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永远纪念的旬邑暴动

Yanhuang chunqiu - - 炎黄春秋 - 田润民

陕西省旬邑县凤凰山脚下的烈士陵园里矗立着一座纪念碑,上面镌刻着习仲勋同志的题词:“燃烧起渭北革命火焰的旬邑暴动是值得永远纪念的,以资教育后来人为建设社会主义祖国而奋斗。”

曾在旬邑地区战斗过的汪锋同志也为烈士纪念碑题了词:“旬邑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踏着旬邑革命暴动先烈的鲜血,不屈不挠,前赴后继,奋勇进军,直到解放。”

中共咸阳市委原负责同志在为《渭北烽火魂》一书所写的序言中,评价1928年渭北7县的农民起义时,特别强调:“……尤以旬邑县的农民起义最为著名。这次以‘交农’、围城为主要特征的农民起义,参加者先后多达10万之众,规模宏大,影响深远,充分显示了共产党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巨大力量和不畏强暴、英勇顽强的英雄气概,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当局的反动统治,在我们党领导下的陕西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郝村的鼓声

1927年,陕西省旬邑县发生了大面积、长时间的干旱,庄稼颗粒无收。这场大旱一直持续到第二年,造成1928年严重的春荒,致使旬邑农村十室九空,饥民食草根、树皮度日。

面对如此严重的自然灾害,地主劣绅对农民不但没有丝毫同情,反而变本加厉剥削:租子一斤不能缺,债钱一分不能少;违者收回土地,以人抵债。高利贷主趁火打劫,放“驴打滚账”,加倍盘剥百姓。

旬邑县县长庞天籁于1927年主政旬邑后,不但不赈灾救荒,反而派军警下乡催粮要款,拉丁拉夫。农民稍有反抗,便遭捆绑,游街示 众。其恶行使旬邑人民的苦难雪上加霜。

官逼民反。旬邑人民对土豪劣绅的仇恨犹如烈火干柴,一触即燃。

1928年1月初,中共中央连续发出两封指示信,要求陕西省委发动农民暴动,推翻国民党反动派的残暴统治。1月12日,中共陕西省委发出《第二十六号公告》,要求陕西各级党组织领导农民群众,“打倒豪绅、地主、官吏、一切反动派和军阀,实行彻底的土地革命,建立工农苏维埃政权”。

5月初,许才升在西安接受中共陕西省委

关于发动武装暴动的指示。他赶回旬邑后,立即向区委书记吕佑乾作了汇报。

许才升,1903年生于旬邑县城一个农民家庭, 1922年毕业于宝塔高小,同年考入西安新民中学,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8月,受陕西共产党负责人魏野畴指示回旬邑,以教书名义从事革命活动。同年10月,他在宝塔高小建立了中共特别支部,亲任支部书记。这是中国共产党在旬邑县建立的第一个基层组织。

1928年5月3日,中共旬邑区委书记吕佑乾在县城秘密召集党员大会,吕凤岐、王浪波、程永盛、赵培基、樊奉贤、崔维峻、崔廷儒、马明轩、张宗良等参加。吕佑乾向与会党员传达了省委指示,并做了部署。

就在酝酿起义之时,中共郝村支部书记程百印派人送来一封信。信中说,国民党陕西省政府催粮委员梁武,催粮催款逼得很紧,请示怎么办。许才升指示程百印一面组织群众继续抗粮,一面耐心等待。

梁武由清水塬郝村劣绅程茂育陪同,毫无人性地勒逼郝村及其周边的蒲社、班村农民交粮交款。对交不起粮款的农民,梁武鞭打绳拴,并口出狂言:“我一手拿的是生死簿(催粮花名册),一手拿的是勾魂笔,叫谁死谁就得死, 叫谁活谁才能活。”

55月 日深夜,许才升沿小路从县城赶到郝村。当晚,许才升在程永盛家召开了党员会议,一面传达中共陕西省委的指示,一面动员:“催粮委员逼粮如命,群众无力交纳,我们要把清水塬的农民组织起来,到县城去‘交农’,推翻这些贪官污吏的统治……”

会议决定第二天起义,制定了四大任务:一、攻县城,捉县长,惩贪官;二、开粮仓,济贫民,助百姓度春荒;三、打开监狱,解救被押共产党员及无辜群众;四、建立苏维埃政府,打击土豪劣绅。

同一天,旬邑区委组织委员吕凤岐在旬邑县城召开宝塔高小党员会议,要求县城党员第二天晚上不要回家,住在学校,准备接应郝村起义农民进城。

此前,1926年,共产党员许才升就在郝村教书,他在这里传播马列主义,建立共产党组织,给村民带来了革命的新思想,这些新思想和此地原本好打抱不平、除恶扬善的乡风结合起来,便成为一股革命的力量。

1928年5月6日,许才升派程国柱将号召暴动的“鸡毛帖”传遍清水塬18个村,当晚,许才升在郝村药王庙擂鼓,不到两个钟头,郝村、

赵家、蒲社、班村、陈家、连家、庄合、坳里、吕家等18村群众140余人,扛着镢头、铁锨、杈把等农具,拿着大刀、长矛等武器,集合在郝村药王庙内。许才升身挎大刀,在庙台上讲话,号召老百姓团结起来,打进旬邑县城,杀贪官,除劣绅。

许才升的动员,把这140多名农民鼓动得热血沸腾,群情激奋。讲话一结束,大家便立即响应,程国柱、程志英等当即赶赴郝村乡约程书善家,抓捕国民党陕西省政府催粮委员梁武和郝村劣绅程茂育。

消灭了助纣为虐的贪官和劣绅后,许才升率领起义队伍向县城进发。沿途各村群众踊跃加入,起义队伍由原来的140多人一下子增加到400多人。

起义队伍行至坡头塬畔时,点燃了一堆篝火,向县城内策应人员崔维峻、侯天佐发出信号。

起义队伍下塬后,吕振邦带领崔平原等数十人,掀开南城门石头顶着的水洞,顺着下水道钻入县城。进城后,他们直奔国民党县政府前门楼,缴了20多个警察的枪。

此时,埋伏于县城东边城隍庙前门楼上的崔维峻、张幼房和从城门下水洞钻进去的崔廷儒、侯天佐里应外合,用石头砸开了县城东城门的铁锁,打开了东城门。

5月7日凌晨4点,起义队伍全部进入旬邑县城,立即按原定计划分三路行动。程国柱、程双印一路,迅速占领了县粮秣局。劣绅王兆贤、旬邑县民团团总袁金章闻风逃往彬县,因而留下了后患。这两个家伙后来进行疯狂反扑,成为屠杀起义领导人的刽子手。

许才升、程永盛一路,由吕振邦等人协助,攻下了县政府,打开监狱,救出了共产党员王子健、王日省、王廷碧以及在押群众百余人。

攻下县城后,起义领导人立即发动青年学生上街刷标语,散发传单,宣传革命。

5月8日早饭后,许才升、程永盛、程百印、程国柱等起义领导人,集合起义队伍,在县城东门外的骡马市召开群众大会,批斗县长李克宣。

这时传来消息,彬县敌人欲血洗旬邑。吕佑乾、许才升立即派人到泾河畔侦察,同时命 令程百印、程永延带30余人埋伏在旬邑和彬县交界的黄家桥,准备阻止来敌。

接着,起义领导人从参加暴动的清水塬18村400多农民中挑选出200多名骨干,编成一支武装队伍,起名为“苏维埃红军渭北支队”,这是渭北地区最早打出红军旗号的一支革命队伍。吕佑乾、吕凤岐、王浪波等率部分起义队伍留在县城,开仓放粮,救济穷苦群众。崔维峻在宝塔高小负责印刷宣传品,马志超协助崔维峻刻蜡板、整理材料。

5月11日,许才升、程永盛、程国柱等带领“苏维埃红军渭北支队” 230余人返回县城。吕佑乾当即主持召开党员会议,成立中共旬邑县中心支部作为起义指挥机构,并决定成立旬邑县临时苏维埃政府。

1928年5月12日上午,起义队伍聚集在宝塔高小,召开旬邑县临时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上午10时,中共旬邑区委书记吕佑乾稳步走上主席台,满怀激情,高声宣布:“旬邑县临时苏维埃政府正式成立了!”

吕佑乾,毕业于北京大学政教系,是当时凤毛麟角的大学生,崇高的信仰使他选择了充满荆棘和危险的革命道路。来到偏僻落后的旬邑后,他化名“刘笔客”,挑着货郎担子,行走在沟壑交错的羊肠小道上,从事秘密工作。此刻,他是中共旬邑区委书记。

习仲勋关于旬邑暴动的题词

旬邑暴动发源地郝村旧景

旬邑暴动用过的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