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勒冈实验》模式原则实施效果评述/ 唐浏菁

A Comment on the Effects of Implementing Pattern Principle in "The Oregon Experiment"

South Architecture - - Contents - 唐浏菁Tang Liujing

摘要 C•亚历山大教授在其出版的《俄勒冈实验》一书中,以俄勒冈大学为实验母体,界定出一种设计方式,以适用任何社区的总体规划,并归纳为6种主要原则。文章从现实角度出发,针对俄勒冈大学规划现状,提取6种原则中的模式原则并选择其中较为重要的几项模式对其论述进行比较研究,并依照现有实施状况进行一般性评价。对俄勒冈大学规划现状的研究将为我国高校下一阶段的校园规划和校园更新建设提供一定参考价值。

关键词 《俄勒冈实验》;六大原则;模式语言;俄勒冈大学abstract In the “Oregon experiment” published by professor Christopher Alexander, he chose the University of Oregon as the experimental subject, and defined a way of design, which can guide any community's planning. Six principles were generalized from the experiment. The article makes use of the pattern principle, compares several important patterns by looking at today's planning at the University of Oregon, and evaluates the effects of implementing these patterns. The university of Oregon planning research would provide some valuable reference to the next phase of campus planning and updating construction in Chinese Universities.

Key WOrds "The Oregon Experiment"; six principles; a pattern language; university of Oregon

中图分类号 TU984.14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7.03.119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7)03-0119-07

作者简介 厦门大学建筑与土木工程学院,硕士研究生,电子邮箱:tangliujing_@126.com 1《俄勒冈实验》理论概述

“1975年,亚历山大组织俄勒冈大学师生参与该校尤金校区规划的‘模式语言’制定,成果汇编为《俄勒冈实验》。[1]”《俄勒冈实验》以俄勒冈大学为实验母体,界定出一种设计方式,以适用于任何社区的总体规划。书中具体介绍了规划实施的几大步骤,即原则。亚历山 大教授相信,只有在遵循了这6种原则的前提下,社区的总体规划才能够符合既定人群的使用需求。6大原则包括:有机秩序原则、参与的原则、分片式的原则、模式的原则、诊断的原则、协调的原则。

6大原则大致可分为3个部分。首先,有机秩序原则是对规划实施的一个总体界定,它规定规划和建设是局

部逐渐形成整体的行为。“规划者必须采取一种积极的、动态的规划指导思想,将目光着眼于规划的‘生长过程’而非‘最终状态’[2]。”其次,一个有机结合的社区只有通过整个社区的行为才能够形成,社区中每个人都协助完成他们最了解的那部分环境,即参与的原则;当然“完美的建筑不可能被一次性建造出来,就像种子长成花的过程是缓慢自然的[3]”,好的建筑环境往往都是经历了漫长岁月并不断修复自己从而达到勃勃生机的,这些修复中的片段往往都很小,且存在阶段性,可以说“每一栋新楼房的建造都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系列小规模修复项目的开始。这正是建筑适应于不断变换的使用者的不断变化的需求的途径[4]”,分片式发展的原则,是创造有机秩序的基础;“校园建设是百年大计,其规划不仅需要考虑现实要求,同时要兼顾未来的可持续发展[5]。”有机秩序原则强调规划的过程性,过程的实质旨在使用公共的模式语言,而不是固定的未来蓝图来描述自身的秩序;在应用一系列模式后,定期采取听证会形式诊断规划下的空间状况是否合理,提出修复建议。6大原则中最后一项——协调的原则概括了前面5项原则,并提出建立有机环境所需管理层面的一些细节,以保证整体组织秩序逐步呈现出来。亚历山大教授“深刻、全面、辩证而又富有生机的建筑观念,科学设计方法论,正影响着一代甚至几代人,而书中所体现的思想和哲理,则超越了建筑学的疆界[6]。”

本文将从现实角度出发,针对俄勒冈大学规划现状,提取 6大原则中的模式原则,对其论述进行比较研究。理论方面,通过比较研究,检验在历史新环境下模式理论的可实施性和有效性。实践方面,“通过对建筑与规划的预期目的与实际使用情况加以对照、比较,收集反馈信息,以便为将来同类建筑与环境的规划、设计和建筑决策提供可靠的客观依据[7]”;补充合理的改善措施,有助于提升已建成环境的质量与功能,使之更好服务于使用者;一定程度上将为我国高校下一阶段的校园规划

和校园更新建设提供参考和借鉴。

2俄勒冈大学背景阐述

俄勒冈大学(University of Oregon)坐落于美国俄勒冈州第二大城市尤金。学校占地约295 英亩,园内有60栋主要建筑,目前主要设立包括建筑与应用艺术学院 (School of Architecture and Applied Arts)、文理学院 (College of Arts and Sciences)、商学院 (Charles H. Lundquist College of Business) 在内的7所专业学院。从 20 世纪 70年代至今,我们可以看到俄勒冈大学整体规划大致发展进程(图1)。学校的发展其实是无法预测的,因为发展过程中所遵循的模式需要不断修改以适应新的环境问题,俄勒冈大学向我们展示的就是这样一种规律下逐渐形成的形态特征,这些形态特征也将不断更替。

3俄勒冈大学模式语言对比研究

3.1 模式概要

城市设计的实质其实是一种管控行为,而模式就是为城市设计所服务,它保证并控制设计在某种水平之上。“说明某一明显问题会在某个环境中重复出现,说明可能会发生这个问题的环境范围,提出为解决这个问题所有的建筑和规划都必须具有的共同特点。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将模式看作是以经验主义为基础的规划,说明在社区中健康的个人和社会生活的前提[4]。”当然,每一种模式都有着自己的特点,都是一个明确说明的总体规划原则的陈述,因此,其正确与否没有一个固定的答案,它都需要加入使用者和决策者不断的协商,依据讨论结果决定是否使用或是提出改进措施。

3.2 模式应用现状对比研究

在C 亚历山大总共提出的253种模式中提取37 种与校园规划有关的模式,另补充18种能够解决大学里特殊问题的模式,所组成的这55种模式清晰且全面的概括了大学校园所面临的问题及其解决方式。文章针对其中

重要的部分(表1),将俄勒冈大学对模式的实施现状及应用效果逐一进行对比评述。

3.2.1 模式一:开放的大学

大学校园的边界空间主要指校园与城市交接,过渡的空间,是联系城市与校园内部活动的空间纽带,其形态是校园与城市共同作用的结果。校园边界空间形态不仅影响着城市功能与环境,关系到大学校园对外形象,对校园使用人群的活动既心理行为也造成一定影响。因此,把大学校园的边界作为首位研究非常必要。俄勒冈大学目前采用的就是开放式大学校园模式,取消围墙和大门。从现有规划图可以看出,校园内的建筑与城镇公共建筑没有明显分隔,城市交通贯穿于校园之中,“校园与城市交织在一起,呈现一种城中有校,校中有城的格局 [8]。”(图 2)

这一模式的应用效果体现在两方面:第一,学校与城镇之间的界限被打破,将城市中的道路网纳入校园中,对学生的出行相当有利。尤金市的公交线路已引入俄勒冈大学内部,是学生上下课最为主要的出行方式;第二,俄勒冈大学与城市的发展相互带动,互为依托。校园边界自发生长出一系列餐饮、文化、娱乐等小型商业业态,学生的主要饮食需求在这里得到解决。相较之下,中国现有的校园规划大部分仍采用传统的封闭式管理模式,校园环境往往与城市环境相互隔离“建筑布局、道路系统等基本自成体系,缺乏与周边城市环境的衔接与联系,公共建筑的社会化服务功能不足,导致基础设施的重复建设和低效运行[9]。”虽然短期内并不能完全改变这种现状,但可以从俄勒冈大学等一批优秀国外高校发展经验中汲取经验,为以后的校园规划提供更多与城市融合

的可能性。

3.2.2 模式二:学生住宅分布

俄勒冈大学现有学生住宅呈现功能复合和布局分散的特点。学生住宅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学生宿舍为主的8组建筑,一类是以组团形式建设的公寓类建筑。公寓主要提供给与配偶、伴侣或小孩共同生活的学生,大多采用独栋设计(图3)。对于这两类形式差异较大的学生住宅其功能配备也稍有不同。选取两块典型住宅分析。地处学校中心地块规模最大的学生住宿楼Walton Hall,毗邻学生活动中心,医疗中心和室外运动场地。在这样一个地势优越的环境下,Walton也有着齐全的功能配备:专门的学习交流空间、音乐练习室、篮球场、洗衣房等。Walton Hall 与其他3栋宿舍围合成一个组团,共享学生住宿管理行政办公室(University Housing Office)、宿舍服务中心(Housing Service Center)以及餐饮(Dining Venue)功能配套;位于校园最南面的公寓组团 Spencer View,共分隔成 8个单元,每个单元都有单独的洗衣设施、花园社区、附加存储空间和儿童活动场地。此外,该组团配备专业儿童照看服务、停车场地、大型游乐场地、公园。

重新梳理园区学生住宅分布状况。以学生活动中心(Erb MemorialUnion) 为圆心,分别以 1500英尺和2500英尺为半径,用住宅组团作计量单位,测量住宅分布距中心距离的配比数据。结果发现,约36%的学生住宅位于距中心 1500英尺范围内并与学术活动区结合,另外 64%平均分配在距中心 1500mile ~ 5000mile 和2500 ~ 5000mile 的区域。这一测量结果与早前亚历山大提出的25%、25%、50%的模式存在一定出入(图4)。

俄勒冈大学虽然有着功能完善的学生宿舍,但由于 规模有限,一般只有大一新生能够享受这项服务,而且,学生公寓的租住价格远远高于学校周边的住宅小区,这就导致学校大部分学生选择自行租住在校园外面。当然,这也许是当年亚历山大所无法预测的情况,所以这一模式在如今的现实背景下就显得有些无力了。

3.2.3 模式三:停车面积不超过9%

俄勒冈大学目前针对校园停车采取的措施主要是区分使用人群的片区规划(图5)。将校园划分为8个主要片区,停车场的设置分为教职工、学生、按小时对外收费3种基本形式。从停车规模可以看出,8个片区中的7个,停车面积基本控制在了9%的范围内。东面的A片区内,容纳了一个大型仓库,配套停车点可同时供学生、教职工停放,规划停车面积远超过亚历山大提出的最大限额。设想一下,该片区超额的停车面积是否与建筑功能相关。另外,这块区域位于校园边界,大型停车场地规划是否是对分片式发展的预留场地。以上两种仅是对不符合《俄勒冈实验》中规定部分进行的假设,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证明假设的准确性。

3.2.4 模式四:小停车场

前一个模式指出,如果社区土地若干分区中的停车面积超过总面积的9%,那么汽车的存在足以威胁社会组织。那么“当停放的汽车占据不到9%的土地,我们仍然可能以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分布。它们可以集中在几个大停车场;它们也可以分散在许多小停车场。小停车场即使占地总面积同大停车场一样多,对于环境保护来说也远比后者强[10]。”俄勒冈大学在基于片区建筑功能的需求下,同时设置了小型停车场地。例如在教学楼相对集中的区域修建一连串分段式对外停车,并且用树限制,既没有占用太大土地面积,也减缓了一部分停车压力,

符合模式语言提出的解决办法(图6)。

俄勒冈大学现有停车场配比虽基本符合模式语言的规定,可学校仍存在非常严重的停车难问题。例如一些学院主楼白天车位十分紧张,而相同时间段另外某些区域停车场少有车辆停放,停车位使用极不均衡。通过对原因进行调研得出两点结论:一是拥有机动车的学生数量日益增长,可供学生停车的空间分配极不合理,甚至在一些大的院楼附近没有规划学生停车场;二是即使其他片区车位尚余,司机也不愿把车停放在离目的的较远的地方。针对目前情况,就要求校园规划将对既定模式进行详细调研并作出适当调控,以适应新的社会状况。3.2.5 模式五:自行车道和车架

不断倡导“慢生活”的今天,人们开始对出行方式也有新的思考。在学校这种较高密度的人口环境中,选择自行车这类慢速方式一定程度上可降低交通事故发生率,也可以减轻环境污染。俄勒冈大学校园规划中特别做出了自行车道的详细规划,它贯穿校园每一个片区(图7)。自行车道与人行道分开布置,并低于人行步道,车道表面采用红的沥青铺设,附设明显标记。关于自行车架的置入方式,现有设计主要归纳为4类(图8)。分别 为:紧挨建筑入口停车、院落中心结合绿化停车、建筑物四周集中停车、道路两侧串联停车。其中,第一类模式应用的最为普遍,例如 WaltonHall,建筑摒弃平滑的边缘轮廓,利用平面凹凸的变化产生空间,用以学生停放自行车。

理想中环保安全的出行方式可能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不再适用。今天俄勒冈大学的学生出行除了传统的公交车和私家车形式外,比较常见的代步工具已变成滑板,校园内分布的大面积自行车架往往使用率不高。

3.2.6 模式六:教学楼空间

把这一点称作教学楼空间其实是对各系的结构、400人的系、系的空间等模式进行的一个概括。商学院作为俄勒冈大学最有代表性的学院之一,用它来对这几项模式做比较研究最为合适。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商学院共分为5个系,学生总人数为 5283人。教职工方面,教授、副教授、助理教授、讲师、研究生助教、行政人员共219 人(图9)。我们暂时无法得知每个系人数所占百分比,但可以肯定的是,显然无法达到亚历山大教授之前提出的每个系师生总人数需控制在 400人以下的标准。接着,以商学院中心圆

厅作为易识别的总部,测量各层各处距总部的距离。数据显示,最远点至圆厅的距离小于500英尺,符合《俄勒冈实验》中模式的要求。如果一个大学的学院只是单纯的教室,办公室堆积,而没有一个焦点,那么社区的感觉就没机会得到发展,同时思想与情感的自由交流也会受限。“交往空间是人们通过有意识无意识的交往活动达到相互交流、传递信息和情感的场所[11]。”商学院的案例中,圆厅和通高的门厅成为社交中心,横纵两条是院楼那主要交通廊道,社交中心配备咖啡厅,休息室,会议室等(图10)。商学院总共有4层,功能分配合理,教师学生工作场所完美混合,实验机房单独放置,教室面积大小不一。基本符合针对教学空间的模式语言(图11)。

俄勒冈现有的教学楼虽满足了学生,老师的工作学习基本需求,但相对而言,提供给学生的讨论教室还有待增加。比如商学院的院楼教室不开课的时候不允许学生进入,学生讨论学习只能在一楼的咖啡厅或者中庭旁的公共座椅进行,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公共资源利用的效率性和公平性。 4综合评价

对比研究表明,俄勒冈大学现有规划总体上为师生提供了舒适的就学环境,但现阶段仍存在一些不足,针对不完善的部分,需进行一番改善,主要归纳为3点。4.1 提供更符合学生要求的学生住宅

学生的住宿体验无疑是大学生活必不可少的环节。俄勒冈大学现有的学生住宅不能充分满足学生的需要,主要因为:数量上,住宅无法分配给各个年级学生;价格上,私人开发商在学校附近开发的公寓价钱远低于校内学生宿舍;功能上,现有的公寓在服务功能上还没能摆脱传统的宿舍模式,不能很好的培养学生社区感、归属感。“学生宿舍不仅仅是睡觉的地方,也是培养学生性格及全面发展的教育工具,是鼓励学生间跨年级、跨学科交流的有效学习环境 [12]。” 因此,在增加学生住宅数量的同时需要转变大学住宅的模式,对校园教学与住宅关系重新审视和规划。首先,建立居学一体的学生社区,将教室空间纳入到学生住宅,对学生的思维与心灵进行全方位培养。例如,斯坦福大学的本科生宿舍基本都住着宿舍教师,学生只需要在宿舍楼就能与老师学生创立

学习小组,分享知识。在学生住宅中进行正式的、补充性的或者非正式的学习,让学生能更加投入到课程材料的学习;其次,努力探索与开发商合作的各种可能;与此同时,改善宿舍的标准配置,更加了解当今学生的需求,为学生提供更好的服务,吸引高年级学生在校居住。4.2 合理规划停车配比

“合理而灵活的校园分区和便捷的交通组织”[13]是优秀的校园所具备的品质。俄勒冈大学在停车规划中基本施行模式语言规定的占地比例,但是在实践中发现规划对车流量预见不足,其模式已不能完全适应现阶段日益增长的私家车拥有数量,特别是学生的停车需求得不到满足,而自行车架又出现大规模闲置,导致设施使用率较低。解决这一问题,主要在于提高交通组织的高效性。首先,布置功能混合的功能组团,组团内建筑功能不局限于单纯的教育,实验,行政办公,应添加一定规模的服务活动设施,增添组团的灵活性,以均衡停车需求。其次,科学预测交通工具类型和数量,为道路和停车设备配合提供依据。例如,在人流较大的教学主楼,图书馆,适当增加停车数量,并且结合建筑使用人群进行有针对性的布置停车类型,提高停车设施利用率。4.3 提升公共资源的利用效益

在俄勒冈大学商学院教学楼的案例中,存在一个以中庭构成的中心,中心内布置服务休息功能,教育办公功能分散在中心两侧。由于讨论室课后不对学生开放,教学楼用于学生课余讨论的空间仅仅集中在中庭,无法满足学生交流的需要。所以,管理层面上,应在充分了解学生学习需要前提下,对教室的开放限制作出调整;设计层面上,加强教学楼非正式学习空间的塑造,充分利用廊道空间或者边缘空间异化出交往空间。“交往空间作为场所具有明确的心理场,人们在这里很容易寻找到公共性和私密性要求的动态心理平衡点,从而利于交往行为的发生[14]。”比如两个教室之间的小空间,廊道端头处的空间等,利用色彩和图案的变化,以及一些借景的手法吸引学生,并布置适合休憩,交谈的座椅从而围合出不同类型的,增进学生交流互动的活动空间。

结语

原有模式绝大多数在今日的校园中得到实施,可以证明,《俄勒冈实验》中的模式原则是符合城市发展规律也是切实可行的。但在看到好的一面的同时,仍发现其中的确存在不实际的部分,不符合现阶段实情的模式。任何情况下提出的模式概念都需要考虑变化,模式语言中制定的数据也必须要适应发展,因为使用模式的对象一直是处于快速发展中的。如果把数据定的太死,就是僵化了模式语言,是无法满足不断变化的环境条件的。只有在可调控的模式指导下,反复进行对比检验,让模式做到与时俱进,才是优秀的规划过程。通过了解美国较为成熟的校园规划案例,我们既可以借鉴成功的模式和发展经验,也可以发现新的历史时期校园规划需改进的方向,指导并完善我国大学校园规划模式,创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校园文化空间体系。

图、表来源

图1:作者改绘;(根据:C•亚历山大.俄勒冈实验[M]. 赵冰,刘小虎,译.北 京:知识产权出版社 ,2001.11.)

图 2 ~ 5:作者改绘;(根据:http://map.uoregon.edu/)图 6、7:http://map.uoregon.edu/

图8、10:作者绘制;图 9:作者改绘;(根据:vhttps://business.uoregon.edu/about#StudentDemographics)图 11:作者改绘;(根据:https://business.uoregon.edu/lillis-complex)表1:作者改绘。(根据:C•亚历山大.俄勒冈实验[M]. 赵冰,刘小虎,译.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 ,2001.11. 以及 http://map.uoregon.edu/ )

注释

1)克里斯托弗•亚历山大(Christopher Alexander),1936年11月4日出生于奥地利的维也纳,在英国长大。曾获英国剑桥大学建筑学学士和数学硕士学位, 1958年取得美国哈佛大学建筑学博士学位,并迁居美国。就读博士期间,他还在麻省理工学院从事物理研究以及计算机研究工作,同时还在哈佛大学从事认知学与认知能力方面的研究。1936年,亚历山大成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建筑学专业教师,于 2001 年作为该校的名誉教授退休。2002年,亚历山大回到家乡英国,定居于苏塞克斯郡(Sussex)的阿伦德尔(Arundel),工作生活至今。

克里斯托弗•亚历山大是一位有实践经验的建筑师和营造师,他被广泛认为是计算机科学模式语言运动之父,也是当今世界试图发展建筑学理论基础的主要发言人之一。

参考文献

[1]Christopher Alexander.The Oregon Experiment[M].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75.

[2] 严建伟,王笑寒.生长中的大学校园规划[J]. 建筑学报,2005(3):11-13. [3] 黄婷 .活力和真实的背后•模式与永恒—浅析《建筑永恒之道》[J].华中建筑,2014(6):26-29.

[4]C• 亚历山大.俄勒冈实验 [M]. 赵冰 ,刘小虎,译.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 ,2001.11.

[5] 何镜堂. 理念 • 实践 •展望——当代大学校园规划与设计[J]. 中国科技论文在线,2010(7):489-493.

[6] 翟贤,晏敏,胡平.建筑模式语言与基于知识的设计系统[J]. 新建筑 ,1990 (4):51-53.

[7]吴硕贤.建筑学的重要研究方向——使用后评价[J].南方建筑,2009(1):4-7. [8]徐晔.大学校园边界空间形态研究—以长三角地区为例[J].江苏建筑,2014 (2):1-4.

[9] 苏平 .城市设计视角的校园规划实践研究[J]. 华中建筑 ,2011(12): 124-127.

[10]C•亚历山大.建筑模式语言:城镇、建筑、构造[M].王听度,周序鸿,译.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1.12.

[11] 宋婷.现代高校教学楼公共交往空间设计探讨[J]. 科技文汇 ,2009(8):54. [12] 李苏萍.对话:美国高校学生住宅发展趋势[J]. 住宅 ,2011(6):38-49. [13] 宋泽方.有机•有效•有情——大学校园规划与设计的几点思考[J]. 南方建筑 ,2009(2):14-18.

[14] 汪晓霞.使用后评估(POE)理论及案例研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学楼评价性后评估 [J]. 南方建筑 ,2011(2):84-90.

[15] 亚历山大个人官网(http://www.patternlanguage.com/leveltwo/ ca.htm.)

图 1俄勒冈大学规划发展图示

表 1模式语言具体内容

图 4俄勒冈大学住宅分布分析图图 5俄勒冈大学停车分布

图 6俄勒冈大学小停车场示意图图 7俄勒冈大学自行车道规划图图 8俄勒冈大学自行车架布置方式

图 9商学院人数统计

图 10俄勒冈大学商学院中心示意图图 11商学院各层平面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