家墟日图、印象客都、潘鹤四大雕塑、作家庄园、客家祠、梅花园和巨石广场等十大文化建筑分布在五大景区之中(图7);“六个片区”包括麟兮台、桃源府、鹿鸣苑、畔溪山庄、文化艺术展示中心和义商郡文化商业街。6个片区分布在沿湖观光带两侧,布局衔接紧凑有序,千米漫步游廊贯穿全园,衔接整个园区的游览线路(图8)。客天下以生态、文化、旅游三大产业为主导,衍生出多元业态,通过民俗文化将各业态串联起来,共荣共生。

5建筑营造——形态塑镇

5.1 古镇肌理延续

聚落形态的分布与聚合:客家村落的肌理结构形态反映着客家人历经千年的迁徙过程中聚族而居所形成的血缘关系的凝力,显示

着客家人对宗族共同体有较强的依附性和与自然和睦相处的心愿,具体特点体现在民居建筑的选址遵循因地取舍的原则,有山靠山,无山靠岗,前塘后坡,临山脚而建,沿等高线排列,聚落肌理仿若长长的断断续续的串珠。聚落排布虽受宗族、礼制和等级的影响,但聚落主轴线自始至终不断变化,多次转折和平移,以适应不规则的地形,次轴线因山就势自由变化(图9)。

客天下在整体规划的设计思路中要求具有宏观尺度的把握,通过空间分析与联系,提出不同的节点联系方式和模式,这些节点体现在小尺度的地形空间和建筑空间中,由街与巷、宅与铺、界与面来实现,通过空间模型中类比和选择,以小尺度空间的群体营造来激活大尺度规划。

空间肌理的演变与解构:客天下传承了传统聚落的空间关系,但其内部组织关系由血缘关系转向了业缘关系。多种地貌的交错组成为客天下建筑基底形式的多变提供了基础,建筑类型的丰富为建筑形式的多样提供了可能。基于文化旅游生态小镇的内在质素,客天下建筑密度介于0.5% 与 24%之间,且以低密度为主,使得客天下的聚落形态疏密有致,建筑群融入基底的图底关系之中,各功能组团以“业缘”关系聚集的同时以“地缘”关系铺陈整个区域中, 与自然环境融洽结合。作为客家标志性传统建筑的“围”的定义在演变[12],边界在解构,作为使用场所在延续着传统族防御的部分功能意义的同时更多的显现功能与实用。这一体量感的消解为空间创造了更多交往场所的同时也打破了许多封闭的基底关系,使密度的排布更加灵动(图10)。

5.2 建筑形态营造

客家建筑文化突出了对于地形、风水、生态的尊重,对礼制的严谨统一和对宗族的慎终追远。客天下在建设过程中传承着这些人文精神与民俗文化,通过沿袭和转译传统的客家建筑形式与符号,借鉴现代建筑元素、技术和手法,根据自身定位需求与多种当地传统民居型式相结合,集中体现了中原宫殿式、府第式和合院式的建筑风格(图11)。

在平面型式上,围龙屋形式的传承与演绎:依山就势,依“半月塘—禾坪—堂横屋—化胎—围龙—风水围”的格局而建,采用了“两堂两横一围龙”和“三堂四横两围龙”的建筑型式[13],集居住与公共空间于一体;合杠楼型式的传承与演绎:通过先建堂屋后建横屋和围龙的做法将堂屋夹在杠与杠之间;围楼型式的传承与演绎:以祖堂为核心沿中轴对称布置,宅屋环绕祖堂而建,形态呈“方、

圆、椭圆、五角、八角等”[14] ;四点金型式的传承与演绎:平面布局延续了三堂两横的布局,在横屋四角建高耸炮楼[15](表 1、2)。

结构型式上采用抬梁式和穿斗式相结合的构架;色彩风格上沿袭着灰瓦白墙,建筑群中延用了当地灰瓦的视觉材料意象,墙体则采用白墙、黄墙、青色墙和仿夯土墙;多数建筑群落延用石 材砌筑墙基和柱础,木材不再作为承重结构而是作为返古的装饰材料使用;将天井与外通廊进行现代演绎,堂与堂以天井相隔,结合外通廊为巷隔出明间、次间、梢间和尽间。天井不再仅是作为弥补建筑外围的封闭和提供建筑的风口[16],更多的与外通廊结合是作为媒介增加更多的院落空间层次(表3)。

在建筑元素符号上,针对山墙、檐口、斗枋、雀替、门廊、围栏等建筑细部,延续和传承传统建筑形态要素,结合新材料、新技术弘扬地域建筑特色(图26)。

5.3 内外流线协调

外部交通规划中将外围规划路结合到区域的城镇交通系统中,与市政路连通,增强道路通行能力,防止出现节假日的潮汐式交通;鼓励人们使用公交运输方式,以减轻对于道路系统的压力以及降低环境污染;并在步行区外围安排内部交通工具换乘点。内部交通设计采用了典型的“完全人车分流模式”和“部分人车分流模式”两种模式。大型停车场主要集中在园区入口处的北侧和西侧,道路网结构采用“葡萄传”结构,用一条和客天下东路道路级别相同的园区主路贯穿东西,将各功能组团分别和园区主路相连,每个组团片区采用人车分流结构,实现车行外围,人游庭院的道路交通系统(图27、28)。

通过步行路径将园区内各景观区域链接成网,结合各区域各自的业态特色,将景观空间和步行流线有效结合起来,为人的步行空间的变化带来不同的景观感受。同时在整体上融入小镇景观,拓宽了景观在游览者心里的范围界限。游览者漫步其中,由步行路径的有序组织将各景观节点联系起来丰富着空间变换;道路周边植被的灵活配置,通过渗景、漏景、夹景、障景等手法使得步行路径与各庭园空间相互渗透、穿插、形成变化多端、内外因借的步行游览路

径(图29,见下页)。

结语

“生态、业态、形态”是体现规划与建筑的核心组成要素;“融合”是这三个要素通过规划和建造手段实现最优组合的理想方式。生态方面,在强调生态策略和技术理性的同时,结合地域城镇形体结构和肌理组织的决定性空间要素,形成自身相互促进、互为价值链的有机系统;业态方面,通过功能分区的建构体现出复合业态聚合的链状模式;形态方面,外观和内在的设计中提取了有文化自信的,属于自己的“形式DNA”。通过空间和流线的互动,其内、外部空间更多地参与到小镇空间中,与周边环境与村落联接、渗透,共生。

客天下从规划手法到建筑风格都传承了客家建筑文化的精髓,体现出在面临传统与现代的矛盾面前,对传统民俗建筑文化的深层次挖掘,对典型空间环境的特色营造,对传统建筑形式构造的现代化重塑,对新材料与技术的探索应用进行的深入思考与实践创新。民俗建筑不再是简单的模仿传统、再现历史,而应是功能复合化、风貌地方化、人文本土化的载体。民俗建筑文化的面貌特色和形态特征的变化和演进始终是处于一个渐进的发展过程之中。客天下文化旅游小镇以传承客家文化为基石,通过以生态营镇为底、业态立镇为基、形态塑镇为貌,遵循和灵活运用互相融合的协同创新之路,彰显出在国际化潮流下与时俱进的同时,发展和传承传统民俗建筑

文化的做法。客家建筑文化在客天下项目中的创新实践为我国民俗建筑文化的传承与复兴研究提供了现实案例的同时,对国家新型城镇化进程中民俗建筑文化的复兴实践具有启发和借鉴作用。

图、表来源

图 1 :俞万源.梅州城市空间形态演化及其成因分析[J]. 热带地理 ,2007 (4):379-384.

图 3、4、6、27、28 :作者根据客天下项目一、二期设计资料编绘;图 9、12 ~ 15、20 ~ 22 :陈志华,李秋香.梅县三村 [M].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 ,2007.

表 1 :作者调研统计编制;其它图纸、照片由广东宏图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广州市俊越园林设计工程有限公司和广东鸿艺集团提供。

注释

1) 1965年郭沫若来梅州视察,称誉梅州是“文物由来第一流”。姜力. 关于郭沫若诗五题 [C]// 郭沫若研究(第十一辑),1996:5.

2) 2015 年 12 月 28日,经广东省人民政府同意,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关于公布广东省新型城镇化“2511”试点名单的通知》,广东客天下旅游产业园被列入省新型城镇化“2511”美丽小镇专项试点项目。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广东省新型城镇化“2511”试点方案》的通知:粤办函(2015)178 号 [EB/OL]. (2015-04-08)[2016-04-08]. http://zwgk.gd.gov.cn/006939748/201504/ t20150416_576599.html.

3) 2003年,梅州市提出把梅州建成闽粤籍旅游中心的构想,将梅州打造成“客家文化生态旅游基地”和“客家文化生态旅游示范区”,打造“三区一廊”的整体城市规划。曾海鹰.精心修改完善设计分步实施“三区一廊”规划[N/ OL]. 梅州日报 .2005-12-30[2016-04-08].http://www.southcn.com/news/ dishi/meizhou/shizheng/200512300605.htm.

参考文献

[1]林嘉书,林浩.客家土楼与客家文化[M].台北:博远出版有限公司,1993:7-8.

[2] 马帅 ,袁书琪.基于文脉传承的河洛文化与客家文化的旅游协作开发

[J].洛阳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3):1-5.

[3] 罗香林.客家源流考 [M]. 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 ,1989 :52.

[4]梅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梅州市志( 上 )[M]. 广州:广东人民出版

社 ,1999 :20-601.

[5] 邱国锋, 谢莉 .试论客家文化生态保护与旅游开发——以“世界客都”

梅州为例 [J]. 嘉应学院学报 ,2011(2):71-78.

[6] 黄汉民.客家土楼民居 [M]. 福建:福建教育出版社 ,1995.

[7] 陆元鼎.中国民居建筑 [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1992.

[8]陆元鼎,魏彦钧.广东民居 [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1990.

[9] 陆琦 .中国民居建筑从书——广东民居[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

社 ,2008.

[10] 吴庆洲.中国客家建筑文化[M]. 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 2007.

[11] 陈志华,李秋香.梅县三村 [M]. 北京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

[12] 郑霁雯, 庞波 .浅谈博白客家传统建筑与广府文化的关系[J]. 中华

民居 ,2012(2):72+68.

[13] 唐孝祥,吴招胜.客都梅州的民居类型及其适应性特征[J]. 华南理

工大学学报 ,2006,8(1):68-72.

[14] 陈志华,李秋香著.梅县三村 [M].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 :

61-91.

[15] 谢国栋,罗春娜,戴春平.岭南客家文化与客家文化的关系研究[J].

杨党,校.湖南科技学院学报 ,2013(10):52-53+77.

[16] 程建军.客属围屋 唯我侨乡 [J]. 南方建筑 ,2011(5):81-88.

[17] 朱凯 ,王兴平,朱秋诗, 等.“茶—文化—旅游”三元协同的山间

小镇建设模式探究——以武夷山市星村镇为例[J]. 西部人居环境学刊,

2015,30(1):38-43.

图 1梅州城市空间格局演变图2客天下

图 3客天下地理区位图

图 4客天下总平面图

图 5依山就水、因地取舍而建的民俗建筑——客天下

图 6客天下业态规划分布图

图 7客天下一期总体规划鸟瞰图

图 8客天下二期总体规划鸟瞰图

图 9梅州南口镇梅县三村及附近村落形态肌理图

图 10客天下肌理形态布局

图 11客天下建筑群落立面延展图

图 26(a :屋顶、“水”式山墙、檐口、门廊等地域特色传承;b : “水”式、“火”式山墙、斗枋、雀替、围栏等地域特色传承)图 27客天下交通流线分析图图 28步行流线与景观区域的结合

图 29客天下道路断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