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唐昭靖太子墓志———兼与王金文商榷

———兼与王金文商榷 摘 要:昭靖太子墓志行文流畅、用词典雅,志文部分骈散结合,多处用典,遣词造句多来自儒家经典。除史料价值外,兼具极高的文学欣赏价值,堪称唐志中不可多得的上佳之作。 关键词:墓志 文字 释读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王双庆

2015 3

《中原文物》 年第 期发表了河南科技大学应用工程学院王金文先生的《新见唐昭靖太子墓志浅识》一文(以下称《浅识》)。《浅识》结合《新唐书》、《旧唐书》等史籍资料,从志主昭靖太子李邈家族身世、生平、丧事及主持者、墓志撰写书丹等四个方面进行了严密的考证和详实的论述,足可补史料缺漏、纠史书谬误,对于唐代皇室研究有所裨益。

因墓志文字介于行楷之间,少量字体较楷书而言稍难辨识,更兼《浅识》侧重于墓志所涉及史实的考证,故而对文字的释读难免有遗珠之憾,在单个文字释读、志文句读和段落划分方面有待进一步商榷。此类情况的出现,虽总体上并不影响对墓志内容的理解,但对志文的精确释读,更有助于对志文内容的深刻理解和准确把握。本文拟对部分墓志文字略做一番考释,以补王文之憾。

一、志文重读

31 31 767志文全文共 行,满行 字,共计 字。现重录志文如下(加着重号为《浅识》释读内容,方括号内为本文认为值得商榷且重新释读的内容)。唐故赠昭靖太子志铭并序朝议大夫、守太常卿兼修国史、充礼仪使、赐紫金鱼袋、上柱国、臣杨绾奉敕撰

朝散大夫、起复守太仆少卿、翰林待诏、臣张彦之奉敕书

恭闻 1]

美武丁孙子,《光,天所赞也。故我高祖之黜随命而百灵协戴;

; 宗之执大宝而万国以康;以至于肃宗动威屯蒙】,夷难区夏,兴文以大之,嗣武以复之;今天子漏泽如春,临照如日,四夷听理,九服承化,以觐高祖之耿光,以扬太宗之丕烈。, ,

, , !【夫藩衍盈实,明茂增晖,济美光于佐虞,积庆同于分鲁,斯为盛矣!】册赠“昭靖太子”,皇第二子也,禀澥【淑】哲之姿,奉徽柔之教,和声得于襁褓,美义彰于被服。率履不越,以敬为亲,爰在龆龀,特承顾宠。锐敏者德之用,逊接者德之和,宽惠者德之舆,谦冲者德之柄,威仪者德之貌,文雅者德之光,兼六者而有之,犹不敢言德也。是以师友、宾从、贵戚、近习莫不称焉。广德初,封郑王。永泰元

年,授开府仪同三司、充平卢淄青节度大使。恭受睿略, ,戎时叙,海岱用康】,寻又加天下兵马元帅。内自禁旅,外周卫服,盖尝密陈妙算、推致成功,让美有终,故其详不可闻也。

於戏!梁怀好学而无寿,邓哀丛惠而方夭;梦竖感晋侯之疾,刈兰为郑伯之灾。嗟!与善而无征,独恋恩而莫驻,享年廿有八,大历八年五月十八日薨于内第。圣情恻悼,辍朝累日,追谥“昭靖太子”,名从实也。国僚奔赴,犹望后星之光;慈临,特假少阳之号。命摄太尉、黄门侍郎、平章事王缙持节即柩前册命。大历十年十二月廿六日,益以

御史大夫黎干监护丧事,户部侍郎赵纵宣恩【旨】于国门,赗奠葬于细柳原,礼也。伏惟名崇王国,位冠戚藩;宠而能诫,贵而有节;宽不至怠,和不至流。而享用之福降年不永,特以生尽其美,没延其恩。旧府遽隔于

礼官奉诏敢为铭曰:

天祚明德,大邦立极。 ,

嶷,柔能全刚,温不害直。中军谋帅,藩翰奉职,岂敢有成?【盖尝宣力。维邦之彦】,维人之则。神理幽微,谅不可测。夺善何早?降凶何亟?圣慈留爱,过于伤恻,假以承华,

, ,建,灵輀将陟,鸣笳变响】,行云改色。内府致禭,天厨却食;鼓吹空还,音容永匿。唯陇上之松梓,靡皇居兮万亿。

二、志文释读

1.

恭闻流远者源深,干强者抵固。”为“流”,《浅识》释“沼”,“沼”为池子之意,与句义不符;“抵”,通“柢”,树木之根。魏征所撰《谏太宗十思疏》首句便是:“臣闻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德义。 [1] ”

2.

《商颂》美武丁”孙子,周雅述文王本支。

5《商颂》指《诗经》中《颂》的一部分内容,共篇,主要颂扬成汤建立商朝、商王武丁中兴及后裔宋襄公伐楚等事。武丁为商代的第二十三位王,在位时期勤于政事,使商朝空前发展,史称“武丁中兴”。周雅指《诗经》中的《大雅》和《小雅》,是周天 子、诸侯及贵族在祭祀、宴飨等各种典礼上演奏的礼乐。周雅只是将《大雅》和《小雅》合二为一的代称,非具体篇目,不宜加书名号。本支亦作“本枝”,

,

即根本和枝叶意为出自于同一家族的嫡系和庶出子孙。

3.

德尊流光,天所赞也。尊:高。光,通“广”。赞:赞同并帮助。德尊流光义同德厚流光,意指道德高尚,影响便深远。《谷梁传·僖公十五年》:“天子七庙,诸侯五,大夫三,士二。故德厚者流光,德薄者流卑。雍曰:‘德厚者位尊,道隆者爵重,故天子远及七世,士祭祖而已。’是以贵始德之本也,始封必为祖。 [2]

4.

故我高祖之黜随命而百灵协戴。高祖之黜,事载《旧唐书》卷一:“时炀帝多所猜忌,人怀疑惧。会有诏征高祖诣行在所,遇疾未谒。时甥王氏在后宫,帝问曰:‘汝舅何迟?’王氏以疾对,帝曰:‘可得死否?’高祖闻之益惧,因纵酒沉湎,纳贿以混其迹焉。十一年,炀帝幸汾阳宫,命高祖往山西、河东黜陟讨捕。 [3]随命”,谓寿命久暂与其德行好坏相应,德行好,寿命则长,德行不好,天绝其命。班固《白虎通义》卷八:“命有三科,以记验。有寿命以保度,有遭命以遇暴,有随命以应行。……随命者,随行为命,若言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矣。 [4] ”

唐高祖李渊受到隋炀帝的猜忌而遭贬黜,后被派到太原做留守,李渊谨修德行,“随命以应行”,得到上天协助,建立唐朝。

5.

以至于肃宗动威屯蒙,夷难区夏。屯蒙指《易经》中屯卦和蒙卦的并称,意为蹇滞、困顿,此处指安史之乱。“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彖曰:蒙,山下有险,险而止,蒙。 [5]

6.

济美光于佐虞,积庆同于分鲁。济美意为在以前的基础上使美好的东西发扬光大。《左传·文公十八年》:“世济其美,不陨其

: :名。”杜预注“济,成也。陨,坠也。”孔颖达疏“世济其美,后世承前世之美。不陨其名,不坠前世之美名。言其世有贤人,积善而至其身也。 [6]

虞即唐叔虞,周武王第三子,周成王之弟,周代晋国的始祖。周成王少年时对其弟叔虞有封国的承诺,日后太史和周公要求成王履行承诺,遂封叔虞于唐国,有“桐叶封弟”之典故,事载《史记·晋世家》。

唐昭靖太子墓志拓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