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 1乡村景观基因提取分类、方法、形态

South Architecture - - Landscape and Landscape Architecture -

的首要考量因素,是其生存繁衍的自然保障。以浙江省兰溪市永昌村(镇)赵氏于明代万历年间编《永昌赵氏宗谱•序》描述为例,它说,当年“太公“看到这块地方:地无矿土,坦坦平夷,泗泽交流,滔滔不绝……山可樵、水可渔、岩可登、泉可汲……。如此山水结构与土地利用,本身对农业生产景观和聚落生活都是最为理想的。经过数代开发,永昌村便”田连阡陌”,以致“村成市镇、商贾往来……寺可游,亭可观,田可耕,市可易,四时之景备也”[5]。

在农业生产景观层面,从农田景观、特色农业景观、农耕设施景观3个方面进行识别。中国的乡村绝大多数是农业村落,村子环绕农业开展,因各地气候、地理差异形成丰富多样的农业景观。如生产经济在农业中主要有旱作和稻作之别,有主要种粮食和种经济作物之别,有纯农业和手工业、养殖业等辅业较发达的等等之别。手工业为主的乡村有林产品加工、窑业、矿业等区别,所需要的场地和设施有的在村外,也有在村内,对乡村景观的影响较大。

传统聚落景观是传统乡村景观的核心[6]。在传统聚落景观层面,从乡村结构布局、民居住宅、主体公共建筑、文化标志、公用的生产与生活设施5个方面进行基因识别。乡村结构布局,有矩有距呈团块式布局的血缘村落,如浙江省建德市的新叶村;有因水而成形的沿河村,如嘉兴市的乌镇;有些丘陵地区也有类似的沿河村,如江西省婺源县的游山村等;有不同的结构布局形态分类,如梳形的、篦形的、棋盘型的、条形的、块状的等等。无论何种形态,结构布局随着村落的发展呈动态变化。民居住宅基因,因住宅的类型和型制十分丰富,列举不可能穷尽。有内向院落式,有单幢式的;有核心家庭的独家住宅和大家族聚落式住宅;有全木构式的,也有半木构式的。住宅的形态往往对乡村的景观和结构有决定性的影响。如以安徽、江苏、浙江、江西、福建等省,最常见的封闭的内向型院落住宅,它们所形成的村落,以高墙之间的小巷为村落景观的特色,村落的景观十分封闭。主体公共建筑,包括宗祠、文教建筑、庙宇以及亭、牌坊、桥、文峰塔等其他建筑。这些主体建筑,除其基本功能外,对乡村的景观和结构有较大的影响,如风水术通过对村子的主体公共建筑如宗祠以及水口、天门等的位置和朝向的影响而对乡村的结构发生影响。文化标志主要是针对少数民族聚落景观基因中受地理及地域文化影响而产生的崇拜的图腾物类,动物、植物或是气象日月之物。公用的生产与生活设施,是人们为生存和发展所做的多方面努力的见证,比建筑更能表现生活和生产的多样性。

非物质文化遗产实际上就是一个综合了传统文化、图腾、信仰和习俗等多种特征于一体的地域文化信息单元。如大体上汉民族文化的传统乡村多与科举影响、泛神崇拜与宗族文化相关联;而少数民族最为突出的是传统节庆活动等,如傣族泼水节、侗族每年祭萨坛节庆活动或哈尼族在每年的特殊节日在寨神林和磨秋场举行集体庆祝和祭祀等。包含一些民俗,如祭祖、娶亲、丧葬等,还包含特殊手工艺,如绣花、剪纸等,以及一些特殊技艺的手工艺,如酿酒、纺织、印染等。

在非物质文化景观层面,采用比较法、资料记录法、观察法,从传承载体、表现形式、文化信仰和意向特征4个方面进行识别[7]。传承载体基因是指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过程中需要特定的物质做为载体。表现形式基因包括文化传承的动作、技艺、表演等。文化信仰基因多与宗教信仰、图腾崇拜、神话传说及宗族血缘相关。意向特征基因概括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所代表、包含、表达的美好意愿。

乡村的景观基因并不单一,通常几种类型特征并存,于是,就可能有“南方河网地区以水稻种植为主兼产竹木制品和蚕丝以合院式住宅为主的血缘村落”,有“黄土高原上以窑洞为主要建筑形制的挖煤烧缸外销的杂姓村落”等等。

3乡村景观基因的特点与保护

中国传统乡村景观作为文化遗产,最主要的保护原则为系统综合的保持传统乡村景观的完整性、原真性、延续性(图1)。

3.1保护乡村景观基因完整性

乡村景观基因元的准确性是完整性的前提,从景观基因基因元发展出景观基因点、线、网、面、体的完整性[8]。景观基因元,是指景观基因的本体及内核,是对乡村景观基因内涵的概括和抽象。而景观基因点、线、网、面、体则是一个整体的系统,由景观基因线将各个孤立的景观基因点相连在一起,组成景观基因网,形成地域整体性,即景观基因面,最终以整体景观基因体的形态与外界保持和谐。

在某些情况下,一些传统村落存在着经济上、文化上或历史上特别密切的互补和互动关系,它们或是沿水路交通线呈线状串联,或是形成以一个村落为中心的网络,或是线状和网络状关系并存。这样一个有机的大系统,其中所蕴含的景观基因信息往往特别丰富并有特殊重要的价值,因此完整地将它们合成一体进行保护至关重要。例如,山西碛口镇与周围村落相互依存,形成既有特色的乡土村镇群,它们的状况至今保存良好,是一个极难得的网络状古村镇群的标本。

具体到中国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开发措施中,首先是保护村落历史的完整性,通过广泛搜集资料、咨询、实地考察、文献信息、专家信息、资料库构建等方式确保信息的完整性,避免历史文脉的断裂。其中文字史料包括宗谱、碑刻、文书、契约等,也包括书画、匾额及楹联等,口传史料则更为丰富,都是乡村景观基因提取的重要基础资料。第二是保护村落历史价值的完整性,利用景观基因的“点、线、网、面、体”各个层面的综合考察来定位其历史价值,避免仅追求单一价值。第三是保护村落实体的完整性,村落实体为可体现村落价值的外化表征的村落空间、建筑实体等,分析其形态特征、利用传统工艺与材料,对既有空间进行修缮与恢复,避免村落整体空间形态、建筑形态的断裂与不协调。

3.2保护乡村景观基因原真性

传统乡村保护主导思想是尽可能地保护乡村实体物质所承载的历史信息的原真性,也就是保护它作为历史的实物见证的价值,而不是把他们的完整、统一、和谐等审美价值以及实用效益放在第一位。不允许为了完整、统一、和谐等等以及其他功利性考虑损害历史信息的原真性。中国传统村落历史文化信息是通过景观基因表达的,形成了景观信息。这里的景观信息是指具有景观核心内涵和原真性要素的信息,保留了原始记忆的信息。景观基因表达和传递历史文化信息的功能,因此应确保传递信息的量和质,是否丰富、是否重要、是否独特,不扭曲历史文化信息,避免无中生有。

景观信息蕴含在村落选址(连周围环境)、布局, 传统建筑,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中,而文化重要性超越于聚落、建筑和非遗之上的第一要素[9]。应从只关注文化遗产所具有的历史信息本身发展到对历史信息的梳理以及评判,归纳总结出最重要、最突出、最具特征的方面,即所具有的“文化重要性”。文化的分类通常因民族和地域的不同而有所差异,通过区划构建村落谱系的方式提取各个区域内各自具有的文化重要性要素。在文化重要性的前提下,景观信息应能够形成网络。通过信息元、信息点、信息廊道最终形成信息网络,每一个环节都应达到真实性的要求,尤其是景观信息元,是一个地区、区域最为核心的核心因子,最能代表其景观记忆的元素。

在中国传统村落的原真性保持方面,历史文化信息蕴含在乡村景观中的各类要素之中,以景观基因的形式将信息留存下来。历史文化信息中包含了相当比重的村民生产生活信息,因此在发展过程中除了保护各类型建筑外,还要保护乡村内部和外部一定范围内的原有生活、生产设施、其他公用的基本设施和居民的日常用具,如水井、碾盘、油榨、堤岸、船埠、家具、农具、设备等,甚至是一些具有意义的印记,如车辙、洪水印记等都应慎重对待[10]。居民是传统村落文化景观传承的主体,居民对景观基因的感知与认同是传承的前提,通过构建完整的景观基因体系重拾村民的“恋地性”“原乡情节”。对于中国传统村落,应从以美观和遗产的角度进行表面的外观冻结,逐渐发展为“生活场景”的概念,本地固有文化和生活能够从内而外地生长应成为重要指标,而不是简单的村民全部搬迁。

3.3保护乡村景观基因延续性

确保景观基因的延续性,在基因数量上充足、合理挖掘;在基因种类上多样,其基因的载体多样;基因时序上的完整,各个历史时期都具有代表性的景观因子。景观基因以特定的景观形式永续的传承下去,进而实现传统村落自身的可持续发展。另外,除了将传统村落的景观基因有效传承,景观基因中包含着人类生存生产生活的痕迹,蕴涵着独特的地域智慧,很多关于可持续管理的智慧和启发可以在传统乡村景观中发掘,是村落可持续发展的有效借鉴,同时也有利于文化多样性与生态多样性的延续 [11]。

在中国传统村落的延续性保持方面,包括传统文化的延续性,避免传统价值观、习俗与技艺的缺失;包括生态环境的延续性,避免牺牲环境的过度开发;包括经济发展的延续性,避免忽视村民生产居住的需求。

4传统乡村景观规划设计中的基因控制策略4.1 区域划分

传统乡村景观规划设计是乡村景观有序发展的主要控制手段 [12、13]。从遗产角度看,规划设计其实是对城乡遗产本体及其历史环境发生人为改变的强制性管控,在历史性的乡村环境中,由于文化重要性,文化网络要比物质空间本身更为广泛、影响也更为深刻,文化是区域差异性的一个重要特征,因此在以乡村景观基因视角出发的规划设计中应重点突出“区域性”,区域的“文化重要性”、“文化关联性”作为景观基因保护和传承的基础性支撑。

基因传统聚落景观基因理论,目前已经提出以传统聚落景观“意向”的内部相似性为前提,以文化相对一致性、聚落形态相对一致性和自然地理环境相对一致性为原则,以传统聚落景观形态的地理环境、文化背景、建筑景观为主要参照因子,初步划分了14个景观区(图2)。景观区的划分过程,能够逐步系统地了解我国丰富的具有差异性的聚落景观区的性质与特征,揭示聚落景观区的内在规律,在全国范围内形成特色鲜明的人居环境体系。

在区域划分的前提下,结合景观基因完整性的特性,对于乡村景观规划设计方法方面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在做乡村景观规划设计过程中,首先确定乡村的景观信息元,即最能代表区域特征的景观基因本体。再根据村落特征,强调历史文化资源的相互联系性,将点状的资源通过血缘关系、家族关系、产业的关系、交通的关系等形成一个网络,不断累积,最终构成了这个区域的文化特质,令研究对象具有较强的可识别性[14]。判断地区的文化价值,不仅仅是从数量上或是时间上来衡量,而是从更为系统的的文化重要性观点,通过对景观基因的“点-线-网-面-体”的综合价值进行考察。

从区域入手,分析区域传统乡村景观基本构成要素,确定研究对象所在区域的整体特征。注意研究对象与周围乡村景观要素异同,同时注意区域内乡村的历史文化资源相互联系性,以求历史资源带动区域复兴。

4.2 基因控制

乡村景观规划设计中,为了避免历史文脉的断裂,正确处理保护与利用的关系,需要在区域内对乡村景观进行有机更新,即严格控制下的再生,需明确哪些要素是不能更新,保护的底线是什么;哪些要素是可以增加,更新的范围与程度是怎样。

为确保景观基因在乡村景观有机更新的过程中合理的保护和传承,乡村景观的地域性与完整性得以保护,乡村发展转型过程中注重历史信息最大化地保存、积淀和延续,这就要求重新梳理区域的历史文化脉络,对存量和增量的关系进行综合考量,在不同层面上进行把控。 本文提出在土地利用景观层面、农业生产景观层面、传统聚落层面以及非物质文化景观层面上的把控。

4.2.1土地利用景观层面上的把控

传统的土地使用方式的持续存在维护了生物多样性和文化多样性。环境是传统村落原始选址的依据,山、水、田野、林木是村落存在并发展的外部条件,所以原生态的环境是乡村景观基因保护的重要因素。长期以来,环境与村落相互影响,成为稳定的一体,包含着大量的历史信息。此外,土地利用景观往往与村落外围的“十景”“八景”相关联,深刻的反映农耕时代的生活理想。

4.2.2农业生产及辅业生产景观层面的把控

从历史上看,乡村本是农业人口的聚集空间和地理单元[15]。农业生产景观,是农村与其所处环境长期协同进化和动态适应下所形成的独特的土地利用系统和农业景观。人们价值观念的变化、利用土地的工具和能力、品种和耕作方式的改良、供求关系及利润的变化均会导致部分地区乡村农业景观风貌发生较大的变化,如农业产业化的发展、乡村休闲旅游的发展、特色农产品及安全农产品的需求增加等均会带来乡村农业生产景观的变化。过去传统农业技术解决人们的生存延续问题,现代传统农业技术解决人们的生活质量问题;过去传统农业技术可理解为一种途径,现代传统农业技术可理解为一种目的[16]。因此在规划设计对农业生产景观形成要素的

把控,通过政策导向、技术保障等方式控制农业生产景观的变化,复兴传统农耕技术及传统工艺,复兴精耕细作传统的劳动集约型农业,凸出传统乡村农业生产特点,以达到农业生产景观基因的保护与传承的目的。

4.2.3传统聚落景观层面上的把控

传统聚落景观是指传统聚落内部形态、外部形态及其相互作用的综合体带给人的视觉感受和心理意向的总称。聚落中包含了众多乡村景观基因,从物质形态看大部分是显性基因,分布在乡村布局形态、聚落民居、主体公共建筑、文化标志、生产与生活设施等不同层面。因此,在规划设计中,对以上不同层面的景观基因进行发掘、识别与利用,从二维的聚落平面布局形态、民居建筑立面形态到三维的聚落整体景观整体视觉表现,再到聚落局部建筑结构、建筑用材结构、装饰结构等方面提取聚落景观基因,特别要注意具有标志意义的景观。不但要保护乡土聚落的各类建筑,也要保护聚落里的各种公用生活设施和生产设施,它们比建筑更能表现人们生活和生产的多样性。通过收集和保护各种日常的和劳动的器物与用具,反映乡土生活的细节与温度,表现乡民的智慧和技术 [17、18]。通过聚落形象层面上的把控,可使聚落景观从宏观上和整体上具有可识别性与特征性。4.2.4非物质文化景观层面上的把控

文化习俗从物质形态上看往往是乡村景观基因中的隐性基因。生产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审美偏好的改变,对于乡村景观外在表现的影响均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是乡村景观的内核。规划设计是对地方历史文脉及知识体系的梳理、总结其文化方面的演变特性、提炼传统文化精髓、赋予景观以意义、为文化习俗活动提供场所空间、传承工匠技艺等,通过地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确保地域的主体基因得以保护与延续。

结语

城市化及商业化的时代背景下,转型期的传统乡村景观在发展的过程中不能丧失其本质价值,即景观基因。乡村景观基因的保护与传承是传统乡村规划设计的关键问题。一方面,在对传统乡村景观基因的概念及特性认知的基础上进行识别、提取,有助于区域景观建设和文化多样性保护,使得该地区的通过景观基因所体现出的地域性特色愈加突出。另一方面,传统乡村聚落景观随着时空的变化、社会的发展必然会有一定的变化,在规划设计的过程中通过控制各个层面的变化程度来引导乡村景观的有序变化,通过景观基因的表现形态识别,进而对景观基因进行控制,积极有效的管理和经营文化景观,令风貌协调、传统乡村景观基因所记载的历史信息、 历史记忆得以完整、真实、延续,利用历史资源带动乡村的复兴及有机更新。

图、表来源

表 1和图1:作者绘制;

图2:作者改绘。(原图出处:刘沛林.家园的景观与基因——传统聚落景观基因图谱的深层解读[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4: 226.)

参考文献

[1] 刘沛林.家园的景观与基因——传统聚落景观基因图谱的深层解读 [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4:101.

[2]Council of Europe.European Landscape Convention[Z]. Florence,2000.

[3] 周睿 .乡村类世界遗产地的内涵及旅游利用[J]. 地理研究 ,2015,34(5):991-1000.

[4] 欧阳勇峰,黄汉莉.试论乡村文化景观的意义及其分类、评价与保护设计 [J]. 中国园林 ,2012(12):105-108.

[5] 陈志华,李秋香.中国乡土建筑初探 [M].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 ,2012:15-16.

[6] 杨大禹.传统民居及其建筑文化基因的传承[J]. 南方建筑 ,2011(6):7-11.

[7] 胡最 ,刘沛林,邓运员,等.汝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景观基因识别——以香火龙为例[J]. 人文地理 ,2015,30(1):64-69. [8] 刘沛林,刘春腊,邓运员, 等 .基于景观基因完整性理念的传统聚落保护与开发[J]. 经济地理 ,2009,29(10):1731-1736. [9]罗德胤 . 中国传统村落谱系建立刍议 [J]. 世界建筑 ,2014(6):104-118.

[10] 陈志华,李秋香.乡土建筑遗产保护 [M]. 合肥:黄山书社 ,2008:37-37.

[11] 单霁翔.走进文化景观遗产的世界[M]. 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 ,2010:84-84.

[12]袁媛,龚本海,艾治国,等.乡村旅游开发视角下的福溪村保护与更新 [J]. 规划师,2016(11):134-141.

[13]Yuan Yuan,Gong Benhai,Ai Zhiguo,et al.Fuxi Village Prese rvation And Renovation From Rural Tourism Viewpoint[J]. planners,2016(11):134-141.

[14] 董卫.“新常态下的城乡遗产保护与城乡规划”学术座谈会发言摘要 [J]. 城市规划学刊 ,2015(5):1-11.

[15] 李麦产. 论接续型乡村规划及实践要点[J]. 西部人居环境学刊, 2016, 31(01):56-60.

[16] 梁惠清, 王征 ,兵欧钊.传统农业技术在现代区域农业发展中的作用[J].湖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9(10): 27-31.

[17] 樊亚明,刘慧.“景村融合”理念下的美丽乡村规划设计路径 [J]. 规划师,2016(4):97-100.

[18]Fan Yaming, Liu Hui.Landscape And Village Integrated Beautiful Village Planning[J].planners,2016(4):97-100.

图 1乡村景观基因特点与保护

图 2中国传统聚落景观区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