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贵福与无名式马步枪

Yanhuang chunqiu - - 炎黄春秋 - 刘国梁

美国记者埃德加· 斯诺《西行漫记》一书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兵工厂像红军大学一样设在山边一排大窑洞里,主要好处是完全不怕轰炸。我在这里看到有100多个工人在制造手榴弹、迫击炮弹、火药、手枪、小炮弹和枪弹,还有少数农具。修理车间则在修复成排的步枪、机枪、自动步枪、轻机关枪。”文中描述的兵工厂为设在吴起镇的延安兵工厂。在这里,陕甘宁边区机器厂枪械修造部负责人刘贵福,在毛泽东《论持久战》的启发下,研制成了我军第一支自制步枪—轻型化的无名式马步枪; 1940年又将其进一步改良为八一式马步枪。

一、我军自主研制的第一支步枪

1939年,在延安五一国际劳动节“陕甘宁边区工业展览会”上,有一件展品尤为惹人注目,它就是陕甘宁边区机器厂枪械修造部领导人刘贵福等,按照毛泽东《论持久战》的战术要求,自主设计和制造的新式轻型步枪。因为还没来得及命名就被展览会展出,因此标名为“无名式马步枪”,后来也称“新七九”。

该步枪是步、马枪结合的新式轻型步枪,口径7.9毫米,枪管短,近似马枪;适当缩短了射程,减小后坐力;采用折叠式的三棱刺刀,平时折叠在枪身下,拼刺时向前甩动刺刀,可敏捷地扣合在枪口前;射击准确,式样新颖,独具特色。在当时简陋的生产条件下,生产出这样短小精干、轻巧实用的步枪,无疑是一个奇迹,对手持大刀、长矛与日军拼搏的战士来说,更是珍贵。

毛泽东亲莅“工展会”参观,手拿新枪比试一番,连连称赞道:“使上我们自己造的枪啦!枪造得很好嘛,也很漂亮啊,要创造条件 多生产,狠狠打击日寇。”

无名式马步枪是我军自主设计制造的第一支步枪,开创了我军自主设计制造步枪的历史和世界轻型步枪的先例。

5月12日晚,在延安中央大礼堂召开的陕甘宁边区工业展览会闭幕大会上,毛齐华、李富春、滕代远、张浩、高自立、曹菊如等人组成工展会评判委员会。无名式马步枪因“制造精巧、合于当前实用;对国防工业有特殊贡献;对边区工业有特殊贡献”,被授甲等产品奖;陕甘宁边区机器厂被评为特等奖单位;刘贵福被授予“特级劳动英雄”称号,并代表50余名“劳动英雄”在大会上讲话。毛泽东为刘贵福题词:生产战线上的英雄。

二、造什么枪 ?《论持久战》里有答案

党中央、毛泽东一向重视人民军队的武器制造。早在1937年10月22日,毛泽东就曾给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等发出电报:周、朱、彭、任及雪枫:甲、我们必须在一年内增加步枪一万支;乙、主要方法自己造枪;

丙、请你们立即开始用一切方法在山西弄到一部造枪机器及若干造枪工人,准备在延长设立兵工厂造枪,即造土枪也好;丁、如何盼复。

毛泽东、张国焘、肖劲光

二十二日午1938年1月1日,毛泽东在延安市举行的工人制造品竞赛展览会开幕式的演讲中指出:“过去抗战部分失败,我们的国防工业不如敌人,也是一个原因。将来要最后战胜敌人,一定要

发展国防工业。”

1938年10 月,毛泽东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指出:“游击战争的军火接济是一个极重要的问题。一方面,大后方尽可能的接济他们;又一方面,每个游击根据地都必须尽量设法建立小的兵工厂,办到自制弹药、步枪、手榴弹等的程度,使游击战争无军火缺乏之虞。” 11月,中央决定,把“提高军事技术,建立必要的军火工厂,准备反攻实力”列为全中华民族当时的紧急任务之一。

1938年11月,在敌机轰炸延安后,陕甘宁边区机器厂枪械修造部,改造成功两挺高射机枪,于是,中央军委军工局决定该厂转入步枪制造。厂领导在枪械修造部的技术骨干会议上传达了这个决定,责成枪械修造部领导人刘贵福组织实施。会上发言十分热烈,也提出了不少问题:

“咱们造什么枪,能造新枪吗?” “没有技术人员,怎么设计?” “枪管、节套需要优质钢,从哪里去弄?” “设备不全,怎么加工枪管里的来复线?”一连串的问题摆在面前,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会场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曹广化政委意识到首要问题是要解放思想。他启发大家说:“咱们不要小看自己,其实工人最有实践经验。你们造了那么多年的枪炮,必定有很多能工巧匠。只不过在旧社会工人受着压迫,没有施展才能的机会。就拿老刘来说吧,他在太原兵工厂,看到受伤工人,建议改造冲床,工头反而骂他是‘屎壳螂不配改机器’。如今他和工友们不是把高射机枪改制成功了吗?”他提高嗓门接着说:“现在不同了!咱们工人解放了,也该换换脑筋了。只要你们把工人阶级的志气发挥出来,就一定能够大显身手,制造出咱们自己的步枪来!”

这一席话如暖意融融的春风,让这些在旧社会饱受压迫的工人们情绪振奋,会场的气氛又热烈起来。

范明谦深有体会地说:“以前咱们工人受尽欺压,有劲用不上,累死累活,饭碗都保不住,哪敢想搞什么改造、设计!”孙云龙是个急性子,激动地抢着说:“说起旧社会,那些辛酸 事几天也说不完。现在咱们翻身啦,为了支援前方战士打日本,咱们非要造出自己的步枪不可!看谁还说咱是‘屎壳螂’?”“既然能搞出高射机枪,再仿造个‘汉阳造’也没问题。”

曹政委听完大家的发言,因势利导地强调: “咱们自己造步枪,可不是依样画葫芦,走人家的老路,造几支枪去做样子。咱们要正式生产,送到前方去杀敌,要是造不好,不单是不好用,还会贻误战机,牺牲战士的生命。”

周鉴祥厂长着重说明自行造枪的重要性。他说:“我们是八路军的兵工厂,就要为八路军着想,造出的枪要适合八路军的作战特点。”什么是“八路军的作战特点”?刘贵福的脑子里产生了一个疑问。

曹政委提醒同志们说:“造什么样的枪,咱们要请教毛泽东,学一学《论持久战》,领会毛泽东的战略战术思想。”

会场又静下来,难道《论持久战》里也讲怎么造枪?

之后,工厂每天早晨两小时的学习时间里,党总支书记赵发生带领大家学习毛泽东同志刚发表不久的《论持久战》。他一段一段地朗读、讲解,组织工人进行讨论。通过学习,大家逐渐领会了毛泽东关于抗日战争一整套战略战术原则。比如书中讲道:“运动战的特点之一,是其流动性,不但许可而且要求野战军的大踏步的前进和后退。” 游击战争将表现其很大的威力,实在是非同小可的事业。并且正规军分散作游击战,集合起来又可作运动战,八路军就是这样做的。八路军的方针是: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 。“我们的战略方针,应该是使用我们的主力在很长的变动不定的战线上作战。中国军队要胜利,必须在广阔的战场上进行高度的运动战” 。

通过学习毛泽东的论述,大家认识到,抗日战争的作战形式,主要的是运动战和游击战。刘贵福在讨论会上说:“造了多年的枪炮,只知道学技术、照图纸干活儿。现在才明白,按毛泽东的话去做,才有明确的努力方向,才有用武之地。”他从这次学习中尝到了的甜头,学习毛泽东著作的劲头更大了。

通过反复讨论,不断深入理解毛泽东的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