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东南客家民居的类型与特点/ 陈峭苇 程建军

Types and Characteristics of Hakka Houses in Southeast Guangxi

South Architecture - - Contents - 1 2 陈峭苇 程建军 Chen Qiaowei Cheng Jianjun

摘要 桂东南是广西最主要的客家聚居区,相应的客家民居类型可分为基本类型、发展类型、变异类型和相关类型四大类,其中基本类型有堂屋和横屋,发展类型有堂横屋、围龙屋、围楼、围堡和围村,变异类型有传统变异和洋式变异,相关类型有祠堂和碉楼,各种类型之间存在或强或弱的关联,并共同塑造了桂东南客家民居的围合性、对称性、向心性、秩序性和匀质性等特点。

关键词 客家民居;桂东南;类型;特点

ABSTRACT In the Southeast Guangxi, a major hakka community, the types of Traditional Hakka Houses can be divided into basic type, developing type, variation type and relation type. And the basic type contains Tang House and Heng House; the develoption type contains Tang Heng House, Round-dragon House, Enclosed House, Walled Fort and Walled Village; the variation type includes Traditional variation and Western-style variation. They have varied relationships among these types, which have commonly shaped the Hakka Houses' characteristics about enclosing, symmetry, centripetalism, order, uniformity and etc.

KEY WORDS Hakka houses; southeast Guangxi; type; characteristic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资助项目:岭南古建筑技术及其源流研究,项目编号:51278196;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课题资助项目:岭南传统建筑营建规划设计法与营造技术系统研究,项目编号:2012ZA02。

中图分类号 TU-09; TU-023; TU-024 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7.04.097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7)04-0097-08

作者简介 1博士研究生;2教授,通讯作者,电子邮箱:arjcheng@scut.edu.cn;1&2 华南理工大学、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桂东南在此指的是南至钦州、北海,东至梧州的以玉林、贵港地区为核心的广西泛东南部区域(图1)1),同时也是广西最主要的客家聚居区,据2000年的统计,该区域约有 410.2万客家人口,占广西客家人的73.3%,其中尤以玉林、贵港两地最为集中2)。桂东南客家民居类型较多且存在明显的系统性,在此厘清它们的相互关系及共同特点,为尚少人涉足的广西客家民居研究打下必要的基础。

1桂东南客家民居的类型

依据平面形制、空间形态以及使用功能等方面的差异,桂东南客家民居分为基本类型、发展类型、变异类型和相关类型四大类。

1.1 基本类型

基本类型在此有两种:一是能够满足家庭日常生活需求的最基本单位,在规模上往往是最小或相对较小的类型,主要指的是堂屋,以及一些具有居住功能的独立性横屋;二是一种附属性的类型,为日常生活和生产提供辅助功能,主要指的是横屋。该类型同时也是最基本的构成单元,其它类型大多由此发展而成。

1.1.1 堂屋

堂屋是以厅堂为中心构成的空间呈线性关系的一种简单的民居形态。一般包括厅堂、堂间、厢房和天井四个要素,较为简单的只有厅堂和堂间。除少数作为祠堂的堂屋,其前后一般很少有月池和风水林等大型客家民居常见的元素。堂屋的种类依据厅堂的数量可分为单座屋和多座屋3)。

(1)单座屋单座屋即独立成座的仅有一个厅堂的堂屋。多是一明两暗(图2)和三合天井(图3)的形式。一明两暗即中部明间为厅,两侧次间为房,厅多内凹,平面呈凹斗式。屋前或完全敞开,或以矮墙、篱笆等围出一块地坪。有些两侧建厢房,中为天井,形成三合天井的形式。猪牛栏等杂房大多附建于周近。

(2)多座屋多座屋即由不少于两座厅堂组成的堂屋。两座厅堂为两座屋,也叫上下座(图4),三座厅堂为三座屋,以此类推,但四堂以上很少见。多座屋以厅堂和天井为中心,两侧对称布置其它用房,属于四合天井的模式。

1.1.2 横屋

横屋即一排相对独立的由单一房间构成的房屋(图5)。有称为排屋或条屋,长度较大的则称为长屋,有些地方俗称为“竹篙屋”。所有房间大多均匀或接近均匀分布,功能颇为简单。

就功能而言,横屋可分为3类:一类是居住型,主要由住房或住房与厨房等并成一列,可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一类是杂房型,主要由杂物间或猪圈、牛栏等构成,满足日常生活和生产的辅助性需求;还有一类是混合型,即由前两者混合而成。作为基本类型的横屋,与后述堂横屋等民居中的横屋不同,尤其是居住型的横屋,已是独立的存在,而一些杂房类横屋,大多因用地等原因不能与主体构成如堂横屋般紧密的关系,也表现出明显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以及存在的普遍性使得横屋具有了类型的意义。这些横屋多因原本的堂横屋等民居无法按原有的格局扩展而在其外建造而成,就功能而言大多是对原有主体的补充,总体上仍表现出一种依附于主体的附属关系。

1.2 发展类型

发展类型由基本类型组合和扩展而来,主要有堂横屋、围龙屋、围楼、围堡、围村等类型,是桂东南客家民居的典型代表。

1.2.1 堂横屋

堂横屋以纵列的堂屋为中心,两侧平行布置不同功用的横屋,故名堂横屋。屋之前后多有月池和风水林。堂横屋种类主要根据堂屋和横屋数量来定义,如两堂两横、三堂四横等4),横数为左右横屋数量之和,因求对称多为偶数。此外还可根据倒座的有无来细分。

桂东南的堂横屋多为带倒座的两堂或三堂式。如灵山县马肚塘村两全堂(图6),建于乾隆45 年 , 两堂两横一倒座的格局(平面看似四横,实则禾坪两侧厢房较短,整体上未能形成横屋的形态),禾坪左右以实墙与横屋部分分隔,具有明显的内外之别。

桂东南颇多规模宏大的堂横屋。如博白县春石村白面山堂堂横屋(图7),始建于嘉庆年间,三堂十横一倒座的格局,倒座与下堂之间为禾坪,横屋之间为细长天街,两端开口,横屋部分仅中间设一通道,横向联系欠佳。

此外还有一种堂横屋,于建筑内部及周边随宜位置安排防御性的炮楼,颇为少见,也不同于后述的围楼。如博白县刘山村的大科楼(图8),由两座堂横屋并列而成,外座三堂一横,里座三堂两横,伸手较长,各围着一长形的禾坪,设两座门楼,两屋之间以内门楼相连,左右各设一炮楼,后端两屋角不远亦各有一处独立的炮楼,似有兼顾村中他处的作用,可能是因时势影响加建所成。1.2.2 围龙屋

围龙屋以堂横屋为主体,并在其后围以弧形的围龙,由此形成化胎、龙厅等。多依山而造,建在山梁尽端,风水上称山为龙,造屋把山梁围住,即是把龙“圈养”在家中,故名围龙屋 [1]。

围龙屋的种类习惯上多以堂屋、横屋和围龙的数量而分,如三堂两横一围龙、三堂四横二围龙等。此外,根据防御性的强弱可分为普通式围龙屋和围楼式围龙屋两类,前者即不重防御的一般性围龙屋,后者则通过提高外围横屋、围龙的高度并在其中设置炮楼、望楼等防卫性设施所形成的类似围楼的围龙屋。

桂东南地区所见均为围楼式围龙屋。下图为北流塘岸镇的戴氏宗祠(图9),建于清嘉庆年间,两堂四横一围龙的格局(东面外侧一列横屋为后来增建,与围龙屋关系并不密切),前有半月池,置六座炮楼,大门设内外两门楼,形成瓮城式的入口,内部空间的划分多为一明两暗的形式,后部化胎青砖铺地,中部微隆,最高处为围龙中央的望楼。

1.2.3 围楼

围楼即具有防御性围护结构的楼房。其界定主要依据两个方面:一是空间上呈围合的形态,并设置具有防御作用的外墙、炮楼等设施;二是建筑主体或多数房间尤其是外围护屋的楼层不能低于二层。

桂东南围楼的种类从基本组成来分有堂横屋式围楼和围龙屋式围楼两类,前者由堂横屋发展而成,其中又有倒座和枕杠有无之分,后者则是由围龙屋发展而成,亦即围楼式围龙屋;另外,从平面形状来分主要有方形围楼和马蹄形围楼两类,前者即平面形状为方形,此类大多因其有四角,每角设炮楼,多称为四角四楼,另有一些六座炮楼形式的方围楼,一般是在四角四楼的基础上于两侧护屋中部各增加一座炮楼形成,马蹄形围楼即围龙屋式围楼,其主体平面因后围龙而形似马蹄。

桂东南最常见的是堂横屋式的方形围楼。如贵港市木格镇云龙围(图10),建于咸丰4年,为三堂四横一枕杠的四角四楼,前端有禾坪、矮墙和月池,矮墙设炮孔。1.2.4 围堡

所谓围堡,即一种主要以独立外墙把若干建筑围护 起来的具有明显防御功能的建筑类型。桂东南民间习惯把此类建筑称作围城。深港等地则常把一些规模宏大的无法以常规经验去认同为一座建筑物的围楼定义为围堡。

围堡由堡内建筑及外围的炮楼、门楼、围墙等部分组成,总体上与围楼并无太大差异,区别主要在外墙,围楼的外墙是外围建筑的承重结构,而围堡大多是独立性的墙体,这与后述的围村大体相同,可认为围堡是缩小的围村。外墙大多较厚,底部宽约1m,一般在墙身内侧中部设可走人的跑马道。

围堡依据平面形式主要有方形和不规则形两种。如博白县康宁城肚队围堡(图11),是典型的方形围堡,建于乾隆37年,外墙方正,四角炮楼,堡内并列两座堂横屋,分别为两堂两横和三堂两横的格局,西座前有月池,门楼两座,该堡独特之处在于外墙,分上下两段,相接处形成宽约 0.4m的跑马道,墙上每隔4m设一壁柱,外凸约1m,俗称锁匙头,柱顶与跑马道齐平,除增强墙体稳定性外,柱顶可架设木板,增宽跑马道,以利防御。

不规则的多边形围堡,一般是因用地的影响而形成。

如合浦县曲樟乡曲木土围城(图12),由新城和老城两部分组成,老城始建于清光绪8年,新城始建于清光绪21年,共有九座炮楼,老城主体为二堂二横,大部分已损毁,新城部分主体近似于两堂三横,后部有一枕杠,外墙内侧有宽约0.5m的跑马道,离地高约4m。

1.2.5 围村

围村,即有明确围护界限的村落,由各式建筑物、构筑物以及外围炮楼、门楼、围墙等部分组成。严格而言,围村并非通常意义上的民居建筑,但因其与前述的各式客家民居特别是围楼和围堡之间存在诸多共通的地方,甚至还存在模糊的界限,比如一些大型的堂横屋或围楼,也曾作为独立的自然村而存在过,因此,本文把围村作为客家民居的一种特殊类型,以期更全面的认识客家民居的特点。

就平面而言,大多数围村都是先有村后有围,外墙因环境而变,所以多呈不规则多边形的形态。下图为博白县沙河镇礼安村城肚队(图13),占地面积约28 亩, 外墙建于民国9年,平面为六边形,外墙设七座炮楼,内有半月形水塘,喻为“七星伴月”,外墙建造仓促,质量不高,部分已自然坍塌,整体格局以祖祠永庆堂为核心向两侧发展。

1.3 变异类型

所谓的变异类型,在此指的是传统样式(包括基本类型和发展类型)和西洋样式相结合而形成的与传统样式存在明显差异的类型。其中又分为传统变异和洋式变异两种类型。

1.3.1 传统变异

传统变异,即在传统的基础上融入西洋元素。这种类型的平面、空间和形态关系都基本保持传统的格局,只是局部采用西洋样式的做法,或在细部上增加一些西洋的装饰符号,总体上仍属于传统的建筑体系。

最常见的改变发生在在大门门楼和内部廊道等部位,券柱式走廊、三角形山花等形式颇为盛行。客家民居内部存在许多纵横交错的连廊或走道,常成为变异的重点,

形成券柱式内廊样式,如博白县新田镇福龙田四角四楼(图14),两堂两横一倒座的格局,倒座内侧和内部天井均设券柱式走廊,明暗相间,产生别样的空间体验。

1.3.2 洋式变异

洋式变异,即以西洋的样式为主,加入一些传统元素。这种类型以外廊样式较为普遍,无论空间布局还是立面造型,与传统客家民居都相差甚大。有些为适应传统的生活习惯或习俗,作了局部上的调整,但已非严格意义上的客家民居或传统民居。

一个典型例子是博白县大良村大平坡水楼(图15)。该楼于民国元年 (1912 年 ) 始建,历时3年。长方形平面,砖木结构,底部架空,立于一方水塘之上,地上二层,二层之上尚有一阁楼,四周为券柱式外廊,南北各留一口,原以吊桥出入,四坡屋面,南面屋顶中部设一半圆山花。从墙上搁檩所用孔洞和地上留痕可推断二楼中部一间应是用作厅堂,因此,其平面格局仍是传统的五间过。

1.4 相关类型

相关类型是指一些非纯粹的民居但跟民居关系较为密切的建筑,主要是祠堂和碉楼。

1.4.1 祠堂

汉族祠堂体系一般分为宗祠、支祠和家祠三级。桂东南地区称为祠堂的均指宗祠,一些房系发展较大,其支祠逐渐升级为某一区域的宗祠,这样就出现了大宗祠(有些地方叫总祠)和小宗祠(有些地方叫祖公堂)之分,一般的支祠则叫作阿公厅,现如今已经很少有家祠的建制。

就建筑形式而言,桂东南客家祠堂可能有些混乱,但一般来讲,独立性的多为宗祠,宅祠合一的则各个级别均有,而近些年新建的宗祠和支祠基本上都是独立性的。

博白、陆川等地独立性的客家宗祠形制一般小者两进大者三进,厅堂内多以圆拱作为空间的分隔。如陆川县横山镇稔陂李氏宗祠(图16),始建于明,两堂两横的格局,入口设门楼,头门之后是内坪,坪中照壁与下堂相对,两侧横屋山墙为镬耳式。上下堂均为三开间,天井连廊和屋内隔墙设各式圆拱门洞,空间通透敞亮,上堂正中是祖堂神龛,两边横屋为敞廊,可作储物和祭祀会餐等用途。

1.4.2 碉楼

这里所说的碉楼,与围楼、围堡等民居之中的炮楼不同,是一种独立性的存在。碉楼是有坚固结构体系的以防卫为主的军事建筑形式,或者是有很强防御功能的生活居住建筑形式,前者是用于战争的军事的据守防御,后者则是居民适用于战乱匪患的生存环境[2]。桂东南乡村曾普遍存在的多属于炮楼的形式,但碉楼也不少。这种碉楼的兴建,应与围楼、围堡和围村一样,与清末民

国时期的社会动荡有关,如贵港“淸光绪二十四年,匪风日炽,村居多建碉楼以资防御,自是寖成风尚”[3],同时也可能受到临近的广东地区的影响,如碉楼甚为普遍的开平等地,与桂东南各地的直线距离也不过在两三百公里左右,当然这也可能是两广地区共同涌现的一种宏观现象。

独立存在的碉楼,占地面积多不大,一般为四、五层高,有些内有天井和水井,外墙用夯土或青砖,大多只设一门。平时不用,只在危险时才避入安身。如博白县旺茂镇中间垌碉楼(图17),长约 15m,宽约 10m,楼高4层,均为夯土结构,底层墙厚1m,四角外凸,类似于壁柱,可增强建筑的稳定性,内空可容一人,设有枪眼,楼上为通廊式单间房。

1.5 各型关系

桂东南客家民居各类型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相关性,可用图(图18)描述如下:从上图可知,堂横屋由堂屋和横屋组合而成,围龙屋由堂横屋在其后增加围龙部分而成,围楼主要由堂横屋或围龙屋通过增高其外围楼房及增设炮楼等防御性设施而成,围堡则是由若干个体如堂横屋等通过增设独立性外墙和炮楼等防御性设施而成,围村则是整个村庄被外墙、炮楼等防御性设施所围护而成,其内一般为堂横屋、堂屋和横屋等类型的建筑。

此外的变异类型,则主要由堂屋、横屋、堂横屋和围楼等类型通过与西洋元素结合而成。另外,各地为数不少的独立性宗祠也多是堂屋或堂横屋的形式,而独立性碉楼,与围楼、围堡或围村中的炮楼之间也存在共通的关联。

通过进一步的比较分析可发现,客家民居的核心在于堂屋,堂屋作为最重要的基本类型,发展和演化形成堂横屋等常见的主要形式,反映了彰显内外之别、等级之分的“门堂之制”所蕴含的礼制思想在客家民居之中影响之深,如果剥离堂屋或堂屋所构建的空间,客家民居便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在诸多的类型之中,堂横屋应是最普遍的存在,以堂屋为核心横向扩展的形态,既是聚族而居的物化表现,同时也是适应家族或宗族繁衍的简单而实用的一种模式。相较之下,围楼、围堡和围村等类型,由于防御性的强化,外围的护屋或围墙有形中限制了空间拓展的可能,客家人四处颠簸迁徙不仅是为了生存,最终是为了更好的繁衍,因而围楼等类型的出现,从根本上讲与这种深层的内在愿景是相矛盾的,从这一层意义出发,可以说围楼等类型只是对应于彼时彼地社会现实的不得已而为之,堂横屋才是桂东南客家民居最主要的代表类型。

至于围龙屋,就其形态而言最为贴近堂横屋的拓展逻辑,但现存实物均为围楼式围龙屋,而此类围龙屋的防御作用实不如方正的围楼,这或是围龙屋最终不能在桂东南盛行的主因之一。

诚然,各型之间的相关性,是社会、文化、经济等诸多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个中的演化过程与机制颇为复杂,尚待深入的研究。

1.6 分布概况

桂东南客家地区分布最多的应是基本类型的堂屋和发展类型的堂横屋,但何者为多则难以定论,就现状而言,堂横屋几乎每村尚有,数量最多。而作为基本类型的横屋,实非客家人理想的居住模式,很多时候是作为一种过渡或辅助的形式而存在,因此原本的数量可能也不多,如今是散见于各地村中。围楼亦是各地皆有,虽非见于每村,但数量不少,多为四角四楼的形式。相对而言,围堡与围村的数量则要少得多,尤其是围村,其外墙对村落的发展影响较大,多已拆除,是以更为少见。围龙屋则极少,主要集中在玉林市区以及玉林与北流交界的地区,此外,贵港、兴业等地可能也存在过,但几处传闻之地经拆除改建后已难考证,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历史上桂东南兴建的围龙屋数量应该非常稀少。变异类型也见于各地,数量不在少数,一般是侨属和民国政府官员出身较多的地方为多,如合浦、北流和容县等地。相关类型中“阿公厅”级别的祠堂可谓每村皆有,宗祠则因地或宗族而异,碉楼的情况尚不明朗,总体上可能是一种零星的分布。

2桂东南客家民居的特点

堂横屋、围龙屋、围楼和围堡等典型的桂东南客家民居均具有围合性、对称性、向心性、秩序性和匀质性等共同的特点。

围合性是通过连续的可以明确区分内外边界的限定而得以确立,并因为内部中心的存在而得以强化。这一重边界,或是厚实的外墙,或是高于其它的楼房,或是不便涉足的水塘等,作为存在的实体,产生了空间上的内外分隔,形成了领域的界限,也就导致了围合性的形成,此外,以堂屋为中心的空间格局,也赋予了这种围合性存在的理性基础。围合性是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是聚族而居的外化表现。在桂东南客家民居中,围合性的存在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即是为了防御,围合的程度因不同的自然和社会环境等因素的影响而不尽相同,因而有强弱之分,炮楼高耸的围楼、围堡以及围村最为强烈,围龙屋次些,而堂横屋最弱。

向心性是通过以堂屋为核心的整体空间逻辑的形成而获得。厅堂是礼制活动和世俗生活交汇之处,是客家民居的核心,而其中则以祖堂为最高级别。中心的存在,在空间上建立了不可擅越的地位,从而获得了结构上的整体性,而这种整体性又反过来强调了中心的超然,即一切其它的存在都在象征或说明中心的存在。因空间关系的差异,各类型之间的向心性也有所不同,其中围楼和围龙屋最为明显,堂横屋次之,围堡内部如具有若干相对独立的个体,则因多中心的存在而使向心性弱化,围村则因尺度过大使得向心性大多只能产生于心理意识的层面而非视觉直感。

对称性是依托于主要由堂屋序列构建的中心轴线而形成。轴线之上及其两侧的房屋大多对称分布,尤其是大门、厅堂、天井等更是严格对称。对称性是客家民居空间结构和外部造型的重要特征,而且其中还蕴含着一种平衡的意识,维持着一种稳固的状态,贴合着客家人渴求安定生存的潜在愿望。对称性的强弱与民居的规模与构成的复杂程度有关,一般而言,围龙屋、堂横屋、围楼比较明显,围堡次之,甚至可能存在多条对称轴线,围村则比较弱,主要的对称关系往往集中于村中祠堂所构成的核心部分。

秩序性是通过中心的存在和由此形成的中轴线所产生的线性等级关系而呈现,并通过对称的关系而加以维护。客家社会强调家族成员在一种固定组织模式中的主次关系,客家民系的秩序意识是建立在礼制理论基础之上[4],由此反映出来的客家民居空间的秩序性,正是以厅堂为中心的各种空间对称布局所构建形成,民居内部空间主次等级分明,各级厅堂构成中轴线,并指向作为秩序终点的上堂。秩序性的强弱与纵深方向的空间系列的多寡有关,厅堂数量多且设有倒座的民居的秩序性要强些,一般而言围龙屋、围楼和堂横屋比较强烈,围村 多以祠堂控制整个村落的空间格局,其秩序性也非常明显,而围堡如果内部的多个中心彼此是平等的,其秩序性则被分化。

匀质性是通过各种居住和辅助用房的近似均等的划分而体现出来。有着“大公小私”特质的客家民居,在空间上所强调的“大公”即是厅堂的公共性,而“小私”则是弱化了家庭的独立性,以均分的方式分隔和分配空间,从而在厅堂之外形成了强烈的匀质性。这种匀质性主要体现在横屋、枕杠、围龙等部分上,其强弱主要与民居的规模有关,如横屋数量越多其匀质性则越明显,而围堡和围村则因其内部个体之间存在的差异性,使得总体上的匀质性倾向有所降低。

在堂屋、横屋等小型民居中上述特点并不强烈或不完全具备,但它们或具有扩展形成堂横屋等大型民居的潜在意图,或只是作为一种次要的辅助性的作用而存在,因此可认为这些特点是客家民居的总体表现。

上述特点的形成,同样有着复杂的社会、经济和文化等因素的影响,也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

图片来源

文中图片均为作者绘制或摄影。

注释1)桂东南区域并无明确的定义,狭义上多指玉林、贵港两地,另一说尚包括北海及岑溪等地,更泛的则从行政区划的角度把桂东的贺州、梧州以及桂南的钦州、防城港等地也纳入桂东南的范畴。本文的桂东南所指,则主要基于客家人的分布情况,以玉林、贵港两地为主,同时兼顾与此核心区关系紧密的钦廉和梧州地区。2)文中数据根据钟文典《广西客家》的相关统计而得。详见:广西客家(第2 版)[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 89~90. 3)桂东南客家地区习惯以“座”为单位定义厅堂的数量。4)在桂东南,堂横屋中的横屋称为“拖廊”或“拖”,一列横屋即为“一拖廊” 或“一拖”, 两堂两横习惯性叫做“两座两拖廊”或“两座两拖”。

参考文献

[1]李秋香.乡土民居[M].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9: 231.

[2]程建军.开平碉楼——中西合璧的侨乡文化景观[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7:65.

[3](民国)贵县志[Z].台北:成文出版社,民国56 年(1967年)影印本:292.

[4]潘安.客家民系与客家聚居建筑[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8:147.

[5]陆元鼎,杨谷生.中国民居建筑(中卷)[M].广州: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2004.

[6]陆琦.广东民居[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8. [7]吴庆洲.中国客家建筑文化[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 2008.

[8]黄崇岳,杨耀林.客家围屋[M].广州: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 2006.

[9]张斌,杨北帆.客家民居记录•围城大观[M].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2010.

[10]钟文典.广西客家(第2版)[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

图 1本文所指的桂东南区域图示

图 2单座屋(一明两暗)示意图 3单座屋(三合天井)示意图 4两座屋(四合天井)示意图 5 横屋示意

图 6 灵山县佛子镇马肚塘村两全堂

图 7 博白县博白镇春石村白面山堂堂横屋

图 8博白县博白镇刘山村大科楼图 9北流市塘岸镇戴氏宗祠

3

2

图 10 贵港市木格镇云龙围

图 11博白县旺茂镇康宁城肚队围堡图 12合浦县曲樟乡曲木土围城

图 13博白县沙河镇礼安村城肚队围村

图 14 博白县新田镇福龙田四角四楼

图 15博白县博白镇大良村水楼图 16 陆川县横山镇稔坡李氏宗祠

图 17博白县旺茂镇中间垌碉楼图 18 桂东南客家民居主要类型之间关系示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