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天使投资人王刚:一个心灵自由的乞丐本身就是国王

创业,最有价值的地方就在于,随着我们的成长,我们在向善,而且变得单纯和简单。CEO如何判断目前公司的发展是否健康?有人说,当然是看公司的各项数据是不是处于一个正反馈当中;有人说,看公司能否不断地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通过滴滴天使投资人王刚对禅宗思考的整理,得出了一个新的认识:除了从看数据,以及得到资本市场的支持来判断公司健康与否外,CEO 还要不断追问自己,你和团队是否每天都在去伪求真,越变越简单?这是一个「渡」自己的过程。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 目录 - 责任编辑/卢春燕

量与质

我前段时间见了一些人,其中有漫画家蔡志忠老师。我们聊了三四次,他一头白发,我在看这个人作品的同时也在看这个人,他自称是中国目前活得最 像庄子的人,我们最长聊了11个小时,我说人是最伟大的艺术品。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自己,从20岁开始修炼,活到80岁至少也修炼了60年。我们这一生,也一直在雕刻自己,区别就是我们到底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艺术品, 还是一个工艺品,当然还有可能变成了赝品。如今,我也会面临很多困扰:我可以有参加不完的聚会,见不完的项目与人。当我有了资源以后,我也想过是不是可以把自己投资的项目数量再放大一

倍、两倍、三倍?去年20家,今年40家,后年60家?用数量去做大我的规模。但转念一想,这是一个线性增长的模式,最大的瓶颈是我的时间,自己将很难持续。如果我这么做了就意味着每一家企业都只能得到极少的关注,等待我的一定是项目大面积的死亡,所以我不能做量。就如同:如果你想与任何人都交朋友,就意味着你没有朋友。也许天下人你都认识,但是你们都是点头之交,因为没时间交心,没时间进行智慧的碰撞,无法升华你们的友情。当我们想在全球各地都有一个自己的家时,就意味没有一个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家。我们会疲于奔命,资产和选择会变成一个负担。当我们的人生有选择权的时候,是不是要无限地做加法?是不是我们有钱了,我们就一天能吃13顿饭?没有,我们还是吃3顿饭。当然最现实的情况很可能是3顿都吃不上。因为我们会更忙了,忙于数量当中。 做数量并不难,因为它不会挑战到我们的魄力和过去的惯性,只不过是压缩了我们的睡眠和吃饭的时间,但这本身并没什么突破可言。相反,当我们的人生有选择权的时候,应该尝试着去消费原来不敢消费的产品,去结交我们原来不敢结交的人,从被动等待,到主动敲门。去 Offer 我们以前 Offer不起的人,去投资我们原来投不起的项目,原来一个项目投 100万人民币,今天能不能给100万美金,能不能给 1000 万美金,能不能有一天一个项目投200亿美金,进入终局牌桌?这才是挑战。敢于与过去的一些人说「NO」,敢于放弃一些小的机会,敢于把一部分的东西舍弃捐给别人,这才是挑战。因为「舍」比「拿」更难。这样,我们还是每天吃3顿饭,只是每顿饭更有质量了;我们还是每天见3个人,只是见的人的段位和品行比以前更高了;我们还是住一套房子,只是 更有质感和品味了,这就是指数级增长。宁可把一件事情做透,而不是面面俱到;宁可与一个人推心置腹,而不是有很多的泛泛之交。只要我们逼自己在「质」上进取,不是在「量」上贪婪,我们的人生就在上升当中,否则就是在平面踱步。

两个感悟

近来,我有两个很强的感悟: 1)商业其实是 2 和 98 的法则,二八法则是骗人的。我们反思一下,跟我们关系最铁的,能产生最大愉悦程度的,只有那2%的人,但这2%的人并没有被我们给予足够多的关怀和重视,相反我们把时间和精力分给了 20% 的人。一个一直做加法的人生,最终很可能会得到一个除法的结果;一个常常做减法的人生,反而会得到一个乘法的结果。越是泛泛之交,越是没有朋友,因为1就像是分母,加越多越小,减得越多,结果就越大。2)有能量的人多,有名声的人少。这是什么原因?很多行业有很多很牛的人,我最近也认识了一些。但是在江湖上,有好名声的人非常少。好名声是要靠智慧与慈悲成就的,一般来说有能力的人是有智慧的,但慈悲往往不够,他们通过各种手段获取自己的江湖地位,但很难有一个好的江湖名声。慈悲在我们日常生活当中一个最最基本的表现,就是能不能把对方当人看,能不能对身边的每个人将心比心地同等对待。一个人成功的标志就是考虑别人永远比自己多一点。

任何行业你要想成为主流的前提是,不能只有能力,必须要带有口碑才能成为主流。巴菲特说名声是我这辈子最好的资产,如果名声不在了,总有一天这个钱会还回去的。当初在阿里巴巴工作时,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当了经理以后权力更大,结果发现上面有总监管着;后面想是不是当了总监以后权力会更大一点,结果上面还有副总裁、总裁管着。后来我干脆想通了,我能不能让自己心灵自由一点,一个心灵自由的乞丐本身就是国王。要让人成为艺术品,首先要有强大的想象力、强大的洞察力,你这个脑袋就得先是一个艺术品,你跟它聊天,你能发现思维的真谛。智慧与慈悲是合二为一的,我们要有一个慈悲的心态,要在将心比心的同时能够享受到精神自由。希望你也能用未来50 年、60年、80年的时间,将自己打造成一个艺术品。

上山与下山

前段时间,我去了一个风景秀美的寺院,寺院是一位高人自建的。这家寺 院我之前约了三次都没约上,后来我厚着脸皮说受蔡志忠老师的委托和高人见一面,果然有效,可见蔡老师名号在江湖上还是挺管用的。上去之后高人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坐,那我就坐下了。坐下以后,我挺紧张的。我表明来意,为什么要来见他。我说我们投了很多公司,觉得企业把当代人的需求满足了,很成功。禅宗,还能让每个人都自在一点,让每个人都好一点 ...... 他说,你讲的东西和我没有关系,对他们没有任何兴趣。我直接就撞钢板上了,我说自己只是表明来意,你回应一下,你可以帮我,也可以不帮我。他说:对不起,老子没有兴趣。我说:好吧。我便不说话了。我就想了一会,他接着问我还有什么问题。在那种情况下,我已经想不出什么问题了,就被噎住了。为什么被噎住了,因为觉得没有被尊重,觉得没有面子,所以被噎住了。最后简短交流完毕,这位高人带我吃了饭,然后还带我把整座山都转了一遍,详细讲了每一套房型是怎么设计的。其实我能够感觉到,他冷漠的言辞背后有着一颗真诚善良的心,这是我能直接感知到的。 后来我说这样行不行,什么时候约蔡老师再来一趟,来这里住两天。他说你不是来了嘛,让蔡老师过来干什么呢。我又被噎了一次紧接着说我们今天要走了,临走想送他一包茶叶,但他却要我把茶带回去,并且还说这里不接受捐赠。我说有什么事,是我能为你做的,他说没有什么事。当时我的感受,这个人的特质,他的修行和他所处的环境简直是绝配。你能想象这样一个人如果下山,在人间能混出一个什么模样。他今天个人的修行和他所处的环境已经融为一体了,在我眼中他不是一个禅师,而是一个艺术家,你可以欣赏他的字,欣赏他的画,欣赏他的整个建筑。从山上回来以后,我和蔡志忠老师提前约了一起去径山寺感受一下。同时我开始写字,我经常写《陋室铭》里的词,「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我最近也见了一些书画大家,发现他们的区别就在于,有些人是在书法上有造诣,有些人是在绘画上有造诣,但他们都在追求修炼自我这个终极目的。这让我想起了,当初自己去少林寺看到现场武僧表演的时候,我只看到了武僧们的血气方刚,没有看到其他的东西。随后我就请教少林寺的大师,我说看不出这帮人有多么厉害呀!大师说:「王刚,这叫武术,凡是叫术的都是默。武术上面是武学,武学上面是武道,武道就是禅宗,练武只是修禅的法门之一,练武本身不是他们的目的。」之后,我就在反思,我明白这些人最终只是借助他们所做的事情「修真」。什么是真?用禅宗的话来讲就是宇宙智慧。你发现在任何行业当中能够做成大家的人,他背后都有一套非常完整的哲学思想,绝不只是一个工匠,这是我的体会。

现实生活中,你也会感受到,当你和一个工匠聊的时候,你们的对话不会太长,因为他几十年的经验只需要两次就可以大致说清楚了,再问就没什么新鲜东西了。而如果你和一个具有哲学思想的工匠聊,你可以聊一辈子,而且每天聊的还能不一样。到了去径山寺那天,我老婆早上起来就不高兴了。她说道:「王刚,你礼拜一到礼拜五见项目,礼拜六、礼拜天也见项目,你告诉我,什么时间是留给家人的。我相信很多创业者都会面临时间分配的问题,老婆会说再不回来,孩子都不认识你了。我们都是早出晚归,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睡着了,每天孩子要上学比我们先走,留给我们和孩子交流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所以,经过那天早上老婆给我这样一说,我就决定带我儿子一起进寺院。后来回家儿子把情况和他妈妈一五一十讲完了,我老婆也很开心。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又往感情银行里存了不少钱进去。后来,我也想明白了,我觉得一个人如果照顾不好自己的老婆,照顾不好子女、父母,就不要再提照顾兄弟了。 而且我觉得家人也没有那么难照顾,他们不会提非份的要求,其实你每天忙碌回家只要看见儿女3分钟,哪怕一句话都不说,你一天的忙碌也是可以得到排解的。过去我们就连3分钟,可能都没有给到。也可能那3分钟,我们给到了,但我们的心却不在那个地方。所以,我认为家庭处理和事业并没有那么矛盾,这取决于我们的处理方式。

心无挂碍

最近,自己开始研究禅宗的一些关键词语,有一个词叫心无挂碍,我觉得这个词很值得玩味。有一天,一个CEO跑来和我说,他要崩溃了,因为公司经营不好。他觉得不能欠下我们的钱,怎么可以挥霍了2亿人民币,最终还把公司做垮了?让他觉得非常对不起投资人,但这个时候他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整个人都显得很崩溃。我相信有些公司都经历过,最初融资的时候一帆风顺,但由于你并没有真正掌握企业竞争的规律,所以你的数据是支撑不了业绩的,支撑不了这个估值, 它自然又会掉下去。就像打牌一样,一上来赢了 10 万块钱,觉得自己能赢更多,结果打了三天三夜,从赢10万变成输10万,过程中自己的情绪只会越来越糟糕。这时候,你的心思根本不在牌上,你想的是怎么还债。换成一家企业也是一样的,这时候CEO的心境根本不在企业经营上, CEO想的是对不起投资人,对不起一起奋斗的兄弟,感到很崩溃。

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我认为还是CEO思考问题的视角不对。投资就意味着我与你长在一起了,你疼我也疼,我们是一样的。我们做每件事情之前为什么不能轻装上阵?最后我建议他考虑问题的角度换一换,不要从对不起谁入手,而要从用户的需求下手,哪些用户还处在饥渴当中,然后想办法去解决这些用户的问题,这个过程也能让整个团队得到成长。任何公司都会起起伏伏,让你痛苦的不是起伏,让你痛苦的是不接受起伏。我们看到如今创业为什么失败率非常高,有人会说因为他们做的是伪需求。那什么是伪需求?简单来说就是你想象的需求,并不是用户真正的需求,这就是伪需求。那为什么你会想出伪需求?因为你需要财富,需要江湖地位,需要给自己好的名声,这一切都是你的需要,而这一些可能并不是用户所需要的。我们想一想,有什么样大的成功是自我的成功,没有通过利他来完成的?哪一个人的成功是自己全赢了,而别人都输了的?只有当我们把自己放下的时候,你才更容易看清楚这个世界的真相,更容易看清楚别人的真实需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