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美冰川—米堆冰川

米堆冰川被地理学家们称作“世界级冰川奇观”,它有着近800米落差的冰瀑布,还是一条会“突然跃动”的冰川,这在世界冰川中都是极其罕见的。在我国境内的4万余条冰川中,只有两条冰川会做这种“特技动作”,一条是米堆冰川,另一条便是与它相距不算远的南迦巴瓦峰下的则隆弄冰川。

Tibet Geographic - - Collection 博物 -

当我们打开地图时会发现,在我们生存的蓝色星球上有三块白色区域,其中两块是地球高纬度区域——南极和北极,而第三块白色区域则是号称地球“第三极”的青藏高原,孕育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冰川奇观。我国有46298条冰川,都是山岳冰川,比起遍布祖国大江南北的高山、河流,数量一点也不少。

波密县地处藏东喜马拉雅深处,面积近1.5万平方公里。波密县属山地丘陵,四周为山地,中部为河谷区,平均海拔4200米左右。北部、西部、东北部为念青唐古拉山向东南延伸的分支;东部有伯舒拉岭的余支,南有喜马拉雅山的分支,印度洋的暖湿气流致使这个高寒山区大量降雪。积雪终年不化,孕育出了青藏高原最大的海洋型冰川群,其中有中国最大的海洋型冰川——卡钦冰川、第三大的海洋型冰川——则普冰川,还有中国最美冰川——米堆冰川。

来自中国冰川专家的研究资料表明:西藏海洋性冰川数量8600条,而波密县全是海洋性冰川,共有2040条,也是我国海洋性冰川分布最集中、面积最大、数量最多的地方。2015年9月,波密县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选为“中国最美冰川之乡”,一批批摄影师冒险进入这里拍摄冰 川,使一大批冰川变得有图片资料可查,为天下人知晓。

波密县冰川具有典型的海洋型冰川特征,积累量大,消融量也大。正是这种特性,也给了农田、民居、草原、湖泊等景观和冰川共生的机会。波密县高山重叠,山峰林立,眺望高大的山头,如戴着一顶顶银色的“白帽子”,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波密县的雪山、冰川、森林、河流、牧场、气候,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自然风光,为人类提供了适宜的生存环境。

波密县康巴藏族在此世代居住,形成了独特的文化习俗,可谓是“人类的冰川之乡”。正因波密重要的地理位置,丰富的自然资源,色彩斑斓的面貌,历史上的波密王朝曾长期脱离西藏地方政府的统治,成为藏东南相对自治的一个小“王国”。直到清道光年间,才统归西藏地方政府管辖。

2005年9月,《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推出了一次“选美中国”特辑,波密县境内的米堆冰川入选“中国最美冰川”,这一最美的头衔也使得米堆冰川成为了世人关注的焦点。米堆冰川何以入选中国最美冰川?同其他冰川相比又有何出众的地方?

米堆冰川地处念青唐古拉山与伯舒拉岭的接合部,这里是我国最大季风海

洋性冰川的分布区。念青唐古拉山与伯舒拉岭是一系列东南走向的高山,从印度洋吹来的西南季风,能够沿雅鲁藏布江和察隅河谷北上,深入这一系列高山之中,并带来了大量的降水,于是在一个叫米堆的藏族村庄后的一座海拨 6385米的雪峰周围,诞生了一个壮美的精灵——米堆冰川。

米堆冰川同中国大多数冰川一样,都没有名字,有名字的冰川,大都是因为离冰川末端不远处有一个村庄,冰川的名字往往是借用村庄的名字。米堆冰川大概也是这样,因为米堆村就坐落在米堆冰川的山脚下。多年前的一个夏秋时节,我有幸走近米堆冰川,亲身感受它的魅力。

一提起冰川,很多人会想到冰天雪地、寒风刺骨的景象,但现在像我这样近距离站在冰川脚下,阳光非常猛烈,我穿一件长袖已经足够,这也就是米堆冰川的独特之处。随行的玉普乡干部小张介绍说:“米堆冰川是我国海拔最低的冰川,温度也不算低,像其他大陆性冰川的温度比较低,米堆冰川不是很冷,一般都可以过去,而且在它下面有村庄、民居、农田,人与自然很和谐地相处。因此,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在冰川山脚下拍照、休憩,捕捉着任何美的瞬间,感受着奇特的冰川风光。”

米堆冰川是我国三大海洋冰川之一,主峰海拔6800米,以频繁的雪崩、巨大的冰瀑布、发育完全的弧拱奇观而著称。雪山上有巨大的冰盆,冰盆冰雪覆盖,积雪随时可以崩落,高达十多米的断裂冰舌,发出幽幽蓝光,神奇迷人。

米堆冰川被地理学家们称作“世界 级冰川奇观”,它有着近800米落差的冰瀑布,还是一条会“突然跃动”的冰川,这在世界冰川中都是极其罕见的。在我国境内的4万余条冰川中,只有两条冰川会做这种“特技动作”,一条是米堆冰川,另一条便是与它相距不算远的南迦巴瓦峰下的则隆弄冰川。正是米堆冰川的独特魅力,在我国研究冰川权威机构的中科院兰州冰川冻土研究所办公室醒目处,挂着的正是一幅米堆冰川的大照片。

据史料记载,1988年7月15日深夜,米堆冰川突然跃动,断裂下来的巨大冰川末端冲入冰湖中,使冰湖里与断裂冰川同样大小体积的湖水狂涌而出,冲溃湖坝,数千立方米的湖水在几分钟内夹杂着泥石流翻滚而下,冲毁了川藏公路上大小桥梁18座及42公里的路基,使这条藏东南唯一的“生命线”中断达半年之久。我们采访当地村民时,他们回忆说,那年夏天天气炎热。6月27日,达到了这个高海拔地区从未有过的高温,竟然超过了30℃。

可以想象,连日的高温,不仅加快了冰川的融化,使湖水大增,更大的变化出现在冰川中。气温的增高使冰川内部的水温上升,冰川内的水温从表层到底部都高于融点,冰川内部的冰晶体发生了分解和再结晶的过程,坚硬的冰川变得有些“软”了,冰川底部融化的冰水像给冰川底部添加了润滑剂一样,变得更容易滑动了。这时如果冰川的某处发生断裂,断裂下来的冰川就会突然快速滑动,冲入末端的湖中。巨大冰体突然进入湖水中,会使湖水猛涨,冲毁湖提,爆发洪水泥石流。我走近米堆冰川下的冰渍湖,望着眼前的这两个宁静美丽的湖泊,无法想象冰川突

然跃动带来的惊天能量和巨大破坏。

从公路边沿着河谷朝着米堆冰川前进,垂直分布的植被在不断变化,变换的沿途景色中河谷两侧的民居若隐若现,朴素简洁的坡屋顶民居、挺立的晒麦架,随风飘动的五彩经幡,和着家犬的嗷嗷叫声,看着牛羊悠闲的吃草,面对这样的画面,无论是生活在这里的村民,还是慕名而来的游客,都会感到内心的宁静安详。

近些年,米堆冰川出名后,这里的村民除了种地、外出打工,有的还开起了饭店、旅店,或租马匹,或从事土特产销售,大部分村民吃上了“旅游饭”。村民的日子也是一天天越过越红火,这些变化,从村民的笑脸和他们建造的住房就可见一斑。

若要近距离地观赏冰川,我们还需骑马进去。我见到几名村民坐在草地上,悠闲地聊着天,看到有游客,远远地冲我们道一声:“你好,扎西德勒。”若骑马往返一趟米堆冰川观景台,每人需要100元。

当地的牧民牵着马背上的我们一路向前,跋涉高低起伏的山间。骑马的时间不过十五分钟,却令人难忘。对于我来说,第一次骑马行走在崎岖山路上,两公里多的路程走得一点儿也不轻松,沿途要跋山涉水,穿丛林绕狭道,阳光从杨树林中穿射进来,树影斑驳,黄叶泛着金光,映衬出一片明黄色透亮的光景,人坐在马上大气也不敢喘。山高路陡,险阻重重,树木参天,原始神秘,那阵势,颇似西天取经,一路马铃声清脆,又让人恍如行走在茶马古道间。

我欣赏沿途美景,同牵马人白玛多吉闲聊起来,白玛多吉时年22岁,初中毕业后,便在山脚下做起了马匹租赁的生意,如今也有6年了,每天收入可观。他告诉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