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长洲岛历史文化保护区保护规划策略研究/ 王建军 孙永生

South Architecture - - 第一页 - 1 2 王建军 孙永生 Wang Jianjun Sun Yongsheng

Research in Conservation Planning Strategies of Guangzhou Changzhou Island Historic Area

摘要 广州长洲岛是一个以革命遗迹为主的历史保护区,是集中体现广州革命策源地文化特色的地区,但目前岛内各类遗产布局分散,地区活力不足。文章从融入区域廊道、保护整体格局、控制眺望景观、优化内部功能、改善交通系统、衔接规划管理等几个方面探索了长洲岛历史保护区的整体保护方法。

关键词 历史文化保护区;整体保护;广州长洲岛

ABSTRACT Changzhou Island in Guangzhou is a historic conservation area of revolution heritages, which represents the unique revolution culture of Guangzhou. However,the island is facing problems of scattered heritage sites and lack of vitality.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comprehensive conservation strategy of Changzhou Island historic area from several aspects, including merging the island into regional corridor, protecting overall planning, controlling viewing landscape, optimizing internal functions, improving transportation system and integrating planning management.

KEY WORDS historic conservation area; comprehensive conservation; Guangzhou Changzhou Island

*住房城乡建设部2016年科学技术项目计划:湿热地区旧城居住区微气候调控的规划仿真模型研究,项目编号:2016-K2003 ;广州市科技创新委员会2016年科技计划项目:面向广州旧城更新的微气候仿真模型与调控技术研究,项目编号:穗科创字【2016】172号。

中图分类号 TU984.114文献标识码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6.06.062文章编号1000-0232(2016)06-0062-06

1 2 1&2

作者简介博士,高级规划师; 博士,高级规划师,通讯作者,电子邮箱 :645112090@qq.com ;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 引言

城市中“保存文物特别丰富、历史建筑集中成片、能够较完整和真实地体现传统格局和历史风貌,并具有

[1]

一定规模的区域” ,通常被划定为历史文化街区。清朝和民国时期建造的店宅、民居以及少量的公共建筑是当下我国历史文化街区主体风貌的代表[2]。按照职能的不同,它们大多属于居住和商业两种类型。现有个别具有历史、 或科技意义的区域,如广州长洲岛,集中分布着大量的革命或工业等历史遗存,它们往往经历了重大的历史事件或活动,并形成了一定的风貌特色,作为特殊的历史文化保护区,将逐步进入保护研究的视野。在传统历史文化街区中,传统建筑和街巷空间是体现历史风貌的空间要素[3],传统的生活习俗是街区“生活真实性”的集中体现[4],而该长洲岛等地区则以各类历史遗存为中心,

布局相对分散,强调人工与自然环境的整体关系;除了纪念功能以外,大多历史功能已经衰亡或被其他功能取代。其保护方法和重点也不同于目前常见的居住或商业型历史文化街区。亟待开展相关研究,以丰富文化遗产的保护类型,完善保护方法。

广州长洲岛历史文化保护区陆地面积4.5km2,以革命遗址为主的各类历史遗存类型丰富,分散在岛内的军工企业、部队营地、传统村落及山林园地之中,村民生活水平较低。笔者以长洲岛保护规划为例,探讨革命遗产所在街区的整体保护方法,既保护传统风貌、民俗的真实性和历史的延续性,又整合旧的空间结构和现代功能,激活岛上的社区活力,改善村民生活环境和质量。

1长洲岛的价值特征与保护现状

1.1历史沿革与价值特征

1.1.1 历史沿革

长洲岛是广州第一个以近代革命遗址为主的历史文化保护区。作为进出广州水道的咽喉之地(图1),长洲岛有着 300多年的对外交往和军事发展历史。自晚清至解放前,长洲岛以修造船业的发展为原点,依托“长洲要塞”1)的战略区位,推动了近代军事工业和军事教育的繁荣发展,在中国近代革命中发挥了重要的历史作用(表1)。

1.1.2 价值特征

(1)以黄埔军校为核心的中国近代革命策源地。1924年,孙中山先生在长洲岛创办“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开创了中国军事教育的辉煌篇章。它是第一次国共合作的产物和历史见证,为国共两党培养了大批军事政治人才,为国民革命军的建立和北伐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是中国近代革命策源地和将帅的摇篮。岛上还有大量与黄埔军校有关的遗产。它们主要集中在长 洲岛北部以码头、船坞为中心的沿江一带,多为西洋或中西合璧风格,且多沿轴线两侧对称分布,纪念性和仪式性特征鲜明。

(2)中国近代造船工业和中国第一批产业工人的诞生地。清朝年间海禁开放后,广州成为外贸的主要港口。从狮子洋进入广州必经之地的长洲岛成为船舶修造中心和声名显赫的对外通商贸易口岸。1845年,英国人柯拜首先在长洲兴建船坞,开办了中国第一个近代资本主义工厂,中国第一代产业工人就此诞生。黄埔船厂的前身就是柯拜船坞,其修造船业的功能一直延续至今,是中国近现代修造船业的活化石,厂内依然保留有柯拜船坞、录顺船坞旧址。

(3)广东近代军事工业基地和军事教育发祥地。清政

府洋务派在接手长洲岛外资修造船业后兴办军事工业,开设水雷局和鱼类局,创建了中国第二家官办专业船局——广东黄埔船局,并利用长洲岛的军工设备和人才开办军事学校,为中国南方培养了大批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军事人才,对后来中国近代革命产生了巨大影响。当时创办的广东海军学校和陆军小学堂就是黄埔军校的前身。

(4)近代珠江沿线保卫广州城的第二道防线。1883年,两广总督张之洞把广州的海路城防设计成“前路虎

[5]门(虎门炮台)、中路黄埔(长洲炮台)、西南路南石头” ,并于次年倡议修建长洲炮台。它与河对面的鱼珠炮台、狮山炮台和蟹山炮台组成广州城珠江水道上的最后一道防线。现存的长洲炮台遗址依山就势,尽览珠江,远眺城区(图2,表 2)。

1.2 保护现状

1.2.1遗产布局分散,整体风貌混杂

长洲岛发展历程与造船工业、军工企业联系紧密,这些军工企业大多沿用至今。目前,岛上1/4 的建设用地为二、三类工业用地。由于军事管理的封闭性和特殊性,大多遗址被人为割裂,外人难以接近。黄埔军校旧址、东征阵亡烈士墓园、柯拜船坞、济深公园等重要遗址和景点被黄埔造船厂、兵工厂、海军营地等用地分割、包围,甚至就是厂区、营区的组成部分,布局零散,地区整体风貌混杂。 1.2.2消极被动保护,地方活力不足

解放后,长洲岛长期采用偏重遗产个体的“被动防御”[6]式文物保护理念,过分强调个体物质空间的保存,失去与周边地区在经济和功能方面的联系。岛内产业以大型国企及军事工业为支柱,对地方经济反哺有限,再加上对外交通不便,地方经济活力不足。岛内村民生活水平较低,11.5%的受访者下岗失业,90%以上受访家庭月收入低于 5000 元 [7](图 3)。长洲岛内拥有大量的旅游资源,但是旅游配套设施缺乏,旅游交通不便,游客分布极不均衡。以近几年为例,2010 年、2011 年和2012年,长洲岛的游客接待量分别是106.64 万人次、166.08 万人次和 165.01万人次,但是黄埔军校旧址一处景点的游客接量却分别达到了96.92 万人次、128.2 万人次和 110.77 万人次,分别占接待总量的90%、77% 和

67%,而其它遗产大多终年无人问津。

2长洲岛的整体保护方法

针对长洲岛的特征和存在问题,亟待构建合理的保护框架,以期实现各类历史遗存的整体保护和有效控制,同时满足当代城市的使用需求,促进地方社区的繁荣和可持续发展。在长洲岛保护规划中,我们构建了以军校文化、军工文化、海丝文化和名人文化为中心,以山水格局、历史风貌、各类文化遗产为抓手,并依托用地、产业、配套、交通等外在支持的保护体系(图4)。规划的重点在于,保护以近代革命遗址、纪念性场所为主要特征的历史风貌以及与近代历史事件和名人活动相关的重要历史场所,延续或修复以近代革命摇篮为主的场所精神;发挥区位优势,挖掘历史文化、生态资源的潜在价值,优化功能,提升环境,赋予地区新的活力。

2.1融入区域遗产廊道

长洲岛的保护需要强调遗址与所在区域、自然环境的关联性,在更大尺度的地理环境中保护街区的典型特征和历史价值,以及人工环境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城市体现了自然环境人文化以及人文环境自然化的最大限度的可能性;城市赋予前者(自然环境)以人文形态,而又以永恒的、集体形态使后者(人文遗产)物化或者外化。”[8]

规划突出“长洲要塞”在广东海防史上的历史地位,融入珠江遗产廊道,与周边的南海神庙、黄埔古港等一起构成广州海丝文化的展示主题,并进一步融入“海上丝绸之路”更大区域范围内的遗产廊道,为未来世界文化遗产申报和区域旅游发展提供支撑。

2.2保护人工与自然格局

首先,保护由牛牯岭与升旗山共同构成的长洲岛生态绿心,这里也是长洲岛依山面江、中轴对称的近代历史性城市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周边地区眺望长洲岛的天际轮廓线。其次,依据遗址的分布情况和价值内涵的不同,划定了沿江近代革命遗址片区和长洲炮台片区两个重点保护片区,前者重点保护黄埔军校旧址、东征阵亡烈士墓园依山面江的整体格局、中轴对称的景观序列和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保护蜿蜒曲折的道路格局,并结合沿江古树、驳岸、码头等历史环境要素的保护与整治,恢复东西向沿江道路,修复北部滨江地区以近代革命遗址为典型特征的历史风貌展示和体验区;后者则重点保护各炮台本体及其所在山体,拆除山脚的现状建筑,保护炮台之间遥相呼应的视线通廊和景观格局。规划还将南部的果园作为湿地生态维育区,与中部的生态绿心以及环绕的珠江水系共同构成“山水环绕”的自然生态格局,并修复历史水系,保护果林、农田等地域植被,延续岭南特色的自然景观(图5,表 3)。

2.3控制历史性眺望景观

规划重点保护历史格局、岛内景观、防御系统3种类型的空间序列和景观视廊。保护长洲炮台之间以及炮台与北部山体之间的视线联系,以及长洲炮台与对岸鱼珠炮台、狮山炮台共同构成长洲要塞“扼守珠江”的防御眺望视廊。北部沿江地区以孙总理纪念碑为例,控制垂直于纪念碑正面至背景山体制高点之间的连线并延伸至江面的视廊,两侧各保留120m宽的控制区,区内以绿化为主;以视廊为中线左右各偏30°至江面的扇形区域范围内禁止建设妨碍观赏纪念碑的建/ 构筑物(图6)。

2.4优化功能提升空间活力

规划提出合理利用长洲岛优越的历史文化和生态资源,发展旅游观光和文化创意产业,积极对接周边大学城、琶洲国际会展中心、国际金融城等功能组团就业人群的使用需求,与周边功能组团错位发展,构建广州东部文化展示和休闲服务中心。在严格控制建设规模的前提下,置换岛上军工产业用地和驻军用地,为文化创意等现代城市功能的植入提供空间。同时,利用村民经济留用地规划旅游休闲、健康养生、教育培训等功能,为当地村民提供就业机会,提高经济收入(图7)。

2.5完善综合交通与展示线路

规划通过轨道、常规公交和水上交通强化对外联系的基础上,规划在金州大道南北两端沿线各设1处交通换乘中心,降低岛内机动车出行比例。尽量保留历史道路的现状线位,并对沿线景观环境进行整治,增设慢行、游憩设施,使其成为展示长洲岛历史风貌的重要景观道路。规划还通过 5.5km的文物径串联岛上相对分散的遗址,构建以黄埔军校旧址为中心的近代革命文化博览体系,形成特色旅游路线,并利用14.9km 的绿道网将生态资源、旅游设施与文化展示系统串联起来,构建便捷舒适的旅游体验环境。

2.6优化规划控制和管理手段

长洲岛整体占地规模较大,遗存类型丰富,布局分散,保护规划注重对街区控制性详细规划的衔接,在规划管理单元和规划控制指标方面做了相应的优化,在整体保护的前提下,体现不同地段保护控制和规划管理的差异性。

首先,依据主导功能,将规划范围划分为历史保护、生态维育、民俗传承、优化提升和协调发展5个政策分区,并以此优化规划管理单元边界,明确针对性的管控要求(图8)。其次,将保护规划中定性为主的管控要求转变为定量的控制参数。在控制详细规划中,文物、 历史建筑形成独立地块,地块边界不跨越历史文化街区紫线,以便于地块的控制与管理;落实山体、湿地果园、历史公园、街头绿地、广场、古树名木等位置、边界和控制要求;落实历史水系位置、堤岸做法、滨水界面等控制要求;落实历史道路、街巷的走向、景观断面、路名等控制要求。在历史保护管理单元的控制中,将原控制性详细规划中的“绿化率”、“建筑后退红线”、“停车位”由规定性调整为指导性指标,将“建筑形式风格”、“建筑色彩”、“其他环境类要求”由指导性调整为规定性指标,并增加“建筑更新改造措施”、“地块更新改造措施”

调整前

规定性指标。

结语

与居住和商业型历史文化街区相比,长洲岛历史文化保护区的空间组合和社会功能有很大的不同。它以遗址为中心组织空间布局,强调人工环境与自然环境的整体关系,但历史功能的缺失和强调遗址个体物质空间保存的传统保护理念难以避免街区整体风貌的破坏和经济活力的丧失。本文以长洲岛实例,从融入区域廊道、保护整体格局、控制眺望景观、优化内部功能、改善交通系统、衔接规划管理等几个方面探索了长洲岛的整体保护方法,对同类街区的保护具有一定的引导和借鉴意义。

图、表来源

图 1 :改绘自《珠江测量图》(1786年);

图 3 :社会问卷统计(有效问卷393 份);

其余图、表均由作者拍摄或绘制。

注释

1)长洲炮台建于光绪十年(1884),由两广总督张之洞倡议建造。

在长洲东南方向的7个山岗上,由白兔岗炮台、白鹤岗炮台、大

坡地炮台、四缝炮台、旧西岗炮台、新西岗炮台、蝴蝶炮台组成,

统称长洲炮台,全长近2km。清末民初,成立长洲要塞,统管鱼珠、

牛山、沙路和长洲炮台,司令部设在长洲,1926年蒋介石兼任

长洲要塞司令。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24 号)[Z].2008.

[2] 李和平.历史街区建筑的保护与整治方法[J].城市规划,

2003,27(4):52-56.

[3] 周俭,范燕群.保护文化遗产与延续历史风貌并重——上

调整后

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保护规划编制的特点[J].上海城市规划,

2006,67(2):10-12.

[4] 阮仪三,孙萌.我国历史街区保护与规划的若干问题研究

[J]. 城市规划,2001,25(10):25-32.

[5] 朱江 .清末民国广州城防部队炮战操演 [N/OL]. 羊城晚报

(2010-12-18)[2016-03-04].http://www.ycwb.com.

[6] 李和平, 肖竞 .碎片式历史地段与城市整体发展耦合机制研

究 [J].城市发展研究,2014(9):62-68.

[7]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广州市长洲岛历史文化

街区保护规划》[Z].2014.

[8] 路易斯•芒福德.城市文化[M].郑时龄,宋俊岭,译.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9:5.

[9] 孙永生.以旅游发展为动力的旧城改造[D].广州:华南理

工大学,2010.

[10] 阳建强.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J].

西部人居环境学刊, 2015,30(1):7-10.

[11] 高伟,张婉婷.广州与澳门历史城区风貌保护与管理体系

比较 [J]. 华中建筑,2015(6):107-110.

[12] 黄磊,魏春雨.“两型”视野下的长沙滨江近代工业遗产的

保护与更新 [J]. 华中建筑,2014(6):156-160.

[13] 梁以华,郑红. 街景人情 ——香港老区民居建筑及街貌保

护与活化发展 [J]. 南方建筑,2015(1):14-17.

[14] 杜宏武.以公共艺术规划推进城市人文景观体系构建[J].

华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6):94-98.

图 1长洲岛在广州水道中的战略区位

图 2长洲岛内遗址 (2a :黄埔军校; 2b :柯拜船坞 ;2c :长洲炮台——泡池 ;2d :长洲炮台——官厅)

图 3长洲岛内居民对本地的总体印象统计图

图 7岛内古村发展规划示意图

图 6历史性眺望景观控制引导图

图 8长洲岛规划管理单元调整示意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