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美森林—岗云杉林

Tibet Geographic - - Collection 博物 -

向前望去,不远处的河水变得更浅,露出了一片长满水草的河滩,一群马在河滩上吃草。青色的河水,绿色的草地,灰色的马匹,云雾笼罩的山峰,看到这么优美的景致,我决定继续向前走。前面的路更加不好走,树枝长得更密,必须要拨开树枝才能前进。好不容易穿过树林,前面还有一片很大的草地,居然在这样的深处,还有一处人家。

波密处处皆美景,而大多依傍于318国道。仁青家庭旅馆却位于岗乡云杉林的深处,有两栋藏式小院,主人平时以耕作为业,兼营家庭旅馆。随着318国道游客的增多,仁青2014年对外营业收入6万元。就耕作而言,全家若只守着20亩地,收入也不过3万元,旅游为家庭创收确实带来了实惠。

漫步在仁青家,窗明几净,既有藏式佛堂,也有富有民族风情的客厅,楼上楼下床铺也挺舒心,来到二楼的阳台上,环顾四野,周围的田园错落有致,一树树桃花开得正艳,宁静致远。最令人奇妙的是,在另一栋四壁亮堂的客厅里,随意一摁快门,雪山被收入图中,“岗云深处有人家,窗含西岭千秋雪”,多么富有意境的家庭旅馆,游客能不爆满吗?

岗乡云杉林之所以如此有名,与岗乡自然保护区息息相关。岗乡自然保护区距离县城22公里,处于雅鲁藏布江大拐弯的东北部,这里山水相连,古木密盖,以名贵树木云杉、冷杉、高山松为主。云杉树长势十分整齐,高大巨树拔地而起直插云端。保护区东西宽约12公里,南北长约24公里,森林覆盖率达61%以上,是迄今所知世界上生长速度最快的暗针叶林。

2005年,岗乡云杉林被评为“中国十大最美丽的原始森林”排名第六,也被外 国人评为“西藏的瑞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有过这样的评价:地处雅鲁藏布江下游的波密县岗乡,蕴藏着中国最大、最好也是最后一片原始森林,它虽不似天山雪岭那样秀美,但其原始、茂密和壮观,可称“唯我独尊”。中科院植物学家李渤生曾进入这块森林考察,在撰文中这样写道:“进入(岗乡云杉)林内,可见树体下部枯枝脱落,宛如仙境中一片由巨型树干组成的清阔空间;上部隐约可见的巨伞林冠几乎将天外的世界全部遮掩,偶尔透入帷幔的一缕阳光竟显得那么耀眼夺目,像一把闪光的利剑,将林中的浓雾劈开。我几乎跑遍中国各地的森林,但当我来到岗乡时,却找不出语言来形容这片森林的伟岸。”

我们从仁青家庭旅馆出来,进入岗乡云杉林深处。越往里走,林子越密,阴翳蔽日,最后的晚霞从隙缝中筛漏下来,如丝如线。四周全是硕大的树木,地上厚厚地积淀着松针和败叶,踩上去软绵绵的,跟泡沫垫子似的。还好有路的痕迹,可以不用太费劲地往前行。

过了岗乡以后,路的右手边就一直是布满大树的山,左手边出现了一条很宽阔的帕隆藏布江,缓缓地流着,相对比较平缓。可以看出以前这里是个林场,有很多以前伐倒的树干,躺在那里,长满了青

苔。地上有很多美丽的小花、蘑菇和色彩亮丽的小野果。

就在这时,雨下得有些急,正愁躲雨时,我们仔细一看,前面10米处有一个巨大的云杉树,半空中长满了寄生的藤蔓,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凉亭。秦始皇登泰山在一棵大松树下避雨,将其封为“大将军”,我们也给这个大云杉树起个好听的名字——“大凉亭”。我们迅速跑过去避雨,望着脚下静静流淌的帕隆藏布江,远处长满云杉的山峰时隐时现,偶尔还可以露出白色的雪峰。

不远处的河水变得更浅,露出了一片长满水草的河滩,一群马在河滩上吃草。到了河边草坪,刚才吃草的几匹马,看到有生人过来,已经渡河而去,到了河对面的草地,有些更胆小的,干脆躲入了丛林。

离开仁青家,又经过帕隆藏布的那座吊桥,望着奔腾而去的帕隆藏布江,意识到自己就要离开岗乡云杉林了,我想起了20世纪70年代末走进岗乡云杉林考察,被当地村民称誉为“森林女神”的徐凤翔。

1978年,徐凤翔教授年已48岁,却毅然告别执教多年的南京林业大学,只身赴西藏高原林海。当她进入色季拉云杉和冷杉林时,发现这里的森林蓄积量属高产丰盈地区。可就在这时,有人介绍说,波密岗乡云杉林远胜于色季拉。

1979年,徐凤翔专程前去探访。刚进入岗乡后,只见宁静的村庄坐落在高大挺拔的高山松、云杉林之间。远处,雪峰晶莹,近处大卡湖水平如镜,能清晰地看到水中“鱼翔浅底”,湖滨草地上还有几匹马在悠闲地活动。当时,徐凤翔被这“世外桃源”式的情景所陶醉,她的思绪 中立即涌出一首小诗:“宁静的村庄,悠然的牧场,云杉挺立,山花绽放。这是否是江南风光?不!这是西藏的岗乡,看雪峰林立沃土香。”

当然,徐凤翔是不会沉醉于观景的,她此行的主要目的却是寻找高蓄积量的云杉林,于是向当地牧民打探。牧民们说:“沟里有很大很大的神树。”她们攀坡过沟,果真发现了一片又高、又密、又粗的云杉林。从此,徐凤翔开始了连续7年的定点调查与测定。

徐凤翔对这片林不但进行林木调查,还进行林分的结构组分调查,划分为7个垂直层次。如灌木层主要由较喜温湿的三桠乌药、花楸、小檗、峨眉蔷薇等灌木和小乔木组成;草本层有多种蕨类和阴生阔叶草;林内苔藓层也很发达,形成了毯状蓄水层;至于层外植物,有常春藤、蛇葡萄等藤本植物攀援于树干,使这片森森的密林既伟岸庄严,又繁茂多姿。

对于徐凤翔来说,要认识岗乡云杉林,解析一棵棵样木必不可少。她清楚地记得,当采伐一棵树龄244年、树高超67米的云杉树时,当油锯伐进树干约1/4处时,树干中的水像喷泉似的涌射出来。当树放倒一瞬间,真是地动山摇,树干会摔成几节,一些枝叶也会横飞出去。若不及时躲避到安全地带,横飞的枝干也可能造成人员伤亡,徐凤翔便招呼大家由里向外跑。可当这棵云杉树枝干落地后,刚刚拼命向外跑的众人,又都拼命地往回跑,尽量捡拾分散的枝梢,以便准确地测定树干与枝叶的生物量。

在岗乡驻地,徐凤翔所在考察组经常遭到生物的骚扰。小至草虱,防不胜防地扎人吸血,而草虱头部也扎入皮肤内。

拔草虱时用手轻弹其尾部,或用香烟把它熏昏,才能连头一起拔出。若拔除时其头部可能断在体内,严重的需要开刀方能取出。还有一次,当他们返回驻地途中,顺便采了一些蘑菇佐食,但当时天色已晚,未能仔细鉴别,有一两朵毒蘑菇混入汤中,大家就餐后很快就有了不同程度的中毒反应。徐凤翔顿时觉得头晕、四肢发麻。翌日清晨,考察队8人均卧床不能野外作业了。徐凤翔多年热心于岗乡云杉林的考察,当地村民给她起了个藏名为“辛娜卓嘎”,藏语意为“森林之女”。

徐凤翔凭着多年考察,发现岗乡以云杉和冷杉为主,部分密林下还生长着密集的箭竹,这里的森林拥有罕见的生产力,个别地段每公顷的蓄积量超过2400立方米,约为我国东北林区的3倍,是迄今所知世界上生产力最高的暗针叶林。徐凤翔发现了这片针叶林宝库后,将科研考察成果上报有关部门,得到了学术界和社会的广泛肯定,成为珍惜西藏高原生态优势、保护高原生物资源的重要开端,此项课题获得了西藏自治区科技进步一等奖。

徐凤翔没有止步,率先提出将高原生态作为生态学的一个分支,首创了以高原为研究对象的生态机构——西藏高原生态研究所(西藏小木屋),使高原生态的研究领域在世界科学范畴中占有了瞩目的位置。正是她的忘我工作与呼吁,岗乡云杉林才被人们所重视,岗乡自然保护区也才得以建立。20世纪80年代,著名作家黄宗英的报告文学《小木屋》发表后风靡全国,徐凤翔扎根岗乡云杉林的事迹,感动了亿万读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