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传统建筑彩绘仪规初探/ 唐孝祥 李树宜

South Architecture - - 第一页 - 唐孝祥1 李树宜2 Tang Xiaoxiang Li Shuyi

Rituals and Regulations of Traditional Color Paintings on Architecture in Taiwan

摘要 民间建筑彩绘呈现出不同的地域文化特征,台湾民间传统建筑彩绘,丰富的色彩、满铺的构图看似繁俗,在传统建筑营建过程中,透过仪式观察及匠师访谈,可发现彩绘在空间中的配置原则,揭示彩绘题材的设置与建筑空间位置、位序有密切关系,其建筑彩绘的题材选择及设置受到仪式与规制影响。彩绘主题中的厌胜画、吉瑞图示、教化题材的设置反映传统空间的宇宙观,并且与传统的礼制思想一致,希冀补充我国民间传统建筑彩绘的学术研究、保存地域文化传统、借助保护民居珍贵遗产探讨可持续发展地域文化的方向。

关键词 台湾传统建筑彩绘;仪式;规制;空间秩序

ABSTRACT Color paintings on vernacular architecture display a diversified character of local culture. The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 with color painting in Taiwan is a good case. By field observation and interviews to local artisans, the complicatedly composed picture with rich color, usually on timber structures of vernacular architecture could be simplified to being affected by the ritual and regulation of the spatial order of painting, the main theme, and the location and sequence of the architectures. By discussing the important ritual activities and ceremonies of the color paintings during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 the setting of the main themes of the color paintings about khiansng, auspicious and enlightenment topics are examined so as to investigat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its spatial order and regulation. The study intends to fill the current academic gap, to preserve the local cultural heritage, to enhance the culture identity of Chaozhou ethnic community in China and overseas, and to explore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local culture by the conservation of valuable vernacular heritages.

KEY WORDS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 with color painting in Taiwan; ceremony and ritual; regulation; spatial order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岭南建筑学派现实主义设计理论及其发展研究,项目编号:51378212。

中图分类号 TU238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6.06.068文章编号1000-0232(2016)06-0068-07

1 2

作者简介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博士研究生;台湾华梵大学建筑系,讲师;通讯作者,电子邮箱 :silee@mail.sujarchi.com.tw

彩绘字面上之意义,应指色彩从事绘图的一种活动, “彩”是指“基层”,是由油漆师傅负责,广泛应用于大陆闽南、台湾系的民居、祠庙。“绘”是指“面层”,需具有美感经验的画师进行。大陆称为彩画,台湾称彩绘[1]。台湾地处海岛,地理环境、政治背景、历史文化等因素特殊性,出现同中有异的社会基调。清代中叶以前台湾文化、经济、工艺落后,匠人缺乏,这直接导致建筑装饰以简易彩绘为基调。清中叶以后,大批匠人由闽南、潮州一带沿海进入,为民间彩绘艺术的发祥[2]。在日据时期(A.D.1895 ~ A.D.1945),唐山师傅到台湾的人数锐减,给予本土民间画师兴起的机会,尤其是传统装饰彩绘得到极大提高。延续至今,形成有别于大陆及台湾清中叶以前的一整套建筑装饰彩绘系统。故台湾彩绘可视为地域性的研究体系。

另传统建筑营建虽始终存在装饰活动,与中国古人固有的传统文化与审美观念有关。人们历来不认为建筑是一门艺术,而认为它只是生活必需品,甚至是下等之苦作,于是应用信仰丰富空间“神”气,故而创造许多仪规,用以强调空间位序探讨彩绘主题设置与空间的关系。

1传统建筑营造仪式中的彩绘分级

台湾传统建筑虽具有多种类型,但仍以寺庙、宅第、宗祠为主流。视该建筑兴建时拥有的财力、人口规模决定建筑形式规模。其中生活的家屋和信仰的祠庙皆与生活行为和吉凶休咎观念关系密切,尤以祭祀仪典行为和空间意义的赋予,更为宇宙观和空间观念的呈现。家屋和祠庙为文化观念的凝聚体,亦是布置吉利环境的场所。

家屋是神、鬼、人共处的空间,认为“人间”是一个“神鬼交征之处”,故有多样的崇拜对象图腾、动植物、性力、自然、亡灵[3],对待邪祟的方式有谄媚(祭厉、普度)和驱除(除煞)两种途径,为谋求人、鬼、神和谐共处,透过仪式活动,针对人与超自然力的平衡与对抗,谋求使人心安的空间,使之成为一个人、神可居、教化视人的吉利场所。

造屋禁忌即包括镇邪压祟和祈福求祥两大类,建筑彩绘装饰除为装饰美观之外,另必须吻合“逢凶化吉”的原则,建屋的匠人坚信这些关乎吉凶的装饰必须放置 在合宜的位置才有效果,相对应的图标为“厌胜”图标及“吉瑞”图标。

从建屋的程序及落成仪式可明显看出,住屋具有神圣与凡俗两种性质的空间及位置,形成空间的秩序层级。传统建物起造兴建,彩绘匠师有三大仪式必须参与并了解其空间分级内容。

1.1 定分金线:中轴为尊的秩序层级

起造房屋时,在此同时,主持匠师召集所有工班, 进行开工仪式,其中包含彩绘匠师,通常由风水师择定房屋的中心参考点,决定此中心点的动作即谓之“定穴”。“穴”的观念来自风水,即地气涌出的神圣定点,为祈主人平安富贵,择定吉穴是首要之务。

其次,要决定房屋的主要朝向,由“穴”与另一定点联结出一条轴线,匠师谓之“分金线”。分金线的决定通常透过仪式,并有牺牲(雄鸡)血洒其上,以彰明其神圣灵性。该轴线为空间的重要层级,彩绘匠师依据该分金线订定彩绘等级及订定最高级别内容。

1.2 定高度及上梁:决定横梁

房屋营建过程中,“上梁”,匠师必须举行“点梁上梯”仪式,主持匠师召即大木作匠师、彩绘匠师,依据家传的“鲁班寸白簿”行礼如仪,上梁时,由彩绘匠师依口诀“一点梁头龙眼开……,二点梁中龙飞腾……,三点梁尾龙翻来以及“祝梁以后家康泰”,建立“梁”神格化“物神”的本质,应用龙,用以镇邪灵(图1)。

1.3 营建过程中,彩绘匠师的作用

大木匠师在设计住屋之时,中脊、“屋檐”的高度,大门的门楣高和门宽需符合吉利尺寸,施工阶段产生的误差,则由彩绘匠师以绘的方式,将误差修饰,并决定吉凶禁忌可知传统建筑的神圣位置,主要包括“中脊”、“屋脊”、“屋檐”、“门楣”以及烘托中轴“分金线”的所有建筑元素:门前的两根立柱、门坎、家屋内的4根主柱和左右墙壁。另,门前的吉瑞气象不可犯到冲煞,常以照壁来遮蔽住各方来的煞气,并于上方施做装饰性的彩绘或泥塑。

2传统建筑彩绘题材中的宇宙观

进入家屋,依次通过廊下空间、檐下空间、院落空间,

再融入自然。在这个逐步进入自然的客观过程中,维居者的一个心理过渡的过程,是建筑给于人类的心理关照[4]。为确保这些建筑元素具有镇宅压煞、教化功能,依照空

1)间的宇宙观,彩绘匠师加以分类 ,在装饰中加入厌胜和吉瑞的及教化主题图像符号。

2.1 厌胜彩绘

厌胜意即厌而胜之,汉族民间一种避邪祈吉习俗,《鲁班全书》曾纪载“厌胜”术的资料,所用的物品称之为“镇物”[5],大致有镇煞、趋避鬼神、求吉瑞功能,分下述之。

2.1.1 连结天地的镇煞厌胜

传统家屋自周代以来,依循士大夫的礼制空间格局,以“门”及“厅堂”两个主要空间遂行人伦行礼如仪的生活,此即为“门堂之制”。厅堂为行礼如仪的空间,亦是镇宅除煞的所在,同时,也呈现出宇宙观。

把家屋视为一个无形宇宙,“中梁”象征宇宙之顶,中梁正中饰以“八卦”、“龙”等图腾以镇宅,闽语体系的房子朝向取决予两个因素,一是神、或主人的命格,二是外部环境。营建阶段主事者先召风水先生来根据以上因素选定房子的朝向,后告知大木师傅,彩绘师傅根据座向结合房子的实际方位,画上镇宅厌胜。以“后天八卦”为例,同时可象征时间和空间,在空间上的寓意是“八方”,在时间上的寓意,将中心点与八卦加总起来即形成天象星座的“九宫”,亦即可以据以推算人的命理“九星”,其方位亦随前述的分金线,定列方位,与主事 命格有关[6],八卦的四正位分别代表四季运行(震属春、离属夏、兑属秋、坎属冬),即大地生生不息的时间象征。八卦中心点饰以阴阳太极图,象征道家的宇宙万物生成学说——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部分庙宇为了强调这个观念,在中梁下的4个主要支柱(俗称金柱),为厅堂的神圣位置,以八卦藻井强烈具体化“八卦”的宇宙意象。层迭中脊梁、八卦藻井、四点金柱等元素上的“八卦”图像族群(太极、两仪、四象、八卦)强调“厅堂”的宇宙时空象征。

2.1.2 趋鬼避邪的镇煞厌胜

“门”的空间,从风水吉凶角度,为守护内外、神鬼争逐的界限,从士大夫礼制角度,为象征家族声誉及家道的宣示舞台,举凡“门”的相关位置皆布满吉瑞及厌胜的重要图像表征。分金在线的厌胜,尤为明显。

“门额”及“门楣”是大门最主要的装饰位置(图2[10])。“八卦照妖镜”及“狮仔咬剑”为镇祟除煞的物神,门楣上的“门簪”,象征家风,多以士大夫“诗礼传家”、“忠孝节义”的文字或图像表达,“家道”向上提升的期望,多半以民间信仰的神话或谐音,取其吉瑞寓意。“门扇”通常以“神荼、郁垒”、“秦叔宝、尉迟恭”为主题(图3[11])。《三教源流搜神大全》描述秦、尉迟二武将的形貌原型为“画工图二人之形象,金装,手执玉斧,腰带鞭炼弓箭,怒发[7]”而《封神演义》描述神荼为“面如蓝靛,眼似金灯,巨口獠牙,身躯伟岸,方天戟上悬豹尾”,郁垒为“面似瓜皮,口如血盆,牙如短剑,容似朱砂,顶

生双角,纯钢板斧似车轮[8]”。佛寺正门则常绘韦驮、伽蓝二护法,前者文面无须拄钢杵,立于门左,后者长髯提斧銊,立于门右。

“五行”为另吉凶生克的禁忌。自汉代以降,五行学说渐成熟,以金、木、水、水、土五种元素的生克关系,作为人间吉凶轮转的基本原则。《葬经》中,提及“五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9]”,指出“地气”所聚是祥瑞的源头。故营屋前,须“卜其兆宅而安厝之”。必须觅妥“吉穴”,由“穴口”延伸出去,即形成“分金线”,举凡家屋神位、神案、门扇、门前对柱皆以此线左右对称。营屋之前,在地下掘一洞穴,埋入两块并排的“分金砖”,两砖缝隙即为“分金线”,置入安宅符箓,作法洒入雄鸡血,使之转化为物神。此分金线,决定了房屋的4个吉凶方位——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家屋左壁称为青龙壁,右壁称为白虎壁,青龙为吉,白虎为凶。建筑完成再举行“安龙”仪式,由道士开法坛,将符箓、铜钱、铜钉,置入瓦罐,埋入中轴线位置的地穴内,藉以“安青龙”,并施行将白虎邪煞逐出大门的法术。

其中,由镇煞的“门神”、“双狮”及门楣上的“八封照妖镜”、“狮仔咬剑”以及门左右的“龙虎壁”、门前方的石敢当“照壁”等镇宅守护厌胜图腾倾力把守,严密守护。家屋“穴”内的青龙气则自地底不断升起,形成祥瑞绵长的“吉屋”,具有镇煞功能。

2.1.3 吉瑞厌胜

吉瑞的象征,基本上以“法器”、“兵器”、“灵兽”以及“八卦”为主要主题。兵器以“戟”、“磬”、“旗”、“球”谐音“祈求吉庆”,法器中以道家杂宝的“暗八仙”较常见,暗八仙为葫芦、还魂扇、阴阳板、荷花、宝剑(或拂尘)、横笛、花蓝、鱼鼓,其中葫芦又因谐音“福禄”而广为采用。佛家法器八宝出现的机率亦高,分别为法轮、宝伞、法螺、白盖、莲花、宝瓶、金鱼及卍字盘长。

“灵兽”装饰为求祥瑞,主要为四灵兽——龙、凤、龟、麒麟。“麒麟踏八宝”(琴、棋、书、画、葫芦、艾叶、犀角、如意、灵芝),形成祥瑞富贵的氛围,形体又具有龙头、马身、龙尾的多样化艺术性,故而广为用在门前左右壁堵。2.2 吉瑞图示:寓意祥瑞、家风家道象征的祈福装饰

吉瑞图示与吉瑞厌胜吉类类似,但厌胜意指以法术达到驱邪,吉瑞图示则为寓意祥瑞的概念,求福祥康寿,趋吉避凶[12]。建筑物非分金在线的门,左右壁面则多饰以民间故事或吉瑞物事,官宅多强调“禄”,以鹿、雄鸡、鹤鸡冠花、牡丹等代表“加冠晋禄”、“添花进爵”,士族宅邸多强调“琴棋书画”、“笔墨纸砚”的文人生活意境, 或是积极进取的莲花、螃蟹以象征“一甲连科”(螃蟹有甲壳,谐音为“甲”),或是消极退隐,以隐逸为高的君子谦和自况,四君子“梅兰竹菊”及花中君子“荷花”,中空有节的“竹”,孤高自赏的“梅”,古之隐者大舜伊尹、姜太公、诸葛亮等皆是常见题材。

一般民宅大门多以祈福、求财、求子、求寿等世俗期望为装饰主题,以“财子寿”或“福禄寿”三公最多。求福以“蝙蝠”为主,求寿以“蝴蝶”寓意高寿的耄耋之年,求子则以葡萄(多子)、松鼠(送子)、瓜帙连绵为表征。

对民间而言,更普遍的人生期望则是如意、平安、吉瑞、和气以及富贵,常见的装饰分别以四季如意的斑芝花、宝瓶的平安(谐音“平”)、吉瑞的万字盘长以及牡丹的富贵寓意为代表。

上述做法,在建筑构件上,常以套组的题材做为寓意,并非于同一构件上绘制,以彰化孔庙为例,大门分金线无设置彩绘主题,分金线左右堵则设置旗、球、戟、罄;梅、兰、菊、竹,分别寓意祈求吉庆及春夏秋冬。(表1、图 5)。

2.3 教化主题彩绘

彩绘匠师认为表现创作最主要位置,表现匠师的功力及出师最主要的判断依据。一般的画师,临摹参考画谱、传统故事小说,创作简易人物谚语故事。设置原则为视觉可及、参访人员经过可轻易到达处,最常设于动在线,抬头可及,如梁枋、通梁、堵板、壁堵,相对这些主体教厌胜画更接近人群。依建筑空间分级,彩绘可依其创作性质,可以反映神灵题材彩绘及一般教化题材彩绘述之。

2.3.1 反映神灵题材彩

重要彩绘题材,强调张扬本体建筑神灵功绩、精神,由匠师与屋主讨论,并创作主题,部分主题需配合空间神灵,彩绘视为创作,将依据建筑神灵的本土传说、本土历史故事主题纳入创作对象,为匠师认为创作最高层级,如嘉义义民庙所谓旌义流芳,描述即为台湾本土林爽文事件的历史故事 [13](图 6)。

另,如空间规模小,彩绘匠师无自我创作题材,采用临摹方式,创作主题,以套组教化主题反应建筑空间精神,具有直接教化意义之彩绘均设置于梁枋,如彰化集乐轩曲馆采用三国演义故事(孔明巧变鲁子敬、渡芦水再放番王);魏晋演义故事(王羲之爱鹅)、隋唐演义故 事(秦琼救李渊)之套组故事,反映曲馆的戏曲主题精神(图 7[16]),寺庙彩绘经常采用海洋生活的体裁,传统绘画中山清水秀、莺歌燕舞的宜人场面已并不多见,取而代之的是妈祖传说、临水夫人以及东游记等题材,显示台湾与闽南民间美术的创作多以海洋文化为依托[14]。

2.3.2 一般教化题材彩绘

如建筑空间较大,需要多的教化题材彩绘,彩绘匠师通常选择历史故事为主题,主要以忠孝节义故事,采三国、战国、历代演义故事、历史故事、佛教故事、谚语故事、礼仪故事等主题,具有教化意义。一般人物主题,包含四爱图、四逸图、四聘图[16]、2)等教化主题,建构以不同构件之主题对称。

3彩绘主题的空间位序规制

空间宗庙之礼,所以序昭穆也[17]。建筑空间各有其精神意涵,彩绘配合神精神意涵置主题,“空间秩序”、“装饰简繁”、“用材贵贱”等各种项目,可以并依礼制、玄学规制,将建筑的各个空间分出“尊卑高下”的空间次序。梁柱用色制度 红 黑 青 黄,分建筑级别次序 [18]。如以单一空间分析,可知彩绘主题、用色及门堂之制位序有切关系。

3.1彩绘主题、用色及门堂之制位序关系

以彰化社头刘氏宗祠为例(图 8)[19],建筑空间配合上述分金定穴,门堂之制,用彩,分金在线的构件,优于两侧左右港间构件,分金在线的明间,优于次间。赞扬主要神明的主题。部分祠堂、寺庙甚至安金,表现浓彩分级之最高级别。左右港间则弱化题材故事,用以强

调分金在线的神圣性(表2)。

左、右次间的亦建立中轴线,分左、右港间,装饰主题及用色低于明间,以教化故事主题最多。左右港间之故事主题、用色明显低于轴在线的故事内容。中港间优于左右港间,左右港间则配合中港间的级别向下堆移, 使用淡彩、墨色不上彩(表3)。

3.2 综上所述,大致可将结论收纳如下

梁、中脊、大门为神、人交界之处,绘制厌胜图像,门楣、正面门扇(大门除外)仍属于神、人交界之处,但又贴近于参访人员容易到达之处,吉瑞寓意成为其主要的设置对

象。梁枋、通梁、墙板为参访人容易到达之处,抬头仰望便可视及,以教化意义、人性主题具有教化功能(图9)。

4结语与展望

台湾传统建筑彩绘,体现于展人本思维的教化意义,受制于空间规制受礼制及玄学观念。

4.1彩绘题材与建筑建筑空间规制受礼制及玄学观念

吉瑞、厌胜、图像的装饰所在,率皆布设在具有风水吉凶神圣意涵的分金线建筑空间位置,遵循“门堂之制”的中轴分金线以及左青龙右白虎的“玄学”位置规制,教化主题彩绘,分金在线重视赞扬神灵、出现创作题材,强化中国人的宇宙观和人、鬼、神三界的内外领域分野,形成中国文化独特的吉凶环境塑造特质。

4.2 彩绘教化体系体现于人本思维及教化意义

教化主题匠师着重表现强化建筑本体建筑精神教化主题与建筑主事者沟通,表现其匠艺,重视主题设计及色彩,重视人文教化于重视神灵敬仰,为彩绘匠师最欲意表现之处。

我们在讨论传统彩绘仪规分析彩绘的规制精神,以期提纲挈领,从建筑与彩绘仪式的核心内容入手分析其对传统建筑的影响作用。事实上,这两方面远远不能穷尽传统彩绘的关系,如地域技术性格,文化艺术品格等就是有待拓展和专文论析的学术领域和研究视角。

图、表来源

图 1、5、6 和表1 ~ 3 :均由作者拍摄或绘制;

图 2 :徐裕健,李树宜.彰化县历史建筑彰化富美馆调查研究与修复计划 [M]. 彰化:彰化县文化局 ,2013 :63.

图 3、4 :徐裕健,李树宜.新竹县定古迹新埔张氏家庙修复计划 [Z]. 新竹,新竹县文化局 ,2014 :A5-6、A4-5.

图 7 :徐裕健,李树宜.彰化县定古迹彰化集乐轩调查研究[M].彰化:彰化县文化局 ,2016 :3-32.

图 8 :林正雄,李树宜.彰化县历史建筑社头刘氏宗祠调查研究 与修复计划 [M]. 彰化:彰化县文化局 ,2013 :附录二.

图 9 :作者以彰化梨春园曲馆为样板绘制。

注释1)访谈台南匠派蔡龙进、台湾中部画师陈敦仁、粤籍画师张纬能,口述记录。2)四爱意指“和靖爱梅”、“黄山谷爱兰”、“周茂叔爱莲”、“陶渊明爱菊”;四聘即“尧聘舜”、“商汤聘伊尹”、“文王聘太公”、“刘备聘孔明”。台湾民间以渔、樵、耕、读隐喻,宦用来表示退隐之后生活的象征,或兰、莲、茶花、葵。参见徐明福,萧琼瑞. 云山丽水:府城传统画师潘丽水作品之硏究[M]. 宜兰:传统艺术中心,2001 :126.

参考文献

[1] 郑红 .潮州传统建筑木构彩画研究[D]. 广州:华南理工大学 ,2012 :56.

[2] 施翠峰.剖析台湾先贤水墨画之演变[C]// 台湾先贤书画选 .台北:台北县政府文化局 ,2001 :16-17.

[3] 徐裕健.传统建筑雕饰中的吉瑞图、厌胜画[J]. 传统艺术 ,2004(42) :18-22.

[4] 滕有平.徐州传统民居建筑装饰与空间的度量关系研究[D].江苏 :江南大学,2015 :11.

[5] 方方灵.鲁班全书:古典真本 [M]. 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 [6]郑红,梁以华.气纳乾坤——台湾传统建筑天花之八卦彩绘与建筑空间之关系研究 [J].华中建筑,2009(8):190-191.

[7]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卷四):捷幼刊本[M]. 台湾国家图书馆馆藏,1992. [8]封神演义(第89、90回)[M/OL].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12,4.http://ctext.org/fengshen-yanyi/89/zh,http:// ctext.org/fengshen-yanyi/90/zh.

[9] 张渊量.葬经图解 [M]. 三泰出版社 ,1998 :1.

[10] 徐裕健,李树宜.彰化县历史建筑彰化富美馆调查研究与修复计划 [M]. 彰化:彰化县文化局 ,2013 :63.

[11]徐裕健,李树宜.新竹县定古迹新埔张氏家庙修复计划[Z].新竹:新竹县文化局 ,2014 :A5-6,A4-5.

[12] 刘淑音.台湾传统建筑吉祥装饰—吉瑞构图的表现与应用[D]. 台北:台北大学民俗艺术研究所,2003 :1.

[13] 郭喜斌.再听台湾庙宇说故事[M]. 猫头鹰出版社 ,2011 :230. [14] 李豫闽.区域文化与闽台民间美术[J].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7(6):39-40.

[15] 徐裕健,李树宜.彰化县定古迹彰化集乐轩调查研究[M].彰化:彰化县文化局,2016 :3-32.

[16] 徐明福,萧琼瑞.云山丽水:府城传统画师潘丽水作品之硏究 [M]. 宜兰:传统艺术中心,2001 :126.

[17] 礼记•中庸篇 [M/OL].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19. http:// ctext.org/liji/zhong-yong/zh.

[18] 唐孝祥.中国传统民居的文化精神[J]. 城市建筑,2004 :14. [19] 林正雄,李树宜.彰化县历史建筑社头刘氏宗祠调查研究与修复计划 [M]. 彰化:彰化县文化局 ,2013 :附录二.

图 1台湾彰化孔庙的脊梁龙饰彩绘

图 2门楣上常出现的八仙彩图 3台湾传统建筑空间的门神图 4门神彩绘与脊梁彩绘相关位置图

图 5寺庙门板彩绘题材

图 6嘉义义民庙旌义流芳

图 7戏曲彩绘彩绘主题分布图 8空间规制与彩绘题材关系

图 9彩绘与空间等级规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