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宁古镇传统民居保护现状与展望/姚力 李震 郭新 等

South Architecture - - 第一页 - 1 2 姚力 李震 郭 新3 郭 璇4 Yao Li Li Zhen Guo Xin Guo Xuan

摘要 永宁卫城曾是“中国三大卫城”之一,城内传统民居数量众多,工艺精美,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然而当前的保存状况却令人担忧。文章通过实地调研及文献梳理,概括了永宁古镇内传统民居的现状,对其历史、艺术及情感价值进行了分析,从建筑的建造工艺、使用者的管理维护以及政府的统一规划保护3个方面总结了传统民居面临的主要威胁;进而以其中保护价值较高的番仔楼为例,分析目前保护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并详细阐释其典型代表汉林楼的保护现状。在此基础上从如何凸显传统民居的保护价值和永宁古镇的有效开发利用两个角度,展望当地传统民居保护的前景。

关键词 永宁;传统民居;番仔楼;保护

ABSTRACT Yongning Acropolis was one of " three major Acropolis" in China. There are lots of traditional residences in the town, with wonderful workmanship. They have the extremely high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value. However, the current state of preservation is worring. This paper which through field visits, summarized the situation of traditional residence in Yongning, and analyzed the historical, artistic and emotional value of them. It concluded the major threats from the construction, the maintenance and government's protection plan in three aspects. It use Fan Lou as an example to analysis the problems of the protection of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 and explains the Hanlin Lou protection status. Based on that, it prospects the future of traditional residence protection in the town, from the view of protection value and exploitation.

KEY WORDS Yongning; traditional residence; Fan Lou; protection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我国近现代战争系列文化遗产保护与展示研究,项目编号51578083。

中图分类号 TU-02; TU-80; TU-87 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7.01.040 文章编号1000-0232(2017)01-0040-07

作者简介1 硕士研究生;2 副教授,通讯作者,电子邮箱:2505891660@qq.com;3 教授;1&2&3 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4重庆大学城规学院,副教授

Present Situation and Prospect of Protection of Traditional Residence in Yongning

永宁古镇位于福建省泉州市石狮永宁镇近海处,距石狮市中心8km。明洪武二十年(1387 年)设永宁卫,寓意永保安宁,下辖厦门、金门、崇武等五所,三个巡检司,至今已有六百多年历史。永宁卫与天津卫、威海卫共称“中国三大卫城”[1]。文章所研究的永宁古镇主要指永宁卫城城址所处区域。

近现代以来,永宁的地位明显下滑,逐渐被边缘化。因此,古镇受到外界经济文化的直接冲击相对较少,整体形态及文化传统保存较好,拥有原始的历史风貌,对于研究闽南的历史文化有极高的价值。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及城市化的推进,永宁古镇的传统民居依旧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威胁,尤其是缺乏设计规划的搭建对古镇的整体风貌造成了强烈冲击,影响了传统民居的生存环境(图1)。这一现象反映出当地传统民居保护工作存在明显缺陷,亟需通过对现状的细致分析研究,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案。

文章通过实地调研和文献梳理,基本理清了永宁古镇传统民居的保护现状及其存在的主要问题,并提出合理化的建议,对其保护前景进行展望,以期促进相关工作的进行。

1永宁古镇的总体概况

永宁卫城依山而建,地势东高西低,道路地形起伏较大。为了适应军事行动的需要,街巷路网的构建整体性较好,街巷密度大,但较为狭窄。明代以来,随着社会的发展,永宁古镇即永宁卫城的军事特征已逐渐淡化消失,但古镇在今天依旧沿用六百多年前的街道布局,街巷呈现“十字八卦状”:“老街——观音街”(东西向)与“北门街——南门街”(南北向),相交形成十字形,相交处为卫城中心——“中开坊”。其他街巷围绕主街 布置,相互贯通,最终呈现“八卦状”的形态(图2、3)。城内街巷系统分为三级:两条十字相交的主街是第一级,宽度为3~8m,构成了街巷系统的主干;直接联系两条主街的为第二级街道,宽度为3~5m,基本覆盖了整个古镇,组成了古镇的主要道路网络;第三级街道为宅间通道,宽度在1~3m,作为前两级街道的补充与延伸[2]。两条主街以商业建筑为主,也有少量小型庙宇分布。大型的宗教宗祠建筑以及住宅则集中于二级街道(图3、4)。在今天看来,这样的道路无法形成机动车道路系统,东西向道路的坡度较大,只允许摩托车在老街内利用简易坡道穿行。而在建筑密度逐渐增加的情况下,道路的拓宽改造存在很大难度。现有的路网状况达不到消防救灾的要求,因此,一些自然灾害极易对古镇中的建筑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城内原本分“三十二铺” (“铺”或称“铺境”类似于现代的社区[3]),铺与铺之间有铺门隔开,方便管理守卫;现今各铺已呈开放状态,但仍有部分铺门留存(图5)。

永宁卫因海防而立城,镇内地名也就顺应卫城的建筑而命名,虽然护城河、城墙及城门等军事建筑大都已经消失,但是地名却被保留了下来,如位于老街入口处的土地公庙,因为地处原卫城西门,当地人仍称之为西门土地公庙。

2永宁古镇传统民居概况

2.1传统民居现状概况

永宁古镇的传统民居按功能来看,主要有:住宅、商铺、书院、宗教建筑等不同类别。按照发展的时间顺序来看有:传统木构建筑,官式大厝,番仔楼,石头厝(图6)。其中,传统木构建筑在永宁古镇境内已经基本消失,

官式大厝、番仔楼以及石头厝三者保存较多。

官式大厝:属于传统红砖建筑[4]。现存官式大厝大都始建于晚清时期,延续了“四水归一”的格局,一般为砖石木的混合结构,主体结构框架为木制,墙体为砖石砌制。结构构件做法已经大大简化,但是屋脊的走兽以及门窗等处装饰工艺仍十分精美,外墙面可见砖雕、红砖拼花一类装饰。目前的保存较好的有:莺山书舍、大夫第等。

番仔楼:主要为改良后的红砖建筑或水泥建筑。多为当年“下南洋”谋生者归国所建,建成年代主要在1900~1949年间。番仔楼的建造基本不再使用木料,主要建材是钢筋水泥和砖石,部分建材必须依赖进口。建国后由于进出口的限制,材料短缺,无法继续兴建。其建筑风格是东西方文化交融的产物,各类宗教符号都在其中有所体现,是永宁古镇传统民居中最具艺术价值的部分。代表有:董云阁故居、济阳番仔楼、宁东楼以及汉林楼等。

石头厝:仍属番仔楼,多建于解放后,可看做番仔楼的一种简化演进形式。由于解放后的一段时间内,建筑材料无法再从国外进口,永宁人开始使用当地盛产的石料进行住宅的建造。石头厝全屋均由条石砌筑[5],建成年代多为 1950年后至改革开放前,如今已不再兴建。现有的石头厝大都保存情况完好,但因为福建省消防法 规的限制被划为危房,面临整体的拆迁重建。代表有:武俊楼、荣铭小筑等。

目前,整个永宁镇范围内得到挂牌保护的传统民居大致分为:革命遗产、涉台文物以及风景名胜三类。其中,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一处:姑嫂塔。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一处:城隍庙。这两处属于风景名胜。石狮市级的文物保护单位两处:董云阁故居和李子芳故居 [6],这两处为革命遗产。一些传统民居由于主人的身份,被列为涉台文物,如莺山书舍、大夫第等。但仍有大量具有较高保护价值的传统民居未被列入保护范围,情况堪忧。

2.2传统民居的保护价值

永宁古镇内传统民居数量大,保存状况较好,建国以后受到外界的影响小,具有鲜明的地域性和较高的保护价值。下文将从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及情感价值3 个方面进行探讨。

历史价值:永宁古镇现存的传统民居的建成时期集中于 19世纪末至20世纪中叶。沿街的商铺展示了清末至民国时期永宁商贸的繁荣景象;董云阁故居属于革命烈士故居;宁东楼在抗战期间被用作侵华日军的指挥部;莺山书舍保留了部分文革时期的标语;文革对于建筑装饰破坏的痕迹也被保留下来(图7)。永宁的传统民居实际上是对中国近现代史的忠实记录,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

艺术价值:古镇内传统民居装饰样式多变,体现了

东西方文化的交融,如雀替与西方古典柱式相结合形成的混合柱式,以及中式浮雕与西方绘画直接结合的图案(图8)。永宁传统民居体现了闽南地区的主要建造手法,有鲜明的地域化特征:如出砖入石的砌筑手法、红砖拼花等[7]。古镇内传统民居数量庞大,形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传统风貌区,是闽南传统建筑文化的集中展示,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情感价值:永宁当地的海外华侨多,祖宅及宗祠成为了这类人群的共同精神寄托。涉台文物属于其中的特殊类别,屋主的后人分居大陆与台湾两地,这部分传统民居成为了两地同宗同源的见证。永宁至今保留着铺神巡境的传统,加之其他神明的节庆,古镇内宗教活动十分频繁。宗教建筑因而具有极高的象征意义和情感价值,是永宁古镇的凝聚力所在[8]。

2.3传统民居保护面临的主要问题

虽然永宁古镇的传统民居目前的保存状况较好,但是也面临政府管理的缺失、建造工艺的限制及居住者维护水平有限等方面的问题。

当地政府管理的缺失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相关法规的滞后与限制。在福建省当地的消防法规中,将石头厝列为危房,限制了这类建筑的开发利用。同时大量传统民居也因此成为了拆迁改造的对象。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产权问题,政府对于古镇内部的传统建筑难以建立统一的规划保护政策。

对于建筑自身而言,建造工艺的限制是当地传统民居面临的主要威胁:一方面早期木构建筑逐渐达到其耐久年限,随时有损毁的可能;火灾等意外灾害的威胁也十分致命。另一方面传统技艺的失传和材质的变迁让原状维护变得极为困难。红砖的拼花技艺已经面临失传的境地,因此建筑外墙的拼花出现毁损后,只能使用涂料草草修补以防止雨水侵蚀墙体(图9)。一些传统手工技艺如剪瓷等,被现代模具所替代(图10)。这些工艺及材质上的差异都造成了传统建筑风貌的改变,而在当前条件下,难以得到有效解决。

永宁古镇的传统民居大都产权自有,维护工作主要依赖居住者自己完成。而居住者自身的维护能力十分有限:一方面是传统民居的空废化现象日趋严重,无人经营的民居逐渐变为危房,面临拆迁[9]。一些宅院墙面的砖雕出现了被整体盗走的情况(图11)。另一方面是居住者的维护工作比较草率,建筑风貌受到明显破坏(图12)。随着早期建筑的逐渐毁损以及传统工艺的失传,一些屋主因为生存所迫,不得不将老屋拆毁重建为普通的乡村砖房,失去了传统风貌。

目前看来,永宁古镇的传统民居整体保存状况较好, 尤其是番仔楼及石头厝等建筑,因为使用砖石为主要材料且年代较近,完整保留了建成时的形态。传统民居的主要威胁更多来自于人为因素:房屋的空置、居住者对建筑维护的疏忽等。

3传统建筑保护面临问题详析——以番仔楼为例

永宁古镇现存的三类民居中,官式大厝在闽南各地分布广泛。永宁当地的官式大厝从规模及建筑艺术上看,与闽南官式大厝的代表作仍有一定差距[10]。番仔楼则是当地特有的建筑样式,最具特色,因此,下文以之为例,探讨永宁传统民居的保护问题。

3.1番仔楼的保护价值评估

永宁古镇内的番仔楼数量多,保存状况好,已经形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历史风貌区,但是其价值却没有被充分认识。以下将继续从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及情感价值三个方面具体分析番仔楼的保护价值。

历史价值:番仔楼这一建筑形式是“下南洋”这段历史的见证者。清末民初的战乱,让许多闽南人迫于生计而背井离乡,前往南洋寻找出路。开始时,这些人多只能从事苦力工作,在历经艰辛之后,一部分人终于取得成功,得以荣归故里,同时他们也将南洋的建筑风格带回了闽南。南洋的建筑风格与当地传统建筑相融合,演变出了当地特有的番仔楼[11]。从这个角度看,番仔楼无疑代表了一段特殊的历史。

艺术价值:区别于天津、上海等地区直接由“洋人”修建的完全西化的洋楼。番仔楼为当地华侨结合多种建筑风格所修建,是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延续,对研究传统建筑及闽南文化有重要意义。在屋顶形式上,番仔楼已经使用了平屋顶,明显区别与传统建筑的坡屋顶,但是可以看到董云阁故居的屋顶保留有歇山顶的做法。番仔楼借用了西式的山花,并在其上依照当地传统题出楼名,门楣上则用四个字记录了户主的姓氏渊源。墙体装饰采用了闽南红砖的拼花手法。窗户多为石框方窗,来源于闽南官式大厝的作法。窗檐出现了西方的叠涩手法,但其造型不拘泥于传统的西方样式,周围砖饰图案出现了火焰形的伊斯兰教元素。番仔楼的外部大量使用西式柱式,但进行了变化处理:如在其上按中国传统刻书对联,柱头借用了雀替样式。番仔楼的室外空间已经进行了简化,不再有由房屋或连廊围合的院落出现,但建筑内部平面布局延续了“一厅数房”的形制,中间是厅堂,左右各有房间(图13)[6]。番仔楼在外观上固然有部分西化的元素,但实质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延续。这一多文化的综合体,对于研究闽南地域文化及文化融合现象都有极强的参考价值。

情感价值:番仔楼是海外华侨归国所兴建,目的是为子孙后代提供一处长久的居所。现今这些华侨的后人散居世界各地,番仔楼作为祖宅,便成为了一种精神纽带,是华侨们叶落归根的根系所在,具有不可替代的情感价值。

3.2番仔楼的保护现状

永宁的番仔楼数量大且分布集中,在整个闽南地区都极为罕见。永宁古卫城城墙包围区域的总面积为86.18ha,是三大卫城中面积最小的一处。但在这一范围内就有数十处保存完好的番仔楼,形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历史风貌区。

番仔楼的建成时间长的不过百年,短的只有50~60 年的历史,其结构形式大都采用钢筋混凝土的框架结构,建筑材质耐久度高。虽然有部分建筑出现局部毁损情况,但是均处于可以修复的范围内,没有出现完全破坏的情况。保存情况较为理想。

由于保护制度的不完善,永宁古镇内的番仔楼保护工作还处于比较原始的阶段。工作主要依靠民间力量自发进行,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比较有限。目前,仅有董云阁故居一处革命烈士故居得到挂牌保护,同时有少量番仔楼设置了官方解说牌。但是政府对其的保护工作仅局限于挂牌而已,没有提供更多的资金技术支持。番仔楼的维护只能依靠居住者自己进行。由于人口外流现象严重,番仔楼空置现象较为明显。现今的居住者也以外来租户为多,维护效果有限。居住者自发的修缮工程基本凭喜好进行,过程中对旧有的风貌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

由于传统观念上的误区,番仔楼成为了当地传统民居保护工作的盲点,究其原因,一是,番仔楼出现年代与现在相隔并不远,仅有百余年历史,建造工艺大多还有留存,尚未在人们心中建立起不可复制的历史建筑形象。二是,番仔楼与洋楼二者的概念长期没有理清,被混为一谈,于是番仔楼的研究一直处于洋楼研究的附属地位,其价值没有被充分重视。三是,永宁的番仔楼数量庞大,保存质量较好,当地人对其习以为常,保护意识淡薄。

番仔楼目前的保存状况较好,给保护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但是由于保护制度的不完善以及传统观念上的误区,导致了相关研究还不够深入,在保护技术上和重视程度上均有所欠缺,保护成效并不明显。

3.3典型实例保护分析

汉林楼是永宁古镇中最著名的番仔楼之一,由菲律宾华侨蔡泽洽于 1949 年建成,1969年重修。工程前后花费20 多万美金。据了解,这样一笔钱在当时足够修建一座电厂和一座水厂。汉林楼占地面积1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441m2,一、二层共计 28间房,三层为露台。楼体为钢筋水泥加砖石的混合结构。楼内装饰聘请了两位惠安师傅相互竞技,因此其装饰由楼中轴线一分为二,一中一洋两种风格在楼内相互呼应。其砖雕、陶塑、彩绘装饰十分精美,包含“丹凤朝阳”、“桃献千年寿”、“白头啼春归”、“五福朝堂”、“四季景色”之“梅鹊报早春、

翠莲乐夏天、松鹤助冬景” (注:“四季景色”中秋季图案已经脱落不存,其名不可知)诸多图案。就连天窗四周也画上了二十四孝典故,可见其精美程度。

2015年下半年,汉林楼的屋主筹措了70余万资金用于修缮工作。由于产权自有,资金来源全靠自筹,这一工作完全成为了一种私人行为。因此,虽然在过程中有专业人士提出了相关建议,但是并没有得到重视,汉林楼继续按照屋主的意志完成了修缮。这也是当地传统建筑保护的常态。

根据现场走访,修缮工作包括:对祖厅的修复扩建;对于破损的木制柱体进行更换,用石柱或混凝土柱替代;对屋顶露台的地面进行了修复,使用了瓷砖铺地;对屋顶上的坡屋面盖瓦进行了更换,使用了现代的波形瓦屋面;对破损的护栏进行了修补;对破损的彩画进行了修补;对室外连廊进行了修复;对石柱上的对联进行了描绘。

这一类的修复工作对于番仔楼的维护固然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其方法缺乏专业指导,对传统建筑风貌的保护造成了负面影响。由于其建造年代相对较近,大多数工艺并未失传,因此修缮工艺上并未出现明显的区分。修缮工作的缺失主要体现在材料的选择上,所使用的材料与原有材料的差异较大:木结构被水泥及石材取代,房屋的结构得到了维护,但是与房屋当初的建造工艺已经有了很大出入;对于破损护栏的修复,采用了石材而非原有的陶瓷材质,与未损毁部分差异明显;而护栏下的挡板采用了原有建筑中不曾出现的大理石,更显突兀;至于瓦屋面的做法,由于现有材料的限制,被迫选择了现代的波形瓦,属于无奈之举,且其处于屋顶,被屋顶女儿墙遮挡,对建筑的风貌影响相对较小。修缮工作的缺陷还体现在对彩画的修复上,室内天窗的彩画有部分龟裂脱落,修缮中直接用白灰涂抹,许多彩画就此消失;入口门檐上“四季景色”缺少的秋季图案被蝴蝶图案草草替换,破坏了旧有图案的整体构思(图14)。

通过汉林楼的修缮工程可见,民间的修缮工作以主体结构的维护及功能性修缮为主,满足居住使用功能即可,对于文化艺术方面的考证较少。因此对室内彩画的修缮仅仅以防止其脱落为目的,用白灰粉刷,放弃了对图案内容的修复。“四季景色”因为处于入口处,出于“面子”考虑,必须对图案进行补绘,但由于缺乏考证工作,无法还原损毁的秋季图案,只得另绘新图案。这样的维护方式破坏了传统民居的文化内涵,与遗产保护的原真性原则相违背 [12]。

番仔楼是永宁古镇的传统民居保护现状的缩影,背后折射出的是观念上的冲突和无奈:统一的保护因为产权、政策等原因推进迟缓;建筑本身的价值受重视程度还不高;群众自发的维护工作缺乏对传统风貌的保护意识;传统技法不断消失;毫无风格可言的新建建筑逐渐增加;一些宗教宗祠建筑因为人们光宗耀祖的心态而频繁拆建。这一切都在威胁着古镇的历史风貌,传统民居保护工作的形势已经十分严峻。

4永宁古镇传统民居保护前景展望

永宁古镇的传统民居产权问题复杂,民间力量强大,在某些程度上甚至可以对抗官方的行动,统一的保护工作落实极具挑战。因此,具体的保护工作应当继续以民间力量为主,政府起到辅助引导作用。通过宣传引导,发动民间力量主动投入到传统民居的保护活动中去,尤其是注重发动海外华侨的力量,让其对自有产权的住宅宗祠等进行维护,官方的资源则更多向公共建设部分倾斜,增强基础设施的建设,如古镇的电线落地工程以及公共道路的维护等。政府在保护工作中更多承担监督引导的辅助角色,提供一定的政策及技术支持,确保保护工作的持续性和质量,同时做好舆论宣传工作,发动群众积极投入到保护工作中去。

在这一总体原则下,根据永宁古镇的现状,基于传统民居的保护价值和永宁古镇的开发利用两个角度,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重视历史价值,留存传统民居的真实性。传统民居一直面临复杂的维护改造问题,永宁古镇华侨众多,在翻新翻建祖宅宗祠以求“光宗耀祖”上不遗余力。而缺乏合理规划的保护工作对传统民居的真实性造成了极大损害。因此,政府应当在传统民居的登记备案制度基础上,增强监管,让传统民居的翻新翻建始终处在科学的引导监督之下。同时官方也可以通过直接提供经考证的修复图纸的方式,减少翻新翻建对传统民居真实性的破坏。具体到实际操作中,应当尽量避免不必要的重建,以维护为主,同时注意对传统工艺的传承,尤其是剪瓷、砖雕等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建造工艺。对于已经毁损的建筑,应当争取原样重建的可能。

重视艺术价值,扭转建筑保护观念。传统民居的全面保护有赖于观念上的转变:一方面,建筑保护不应当拘泥于其某一象征方面的意义,要将保护工作回归于建筑本身,让人们从建筑技艺、建筑文化上来重新认识传统民居,以此为基础,扩大挂牌文物保护单位的覆盖面,让汉林楼、宁东楼等具有极高艺术价值的传统民居得到更为妥善的保护;另一方面,建筑的现代化改造是建筑居住环境的改善,并不一定意味着对建筑外观的重置及对历史风貌的抛弃。对于有意愿主动恢复民居原貌的居住者,政府应当提供相应的技术支持,延续传统民居的历史风貌。尽量避免居住者因为技术有限,迫于无奈将传统建筑改为普通乡村砖房的情况。同时,政府应当通过管网改造等基础设施建设,积极协助居住者改善传统民居内部的居住条件,留住居住者,让传统民居在使用中得到长期而有效的维护。对于无人管理的房屋或是个人主动捐献的房屋,政府应当主动承担起保护修缮责任,积极采取保护措施,争取将之建成当地传统民居保护的典型,而非以种种理由任其荒废,造成当地人对政府行为的不信任,影响后续工作的进行。

重视情感价值,通过传统民俗的延续推动传统民居的保护。永宁古镇当地宗教信仰虔诚,宗庙宗祠建筑众多,是当地传统

民居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对民风民俗的发扬,刺激当地人对传统建筑的需求,进而引导当地居民自觉地保护传统建筑是一条可行之路。但在这一过程中要避免由于信仰需求引发攀比心态,导致盲目拆建,反而威胁了这些建筑的生存。古镇的西门土地公庙便是在建筑完好的情况下,于2016年初被主权人集体决定翻新重建。必须认识到传统建筑的保护改造必然意味着一定程度上的改变,比如熙宝楼的主人便将楼出租用作公益图书馆,当地的南门七号文创中心也是由私宅改造而成。只要对传统民居的改造被控制在可还原的限度内,改造后的建筑仍旧能够延续和展示当地的文化传统,对当地的发展能够起到一定助益,那么这些改变便是合理,值得肯定的[13]。

重视保护管理,用政策法规引导推动保护工作。当前法规对传统民居的开发利用造成了不必要的限制:一方面石头厝被直接列为危房;另一方面民宿类的经营场所没有专门的规定,只能按照快捷酒店的标准建设。而由于现实条件的限制,这些规定导致了大量违规经营的发生。几乎是当地唯一住宿地的永宁卫青年旅社便因其建筑为石头厝,无法取得特种场所经营许可证而停业。永宁卫青年旅社的停业让过夜游客几乎消失,甚至在某些时间段造成了游客断流的现象,损害了当地居民对传统民居保护利用的积极性。因此,除了相关优惠政策的出台,相关限制法规的跟进和松绑对于古镇的基础设施建设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重视可持续发展,协调旅游与传统民居保护[14]。一方面传统民居作为不可再生的旅游资源能够促进旅游开发,另一方面旅游开发也是保护工作的助推器。目前古镇的品牌还没有打响,传统民居没有得到广泛关注,影响力有限。有限的收入,导致了对古镇保护的有限投入,形成了恶性循环,对保护工作十分不利。针对永宁古镇现存传统民居的实际情况,应当以闽南侨乡的建筑文化为主打旅游品牌,以多种文化交织的建造工艺为主要内容,对传统民居进行宣传展示。在实践中,除了众多的传统民居,还可以通过永宁民间众多的传统宗教文化活动展示当地的多元文化;同时将附近的黄金海岸以及观音山等自然风光资源协同利用规划,配套开发[15],建成完整的文化和自然风光共生的旅游度假区。这一过程中也应尽量避免过度的旅游开发对传统民居造成破坏,使古镇失去原有的风貌。只有旅游开发和传统民居保护二者协调发展才能形成良性循环,实现双赢。

结语

永宁古镇传统民居数量庞大,保存情况较好,形成了极具闽南特色的历史建筑风貌区。其中的番仔楼不仅是多种异域文化交融形成的产物,更是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延续,具有极高的历史及艺术价值。目前看来,永宁古镇的开发程度较低,民间力量主导着保护工作的进行。由于民间力量自身的局限性,保护效果有限。政策法规的滞后对传统民居的保护利用产生了 负面影响。建造工艺的变迁让建筑的原貌维护愈加困难。传统民居本身亦处于衰败的进程中,生存现状不容乐观。幸而这一问题正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古镇保护还有很多可能性。

保护工作要继续以民间力量为主,政府的协同辅助下协调推进,围绕传统民居的历史、艺术及情感价值三者展开。在正确认识其价值的基础之上,确立科学的保护思路:一方面在专业科学的引导下,让传统民居的保护成为一项全体居民的自觉性运动,与官方的保护行动形成合力;另一方面让保护工作与旅游开发相协调,在展示传统民居的同时实现保护工作的可持续发展。如此,永宁古镇传统民居的开发保护工作才能真正得以实现。

(特别感谢“永葆安宁”团队及姚志清先生在文章写作中给予的支持)

图片来源

图2:永宁古卫城文化研究编委会.永宁古卫城文化研究[M]. 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2001.

其余图片由作者拍摄或绘制。

参考文献

[1] 赵和生.城市规划与城市发展[M]. 第 3版.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 2011.

[2]张杰,严欢. 格式塔心理学下传统聚落街巷空间的“扬”、“弃”——以福建石狮市永宁古卫城为例[A].//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建筑史专业委员会.2014年中国建筑史学会年会暨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C].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建筑史专业委员会,2014:10.

[3] 林志森.铺境空间与城市居住社区[D]. 泉州:华侨大学,2005.

[4] 关瑞明.泉州多元文化与泉州传统民居[D]. 天津:天津大学,2002. [5] 王家和.泉州沿海石厝民居初探[D]. 泉州:华侨大学,2006. [6]彭媛媛. 空废化下的聚落空间形态变迁研究[D].上海:华东理工大学, 2014.

[7] 陈清 . 探析泉州传统民居装饰“红砖文化”[J].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 (美术与设计版 ),2009(5):148-150.

[8] 沈喆莹.建筑现象学下的福建省永宁卫传统聚落民间信仰空间研究[D]. 上海:华东理工大学,2014.

[9]彭媛媛.对永宁老街由兴盛到衰败的分析[J].山西建筑,2013(1):3-4. [10] 周红 .蔡氏红砖厝民居建筑艺术风格与装饰[J]. 装饰 ,2007(3): 85-87.

[11] 张杰,夏圣雪.从古厝走向番仔楼的艺术形态演变的文化解析[J].设计艺术研究,2013(2):72.

[12] 魏闽.历史建筑保护和修复的全过程[M]. 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 2011.

[13] 朴松爱,樊友猛.文化空间理论与大遗址旅游资源保护开发[J].旅游学刊,2012(4):39-47.

[14] 张朝枝,保继刚.国外遗产旅游与遗产管理研究——综述与启示[J]. 旅游科学,2004(4):7-16.

[15] 闫实,张杰.古村落保护规划与旅游开发初探——以福建永宁古镇为例 [J]. 江苏建筑,2013(2):1-3,7.

图 1私自搭建的建筑

图 2永宁卫城古地图

图 3 永宁古镇现状图(由于三级街巷过于细密,在此图不做具体标注)

图 4三级街道示意图

图 5废弃的铺门

图 6永宁古镇的传统民居

图 7文革中损毁的装饰

图 8番仔楼中西结合的装饰图 9破损的红砖拼花

图 10 剪瓷工艺的消失

图 11 被挖去砖雕的墙面图 12 缺乏维护的番仔楼

13典型潘仔楼的平立面图

14 汉林楼

草草修复的四季景色之秋景

旧有栏杆样式(上)与新建栏杆样式(下)对比

修缮中用了新的石材

修缮工程中被涂抹的绘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