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子弟兵报》:吹响战地的冲锋号

Yanhuang chunqiu - - 春秋笔 - 韩燕青

1949年2月,中央军委发布命令,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兵团。徐向前任司令员兼政委,周士第任副司令员兼副政委,陈漫远任参谋长,任白戈任宣传部部长。为更好地开展政治思想工作,在此期间创办了《人民子弟兵报》,韩铁民任主编。当时,兵团报社条件很差,通讯联络仅靠一台收音机,抄口语广播,报纸印刷要靠手摇。但报社工作人员克服重重困难,使《人民子弟兵报》在当时发挥了重要作用。

《人民子弟兵报》的任务,一是传达上级首长的指示;二是报道胜利消息和英雄故事;三是解释时事和政策;四是交流部队的经验;五是反映大家的意见和解答大家的问题。

太原是山西省首府,史上称并州,位于晋中盆地北部,濒汾河东岸,东、北、西三面有高山拱卫,易守不易攻,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阎锡山为维持其反动统治,早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就利用太原的地形构筑永久性城防工事。抗战结束后,他收编日寇战俘三千多人为“军事顾问”,加固增修城防工事,形成以太原为中心、方圆数百里的完整体系。阎锡山称这是“百里防线”“火海地区”和“碉堡城”。当时太原守敌十二万余人,我军只有八万余人,敌众我寡;装备上也是敌优我劣,敌防工事又非常坚固,要打下太原有一定难度。

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指示,徐向前于1948年9月28日确定战役方针,“系以围困、瓦解、攻击,逐步削弱,然后一举攻下太原”。

《人民子弟兵报》灵活运用“利而诱之,乱而取之,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也”的策略,在整个太原战役中 引导这场轰轰烈烈的政治攻心战,起到了“团结我军,团结友军,团结人民,瓦解敌军和保证战斗胜利”的作用。

开展喊话运动

1948年10月,《人民子弟兵报》发表文章《开展对敌政治攻势工作中的几个问题》:

我们打太原,原决定十月十八日开始,后来敌五个师出来抢粮,被我们歼灭了两个多师,因此夺取太原的战役,就从五日开始了。……经过晋中战役,阎锡山的主力被我消灭后,太原已成被我包围的孤城。敌人十分恐慌,动摇、悲观失望,尽管阎锡山控制的很严,实行法西斯镇压造成敌人内部动摇,仍然堵不住官兵逃亡的漏洞。这是我们对敌

进行政治攻势的很好条件。

徐向前、周士第、罗瑞卿等人,向太原前线全体指战员发布的《政治动员令》中,“号召个个都要学会用政治攻势配合猛打消灭敌人”。于是十八兵团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政治攻心战。根据前总指示,《人民子弟兵报》在1948年11月25日刊登了《如何与敌人反喊话作斗争》一文,文章指出:

不和敌人对骂,采取耐心说服的口吻和态度,表示我们宽大,处处为他们的生路和前途着想。……目前敌人喊话的大体上是些军官、特务、铁军骨干,多半是坏人。但是我们需要把敌人的反喊话和反问区别开来看,敌人喊话内容大都是造谣诬蔑。我们应该拿我们的胜利,蒋介石的卖国,阎锡山的“兵农合一”(阎锡山实行的反动的军事封建主义的新式农奴制)针锋相对去打击他们。……就是对于带头喊话的特务分子也需要一面驳斥、打击、孤立他们;一面还要软化他们,争取他们,给他们留有改过自新的余地。比如在他们与我们对话时我们可以说:“不管你是不是特务政工人员、铁军骨干,你过来吧,我们可以原谅你,也宽待你。”

1948年冬,经过两个多月的外围攻坚作战,阎锡山吹嘘的不可攻克的东山“四大要塞”,都被解放军的铁拳头砸开。由于我军战壕与敌军战壕仅隔几十米,于是在几十里长的前沿阵地上,我军开展了一个群众性的攻心战,形成热火朝天的喊话运动。当时流行这样的顺口溜: “嘴巴仗,真是好,能顶几门榴弹炮。火线喊话真漂亮,不费子弹打胜仗。” 12月10日,大雪纷飞,北风怒号,解放军向在对面伞树下放哨的三个阎军士兵喊话:“阎军兄弟们!我们就要总攻太原了,你们都是穷苦人,不要为阎锡山卖命了,跑过来可以回家。”三个人商量一阵,跳过铁丝网,倒扛着枪向解放军投诚了。第二天,阎军补训团团长张东清派护兵罗中美去查哨,见解放军正在向阎军喊话:“解放军宽待放下武器的官兵,别再受阎锡山的骗了,他的老婆、孩子、黄金先后搬到台湾,他已决心逃跑,你们不要替他苟延残喘了。”排长孟金照问罗中美:“解放军已经喊半天了,说宽大,让 回家,不知是真是假?”罗中美说:“是真的,我当过一次俘虏,他们真是宽大,太原已是熬干了的油灯捻子……”他俩商量好了,回到阵地叫战士们一起投降解放军。四班长和九班长怕有诈,便假装拒绝,罗中美立即翻脸,把枪一提说:“谁不去我就对谁不客气!走!”这几个人见罗中美不是诈他们上当,都高兴地跳了起来,把枪支弹药都收拾好,趁着夜色,向解放军阵地跑来,一边跑一边喊,请解放军不要开枪。等他们一踏上解放军阵地,一三○团二连的战士立即让他们到炭火旁边取暖,掏出自己的干粮给他们吃,对他们嘘寒问暖。这些投降过来的士兵吃饱后,主动要求到阵地上喊话:“补训团的官兵们,我是团长的护兵罗中美,解放军快要总攻太原了,咱们替阎锡山卖什么命,赶快抓紧时间过来吧,越早越好!”

在我军一二九团四连阵地上,广大官兵积极响应兵团号召,组织全连性的立功计划。新解放来的战士,现身说法,效果更好。如战士施瑞在我军阵地,朝保安九团喊话说:“自从来到革命大家庭,同志们亲如兄弟,通过诉苦教育,明白了谁是自己的真正敌人 。在晋中、太原战役中,我一再立功,现已升为排长了。”对面的敌军士兵听了,感叹道:“咱在这再干五年也混不上班长啊!”于是几个排长和班长,带上仅有的四十几个士兵到我军阵地上来了。据统计,在两个多月的时间,全连共瓦解敌军官兵210余人。

《人民子弟兵报》在《开展对敌政治攻势工作中的几个问题》中强调宣传工作的重要性: “造成敌人内部动摇悲观失望;减少敌人的仇视和顽抗;零星逃亡一直到起义。敌人本来要打十轮,接到宣传品,减少五轮;本来敌人认真瞄准向我开枪,听到我们的宣传后,朝天开枪;本来要破坏仓库,接到我们宣传品后不破坏了,对整个战役的胜利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这种精神下达到每一个指战员,落实到前沿阵地。于是从我军战壕里射出的宣传弹,飞到阎军阵地上空爆炸,花花绿绿的纸卷,洒落在敌人的战壕里。敌军士兵拆开纸卷,拿出里面的纸烟抽起来,同时还谈论着花纸卷的内容:“《十不得诗》:阎锡山鬼话信不得,特务造谣听不得,

太原工事守不得,红皮七九枪用不得,挨饿挨冻过不得,互相监督要不得,解放军攻城了不得,土飞机坐不得,家里盼你等不得,逃跑回家迟不得。”“人之初,性本善,越打老子越不干,老子跑到解放区,带上路条回家园。”“家在解放区,人在太原城,挨饿又受冻,为人当炮灰,送命没下场。”许多敌军官兵看了传单都动摇了,纷纷向我军投诚。甚至有士兵刚到我军阵地,连敌人的军装还未脱掉,战斗打响了,他们立即拿起武器作战,勇敢无比,不少人还当上了战斗英雄。

派遣人员到敌人内部去

《人民子弟兵报》关于派遣工作是这样说的:可向太原选派打入对象,现在有三种人;一种是,被我们俘虏的阎军尉、校军官……如果其中几个人起了作用,其价值更大。二种是,可利用敌人的亲属朋友等带信进去。三种是,将阎军的重伤彩号,救护好尽量设法送回去,有人说这是给我们找麻烦,但不知道给我们找的是小麻烦,给敌人找的是大麻烦。

当然,还有人打入敌人内部去,和他们谈判,策反他们起义。在阎军的队伍里有一支队伍,其成员大部分是在历次战役中被俘的官兵,这些人回去后,被阎锡山收罗改编,名曰“雪耻奋斗八团”。1948年10月20日,旅长邓仕俊把二十四旅敌工科干事杨琦、七十二团参谋长庞克昌和侦察参谋胡兆瑞找来,交代任务:“敌‘奋斗八团’已被我包围,目前敌人内部十分恐慌,上午他们派人送信,要求同我们谈判。因此决定派你们三个人作为我方代表,去和他们谈判。”接到任务后,他们三人化装成敌军的样子,潜入敌军。见到“雪耻奋斗八团”团长李佩膺和陈参谋长后,杨琦同志向他们简要介绍了当前全国解放战争的形势,以及我军的对敌政策,并对他们的明智选择表示欢迎。李佩膺听后连连点头:“你们的喊话和传单,我们都听见、看见了,摆在我们面前有三条路:困死、被俘、投诚,别无他路,我们选择最后一条。”

当天下午4时,大家避开阎锡山派来的特 务—守碉副司令,召开了有3个营长参加的会议。会议很快统一了思想,拟定了行动计划,决定晚上9时,以部队转移为由,开始行动,转移的命令由各营营长秘密传达,“雪耻奋斗八团”团长李佩膺,率领九百余人向我军投降。我军派出的三名官员不负使命,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

然而,并不是每一次派遣、谈判的任务都能顺利完成。我军夺取东山四要塞后, 11月初,在我军强大的军事政治攻势面前,敌军黄 松两次派遣中校参谋来我八纵队接洽起义,说起义已准备就绪,要交出该部防守的东、北两个门,接应我军入城。王新亭就此事请示兵团,兵团指示我军与黄 松取得联系。兵团政治部与原国民党将领高树勋研究谈判事宜,最后决定派参谋处处长晋夫和侦察参谋翟许有,随联络员去与黄 松谈判。不料,由于敌三十师二十七旅旅长戴炳南的出卖,晋夫、翟许有一进去,就和黄 松一起,被阎锡山逮捕了。黄松的火线起义失败。后晋夫和黄 松被押送南京,在敌人监狱中遭受严刑拷打,晋夫正气凛然,表现出了共产党员的崇高气节,英勇就义于雨花台。太原解放后,戴炳南被我军捕获,受到人民法庭的审判。

切实爱兵,巩固部队

徐向前主张,部队的一切工作都要从士兵出发,以士兵为基础。他说:“是先有战士然后才有干部,是因为先有一百二十名战士,需要建立一个连队,才任命一个连长。绝不是你是个连长的材料,才给你招募一百二十名战士的。干部首先是战士的,是士兵的同志,是士兵的师长,是士兵的表率,是士兵的知心朋友。然后你才能把兵带好,才能使各个出身不同、性格不同的战士,变成一个战斗的集体,部队才真正有战斗力。”这些都大大提高了兵团干部的思想水平,干部处处做表率,吃苦在前享乐在后。那时,在行军打仗中,营团干部的马背上常常驮着伤病员;驻地休息时,连排干部总是过来看望战士,亲切地问长问短,为战士们细心地挑脚上的水泡。

兵团的《人民子弟兵报》在《提高责任心避免无谓的伤亡》一文中提到:

为了打倒国民党蒋介石,求得中国人民的彻底解放,广大人民把心爱的子弟送到部队,连同他们的生命一齐托付给我们带兵干部。……我们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负责,首先就应该把这个重大责任负起来!有的同志认为,不管伤亡多少,完成任务就好。这种想法是错误的,要是由于这样的想法而导致了部队无谓的伤亡,即使打了胜仗也不能算是最好的负起了人们所托付的责任。……实行战场爱兵,避免一切战斗的无畏伤亡。

同时,《人民子弟兵报》在1949年月5 14日发表的《好好迎接与巩固解放战士》一文中说:

要巩固他们是一件极其繁重艰苦的工作。我们必须耐心、精心地进行。其次,我们应该遵照彭副总司令的指示,认识到“他们是蒋管区被封建压迫与剥削的劳动人民,是共产党在蒋管区与蒋军中的基本群众,是被强迫武装了的农民。对他们惨痛的遭遇,应寄予同情”。……自觉主动积极热情地迎接他们并用一切方法去团结他们,帮助他们。

1948年11月29日,根据新加入的农民和 解放过来(投诚、俘虏)的新同志的特点,为好好团结他们,巩固他们,充分发挥他们的力量把我们的部队建设的更强大,《人民子弟兵报》在《迎接新生力量》一文中指出:

如果这些方面出了问题就不能怪他们落后,只能怪我们的工作未做好,因此我们欢迎这批新同志必须有计划地进行一系列的工作。第一,要在全体人员中进行深入动员,使大家认识到这些同志的可贵可爱而加以热烈的欢迎。第二,召集各种的联欢会与座谈会,互相交换意见谈感想。老同志介绍我们临汾以来的战史和打太原的情形及部队生活的状况;解放过来的新同志可谈在济南、晋中、豫北和我们作战的情形及到了我们部队的感想;翻身农民同志可谈他们翻身自愿参军的情形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都是为了互相了解,团结成一家人,共同把这个大家庭搞好!第三,消除对解放战士的歧视,达到翻身农民与解放战士的亲密团结。但同时必须强调政治觉悟高的重要性,要解放战士向翻身农民学习政治,不能由单纯的技术观念出发而轻视翻身农民。坚决纠正把那些无战斗经验的胆小,误认为动摇怕死的错误观念和加以讽刺打击的错误行动。并积极地培养他们真正成为骨干。这是各级负责同志和党支部在团结全体战士中必须掌握的一个中心问题。

运城战役后,我军某部发生了一件令人痛心的事。一个农民出身的战士,在部队北上离开他家乡时,由于乡土观念等原因,竟然逃跑了,后来经过动员又回到部队,但是他的连长对这个犯错误的战士不是进行正面教育,而是采取了野蛮的惩罚手段。徐向前知道这件事后非常生气,对宣传部部长任白戈同志说:政治

机关一定要抓住、抓紧这件违法乱纪的典型事例,对部队进行一次正确的纪律教育,以防止这种任意惩办部属的国民党军阀主义作风再次发生。针对这样的现象, 1948年12月1日的《人民子弟兵报》又发表社论《纠正巩固部队的两种偏向》:

目前我们巩固部队的工作有两种倾向:一种是单纯从组织上来采取一些消极防御的办法,而缺乏从思想上根本解决所有逃亡因素的耐心深入的教育;一种是对于逃亡人员不用劝慰和鼓励去求得巩固,而是用不适当的批评和处罚去压制。根据现有经验证明:单纯采取消极防御的办法和用处分的压力去巩固部队,结果往往适得其反。这两种偏向如果不切实纠正,巩固部队的工作是很难做好的。为什么会有这两种倾向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由于我们没深入地、细致地、确实地了解逃亡的具体复杂的真实原因。

1949年1月,傅作义在北平宣布起义,北平和平解放。为加强太原前线,中央军委调十九兵团、二十兵团和四野的一个炮兵师参加太原总攻作战并成立太原前线总司令部,任命徐向前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周士第任副司令员兼前总委书记,罗瑞卿任副政委兼前总副书记,陈漫远任参谋长,以十八兵团司令部为前线司令部,十八兵团政治部为前线政治部。

1949年4月24日, 总前委命令对太原发动总攻

击。24日,天刚破晓,我

军集中1300门火炮,从四面八方对太原城墙进行轰击,顷刻间,浓烟四起。南、北两面的十九、二十兵团首先登城,紧接着十八兵团左、右两个集团一起登城,活捉敌首王靖国、孙楚和日顾问岩田。至10时,攻城战斗全部结束。阎锡山的12万官兵(包括胡宗南的增兵)被彻底歼灭,太原解放。

党中央于1949年月5 1 日向太原全体指战员发来贺电:“战犯阎锡山及其反动集团,盘踞山西,危害人民业已三十八年,为国内军阀割据为时最长久者。抗战时期,阎军与日本侵略军勾结妥协,与抗日人民为敌。近几年来,阎军在蒋介石的指挥下,参与反革命内战节节溃败,最后退守太原一隅,犹作顽抗。此次我太原前线人民解放军奉命攻城,迅速解决。阎锡山虽逃,群凶就缚,大同敌军亦即投诚。从此,山西全境肃清,华北臻于巩固,当此伟大节日,特向你们致热烈祝贺。”

在攻打太原城时发生了几件小事,事情虽小,却能反映出我军严明的纪律。

在攻打太原城的激战中,八连四班长柳金桃带领全班同志沿着鼓楼大街一直向前进攻,遭敌人的火力封锁,班长只好让大家暂进一家店铺隐蔽。这是一家金银器店,他们刚踏进店门,店主人惶恐地望着这群陌生的士兵,一边往里面请战士们,一边使出对付阎军的办法,抓起一把金戒指要分送给四班的战士,面对店掌柜出奇的大方,大家一时猜不透他的用心,谁也没说话,店掌柜以为他们嫌少,干脆又捧了一捧。这时班长柳金桃说:“掌柜先生,我们因战事需要,在这里打扰你了。我们是毛主席领导的人民解放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说完,趁着敌人火力转移,带领战士继续前进,店掌柜望着战士的背影,肃然起敬,连连称赞:

“真是仁义之师,仁义之师!”

太原战役后,徐向前因病调离。周士第任司令员兼政委,王新亭任副司令员兼副政委。军委命令十八兵团短暂整训,继续向西北进军。由于十八兵团是在华北成长起来的,又长期在华北作战,乡土观念比较浓,在胜利的形势下,部分干部、战士想回家看看。针对这一问题,《人民子弟兵报》刊登了许多文章。1949年月5 7

日,发表的《革命到底光荣到底》一文指出:

革命到底,光荣到底。我们要当革命的英雄汉,绝不做半路人。发扬我们的光荣传统,珍贵我们的光荣历史, ……个人的利益要服从革命的利益。

1949年5月10日,《人民子弟兵报》发表了《好好解决请假回家的问题》,1949年5月11

日又发表《把我们全部精力放在向前进的准备工作上》。1949年5月13日的《人民子弟兵报》向全体指战员提出了五大要求:一是动员深入情绪高,奋勇向前减员少;二是长途行军不掉队,保持体力顶重要;三是政策纪律要搞好,八项注意要做到;四是展开团结大互助,一 切困难克服掉;五是干部党员做模范,完成任务立功劳。

1949年5月26日,该报刊出《注意纪律检查》,使部队真正成为一支轻便利爽、整装待命的部队:

纪律是我党的生命线,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很好地遵守执行。……如果有破坏了群众纪律的,一定要负责处理清楚,完全做到三项纪律八项注意的“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

同日,部队接到军委命令,由彭德怀副总司令员指挥,从山西出发向西北进军,配合兄弟部队解放了陕西关中和陇南地区。同年,又奉命在刘、邓的统一指挥下,由贺龙统率挥师南下,克秦岭,入川西,进西康,定川北,完成了具有历史意义的长途进军任务,在我军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回顾历史,我们不难看出,《人民子弟兵报》就像战地中的冲锋号,为我军的胜利立下了功劳。■

《人民子弟兵报》首任主编韩铁民

韩铁民(左二)采访城市地下党员

军民同庆太原解放

《人民子弟兵报》的同志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