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漳州古城传统民居建筑有机更新探索/ 王绍森 赵亚敏

South Architecture - - 第一页 - 王绍森1 赵亚敏2 Wang Shaosen Zhao Yamin

On the Organic Renewal of Traditional Residential Buildings in the Ancient City of Zhangzhou in South Fujian

摘要 漳州古城是一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和厚重的文化价值。目前,漳州古城正在经历经济发展、规划格局变化、传统建筑风貌改变等多方面的变化,因此在对其民居建筑进行改造更新中面临诸多问题。针对目前古城民居建筑改造更新中的诸多困境,文章提出了应对困境的有机更新策略。通过强调对各类民居建筑分类对待、渐进式动态更新、强调古城整体环境塑造,居民社区营造等探讨了漳州古城民居建筑的有机更新。

关键词 漳州古城;民居建筑;有机更新

ABSTRACT The ancient city of Zhangzhou is a national historic and cultural city with distinct geographical features and rich cultural values. At present, it is experiencing multiple changes in economic development, planning patterns,and traditional architectural features, making the renovation and renewal of the ancient city's residential buildings face many problems. Regarding these difficulties, this paper proposes an organic renewal strategy to cope with the situation, emphasizing the classification of traditional residential buildings, progressive dynamic update, overall environment shaping of the ancient city, and the creation of residential communities.

KEY WORDS ancient city of Zhangzhou; traditional residential buildings; organic renewal

*厦门大学田野调查基金资助项目:闽南漳州古城传统民居建筑有机更新探索,项目编号:2015GF022。

中图分类号 TU241.5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6.06.075文章编号 1000-0232(2016)06-0075-07

1 2 1&2

作者简介教授; 硕士研究生,通讯作者,电子邮箱 :234988930@qq.com ;厦门大学建筑与土木工程学院

漳州古城是国务院批准的第二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是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闽南重要的文化遗产。随着现代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城市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变革、规划格局变化、传统建筑风貌改变等多方面因素的变更使得漳州古城内部新的矛盾不断出现。如今的漳州古城大部分民居建筑遭受极大地冲击,古城因而正面临着文化缺失的严重问题,大量传统民居建筑亟待修复。同时,古城现状与现代人的生活 需求之间矛盾也日益突出。因此,民居建筑改造更新势在必行。经过大量的实地调研与实践经验,基于目前漳州古城的现状,采用“有机更新”是极为适宜的。“有机更新”是文化再生、社会活化、生活水平改善以及物质更新为一体的综合性更新,是取代草率盲目激进式更新的策略。当前社会背景下的漳州古城民居建筑,只有通过“有机更新”的改造途径,才能走出一条物质更新与文化延续共存的道路。

1漳州古城概况

1.1 漳州古城概况

漳州古城历史悠久,自唐朝之始发展至今,逾越千年历史。古城人文资源丰富,具有典型的闽南风格与海洋文化风格,同时又具有自身独特的魅力。如今的古城格局规制沿袭了民国时期的古城改造,形成“枕三台、襟两河”“九街十三巷”的基本

1)

格局(图1 、2)。到目前,漳州古城内留存着许多名人故居及知名场所,它们或凝固着古城人民的生活形态,或蕴含着闽南建筑艺术价值(图3)。

古城内共有文保单位14座(国家级共有3个),可以说,漳州 1300 多年的发展史是闽越文化、中原文化与海洋文化等多种文化融合、发展的历史,它是中华文化大家庭中极具地方特色的亚文化,具有包容性、开放性与多样性的特点,是闽南文化的发祥地和核心区之一。

1.2漳州古城民居风貌特色

漳州具有浓厚的地域特色。总结来说,漳州地域特色具有: “中原文化的传承——变异的承袭;海洋文化的体现——开放的意识;亚热带气候的影响——阳光下的柔情。”[1、2]受地域影响,漳州传统建筑在布局上有多种方式,但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下商上住的骑楼形式,这类建筑形成了古城九街十三巷的独特布局。一类则是以中轴线,以厅堂为中心组织空间,形成封闭的院楼,或三间张或五间张[3]。福建闽南地域是雕刻之乡,漳州也是如此。漳州民居雕刻讲究精雕细作,尤其体现在窗、梁之上,同时在建筑外立面以胭脂砖饰面、配以青石,形成极具 地域特色的建筑外立面。民国七年,陈炯明主持市政改造,大量建筑因此“穿衣戴帽”带有了民国时期的建筑装饰[4]。调研发现,漳州古城具有大批不同时期的重要文物建筑,主要包括唐宋时期的府衙,宋代的文庙、比干庙、石牌坊、东西桥亭、简氏侨馆、王升祠等名人故居,以及民国时期留下的侨芗剧场,木偶剧场等。总的来说,漳州古城地域特色是明显的,各个历史时期的建筑并存使得古城显得生机勃勃,建筑特色具有多元化的特点。

传统漳州古城民居建筑的形式与建筑空间模式特点极为鲜明,可以归纳为以下3 点 [5]。

其一,“骑楼”式的建筑形式。漳州古城民居建筑具有典型南洋风格,多为砖混结构的二层楼房,上家下店、家店合一,门前留有街廊,其上是楼,闽南本地形容其为“五脚距”。

其二,漳州建筑的另一特色竹篙厝也在北京路体现,一个门面十分长,有好多进,形如竹篙。五脚距这种建筑模式和谐地嫁接到竹篙厝,形成街廊,既实用,又美化了街容。这样的融合不知不觉之中促使传统建筑实现一次成功的转型,形成适合本地特色的建筑商业空间模式,大大促进了闽南地区商业经济的发展。

其三,漳州古城建筑还有传统的闽南合院建筑。闽南传统合院建筑在布局方面与北方的四合民居截然不同,与闽西、闽北的民居相比也别有一番风味。人们通常以“三间张”、“五间张”称呼闽南民居布局:房屋第一进为“下落”,门厅所在;第二进为“顶落”,大厅及主要居住用房所在。

2困境与矛盾冲突

2015年春,漳州古城改造更新项目组对漳州古城民居建筑进行了深入实际的调研。对民居建筑调研资料进行整理。在对漳州民居建筑进行实地调研过程中,我们发现民居保护与更新的工

2)

作存在诸多困境与矛盾冲突 。主要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2.1民居建筑风貌分类级别差别较大,且数量庞大,全盘保护难度很高

在对漳州古城民居建筑进行测绘调研,结合建筑风貌,建筑质量,历史意义等因素将漳州古城的建筑等级分为5类(表1)。民居建筑大量为一到二层,有少量的高层建筑。平均的容积率为0.89,最低地块为0.18,最高地块为1.8。笔者在进行调研时发现,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大量的漳州古城民居被拆或者被改建,很多街道古民居随处可见违章搭盖,断壁残垣,令人痛惜。然而也有保护得比较妥善的,比如台湾路与香港路仍然能体现出浓厚的漳州古城韵味。面对这样的现实,对民居建筑进分类难度是大的。再加上漳州古城面积较大,民居建筑数量极为庞大。所以对其整体全盘改造的更新难度可想而知(图4)。

2.2原住居民的生活需求与现实状况的矛盾

漳州古城的保护与更新需要在保护物质空间的同时延续其特有的闽南气质。而这种延续需要原住民的参与。然而漳州古城因年代久远,很多居住环境条件相对较差(图5)。经过一段时间调研,问题集中表现为没有专业厨房与卫生间,乱搭乱建现象严重,供电设施老化,垃圾收集处理滞后,百年宋河污染严重,公共活动空间缺乏,停车问题突出等等。这导致很多原住居民大量外迁。目前,原住居民的生活需求与现实状况的矛盾显得十分突出。经过一段时间的问卷调研,当地居民近80%的强烈希望改善古镇生活基础设施与环境。

2.3传统漳州文化受现代文明的冲击

传统漳州古城的形成,就其内在的传统的传承而言,是人与人、人与街区之间的互动,使得古城一直以来在物质形态的发展过程中保持高度连贯性与自我调适。然而,随着城市化建设浪潮的冲击,大量的传统漳州文化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现代文明下的产物。因此,如何留住记忆留住文化无疑成为所有古城所面临的问题。笔者在随团队调研时,记录和整理大量的漳州民居建筑传统元素(图6、7,见下页)。其中一些元素已经处在消失的边缘,这不得不让人感到惋惜。但是古城也需要自我的发展更新,

如何协调过去与未来的关系已经成为亟待探索的问题。

3有机更新策略

调研过程中我们发现,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漳州,由于本地保护思想和认识上的缺乏,许多古民居建筑古遗迹遭到了破坏。漳州古城是国务院批准的第二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是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如此,但在此后的几十年间,古城保护与发展面临的问题却越发突出。针对目前的现状,采用有机更新的模式是适宜的。“有机更新”理论是由以吴良镛先生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古城保护者所提出的理论。其主要核心思想就是采用适宜的规划设计、恰当的规模,合适的尺度,因地制宜,按照改造更新的内容与要求,处理目前与将来的关系,不断提高古城整体环境质量与建筑风貌[6]。而具体针对漳州古城民居保护更新,“有机更新”需要提出更为具体的解决办法。总体而言,为了留住乡愁,活化古城,漳州古城民居建筑有机更新策略上应该包含3个深层次的内涵:一是保护漳州古城整体的有机性。漳州古城是本地居民生活工作的载体,古城从总体到细节都应该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各部分互相关联,和谐共处。二是协调漳州古城“细胞”和“组织”更新的有机性。民居建筑与街区是古城这个有机体的“细胞”,而“细胞”的更新是不可避免的,因此, 需要协调漳州民居建筑与街道更新的关系,尊重古城千百年来既有的内在秩序。三是尊重漳州古城动态的发展,保持民居建筑更新过程的“有机性”。漳州古城民居的保护,不应该是古董式的保护,而是应该尊重古城连续的,渐进的发展,应该在保护其内在结构秩序的前提下,对其做出更新处理。以上3个层次的内涵对于漳州古城民居建筑更新是极为重要的,无论在更新中具体提出怎么样的具体策略,都应该把握住“有机更新”的内在要求,这样才能使得漳州古城更新的“整体性”、更新的“延续性”、更新的“阶段性”、更新的“在地性”以及更新的“经济性”与“综合效益”得到有效的协调[7]。

针对漳州古城民居“有机更新”理念的提出,在包含以上3个层次内涵的基础上,具体的改造更新策略主要为以下几点: 3.1整体风貌保护建议

“有机更新”首先强调的就是古城是一个协调统一的整体。因此,漳州古城的整体风貌应该视为一个完整的有机整体进行考虑,在改造更新中应该强调保持古城风貌的“整体性”,也就是说,要具体深入挖掘古城更新地段及其周围地区的整体格局与风貌特征,遵循古城城市发展的历史规律,使得改造后仍然保持古城肌理的相对完整。具体而言,在对漳州总体的规划上的定位是打造一座活的闽南古城。规划策略提出“活化古城,留住乡愁,营造

美丽”的指导思想。以保护开发为基本原则,体现生态性、多样性、可持续性、经济性。对漳州古城的保护规划设计力求维护漳州古城的原历史风貌和传统街巷的空间尺度感。在保护民居建筑风貌,力求站在保护整个古城景观的高度,对至今保存完好,保存价值高的建筑进行完整的保护。对于年代较近且功能形式变化不大的建筑进行修缮,对变化较大的建筑形式和结构功能装饰元素发生较大改变并影响漳州古城的整体风貌的建筑进行拆除或者改造。适度开发旅游资源,引入商业,活化漳州古城的发展。另外,漳州古城改造更新的原动力之一来自漳州居民的生活。因此,针对漳州古城“有机更新”理论主张“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的方法相结合,充分调动原住居民参与。

3.2民居建筑分类保护

漳州古城整体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有机整体,而其中的民居建筑就是构成这个有机整体十分重要的“细胞”元素。只有对“细胞”进行合理的保护与更新,才能有效的推动古城整体的发展。漳州古城民居建筑属于典型的闽南建筑,同时有的建筑又融合了民国建筑的风格,形成特有的漳州古民居建筑。概括起来说,漳 州古城民居建筑基本格局主要有下商上住的骑楼形式,竹竿措与闽南大措形式,装饰特色主要在于胭脂砖贴面,民国风建筑装饰细节,以及典型闽南传统建筑装饰等等。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居民自发改建建筑使得漳州古城内的很多建筑风貌发生很大变化,与当地传统的建筑风貌形成很大反差,影响了整个古城的面貌。目前,很多民居建筑都呈现了衰败的迹象。漳州古城项目组在接受改造委托后立刻进行大规模的调研,岂料在调研期间,政府对局部衰败的民居建筑进行了强拆,其中一部分具有历史价值的民居建筑也不能幸免,后来经过协调,才达成共识,进行有机持续的更新改造。对漳州古城“细胞”——民居建筑的改造更新,不能一蹴而就,需要放慢节奏,动态可持续的进行改造。

确立“有机更新”具体策略,决定了对民居建筑进行分类改造更新,通过对漳州古城民居现状的调研以及对历史价值的的具体分析,绘制出不同类型的分类图。将古城民居建筑的保护与发展分为3 类:原真性的保护、利用性保护、异地保护重建3 种类型(图8),并提出具体的保护与新建方案。

3.2.1 原真性的保护

通过对漳州古城民居建筑的详细调研,考证其历史资料,并对其用材、用色、结构、工艺、造型特点等方面的情况进行分析,要求在保护中做到不改变原有建筑功能、格局、风貌,做到修旧如旧,并且尽可能利用原有的建筑材料、建筑结构、建筑颜色进行修复。尽力保留当地人在传统建筑内的生活习惯以及风俗特点。3.2.2 利用性保护

漳州古城内有一大批民居建筑质量较好。但是传统风貌在逐步缺失。对于这样的建筑只需适当的加以改造就可以取得良好的效果。根据漳州古城特有的风俗,发展旅游、民宿、手工艺作坊等,不仅能使漳州古城建筑重新焕发光彩,还能为居民带来一定的收益。

3.2.3 异地重建保护

根据新民居发展试点计划,设计符合现代需求的传统漳州古城建筑风貌的新民居。设计组提供了集中面积大小不同的方案供选择。这些方案在保持传统建筑风貌的同时还设计了新的功能。使得漳州建筑的发展与更新能够适应古城人民的需求,协调古城风貌。新的民居要求包括;力求保持传统特色——在功能上沿袭下商上住的骑楼形式,在形式上保持闽南特有的建筑形式特点,装饰上以红瓦胭脂砖为主。改进平面功能—每层均设卫生间,灵活处理空间分割,增设部分用房。简化结构形式——采用钢筋混凝土柱、梁结构,混凝土或木楼板,钢、木混凝土屋架。统一柱网尺寸。重视细节设计——在立面的细节处理上(檐口、窗檐、柱),保留原真传统漳州味道的细节设计(图9)。

3.3 基于历史的改造更新

“有机更新”强调尊重历史,强调更新应在历史积淀形成的古城现状基础上延续的进行。因此改造更新是不可能脱离城市的历史,民居建筑可以说是漳州最重要“历史标本”,集合了有形

的和无形的历史遗迹[8]。针对民居建筑改造更新而言,历史性的符号运用是极为关键的。漳州古城经过长期的发展与演化,产生了独特的地域特征。古城记忆往往是对过去古城具体事务的抽象,在改造更新中通常采用象征和隐喻的手法来表达。具体的可以通过提炼出原型与符号,传达出隐藏在形式背后的文脉特征,从而唤起人们心理上对古城的共鸣和历史的追忆。在漳州古城建筑改造更新中,历史符号的应用将有助于人们更加清晰地理解构成古城的文脉意义。如在漳州宋河两岸的建筑改造中,设计采用历史上桥、廊、水埠等原型,提炼漳州古建山墙门窗的符号,营造出适宜环境的理想场所。

另一方面,场所精神的塑造也极为关键。场所精神折射出的是城市文化、历史内涵、市民精神、社会审美与意识形态等等。漳州民居建筑改造更新中,保护文化与传统价值是改造更新的重点。一方面从民居建筑群的历史性空间场所入手,挖掘保护继承发扬“漳州文化”另一方面又要积极创造新时代的、有特色的新漳州文化内涵,营造出古城新景观、新的“场所感”,使之具有浓郁的文化特色以及时代特点[9]。

3.4基于原住居民生活需求的有机更新探索

漳州古城是当地人们生活的有机载体,古城民居的改造更新则与当地居民有着深刻的联系。针对漳州古城民居改造更新的“有机更新理论”中,应把基于原住居民生活需求放在重要的位置上来考虑。有机更新促进古城发展的核心内涵之一是以人为中心,应体现漳州古城生活的真实选择性,不能以功能置换为理由,破坏当地居民的原本生活规律。无视原有居民生活需求的历史街区改善是违背“发展”“有机更新”本质内涵的。失去原有居民生活内容的历史古城是“死”的[10]。因此,有机更新策略中重要一点是要基于原有居民生活需求的更新。

3.4.1 以实际生活需求为出发点

漳州古城民居生活现状与现代居住小区最大区别在于生活设施落后,居住环境质量跟不上时代。对于漳州古城民居的改 造更新中,当地居民都表现出强烈的愿望。因此,在古城改造更新中,面对资金的缺乏,虽然无法对古城进行一次性的改造,但是应该以居民的需求为基本出发点,充分调动改造动力,提高古城的环境。

3.4.2小规模,渐进式的动态更新

“任何改建都不是最后的完成,是出于持续的更新之中”[6]。漳州古城到如今历经1300多年历史,这么长久的历史形成的现在的结构,由于漳州古城的结构具有复杂性与有机性的特点,进行大规模的拆除改造是极为不妥的,甚至会割裂文脉。为了避免传统文化的缺失,必须对漳州古城进行详细的调研,在一定的范围内逐步进行动态更新。因地制宜,保证古城居住环境,社会网络,经济结构得到有机修复 [11]。

3.4.3 更新因以良好的经济性为基础

漳州居民目前的经济状况与收入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之一。只有保证了更新良好的经济性才能确保其可行性。对此,我们应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分阶段改造;确定适当的改造更新标准,减少资金的浪费与流失;重视使用当地低廉的建筑材料,重视当地适宜的传统技术;协调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在充分尊重历史传统前提下适当开发利用民居建筑。例如可以将许多民居建筑改造为温泉民宿等。

3.5 社区活化

在社会架构上,通过社区营造理念,实施政策激励及社区活动设计,激励古城保存可持续性、活态的发展。激发社区居民积极参与古城建设,通过引导古城居民修缮旧建筑,营造浓厚的“乡愁”氛围环境,鼓励以创意、创新的商业模式引进与恢复“百工百业”老字号、修复传统的文化空间,发展侨乡文化,木偶剧文化,唤醒漳州人民沉睡的记忆,体现漳州古城“活态古城”的独特魅力,这也可以形成漳州新兴的重要旅游吸引点。针对漳州古城的“有机更新”策略主张激发本地居民参与建设的热情,通过正式参与和非正式参与的形式来配合上层制定的规划改造政策(图10)。

具体实施应该包括:1)政策激励 奖补并重:建构“奖补并重”的旧屋改造模式,增加居民参与古城保护的积极性,推动居民参与古城非历史建筑改造,活化社会氛围。研究街道修缮模式,编制历史街屋修复手册与准则。拟定漳州古城保护开发分期实施计划。2)社区活动设计:通过设置街角博物馆、社区工作坊等形式,培育古城居民参与的意识,让民众从生活的角度,透过各种方式参与和学习地域治理,培养漳州古城的认同感与归属感,正在形成一个活的古城。

3.6 结合商业旅游的改造更新

“有机更新”理论认为,古城更新其中重要的一点是更好的满足现代生活需要为目标[12]。而现代生活包含经济社会的各个方面,因此,漳州古城需要在经济效益上取得一定突破。其中,结合商业旅游的改造更新可以取得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环境效益、城市文化效益的多面统一。漳州古城改造更新一开始就确立要实现多面效益统一为其中目标之一。针对商业旅游的引入开发,都需要在多面统一的原则下进行。不能完全只顾经济效益,而牺牲了其他方面 [13]。

3.6.1 功能的调整

在对古城改造更新中,需要对其功能进行转型调整。在对其功能的更新转型上,应对漳州古城的优势空间资源进行整合。通过对历史文脉的发掘与延续,保护并提炼漳州古城珍贵的历史信息。在恢复历史记忆的基础上,发展古城旅游业,鼓励古城分片区间接式的有序开发,激发地区及经济活力,促进古城良性发展。再者,适当提升古城休憩功能,对古城环境品质做出改善, 提高古城公共性 [7]。

3.6.2 社会网络的组织调整

漳州古城在历经长时间的发展形成稳定的社会局面。人与人之间也形成一种稳定融洽的社会网络关系。漳州古城的每一片区都不可避免的融入了当地居民的情感,反映了漳州古城居民的行为特点。我国目前很多古城改造更新存在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开发单位为了赚取利益,最大程度的减少回迁户,这样将严重破坏原有社会的组织结构,同时,新的社会结构又很难在短时间内建立[14]。因此,集体认同、心理认同会逐渐消失。因此在古城改造更新中,需要对原有的社会内容、行式都需要认真的分析研究,改造更新应该有利于原有社会结构的延续,营造出适宜本地居民需求交往的活动场所 [15]。

结语

漳州古城民居建筑保护更新面临诸多困境与问题。针对目前的现实情况,采用有机更新的策略是适宜的。针对漳州古城民居的“有机更新”策略就建立是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根据实际情况提出来的,原则上主张按照古城内在发展的规律,顺应古城之肌理,建立在古城本地居民需求的基础上探索漳州古城民居建筑的更新与发展。在具体的漳州民居建筑改造更新中, 应该时刻把握住更新的“整体性”、更新的“延续性”、“更新的“阶段性”、更新的“在地性”以及更新的“经济性”与“综合效益”。“有机更新”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动态持续的进行。目前改造更新已经在推动,诸多更新与改造策略已付诸实践,并取得一定的良好效果。漳州古城保护更新内容繁杂任务艰巨,非短时间能完成,动态的改造更新需要动态的改造策略,只有紧随改造的进度动态的做出有机的改造更新策略,才能完成对漳州古城的改造与更新。

图、表来源

图 1 :漳州历史街区保护开发管委会提供;

图 2 :漳州规划局提供;

图 3、5、10 :作者拍摄或绘制;

图 4、8 :厦门大学建筑系项目组绘制;

图 9 :漳州市城市规划设计院建筑设计分院提供;

表1、图 6、7 :厦门大学建筑系项目组自摄、整理。

注释1)漳州古城历史地图由漳州历史街区保护开发管委会依据《漳州府志》所提供原本绘制; 2)厦门大学建筑系项目组主要成员:王绍森、李立新、唐洪流、张乐敏、赵亚敏、张建等。

参考文献

[1] 王绍森.当代闽南建筑的地域性表达研究[D]. 广州:华南理工大学, 2010.

[2] 王绍森.建筑地域性的层次关照[J]. 青岛理工大学学报,2011(2): 5-10.

[3] 黄汉民 .《福建民居》[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7.

[4] 何锦山.《闽文化概论》[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

[5] 何锦山.闽台区域文化 [M]. 厦门 :厦门大学出版社,2009.

[6] 吴良镛.北京旧城与菊儿胡同[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4. [7] 苗红培,陈颖.公共视野下的古城保护[J]. 城市发展研究 2015(4): 98-103.

[8]李海梅.漳州朱熹文化遗迹保护与利用研究[J]. 福建文博,2016(1): 42-46.

[9] 陈丽玲.历史街区的文化意向解析—以漳州古城历史街区为例[J].江苏城市规划,2009(1):33-36.

[10] 许少亮.漳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后续工作思考[J]. 城市更新, 2015(4):67-70.

[11] 刘源.“有机更新”理论指导下的山地城市公园改造设计 ——以重庆沙坪公园改造为例[D]. 重庆 :重庆大学,2004.

[12] 陈达良.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更新——“中国第一村”黄埔古村重现岭南古村落风貌 2014 [J]//第九届城市发展与规划大会论文集 . 城市发展研究2 卷(增刊),2014.

[13] 王晖,肖铭.广西融水县村落更新实践考察[J]. 新建筑,2005(4): 12-16.

[14] 单霁翔.留住城市文化的“根”与“魂”--中国文化遗产保护的探索与实践[M].北京 :科学出版社,2010.

[15] 王建波,阮仪三.作为遗产类型的文化线路一《文化线路宪章》解读 [J]. 城市规划学刊 ,2009(4):86-92.

图 1漳州古城历史发展图(1a :明代万历漳州府地图;1b :清光绪漳州府城池图;1c :民国 33 年(1944 年)古城地图;1d :1958 年古城地图)图 2漳州古城保护范围

图 3漳州古城民居建筑风貌图

图 4漳州历史建筑风貌与性能综合评估图

图 5漳州古城居民生活状况

图 6漳州民居的窗

图 7漳州传统民居立面

图 9漳州修文路31号民居改造设计图

图 8古城民居建筑的保护与发展分类

图10“奖补并重”的旧屋改造模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