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导向的规划设计导则探索:基于纽约和洛杉矶的经验/ 张雅兰 王兰

An Exploration of Health-oriented Design Guideline: Based on the Experience of NYC and LA

South Architecture - - Contents - 1 2 张雅兰 王兰 Zhang Yalan Wang Lan

摘要 城市规划对健康的影响从被动解决卫生问题到主动干预城市环境,从简单的日照通风规范到精细的空间设计,致力于影响公众的生活习惯和体能活动。文章基于美国纽约和洛杉矶促进健康的空间设计导则,详细介绍其设置框架、具体空间要素要求和建议等,重点分析健康导向的设计原则,并探讨健康相关的规划要素和指标如何纳入我国规划设计导则。

关键词 健康导向;空间设计;规划要素与指标

ABSTRACT That the impact of urban planning on health from passively solving the health problems to taking the initiative to intervene in the urban environment, which refers to from simple sunshine ventilation to elaborate space design, is committed to affecting the life style and physical acticity of the public. Based on the design guidelines of New York City and Los Angeles to promote healthy space, this paper analyzes their setting framework, specific spatial requirements and recommendations, with a focus on health-oriented design. It aims at discussing how health-related planning elements and indicators can be incorporated into guidelines of planning and design in China.

KEY WORDS health-oriented; spatial design; planning elements and indicators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城市空间要素对呼吸健康的影响及规划调控研究,项目编号:5157081118。

中图分类号 TU984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7.04.015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7)04-0015-08

作者简介 1英国卡迪夫大学地理与规划学院,硕士研究生;2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通讯作者,电子邮箱: wanglan@tongji.edu.cn 导言

城市规划领域对于公共健康的关注日益增加。近年来肥胖及其相关慢性病对我国居民健康的威胁日益凸显。根据2006 年的健康与营养调查,超过1/4 的居民身体存在超重问题(Popkin 2008)。研究表明除了先天基因外,慢行疾病与缺少足够的体能运动和不健康的饮食习惯紧密相关(张莹 2011);而建成空间环境的设计对人们的体能活动和饮食会产生相当大的影响(Sallis and Glanz 2009; Giles-Corti 2016)。大量学术研究致力于建成环境对健康产生影响的内容、方式(王兰等2016;朱长青等 2014; 张莹 2011;Pucher et al. 2010;Jing et al 2010; Sallis and Glanz 2009; Coutts, 2008; Cole et al 2004; Barton et al. 2003;),以及促进健康的城市空间规划和设计(Hou 2013; Connellan et al. 2013; 邱巧玲和王凌 2007; Lee et al. 2012; Semenza and Krishnasamy 2007)。同时受世界卫生组织健康城市运动的影响,我国北京、上海、苏州、长春、成都、攀枝花等城市也相继展开相关时间探索,如上海印发了《上海市建设健康城市 2015—2017 年行动计划》。

健康城市的规划设计涉及到城市的土地使用、交通等多个方面,合适的混合土地使用、步行骑行友好的交通环境等为推进健康的设计内容。城市规划和设计通过改善物质建成空间环境,为人们提供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出行方式、饮食习惯等),从而缓解高发慢性疾病带来的健康挑战。城市设计在干预城市物质空间发展上有重要的作用;应贯穿于包括总体规划、分区规划、控制性详细规划和修建性详细规划的全过程(刘宛2000,孙晖和栾滨 2006)。而控制性规划在落实总体规划的目标和指导修建性规划和建筑设计上起到了重要的纽带作用(孙晖和

栾滨 2006)。在控制性规划中引入城市设计导则已经成为我国控制性详细规划的重要抓手和推进规划管理的手段(施卫良等2015)。因此,健康城市空间设计导则不仅在城市总体规划层面有指导意义,更应该成为控制性规划在空间形态设计上的重要补充内容。在控制性详细规划阶段植入“健康”空间设计理念和原则,提出具体的建议和要求,能在街区和城市建设上提供有效的空间组织和结构基础,对空间和建筑形态产生引导作用。因此,本文基于纽约和洛杉矶的城市设计导则,分析其内容在总体规划和控制性详细规划中纳入的可能性,推进健康导向的规划设计。

1健康导向设计导则的国际案例分析

1984年世界卫生组织提出健康城市的理念,并推进健康城市运动。欧美国家相继将“健康促进”作为城市规划的重要目标之一;并关注建成环境的空间设计原则,发布了一系列促进健康的空间设计行动指南。本文以其中的美国纽约的《积极设计导则:促进体能活动和健康的设计》和洛杉矶的《设计一个健康的洛杉矶》为例,重点分析其提出的空间设计策略包括空间要素及其对应的引导内容,为我国健康导向的控制性详细规划编制提供思路。

1.1 纽约案例分析

1.1.1 编制背景和基本框架

在 2011年《纽约市整体规划》修订中,促进积极的生活方式和交通方式、创造一个更积极健康的城市建成环境成为重要的规划目标之一。针对肥胖的症因——过多的卡路里摄取和体能锻炼的不足,纽约首次强调了建筑师和设计师在城市设计中的重要作用,为他们能够营造更健康的建筑、街道和公共空间提供有力的设计依据——《积极设计导则:促进体能活动和健康的设计(Active Design Guidelines: Promoting Physical Activity and Health in Design)》(以下简称《积极设计导则》)。这里的“积极设计”是指鼓励人们进行各项体能活动(如攀爬、步行、骑行等)和健康饮食的空间环境设计。《积极设计导则》基于大量前沿学术研究和优秀城市设计实践(例如2009 年的高线公园设计、2008年纽约 Flatiron Building 广场空间设计等),提出了一套高效的城市空间设计策略及导则,旨在鼓励市民选择步行、骑行等积极出行方式,提倡将体能锻炼融入日常生活的健康生活方式,从而缓解肥胖危机和环境污染,最终实现纽约友好宜居的规划目标。

《积极设计导则》是一个专业并全面覆盖公共服务的综合性、系统性设计导则(Sherida Paulsen 美国建筑师协会主席, 2009)。导则一共分为四个章节:第一章回顾了过去传染病盛行时期空间环境设计在维护公共健康上的巨大作用;如今因缺少体能锻炼和饮食不健康而导致的肥胖症等各大慢性疾病,同样寄托于城市和建筑空间的改良,从而促进更多日常活动和饮食健康。第二章则重点介绍了鼓励积极出行(包括步行和骑行)和健康娱乐方式的社区、街道和室外空间的设计策略及导则清 单。第三章着重介绍了促进人们日常锻炼的建筑设计方法。第四章则总结了积极设计对于公众健康和环境保护甚至整体可持续发展的作用;提出积极设计策略的落实与各层级、跨领域的组织机构的协作密不可分。本文重点关注城市空间设计的策略和引导内容,试图依据不同的空间要素提炼和归类,提出的空间策略和引导措施,以期探讨适合我国的健康导向设计导则纳入控制性详细规划指标体系。

1.1.2 主要空间要素和引导内容

纽约市以其高密度和多样化的土地开发、稳定的居住和商业中心以及高度发达的公共交通系统为特点。在2002 年的 83个都市区比较研究中,纽约本地人通过步行和换乘实现通勤的比例居榜首。如今,人们因缺乏运动和摄入过多高热量食物而导致的肥胖症及糖尿病严重威胁公共健康。为了鼓励人们步行、骑行和换乘来代替机动车出行,以及促进人们进行体育活动,《积极设计导则》从土地使用、公共交通、空间形态、公共开放空间等空间要素设计上,针对已建成环境和未来的城市空间提出了具体的设计策略和引导内容。

(1)土地使用在大尺度城市规划层面,导则强调土地的紧凑开发,提高土地功能混合度。在功能布局时,尽可能在居住区和公交站点间打造步行和骑行友好的环境;在人口密集区提供服务周到的超市和便利店,并提供安全便捷的达到方式。鼓励公交为导向的土地开发模式,建立完整的公交体系以及在步行友好范围内布置活动场所。(具体导则内容见表1)

(2)街道空间形态基于已有研究,道路的连通性越高或者街区尺度越小,城市的人行化程度也越高。因此,应设计四通八达的人行横道为人们提供充足的路径选择,避免断头路。此外,增强人行道的安全感,尽量减少车辆和行人之间不必要的接触(具体导则内容表2)。(3)交通道路促进交通的使用和相关的活动(如步行和骑行)会带给通勤者进行体能活动的机会。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人群对健身设施的可达性不同,这种社会经济差异对人们的体能活动选择会有影响,进而对健康水平有较大的影响。但体能活动主要取决于步行、骑行通道和公共交通系统的设计有可能推进人们选择这些健康的出行方式。应主处理好机动交通跟慢行交通的冲突,尽可能的避免机动车对行人和骑行者的影响。提高公共交通的可达性,提供完善步行和骑行道路系统,配备完备便捷的交通换乘设施。此外,停车场的设置除了为机动车驾驶提供便利外,还应考虑对行人、骑行者和公共交通使用者的影响如停车位的数量过多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了机动车出行而减少了其它公共交通出行(具体导则内容见表3)。

(4)绿地与公共空间最近的研究表明,健康的、体重正常的年轻人和成年人更多的使用公园和其他娱乐设施。导则建议在公交站附近设置公园、广场等开放空间和娱乐设施,并充分满足步行、骑行穿过的需求。

公园、绿地和广场设计时应考虑到各种室内外活动的设施和场所需求;并提高各种场所的可达性(具体导则内容见表4)。1.1.3 实施效果

基于纽约的积极设计导则,美国各大城市相继开展了促进积极生活方式的交通和公共空间设计,例如2010 年纽约的“游玩街道”项目利用城市道路为公众提供游玩空间,为低收入人群和缺少娱乐活动场地的社区居民提供了体能锻炼的活动场。芝加哥 2012年通过完善自行车专用道路和其配套基础设施、系统的路面标示等增强了人们骑行的积极性,促进步行和骑行环境的安全性,引导积极的出行方式。据统计,规划实施后一年,芝加哥出行死亡人数较2011 年下降了75%。纽约的《积极设计导则》提出从宏观到微观层面的空间设计策略,提供了一系列控制和引导的空间指标,对我国在实现积极的城市空间设计、引导政府进行合理的空间决策上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1.2 洛杉矶案例

1.2.1 编制背景和基本框架

《设计一个健康的洛杉矶(Design a Healthy LA)》于2013年由洛杉矶城市规划发展部门的城市设计工作室发布,是当局企图通过建成环境空间设计来改善居民健康状况的基础性建设手册。其最根本的目的是广泛探讨与健康有关的设计内容,并介绍一些成效卓著的经验,从而呼吁人们关注健康并培养健康的生活观念。在过去的几年间,洛杉矶同样饱受肥胖症和相关慢性疾病的困境;城市规划局联合洛杉矶公共健康部、社区健康议会和加尼弗里亚州基金会致力于健康政策以及城市开发建设对健康生活方式影响的研究,提出:土地利用规划、政策制定以及居民对社区健康价值的认识都会影响人们对健康生活方式的看法。通过颁布健康城市建设手册《设计一个健康的洛杉矶》,阐释了建成环境对公共健康的巨大影响,探讨了为促进居民健康潜在的空间改良措施。在编的洛杉矶总体规划把这一手册的内容纳入“未来的健康和福利”这一章节,以此作为手册有力的政策支撑。

针对引发慢性病的源头,《设计一个健康的洛杉矶》聚焦于如何增加体育活动和培养健康的饮食习惯,提出了积极出行、健康饮食和社区营造三个健康策略,并在城市设计和建筑设计两个尺度上提供了空间引导原则和具体措施。“健康饮食”和“社区营造”从获取健康的食物和保障社会资源的公平性探讨了构建健康城市的非空间方式;而针对“积极出行”,手册提出“有活力的洛杉矶”的口号,从城市设计的角度,在建筑,街道和街区三个空间纬度上提出了相应干预措施。本文关注城市外部建成环境的空间设计策略和导则,从打造步行友好、骑行友好、公共设施友好以及公共空间友好的洛杉矶这4个空间设计主题,依据健康空间要素归类和总结导则内容。

1.2.2 主要空间要素和引导内容

有研究发现,有1/3 的成年人和 1/6的儿童与青少年肥胖的症因是缺乏运动。洛杉矶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负责人Thomas Friedan 说,“体能活动是一种治愈性的药,它能使你更加健康、快乐和长寿;让你更少的暴露在患有各种慢性疾病(如心脏病, 高血压,肥胖症等)的风险中”。健康的城市环境能够鼓励人们把体能活动融入到日常生活当中,相比于专门花费时间进行体能锻炼对健康的促进具有更可持续的影响。因此,人们首先应该从交通出行模式上做出转变——从小汽车出行转换到积极的交通方式,包括公交、自行车和步行。换乘也被认为是一种积极的交通出行方式,因为它通常会伴随如步行和骑行等来往于换乘点。因此,创造人行和自行车友好的建成环境,以及网络化的积极出行(综合步行、骑行和换乘)交通体系不仅可以鼓励人们摆脱对小汽车的依赖、选择积极的出行方式,也有利于环境的保护。除此之外,增强各种形式的公共空间的可达性同样被认为有益于鼓励人们进行体能活动从而促进身体健康。对于城市居民来说,公园和公共广场,甚至是街道和人行道都能成为玩耍和开展锻炼的活动场所。洛杉矶手册根据居民的需求及其活动的特点为社区提供不同尺度和类型的公共空间,以鼓励不同年龄和拥有不同活动能力的人群进行体能活动。(1)步行友好的城市空间设计策略步行是洛杉矶最普遍的一种运动方式,所有年龄阶段的人,以及拥有不同活动能力的人都可以参与。短途但较频繁的步行被证明能够提高身体素质,减少患肥胖和慢性疾病的风险。步行友好的设计导则主要从为行人提供安全的活动路线、配备步行友好的公共设施和创造视线吸引点等(具体导则内容见表5)。步行友好空间的设计需要兼顾到人的尺度、步行道的舒适度、安全性以及土地利用等方面,并同时对邻里单位的环境和文化特征做出一定的回应。

(2)骑行友好的城市空间设计策略在人们的出行方式中,自行车是小汽车的一种替代方式;相比于拥有一辆私人汽车,拥有一辆自行车具有更强的操控性、灵活性和可支付性;基于骑行的换乘出行模式也便捷和高效。一般情况下,1km的距离需要 5min骑行时间。因此,骑行与步行能达到同样的云顶效果,在中长途出行中更具有可行性,而且具有更低的时间距离成本,所以更值得被推广。一个安全便捷又令人愉悦的骑行路线能够鼓励人们将自行车出行融入日常的通勤或游玩中。骑行友好的设计导则指出:构建网络化的自行车道,创造安全的骑行环境,以及精心设计自行车停放的位置、安保措施和配套服务功能都显著鼓励骑行(具体导则内容见表6)。理论上来说,骑行的效率会随着它与换乘点的联系加深而增大;即如果骑行线路或骑行配套设施与换乘点联系紧密,那么选择骑行的几率会随之加大。因此,在城市范围内建设自行车线路并提供相应的道路设施,通过骑行路线实现重要公共场所之间的联系,甚至促进社区之间的交流和融合,对创造一个骑行友好的城市环境有一定的促进作用。(3)有活力的公交站点典型的换乘出行一般伴随有步行或骑行,因而换乘对增加体能活动具有间接的促进作用。换乘点周边的土地开发的功能混合度一般相对较高,在某一程度上实现了用地的紧凑性。创造有活力的公交站点除了能够带动人们进行体力活动,也有助于营造良好的社区环境。鼓励换乘需要精心设计的交通路线并

配备以完善的服务、便利的站点和换乘方式之间紧密的联系。公交站点设计导则强调换乘点所在地的土地开发应尽量功能多样化并布局紧凑;换乘点之间有良好的步行环境,鼓励TOD 发展模式。最后还要加强换乘系统与步行和骑行服务设施的联系,以及这些交通系统与活动场所的联系(具体导则内容见表7)。(4)开放空间设计策略开放空间为居民提供了亲近自然、体育运动和休闲娱乐的空间。人们越容易接近开放公共空间,越有可能参与到体育运动中。在洛杉矶,公园是最受当地居民欢迎的户外运动场所之一;街道和步行道也是构成城市开放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开放的公共空间设计导则主张通过这些空间元素创造高使用率,创造可达性强的开放空间,为人们带来身体和心灵的安慰,促进环境的净化,实现长期的健康收益。具体而言,根据街道与停车场在不通时段的利用情况和场所特点,充分发挥其“公共开放空间”的作用——如在不同的时间段分别作为停车场、活动场所或展览空间等;公园的开发应当尽可能提供多样性和包容性, 关怀弱势群体。此外,洛杉矶拥有得天独厚的山川河流资源,应该充分利用本地的天然活动场地,提高其可达性和完善服务功能,提高人们活动锻炼的积极性(具体导则内容见表8)。1.2.3 导则特点

洛杉矶的健康城市建设手册引导人们关注健康并转变其对健康的观念;阐释了建成环境的改变对培养积极的生活方式和改善整体公共健康的重要性。提出了健康城市建设的核心策略,即需要建设一个步行的、骑行的、有积极的公交站点和开放空间的理想空间。同时手册注重指导原则在不同街区的普遍适用性。

2健康导向设计导则纳入控制性详细规划探索

在控制性规划中引入城市设计导则最早源于欧美国家,是其对城市形态整体控制的手段(金广君2001)。在我国控制性详细规划近20年的发展中,城市设计导则也逐渐成为补充控制性详细规划的重要文件(施卫良等2015)。在控制性详细规划

层面的有效引导和控制将促进健康的城市空间塑造。本文结合两个案例综合整理得到以健康为导向的控制和引导的基本内容,并标注其在总体规划和/或控制性详细规划两个规划层面纳入的可能性及其可借鉴的依据程度(表9)。

针对步行友好、骑行友好、公共空间和公共设施的友好设计,规划设计导则集中在促进健康的多样化设计细节。这些细节不是标新立异的设计原则,而是在原有宜居生态等设计导则基础上的进一步优化和细化。强调步行、骑行、机动车、公共空间和设施之间的衔接,使人们更愿意选择步行、骑行或公共交通,减少机动车出行带来的污染,也增强体能锻炼。同时考虑健康的公平性,对残疾人、老人和儿童的出行提供特别的细化设计。部分内容可在总体规划层面予以考虑,并贯穿到控制性详细规划的编制中;部分内容可考虑通过一定方式纳入到控制性详细规划的指导性内容中,针对不同地块提出特定的针对健康促进的设计指标和引导。

结语

本文以美国纽约的《积极设计导则:促进体能活动和健康的设计(Active Design Guidelines: Promoting Physical Activity and Health in Design)》和洛杉矶的《设计一个健康的洛杉矶(Design a Healthy LA)》空间设计手册为案例,分析其设置框架、具体空间要素要求和建议等,重点分析健康导向的设计原则,并探讨健康相关的规划要素和指标如何纳入我国控制性详细规划。基于城市环境总体设计目标(如步行友好空间设计),同时依据设计策略的在研究和实践中被验证的深度(分为被充分证据支持、有待被新兴研究支持、行业经验总结但尚未有研究证实三类),本文总结了空间设计引导原则纳入我国控制性详细规划体系的内容以及建议采纳的程度,为我国构建以健康为导向的控制性详细规划定性引导和定量指标提供循证来源,也力求对未来进一步完善和深化指标体系提供线索。

表格来源

表1 ~8:作者翻译自《积极设计导则:促进体能活动和健康的设计(Active Design Guidelines: Promoting Physical Activity and Health in Design)》。表9:作者修订自《积极设计导则:促进体能活动和健康的设计(Active Design Guidelines: Promoting Physical Activity and Health in Design)》和《设计一个健康的洛杉矶(Design a Healthy LA)》。参考文献

[1] Popkin B M. Will China’s Nutrition Transition overwhelm Its Health Care System And Slow Economic Growth?[J]. Health Affairs, 2008(7):1064-1076.

[2] 张莹.城市体质健康型人居环境建设研究[D]. 上海:东华大学, 2011.

[3] Sallis J F and Glanz K Physical Activity and Food Environments:Solutions to the Obesity Epidemic[J]Milbank Quanerly,2009,87(1):123-54.

[4] Giles-Corti B, Vernez-Moudon A, Reis R, et al. Series Urban design, transport, and health 1 City planning and population health: a global challenge[J]. 2016, 6736(16):30066.

[5]王兰,廖淑文,赵晓菁,健康城市规划路径与要素辨析[J]. 国际城市规划,2016,31(4):4-9.

[6]朱长青,郝生凤,车丽彬,等.从健康的角度呼吁步行和自行车交通发展 [J].华东公路,2014(5):91-93. [7] Pucher J,Buehler R,Bassett D R,et a1.Walking and Cycling to Health: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City, State and International Data[J]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2010, 100(10): 1986—1992.

[8] Jing F, Glass TA, Curriero F C, et al. The Built Environment and Obesity: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Epidemiologic Evidence[J].Health & Place. 2010,16(2):175-90. [9] Coutts C. Greenway Accessibility and Physical— activity Behavior[J] Environment & Planning B Planning&Design,2008,35(3): 552-563.

[10] Cole B L, Wilhelm M, Long P V, et al. Prospects for health impact assess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new and improved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or something different?[J]. Journal of Health Politics Policy & Law, 2004, 29(6):1153-1186. [11] Barton H,Tsourou C,Mitcham C,et al Healthy Urban Planning in Practice:Experience of European Cities[J].Healthy Urban Planning in Practice Experience of European Cities,2003 [12] Hou S I. Designing Healthy Communities[J]. Australian & New Zealand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2013, 14(5):645-8.

[13] Connellan K, Gaardboe M, Riggs D, et al. Stressed spaces: mental health and architecture[J]. Herd, 2013, 6(4):127.

[14]邱巧玲,王凌.基于街道峡谷污染机理的城市街道几何结构规划研究 [J].城市发展研究,2007, 14(4): 78-82.

[15] Semenza J C, Krishnasamy P V. Design of a health-promoting neighborhood intervention[J]. Health Promotion Practice, 2007, 8(3):243.

[16] 刘宛. 城市设计概念发展评述[J]. 城市规划, 2000(12):16-22. [17] 孙晖 , 栾滨 . 如何在控制性详细规划中实行有效的城市设计——深圳福田中心区22、23-1街坊控规编制分析[J]. 国际城市规划, 2006, 21(4):93-97.

[18] 施卫良, 段刚, 张铁军. 城市设计导则的“协同设计”——以北京未来科技城“城市客厅”项目为例[J]. 城市设计, 2015(1):80-83. [19] City of New York,Active Design Guidelines: Promoting Physical Activity And Health in Design. 2010.

[20] Urban Design Studio of the Los Angeles Department of City Planning. Designing A Healthy LA[M]. Los Angeles: City of Los Angeles. 2013.

[21] Chen C M. Overview of Obesity In Mainland China[J]. Obesity Reviews, 2008(9):14-21.

[22] Frank, Lawrence D., and Peter Engelke. Multiple impacts of the built environment on public health: walkable places and the exposure to air pollution [J]. International Regional Science Review, 2005(28):193-216.

[23] Ewing, Reid, and Susan Handy. Measuring the unmeasurable: Urban design qualities related to walkability [J]. Journal of Urban design, 2009(14):65-84.

[24] Lee Y, Jang M, Ahn C. Health Promoting Spatial Design Characteristics of Korean Apartment House in a User-Benefit Perspective[J]. Indoor & Built Environment, 2012, 21(4):524540.

[25] 金广君. 美国城市设计导则介述[J]. 国际城市规划, 2001(2):69.

[26] 蒋莹, 常春. 国内外健康城市建设实践[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2, 46(8):754-756.

[27]玄泽亮, 魏澄敏, 傅华. 健康城市的现代理念[J].上海预防医学, 2002, 14(4): 197-199.

[28] 刘天媛, 宋彦 . 健康城市规划中的循证设计与多方合作——以纽约市《公共健康空间设计导则》的制定和实施为例[J]. 规划师, 2015(6):27-33.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