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藏品利用率提升浅析

———以山西博物院为例 摘 要:面对全国博物馆文物藏品利用率不高的事实,山西博物院针对这一现状,不断探索,不断改进,单位各部门通力合作,充分利用各方资源,努力提高文物藏品的利用率,在全国博物馆中作出了表率。 关键词:博物馆 文物藏品 利用率

World of Antiquity - - NEWS - 王金梅

随着社会物质文化的丰富,人们对精神层次的追求也越来越高。博物馆就是在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结合下的产物。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博物馆给广大民众提供了一个集休闲、学习、娱乐、提升于一体的场所,博物馆把历史知识、休闲游乐、建筑美景、各地文化集合在一起,供各个年龄段的观众进行参观、学习、游玩,并且在学习知识的同时,愉悦身心,提高修养。博物馆的文化理念不是一蹴而就的,也是在长期的发展中逐步形成的。在《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中将博物馆一词解释为:征集、保护、陈列和研究代表自然和人类的实物,并为公众提供知识、教育和欣赏的文化教育

2007

机构。在 年,国际博物馆协会章程中对博物馆的定义是:博物馆是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向公众开放的、非营利的永久性机构。它为教育、研究、欣赏之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质和非物质遗产。我国《博物馆管

35

理办法》(文化部令第 号)规定:博物馆是指收藏、保护、研究、展示人类活动和自然环境的见证物,经过文物行政部门审核、相关行政部门批准许可取得法人资格,向公众开放的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机构[1]。博物馆从最初的教育机构,逐步发展成为社会服务的机构。现在,博物馆更应该是一个具有休闲功能、学习功能的社会服务机构。

博物馆的对外开放、参观学习都是以文物藏品为基础进行的,博物馆的文物藏品是其一切工作的物质基础,所有工作的开展都是依托博物馆藏品开展的。美国著名博物馆学家乔治·埃里斯·博寇(G.Ellis.Burcaw

)曾在其经典著作《新博物馆学手册》中这样描述博物馆藏品与博物馆的关系: “藏品是博物馆的基础,也是这个领域的基础,没有藏品,就没有博物馆的一切;换言之,是藏品赋予了博物馆存在的价值。”

由于各地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和各地文化价值认可程度的差别,各地各级博物馆文物藏品与观众的直面交流就有一定的差异。博物馆内文物藏品的利用率不高是不争的事实。有的文物藏品几乎没有对外展示的机会,只能沉睡在文物库房和仓库中,博物馆的研究也只有少数人参与。现在很多的文物藏品被称为“死亡式的收藏”,博物馆大量的文物沉寂在库房,展出的只是很少的精品文物,而且这些展出的文物都是高冷范,与社会上民众眼里看见的文物藏品差异很大。“这样就使博物馆不能被公众充分地使用,也不能处于公众的广泛监督之下。” [2]通过对各级博物馆藏品利用率的调研发现,相对来说,国家级博物馆及省级博物馆的文物利用率会相对高一些,地市级博物馆会低很多。

180故宫博物院有文物藏品 余万件(套),只有十余个展厅,常规展出的文物藏品只有万余件,

1/180[3]。南京博物院有文物藏品展出利用率只有

42 4

[4],万余件,常规展出及交流展出有将近 万件文物藏品的利用率算是同行中的佼佼者了。陕西

37

历史博物馆馆藏文物有 万件,常规的基本成列

3000

有 多件,还有外展和交换展出以及别的展

6000

示,可利用的文物有 余件,整体的利用率约

2豫。山西博物院为全国一级博物馆,文物藏品为丰富,收藏有青铜、玉器、瓷器、书画、古籍、近代革

40命文物和现代社建文物等众多文物藏品 万件。

11山西博物院的常规陈列展览有 个,陈列展出文

3000

物也只有 余件,加上对外交流展览、支援地市展览,以及在省民俗博物馆和艺术博物馆的展

6000

览,总体也就 多件展品。文物的整体利用率

1.6豫。其中,由于青铜、玉器属于具有明显的约为晋文化特征,它们的利用率要高出平均值,而近代革命文物和现代社建文物由于地方性的限制,借展一般就在山西省内,很少出省展览,它的利用率明显要低于平均值。

大部分的文物藏品都深藏在文物库房,只能做一些零星的研究和探讨,藏品的价值和意义就很难被发掘出来。这基本就是国家级博物馆和省级大馆的现状,相对于各个地市博物馆来说,文物藏品的利用率更低。通过对地市级博物馆运城市博物馆和晋城市博物馆的调研,由于展品的单一性,有时候连个基本的陈列展览也无法独立支撑。而且由于地市博物馆在资金、人员配置上的缺乏,导致现有文物不多,专业研究人员缺乏,博物馆里举办常规性的展览都有一定的困难。大部分藏品都是重复性、不具有典型性,即使有些不错的文物藏品,因为没有研究人员对其进行探讨和研究,其自身的文物价值和文化价值也得不到开发,只能深藏在博物馆的文物库房之中。

放眼看向国际,博物馆文物藏品的利用率要比中国高很多。像法国卢浮宫收藏有文物、艺术精

40 250

品约有 万件,开放 多个展厅,并定期更换展品、举办临时展览等,藏品的利用率达到了60豫,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收藏艺术品 300

万件,开400

辟了 多个展厅,大量接待访客,最大限度地利

[5]。

用博物馆的藏品 全国的博物馆同行们也都意识到这个问题,

2014并召开专门的研讨会。在 年召开的“加强文物合理利用工作交流会”上,国家文物局局长励小捷就曾对博物馆的文物利用率提出讨论。“经过对央地共建的八个博物馆进行调查,统计文物展出

1.2豫~5豫之间,某些率,进行对比,发现展出率在新建成的小型博物馆内的文物藏品还无法支撑基本的陈列。”而在一些大型的博物馆内,除了少数精品被展出之外,大部分文物藏品被放在文物库房之内,无法被观众欣赏、参观。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我们的博物馆在藏品的征集上存在偏差,征集的文物藏品具有重复性、不典型、不全面等缺点,使得在利用文物藏品进行陈列展览和科学研究时都存在问题。省一级的博物馆相对好一些,资源和文物藏品比较丰富,但下面的一些县市博物馆,无论文物藏品的数量及品相都相对差很多,地方经费的支持、科研人才的配备,还有文物藏品的数字化管理等方面都很薄弱。

还有就是博物馆内分工太细,各个部门有自己的职责,使得策划展览的人员对文物库房的了解不多,挑选展品没有全面性。而文物藏品的管理部门虽然对库房内的文物了如指掌,但却不参与陈展、宣传等文物利用的过程,这种过细的分工,也阻碍了文物藏品的利用和展现。

深层次的原因还是思想意识的不足,眼界不开阔,与外界交流薄弱。现在各级博物馆都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加大了馆际之间的文物藏品交流。

针对有效地提高文物藏品利用率,山西博物院这些年也在不断地研究,不断地改进,在全国博物馆中作出了表率。

对外交流方面,举办展览仍然是博物馆藏品利用的主要途径。山西博物院在自己常规陈列展览的基础上,每年都会引进大量的临时外展和输出自己馆内的特色展览,与全国各地的博物馆建立一定的文化交流。这种临时展览具有更新频率快、主题鲜明、与公众文化需求结合紧密等优势特点,不仅是提高博物馆藏品利用率的有效途径,也是免费开放后使博物馆常看常新、吸引观众持续走进博物馆的重要手段[6]。山西博物院在近三年的展览中,2013 4 10

年就输出展览 个,引进展览 个,

4 6 个。2014自办展览 个,展品出借展览 年引进展

8 6 4览 个,输出展览 个,自办展览 个,穿插出借

80 7 个。2015余件文物参与外馆展览 年引进展览

9 8个,输出展览 个,参与南京博物院的《南腔北

调———传统戏曲艺术展》35 件组,还有《温婉———

古代女性文物大展》2 件。2016 6

年引进展览 个,

5 3 6输出展览 个,原创展览 个,参与展览 批次。输出的展览地域跨度很大,2016

年就分别与西藏博物馆和旅顺博物馆等有合作。而且,不光是和国内外的博物馆合作,还和浙江省美术馆、北京画

院、深圳美术馆等一些美术馆和高校合作,拓展了文物藏品合作展览的领域。与南京博物院、深圳博物馆、上海博物馆、首都博物馆、广州省博物馆、苏州博物馆、晋城博物馆等各级博物馆建立长期的合作机制,引进和输出展览,进行文化交流。

提升业务方面,配合每次的临时展览,都会邀请相关行业的学术带头人做专业讲座和展览解读,让观众对相关展览有更深入的认识。而且也会不定期邀请国内外知名的博物馆学专家和文化名人做专题讲座,内容涉及历史、考古前沿、民俗文化、器物鉴定等各个方面,并在网站提前预告,旨在提升观众的欣赏水平。

宣传教育和文化创新方面。山西博物院充分发挥山西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优势,以博物馆的文物藏品资源为核心,以文化创意为动力,以社会公众需求为导向,提炼和挖掘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和价值,推出彩绘艺术、晋国青铜艺术、北朝艺术、明代宝宁寺水陆画艺术、傅山书法艺术等系列数百种文创新品,主动走进社区,与民众联谊,并与大中小院校对接,扩大宣传,使得受众面更加广泛,也使博物馆的文物藏品的文化价值逐渐融入到公众中。2016

年,在成都召开的第七届中国博物馆及相关产品与技术博览会上,山西博物院的宣传教育和文创荣获“最佳展示奖”。

鼓励科研方面。针对博物院科研水平较低的现状,为提高文物藏品利用率及馆内学术水平,山

2013

西博物院自从 年起,为鼓励广大职工的科研积极性,每两年拿出二十万元鼓励职工做科研项目。提高了年轻人的工作积极性和科研创造力,也提高了文物藏品的利用率。

文物藏品档案、文物藏品信息的建立和利用。山西博物院建立文物藏品档案,提高文物藏品信息化水平,为文物藏品价值的发挥提供基础保障。 由于信息化的发展,在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的大环境下,不光是博物馆等机构建立藏品档案,像档案馆、图书馆、银行等都把已经是文物,但从来没有利用过的这些藏品信息登录整理,进行整合。山西博物院也是把全部的文物藏品资料信息录入整理,上报国家文物局统一管理。这些上报到国家的文物藏品信息资源在馆际、公众之间可以实现资源共享,也为文物藏品提供更全面、更广阔的利用空间。

鼓励文物捐赠。近几年,山西博物院接受我国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苏高礼先生捐赠的画作七百多幅;山水画家张培林捐赠画作一百幅;个人收藏家高飞捐赠瓷器、青铜器二十多件等,大大地增加了山西博物院的文物藏品收藏种类。

山西博物院各个部门间通力合作,充分利用各方资源,努力提高文物藏品的利用率,争做博物馆行业的佼佼者。

[1]《博物馆管理办法》(文化部令第 35 号)第二条,载于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司编《博物馆管理手册》,华龄出版社,2007 年,第 117 页。

[2] 宗禾《“保险箱”有点不保险》,《中国文化报》2010年1月22日第2版。

[3] 魏巍《我国博物馆文物藏品利用研究》,山东大学2015 年硕士毕业论文,第 49 页。

[4] [6] 焦丽丹《如何让馆藏文物“活起来”》,《中国博物馆》2015 年第 3 期。

[5] 单霁翔《开拓博物馆文物藏品资源有效汇集的渠道》,《东方博物》第四十八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 年11 月。

(作者工作单位:山西博物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