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传统民居与周边民居形式的对比分析/ 陈萍 康锦润

South Architecture - - 第一页 - 陈 萍1 康锦润2 Chen Ping Kang Jinrun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Residential Forms of Traditional Dwellings and Surrounding Dwellings in Alxa

摘要 阿拉善地区是以蒙古族为主体的边疆多民族聚居区,其传统民居形式在漫长的发展演变中早已从传统的蒙古毡包发展成为固定式房屋,阿拉善地区传统民居之所以会演变成这样的形式,与周边地区民居形式对其的影响是分不开的。通过将阿拉善传统民居与周边民居形式对比分析,人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出阿拉善传统民居在布局理念、院落空间、建筑形式、细部作法和建筑材料等方面对周边地区民居形式进行了吸收与融合,展现了极大的包容性,同时也能发现阿拉善地区的传统民居在很多方面结合着自身的民族文化、生活习俗以及长期以来所处的生活环境进行的提升之处。关键词 阿拉善;民居;建筑形式;对比分析

ABSTRACT Alxa is a multiple ethnic frontier region where local residents are mainly Mongolian. The traditional residential form of Alxa has already developed into fixed houses from traditional Mongolian yurt in the longrange evolution process. Dwellings at the surrounding area have an indelible impact on the evolution of traditional dwellings in Alxa. It can be clearly seen that traditional dwellings at Alxa has absorbed and integrated the elements of residential form from surrounding area at the way of layout concept, courtyard space, architectural form, detailed practices and building materials. By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residential form of Alxa between traditional dwellings and surrounding residence, the inclusiveness has been displayed in the evolution process. At the same time, it can also be found that the improvement of traditional dwellings at Alxa has carried out, combining with local culture, customs and living environment.

KEY WORDS Alxa; residence; architectural form; comparative analysis

*内蒙古自治区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内蒙古地区传统建筑数字化模型技术应用研究,项目编号:2016MS0535。

中图分类号 TU241.5; TU-022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6.06.100文章编号1000-0232(2016)06-0100-06

1 2 1&2

作者简介讲师; 讲师,通讯作者,电子邮箱 :466675115@qq.com ;淮阴工学院建筑工程学院

阿拉善地区位于内蒙古自治区最西端,是我国典型的以蒙古族为主体的边疆多民族聚居区,北与蒙古人民共和国接壤,西连甘肃、南有宁夏。境内地面高程从南向北逐渐下降,地貌主要有沙漠、戈壁、山地等,其中以沙漠分布最广,大约是全盟面积的1/3左右,中间还夹杂有多个咸、淡水湖泊和盐碱草湖;戈壁主要分布在盟域北部,山地则主要分布在盟内东南与西南部。境内主要河流为黄河和额济纳河,其中黄河在境内流经阿拉善左旗,滋润着乌索图、巴彦木仁苏木等地域;额济纳河则是一条内陆河流,发源于祁连山北侧,是额济纳旗的生命之河,河水流量有明显的季节性变化,分为东西两支,西支称为西河,汇入西居延海,东支称东河,又分数支,注入东居延海、天鹅湖等。

阿拉善地区位于亚洲大陆深处,属温带荒漠干旱区,表现为典型的大陆性气候,常年太阳辐射充足,昼夜温差明显且风沙较多。由于远离海洋,境内空气湿度小,干旱少雨,蒸发量常常是降雨量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阿拉善地区自西汉始就有大量河西、河套、宁夏等地大规模的移民,在清初正式设旗之后,由于长期与其他民族居住在一起,尤其是与满、汉、回、藏等民族的交流程度逐渐提高,外来迁移人口数量已经远远超过原来当地蒙古族的人口,极大地加速了阿拉善地区的人口聚集程度和丰富了当地的民族文化[1]。诸多移民文化落户阿拉善,使原本的草原文化吸收了满清宫廷文化、中原内地文化而成为独特的阿拉善文化,也使当地的民居建筑在漫长的发展演变中从传统的蒙古毡包逐步发展成为固定式的砖土木房屋,展现出了极大的包容性[2]。阿拉善地区的传统民居形式之所以能演变为固定式房屋是与周边地区民居形式对其的影响分不开的。

首先,阿拉善地区在清初设旗以后,清廷为了巩固政权、稳定边疆,从而与阿拉善地区的王公保持了长期的联姻关系[3]。为了皇室女到边远地方后能尽快习惯,清廷专门派京城匠师在阿拉善地区按京城宅院样式修建府邸,这样的持续联姻大大增加了历代王爷及其近支与清廷的交流,不仅使这些贵族接纳了许多汉式思想,而且使他们的宅院建筑出现了很多京师合院民居的工艺手法[4]。

其次,阿拉善地区西部与甘肃省相邻,南部与宁夏回族自治区隔贺兰山而望,地区之间商贸往来自古就较为频繁,从早期的行商到后来的坐商,很多外地商人逐渐定居于此并修建宅院[5]。长期定居的商贾建造的住宅大都是从原籍地的民居形式中转化而来,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阿拉善地区的固定式民居建筑风格。

下面通过几个主要方面对比分析阿拉善地区的传统民居与周边民居形式的异同之处。

表1布局理念 1布局理念(表1)

阿拉善地区的传统民居在院落布局中与北京地区合院民居非常相似,它们都以院落来组织空间,通过房屋的围合来形成一种内向型空间。在建筑布局时,阿拉善地区的民居院落也采用中轴对称、规整有序的手法,使整个建筑空间中的主次、正偏、内外、向背之分尤为突出,这些空间上的区分充分体现了我国传统的礼教尊卑观念,整个院落通过正院偏院、正房厢房、内院外院、前院后院的设置,也使建筑组群展示出了一套完整的伦理秩序。院落内各建筑房门开向内院,也使整个院落更具有凝聚性[6]。

在这种相似的布局做法中,阿拉善地区的传统民居在布局中风水理念较轻,不像京式合院处处要按风水、八卦找位,比如京式合院的宅门要置于东南角(图1),而阿拉善地区的宅门通常开在院墙正中,而且选择朝南或朝东,这可能与蒙古族长期在草原游牧而形成的开朗豁达的性情有关。如阿拉善额济纳旗塔旺嘉布旧居平面

1)

图(图2 ) ,其原为额济纳旧土尔扈特王府,当地人称为“王爷府”,它是 1940年由额济纳旧土尔扈特部最后一位札萨克郡王塔旺嘉布修建的。整个院落按照四合院形制布局,体现了中国传统建筑气派的同时,也按照蒙古族传统喜好,将宅门向东开设,平面呈长方形,东西长,南北短。整体建筑采用砖土木结构,呈中轴对称分布,屋顶都有筒瓦覆盖,建筑墙体下厚上窄,各建筑都带有前檐廊,廊上檐口斗拱用榫卯连接,并施以彩绘,廊下条砖铺地,整齐有序,整体建筑风格别致,富有地域特色,被人称为森林中的“小白宫”。

2院落空间(表2)

甘肃合院民居的院落空间通常为长方形,四面由建筑围合而成,适当的院落长宽比不仅满足通风、排水要求,而且可以使阳光充分进入院内,继而借助一年四季太阳高度角的不同,甚至一天中光影的变化使院落空间丰富而自得乐趣。

宁夏地区合院民居院落大都以家庭为单位,一家一

院,而且院落大都开阔舒适,简单一些的通常采用三面围合

2)

(图3) ,一面设门,宅门朝南;稍复杂的就是四合院,院落内部分为上房、下房和左右厢房,规模再大些的府邸也有用正院、偏院等几个院落组合成的。

阿拉善地区的传统民居院落通常为矩形,按照建筑组群规模大小可分为大型合院、中型合院和小型合院,其中大型合院一般由多个院落横竖叠加而成,供身份显赫的贵族王公府邸使用,其能满足封建大家庭人口庞大聚居而小家庭又相对独立的要求;中型合院一般由两三个院落单向叠加,供有财力或地位较高的人家使用;小型合院(图4)一般只有单个院落 [7]。

3建筑形式

3.1 宅门形式(表2)

阿拉善地区的传统民居宅门大多采用平顶门和起脊门,平顶门(图5)早期常用简易的土和木材搭建而成,但在后期民居中逐渐改为用砖垒叠。起脊门(图6)一般较为正式,用砖和土木混合较多,大门上的装饰也较平顶门讲究。

宁夏地区的平顶门(图7)多分布在降雨量较少的地区,宅门常用两侧土墙当墙墩,在墙墩上直接搁置檩条,水平放椽并铺上木板,檐口压砖。起脊门(图8)多分布在降雨量稍多的地区,但大多不用木架起坡,而是将两侧山墙直接做成人字形,在其上搁檩架椽即可。

甘肃河西走廊地区的民居建筑虽形态简朴,但宅门(图9)也都进行了精心的装饰,这在阿拉善地区的传统民居中也能

3)

找到颇为相似的宅门(图10) 。

3.2 功能布置(表2)

阿拉善地区传统民居的院落内部功能与北京合院相似,通常包括正房、耳房、厢房与外厢房。正房(图11)4)一般正对宅门,多为三间,一明两暗,正房明间设佛龛,供奉神灵或祖先牌位,次间卧房为长辈起居之处,由于地处北方,冬季寒冷,民居室内均设火炕,炕体内空,一侧通过坑道与墙外侧陷入地下的地炉连接,一侧在墙壁中设烟道直通屋顶,在室外地炉中生火,火进入炕洞,炕床得热,烟气再经由烟囱排向屋顶[8]。正房两侧是高度低于正房的耳房,院落东西两侧则对称布置厢房,通常供晚辈居住。

宁夏合院民居院内建筑也分为正房、厢房等,但由于不同的宗教信仰,其建筑必须满足日常宗教生活的功能,院内一般由起居、储藏、饲养、庭院、礼拜、沐浴6个基本功能单位组成,体现了较强的经济性、生产性和宗教性[9]。正房是院内的主要建筑,也叫堂屋,通常做厨房、会客之用,也有的在其后开辟一间作为净房(图12)5)之用。正房是主人生活起居的主要场所,可按主人身份和财力做成间数不等的规模,正房正前方小块院落空地称为院窝,正房两端通常还 设有耳房,耳房可供家人休息或存放闲杂物品,左右厢房可作牲畜圈和放置工具等。

3.3 屋顶形式(表2)

阿拉善地区与宁夏地区因地理位置相近,气候相似,常年干旱少雨,而降雨量的多少直接影响着当地传统民居的屋顶形式,所以阿拉善地区与宁夏地区的民居屋顶中常直接在椽上铺苇席,然后抹草泥(图13),屋顶很少用瓦,形成了无瓦平屋顶(图14)6)的形式。阿拉善还因地处严寒地区,冬季室内用炕取暖,所以屋顶上都林立着各式烟囱(图15)。3.4 结构形式(表3)

阿拉善地区与周边地区传统民居的结构形式极为相似,大都采用木构而成,以木质梁架作为建筑主要承重体系,再辅以砖、土坯等建筑材料加以围合,这样就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砖木或砖土木结构体系。这样的结构体系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以木构架承重为主,砖墙或生土墙为外部维护结构,其中,木构架又分为抬梁式承重结构(图16、17)和梁柱平檩式构架(图18、19),其中梁柱平檩式构架即建

筑屋顶不起脊,柱上架梁,梁上放置水平檩条,所以梁架体系中梁的层数大大减少,木料使用也相对少些;另一种是硬山搁檩式(图20、21)的墙体承重结构,即檩条直接搭在两侧山墙上,以墙体作为主要承重构件,这样的做法使木结构的梁柱承重体系直接转变成为由墙体承重的结构体系,使两侧山墙成为了主要的承重构件,从而直接改变了建筑荷载的传力形式[9]。

在阿拉善地区的传统民居中,木构架体系较多用于早期传统民居建筑上,而硬山搁檩式体系多见于现代农村民居建筑中。 3.5 檐廊做法(表3)

宁夏回族民居在厢房檐廊(图22)7)处常使用挑梁减柱的做法,即外檐廊的柱子不达地面,形成吊柱,然后在吊柱后加一个斜向的支撑,以实现结构的完整,这样的挑梁减柱做法不仅代替了汉族传统民居中的檐柱做法,成为回族民居中的特色构件,而且利用三角支撑的作用,实现了力的传递与省料节地的效果。

阿拉善地区传统民居厢房檐廊(图23)也引入了这样的檐廊做法,檐廊出挑时使檐柱不达地面而形成吊柱,其中的斜向支撑(图24)与宁夏式相似,这样的做法争取了最大的院落空间,使庭院更加通透、开阔。

4建筑细部(表3)

阿拉善及周边地区传统民居的窗户(图25、26)大都由京式支摘窗演变而来,通常将外侧窗户上部改为木质壁板向外支起,下部仍为可方便摘下的窗户;也有的人家使用上部支起,下部窗户固定的窗户形式,也都是支摘窗的变形而已。

阿拉善地区与周边地区传统民居的室内装修也大多效仿京式做法,尤其是大量精美的隔断与花罩(图27、28),技艺精湛,美观大方。

吊柱上的柱头装饰(图29 ~ 31)也是阿拉善地区与北京民居、甘肃民居、宁夏民居所共有的装饰构件,只不过所装饰的部位不一样,纹样也不尽相同。北京与甘肃地区常将垂花柱头运用在门廊的吊柱装饰上[10],而阿拉善地区和宁夏地区多是用在厢房檐廊的吊柱装饰上。

各式木雕(图32、33)也是阿拉善地区传统民居和宁夏回族民居的一个装饰重点,通常在檐口、椽檩、门窗、墙身、家具等处集中有大量精美的雕刻。宁夏民居中因回族穆斯林崇尚自然,在檐口等醒目位置常常雕刻的各种图案,一般都为植物、山水等自然景观和一些简单的几何图案,例如牡丹、葡萄等,偶有出现鸟兽动物之处也不过是作为点缀而已,图案大都典雅朴素、别具一格。

民居院落内的植物景观也是重要装饰要素之一,例如京式合院及甘肃民居院落(图34)8)中的植物以花木为主,而且以小巧的居多,稍高大的植物仅在正堂、正房前种植,例如腊梅、石榴等,如果院落本身不大,高大的植物更加少用,否则会使院落空间更显局促狭小[11]。

阿拉善地区的民居院内(图35)也常种植各种花木,为使院落内四季都有花盛开,花木的种植与选择一般都十分讲究,精心设计:春季里的迎春花给人点点春的气息,继而海棠、牡丹雍容绽放,寓意富贵吉祥;夏季里的月季、石榴、石竹等一起绽放,花色各异,生机一片;秋季里的菊花独展风姿;冬季里傲雪的红梅为院落装点色彩的同时更使人心生敬仰。

5生土材料(表4)

北方民居大都采用黄土作为天然的建筑材料,或直接夯筑成型,或简单加工日后待用,其中多数地区大多采用将黄土简易处理成土坯以待使用的方法,用这样制成的土坯建房,不仅节约成本,而且就地取材,保护环境。

因阿拉善当地土壤内含有较多细小砂石,制坯过程中很难将其筛净,从而阿拉善地区传统民居中所用的土坯(图36)经常有砂石的存在,正是这样的偶然使当地的土坯比其它地方的土坯更耐压,而且防潮防水能力大大增加。这种自制土坯的截面有长方形,也有正方形,可用于砌墙、垒炕、盘灶等,是一种较实惠的建筑材料。

甘肃地区处于黄土高原地带,黄土资源极其丰富,大多地区土质粘绵,含砂量少,遇水和泥,极易压模成型,而且土层厚实,容易挖掘,是天然的建筑材料,当地生土建筑中的“胡墼”墙(图37)和夯土墙就是用这种黄土直接压模成型的[12]。用这种黄土材料建房,没有污染,所建房舍冬暖夏凉,也有用这种粘土粗细搭配烧制各种砖瓦脊饰的,所烧制的构件也都色泽均匀,耐腐耐压。

宁夏地区也大量采用土坯建房,宁夏土坯(图38)制法分干、湿两种:干制坯时,把黄土掺入适量的水,放入模具中,用脚踩踏成鱼背形,后用石杵子夯实,脱模风干使用;湿制坯是用黄土和碎麦草混合,用水搅拌成泥,沤两三天后装模压实,脱模风干使用。另外还有一种被当地人称为“垡垃”(图39)的土坯,其制坯方法更为简捷,即在麦收后,将麦茬地浇水浸泡,水分稍干时,碾压平整,用一种平板锹直接裁挖出一块块的土坯,晾干待用[9]。

6文化信仰(表4)

宁夏地区的民众大都信奉伊斯兰教,所以民居中有一种特有的空间形式——净房,主要是为满足穆斯林家庭作礼拜时沐浴使用;由于伊斯兰教禁止偶像崇拜,因而宁夏回族在其建筑的装饰及物品安排中,严格恪守有关宗教禁忌,在建筑中一般看不到有人或动物的图画和雕塑,而是用挥洒自如 的阿拉伯书法艺术(图40)和富有伊斯兰特征的“克尔拜”挂毯及中国传统山水画(无动物)来美化装饰建筑[13]。

甘肃民居的使用功能与北京合院较为相似,正房一般由父母或长辈居住,体现了儒家文化长幼尊卑的等级制度;在

9)正对屋门的墙壁上,通常悬挂堂幅(如图41) ,两边设对联,靠墙设几案,供奉祖宗牌位或画像[14]。

由于阿拉善地区的民众大多崇尚喇嘛教,所以其传统民居在引入了京式府第及四合院中的种种传统工艺做法的同时,也结合了蒙古族特有的宗教信仰,在正房堂屋位置大都设置了佛龛,有的还留有经堂,因喇嘛教为多神论,所以各家供奉的具体神佛和数量各不相同,佛龛上的装饰(图42)更是充满着浓郁的宗教氛围。很多人家还在正房屋前和院内悬挂经幡,风吹经幡一次,寓意念经一遍,日日悬挂,日日吹动,显示佛经日日在心中念诵。有些人家还在门环上悬挂具有藏传佛教特点的彩色布条(图43),一般以白、蓝、黄等色彩为主,还有的在室内张贴宗教图画,檐下装饰法轮(图44)的,这些都体现了阿拉善地区传统民居中浓郁的地域宗教气氛。

综上所述,阿拉善地区的传统民居与北京、宁夏、甘肃等地区的民居形式有很多相通之处,然而民居建筑本身就是人们从事生产、生活的物质载体,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各地区自身地域和习俗的影响,最终形成鲜明的地域特点。阿拉善地区的传统民居也不例外,它在吸收容纳了周边地区民居的许多建造理念与工艺手法,体现了极大包容性的同时,也在很多方面结合自身民族文化、生活习俗以及长期以来所处的生活环境进行着融合与自我提升。

首先在院落形式上,阿拉善地区传统民居之所以借鉴了京式合院民居的形式,主要是因为合院民居的院落与传统的蒙古族毡包的内部功能极为相似,从而使草原游牧文化得以依托合院式的固定民居延续下来。蒙古族传统毡包内部是围绕中心炉火布置,当有客来访时主人和重要客人坐在正对门的位置,其他客人坐在主人右侧,妇女儿童坐在主人左侧,这样的内部布局反映在当地的合院民居中则是以内院为中心,有客来访时长辈与重要客人住在正房,晚辈和一般客人

住在左右厢房里[15]。蒙古族长期游牧,对太阳、天空等自然景物感情尤深,所以在阿拉善地区的合院宅门设置时,一般都取蒙古族崇尚的南或东向,宅门朝向很少有向北或向西的。

其次,在阿拉善地区当地匠人中流传着一种仿人体构造的院落布局理念(图45),更使合院式的民居形式带有了浓厚的地域特色:即正房为整个院落的主要部分,相当于“头”,两边的耳房在正房两侧,高度低于正房,为“耳”,左右厢房为人的左右“肩膀”,左右外厢房为人的左右“手”。这种广泛流传于当地的仿人体构造的布局理念体现了当地蒙古族地域民族特色中崇尚自然、崇尚自由的民族个性。

在宅门形式上,还有一部分阿拉善地区民众喜欢用马鞍形门顶(图46),这也显示着浓重的民族特色。蒙古族自古被誉为马背上的民族,服饰用具上很多都有和马有关的装饰纹样,这样马鞍形的宅门更是展现着蒙古族对草原的深深眷恋,甚至有些王公贵族的大型府邸宅门结合倒座做成卷棚顶,其实也是马鞍的一种寓意,同样体现着蒙古族浓重的草原文化。

最后,在室内装饰中,由于在蒙古族传统毡包中除设门的一面,其余三面地面往往多置木地板,上面铺设地毯,所以在合院住宅引进后,室内地面除了采用京式的青砖墁地,还大量采用木板铺设[16]。房屋室内炕体周围也常有体现民族宗教风格的炕围画(图47),独具地方特色;装饰彩绘上主要题材更是以各种植物、自然风光为主,色彩则主要为体现草原风光的蓝、白等。

结语

综上所述,对阿拉善地区产生重要影响的民居形式主要有北京合院民居、宁夏民居、甘肃北部一带民居。但通过各方面的对比分析可以看出,由于阿拉善地区的主体民族为蒙古族,传承着古老的草原文化,追求自由、崇尚自然,所以阿拉善地区传统民居在多方面借鉴诸多民居形式特色的同时,还结合了自身本民族的地域特色,丰富着当地传统民居的文化内涵,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阿拉善地区特有的民族地域传统民居。 图、表来源

图 1 :贾珺 .北京四合院 [M].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 ,2009 :29. 图 2、4 ~ 6、10、11、13、15、17、19、21、23、24、26、28、31、32、35 ~ 37、41 ~ 47 :作者绘制或拍摄;

图 3、7 ~ 9、12、14、16、18、20、22、25、27、29、30、33、34、38、39 :王军 .西北民居 [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9.图 40 :刘伟 .宁夏回族建筑艺术[M]. 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 ,2006 :73.表 1 ~ 4 :根据文章内容整理绘制。

注释

1)图示为阿拉善额济纳旗塔旺嘉布旧居总平面图;

2)图示为宁夏中卫市海原县九彩乡九彩坪上村穆宅院落;

3)图示为阿拉善右旗雅布赖路441 号宅门;

4)图示为阿拉善左旗城隍庙巷民居正房平面;

5)图示为宁夏吴忠市马月坡故居院落;

6)图示为宁夏吴忠地区民居;

7)图示为宁夏吴忠市马月坡故居厢房;

8)图示为甘肃临夏八坊王寺街白宅院内;

9)图示为甘肃秦安五营镇焦沟村康宅正房明间。

参考文献

[1] 陈喆 .内蒙古民居建筑的多元文化特色探析[J]. 古建园林技

术 ,2000(4):30-32.

[2]额尔敦巴特尔.阿拉善文化[M].北京:中国国际文艺出版

社 ,2013 :4-5.

[3] 杜家骥.阿拉善蒙古与清廷联姻述评[J]. 民族研究 ,2001(5):

59-67+108.

[4] 王卓男, 陈萍 ,张晓东.阿拉善左旗传统民居建筑初探[J]. 南

方建筑 ,2013(3):38-40.

[5] 梁丽霞.阿拉善蒙古研究 [M].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9.

[6] 贾珺.北京四合院 [M]. 北京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7] 孙乐 .内蒙古地区蒙古族传统民居研究[D]. 沈阳:沈阳建筑大

学 ,2012.

[8] 郝秀春.北方地区合院式传统民居比较研究[D]. 郑州:郑州大

学 ,2006.

[9] 王军 .西北民居 [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9 :146-237.

[10] 李秋香,罗德胤,贾珺.北方民居 [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

2010 :214-220.

[11] 李华珍.中国传统民居的自然环境观及其文化渊源[J]. 福建工

程学院学报 ,2004(1):110-113.

[12] 李延俊.河西走廊传统生土民居生态经验及再生设计研究[D].

西安:西安建筑科技大学 ,2009.

[13] 刘伟 .宁夏回族建筑艺术 [M]. 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 ,2006 :

71.

[14] 孟祥武,叶明晖,师宏儒.兰州传统民居现状与特色分析[J].

小城镇建设 ,2012(9):88-92.

[15] 张金胜.内蒙古草原传统民居——蒙古包浅析[J]. 古建园林技

术 ,2006(1):51-53.

[16] 王其钧,谈一评.民间住宅 [M]. 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

社 ,2005 :132-133.

图 2塔旺嘉布旧居平面

图 1单进合院布局

图 45仿人体的布局理念图 46马鞍顶宅门

图 47 炕围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