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蜕世”与“飞升”:汉画像石中的民间宗教信仰研究

摘 要:本文通过考察汉代画像中“祠主受祭图”和“升仙图”,来探讨宗教思想的形成与变化过程,同时从“蜕世”到“飞升”的向往与构建来简要揭示汉代早期民间信仰的生死观的变迁,以及这种观念作为象征符号被赋予在汉代墓葬画像中,显示出人们对于早期宗教思想有着强烈的信仰和认知感。 关键词:汉画像石 “蜕世”“飞升” 宗教思想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杨 赫 杨孝军

秦汉之际,不死的追求,始终是人们不懈追求的目标,在这一信念的推动下,人世间不断演绎出一幕幕闹剧,如《史记》记载,方士李少君死后,武帝命人发少君之冢,不见有尸,空棺衣衾而已。武帝于是相信法术可以使人死后通过某种神秘变化脱离世人[1]。另有武帝巡幸黄帝所葬的桥山,当祭黄帝陵时,他问道:“我闻黄帝不死,今有冢,何也?”随从答曰:黄帝的确已成神仙,墓中埋的不过是他的衣冠[2]。又如秦始皇巡游东海、汉武帝泰山封禅,都无不透露出对生命的渴望。而李少君的传闻就是以死者身体的神秘消失为征兆,被认为死是遗其形骸而化去,是死后登仙,故称其为“遗蜕”或“蜕世”。至于飞升,在汉代广为流传,能够像黄帝一样举行封禅而升天;像淮南王刘安服不死之药而升天,甚至其鸡犬也都随他升天;或像卢敖一样服金玉之精,食据说使人身轻的紫芝之英而升天。

总之,西汉哲人、方士、王侯所执着探寻的长生之道并不是要征服死亡,而是着眼于无限地延长生命。“蜕世”和“飞升”他们之间共同联系又强化了人们在无限延长生命的渴望,人们相信达到这样的境地,生命就会有所转化和升华。

从“蜕世”到“飞升”的向往与构建,激起了人们对这种神奇之境的精神幻想。汉代墓葬是汉代民众对于生与死的认识,尤其反映在汉代墓葬图像上,值得注意的是,汉代陵墓画像中“祠主受祭图”和“升仙图”,在内容和形式上都充分反映了中国早期各种思想和民间信仰的影响。本文以“祠主 受祭图”和“升仙图”为研究对象,在图像的基础上加以文献佐证,提出了从“蜕世”到“飞升”的理想境界并进一步探讨汉人对生死的构想与信仰。

一、汉代画像石中的“祠主受祭图”和“升仙图”画像及意义

汉画像石中的“祠主受祭图”和“升仙图”就目前所见出土的内容来看,大约分为以下几种。

1.

山东微山两城出土的“祠主受祭图”(图

67 104一)。微山县文物管理所藏。纵 厘米,横 厘米。画面正中是一座建筑,四阿式顶,前面敞开,两立柱刻画着花纹。男女主人抄手端坐在屋内,男右女左。来宾居男主人右侧,里外各两人,皆戴进贤冠,其中室内两人捧着策板俯首躬身站立。左侧立两侍女。屋顶左右两凤凰,皆口衔丸丹状仙药,预备赠送人间。凤鸟之间有两披发仙人,手舞足蹈,

希图讨得凤鸟欢心,获得仙药。另外,屋檐两端还各爬着一只猴子。右侧空中飞着两鸟,其下一大鸟在哺育小鸟,左侧飞鸟下有一头大熊。北壁右侧还有一处题记,自右而左分别为:“永和四年四月丙朔而廿七日壬戍,桓孨终亡,二弟文山、叔山悲哀,治此食堂,到六年正月廿五日毕成。自念悲痛,不受天佑,少终,有一子男伯志,年三岁,却到五年四月三日终,俱归皇泉,何时复会,慎勿相忘,传后世子孙,令知之 [3]。”

2.

山东嘉祥县宋山出土“祠主受祭图”(图二)。画面分为上下两层,下层为祠主车马出行图,上层为祠主受祭图。上层的祠主受祭图中,画面左侧是一座由双阙夹峙的二层楼阁,祠主受祭的场面在楼阁内展开。楼阁下层在榻上右端端坐的祠主,明显比其面前的两名跪拜者和身后的侍者以及楼格外的持板谒者要高大的多。

3.

山东诸城县前凉台村出土的“祠主受祭图”

151 75 (图三)。诸城市博物馆藏。纵 厘米,横 厘 米。画像分为上下两组。上组,刻拜谒图:上一庑殿顶厅堂,堂中高大的主人端坐于三面有屏的榻上,前置几、杯、樽。屏外五侍者或捧杯、执便面,或执拂尘,或拱手侍分四列侍立;榻前左一吏,右六吏,皆执笏向主人跪拜。堂前二人执笏拜谒,其左右二十四吏役分四列侍立,前二列吏役执棰,后二列吏役执棨戟;左侧二吏执笏跪,二侍者恭立,皆左向;右侧二吏执笏,二侍者右手前伸,皆左向立。下组,刻议事图:二层楼房一座,三楼有六人跽坐,二楼有八人跽坐,楼下有十一人相对,均似在议事。楼外,左六人执笏右向立,右四人执笏左向立。

4.

山东嘉祥武氏祠出土“祠主受祭图”(图四)。画面分为上下两层,上层刻二层楼房,左右有重檐的双阙,屋、阙脊有仙人喂凤和猴、鸟;楼下男主人左向端坐,接受宾客拜谒,左右有侍者和宾客;楼上有女主人端坐中间,左右有女宾和女仆;楼阁左边有一棵连理树,树下停有屏的轺车和一

马,树上停、飞数鸟,一人立于车盖上弯弓射鸟。树上方一列人物拜会。下层为车马出行的场面。

5.

山东嘉祥焦城村出土“祠主受祭图”(图五)。画面分为上下两层,下层为车马图,上层即“楼阁拜谒图”。“楼阁拜谒图”的正中是一座高大的二层楼阁,两侧是高耸的双阙,楼阁二层左右房间各有一名妇女凭栏正面端坐,楼阁下层是拜谒的场面,右侧一人面左而坐,左侧一人向右拜伏在地,楼阁内外有六名执板恭立的侍者。在被拜谒者身后的楼柱上,刻有“此斋主也”四字题记。

6.

山东嘉祥五老洼出土“祠主受祭图”(图六)。画面分为两层,上层即“楼阁拜谒图”,下层为车马图。在上层的“楼阁拜谒图”中,楼阁下层左侧面右而坐的被拜谒者身上刻有“故太守”三个字,字体是东汉时期流行的八分书。

7.

凤凰山小祠堂复原。凤凰山汉墓小祠堂是徐州汉画馆收藏的较为完整的墓前小祠堂。现有祠堂后壁石一方,侧壁石两方,立柱石两方,共五

120方,唯缺顶盖石。小祠堂左右长约 厘米,前后

90 57 A B,

进深约 厘米,高 厘米。 、 铺首衔环(小祠

57 20 20堂左、右侧立柱石刻)。纵 、横 、厚 厘米。馆藏。石刻两面刻画,一面为铺首衔环,一面为菱形

C, 57 56纹饰。 六博(小祠堂左侧壁石刻)。纵 、横 、

19

厚 厘米。画面中间为一楼阁,楼内有二人六博,两边有二侍者。楼上刻有凤鸟、猫捉鼠。边饰菱形

D, 57 100

纹。 乐舞(小祠堂后壁石刻)。纵 、横 、厚14

厘米。画面中刻一厅堂,两边有双阙。堂内有男女二人对坐,堂外两边有二侍者,堂前有乐舞表

E,

演。边饰菱形纹。 建鼓舞(小祠堂右侧壁石刻)。

57 56 19

纵 、横 、厚 厘米。画面中刻一建鼓,两边有二人击鼓,鼓上有羽葆华盖。建鼓后有二人跽坐手 摇鼗鼓、吹奏排箫。边饰菱形纹。

8.

徐州市铜山汉王乡东沿村出土的“建筑人

74 134 18

物图”(图七)。纵 、横 、厚 厘米。画面中刻一房屋,屋内二人对饮,屋外一人背袱,一人持物。屋上一展翅凤鸟,其左右各有两只小鸟。房屋的两边各有一株连理木。

9.

徐州市铜山汴塘出土“建筑人物图”(图100 72 30

八),纵 、横 、厚 厘米。画面中刻一亭,亭内有二人对坐,亭子上面刻一对凤鸟,天空中有两只鸟飞翔,边饰有菱形纹、三角纹和幔纹。

10.

徐州市茅村蔡丘东山出土“建筑人物图”

92 78 30

(图九),纵 、横 、厚 厘米。画面凤鸟交颈,下刻一亭,亭内男女主人座谈宴饮。边饰幔纹。

图一 山东微山两城出土的祠主受祭图

图五 山东嘉祥焦城村出土的祠主受祭图

图三 山东诸城前凉台孙琮墓的祠主受祭图

图二 山东嘉祥宋山出土的祠主受祭图

图四 山东嘉祥武氏祠的祠主受祭图

图八 徐州市铜山汴塘出土建筑人物图

图六 山东嘉祥五老洼出土的祠主受祭图

图七 徐州市铜山汉王乡东沿村出土的建筑人物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