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夏的泥塑梦

Tibet Geographic - - 滇藏 -

告别夏电夏家,我们再次来到村支书金夏家。金夏与阿鲁松一样头上缠着白巾,因为早有准备,身着全套 人服饰。金夏显得比较瘦削矮小,同样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脸上总是带着谦逊的笑容。金夏告诉我们,

人衣服上的竖杠代表着财富的多寡,他身上有三条杠,只是中等富裕。我对他身上的佩刀发生了兴趣,他也主动抽出来让我们把玩。

在村里初遇金夏的时候,他赤着脚,肩扛几棵树苗,高声吆喝着。原来他是村支书,组织村民到村口植树。 人原先常年赤足,金夏的祖先也是这样行走于山林大地。这位49岁的新村党支部书记有着相当典型的

人男子体质特征:1.6米左右的瘦小身材,肤色黝黑,下巴微翘,双手短而宽。令人难忘的是他喜欢笑,爽朗、羞涩和肆意的笑声,那么奇异地混合在一起,即使离他很远也能听见,很多时候完全像个孩子,在城市中年男子脸上很难看到。

金夏拿出粗糙的玻璃杯,喝着他家味道很淡的鸡爪谷米酒,我提出想看一下饮用米酒的传统器皿,和鸡爪谷实物一起拍摄。没想到金夏提起腰刀,到山上砍来青翠的竹子做成竹筒竹杯,又从粮仓里拿出一些鸡爪谷穗子,用双手反复揉搓,脱好粒给我。我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客气地说:“太麻烦你了。”金夏却毫不客气地说:“我也觉得挺麻烦的。”每次想起这句回答,我都能体会金夏那种恍若隔世的率真。这就是性格直率的金夏,有什么就说什么。

金夏家的庭院很小,估计也是近年来修筑而成专门用来接待游人的。他的家住在后面的山上,我们提出要去参观,被他友善地谢绝了。金夏的庭院有着自己的特点,廊道里摆放着形态各异的泥塑。金夏希望通过这些泥塑,还原 人曾经在深山老林里的原始生活场景。它们是用当地的白泥配以颜料塑成,泥人之外,尚有以竹、木、石、金属等构建的房屋、火塘、刀具、钓具等,生动地再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