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觉民《与妻书》

Yanhuang chunqiu - - 与妻书 - 张霜

意映卿卿如晤:

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为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书竟,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够?司马青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 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悲啼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

汝忆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尝语曰:“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吾而死。”汝初闻言而怒,后经吾婉解,虽不谓吾言为是,而亦无辞相答。吾之意盖谓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与汝,吾心不忍,故宁请汝先死,吾担悲也。嗟夫,谁知吾卒先汝而死乎!

吾真不能忘汝也!回忆后街之屋,入门穿廊,过前后厅,又三四折有小厅,厅旁一

室为吾与汝双 之所。初婚三四个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汝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及今思之,空余泪痕!又回忆六七年前,吾之逃家复归也,汝泣告我:“望今后有远行,必以告妾,妾愿随君行。”吾亦既许汝矣。前十余日回家,即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语汝,及与汝相对,又不能启口;且以汝之有身也,更恐不胜悲,故惟日日呼酒买醉。嗟夫!当时余心之悲,盖不能以寸管形容之。

吾诚愿与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事势观之,天灾可以死,盗贼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辈处今日之中国,国中无地无时不可以死!到那时使吾眼睁睁看汝死,或使汝眼睁睁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离散不相见,徒使两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试问古来几曾见破镜能重圆,则较死为苦也。将奈之何?今日吾与汝幸双健;天下人人不当死而死,与不愿离而离者,不可数计;钟情如我辈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顾汝也!吾今死无余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依新已五岁,转眼成人,汝其善抚之,使之 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则亦教其以父志为志,则我死后,尚有二意洞在也,甚幸甚幸!吾家后日当甚贫,贫无所苦,清静过日而已。

林觉民,字意洞,号抖飞,又号天外生,

1887年生于福建闽县(今福州市)南后街。林觉民自小过继给叔父林孝颖,八岁时嗣母过世,后由嗣父抚养长大。林孝颖颇有学问,没让林觉民到私塾读书,而是亲自教授。林觉民天资聪颖,读书过目不忘。十四岁那年,林觉民入全闽高等学堂学习。彼时,孙中山等人为救国救民,宣传革命思想,组织革命团体,策划武装起义。林觉民深受革命思潮影响,逐渐树立献身革命的志向,常与同学们探讨时局,向同学们讲述中国若要自强必须革命的看法。

1905年,林觉民同陈意映结婚,二人感情融洽。但林觉民并未因小家庭的温馨而忘记心忧天下。从全闽高等学堂毕业后,林觉民去日本留学,以期寻找富国强民之路。

1910年11月13日,孙中山和同盟会的骨干黄兴等人与槟榔屿秘密集会,策划在广州举行武装起义。林觉民和其他革命志士积极响应,在日本秘密购置弹药,为起义做准备。1911年春,黄兴、赵声写信给他,言“事大有可为”。林看信后遂放弃学业,离开日本秘密回到福建发动群众,召集更多的志士参加起义。虽知道可能是永别,但对嗣父和妻子,他没有说明筹备起义的实情。在福建革命党人的会议上,林觉民报告了关于广州起义的决定。经讨论,决

定派一部分革命志士去广州参加起义,另一部分在福州、厦门准备响应。林觉民等人于4 月9日至香港。起义的各项准备工作有条不紊进行,募集的经费不断汇寄至香港,弹药经香港秘密运至广州,革命志士也纷纷在广州附近花县等地集结。

统筹部决定以八百名选锋(精锐士兵组成的突击队)分十路进攻,破坏清廷在广州的总督署等行政机关,占领军械局,策应新军的防营,并在旗界九处放火扰乱视线,以便完全占领广州,时间定在26日。集结在香港的选锋开始分批入广州。想到自己即将投入到轰轰烈烈的革命起义中,林觉民激动不已,4月24日晚,他写下了《致父老书》《禀父书》《与妻书》三封绝命书,交托友人,嘱其在自己牺牲后代为转交。

4月24日,黄兴到广州后,看到清吏警戒森严,四处搜捕革命党人,主张延期起义,便发电报说“省城疫发,儿女勿回家”,告知选锋暂缓来广州。但思虑后,黄兴决定就已有之人 先发动起义。因从日本购买的枪支要26日晚才能运到,就将起义时间改为27日。因选锋暂未集齐,十路进攻的计划也改为四路:分别由黄兴、姚雨平、陈炯明、胡毅生率队。但陈炯明、胡毅生、姚雨平三路因故未能及时行动,只有黄兴率领的一百余人发动了这次起义。

4月27日,林觉民等人由香港到广州。下午5时30分,林觉民同百余名选锋,在黄兴率领下自小东营向总督署进发,打死了沿路遇到的警察和总督署的几名卫兵,进入总督署。但两广总督张鸣岐等官吏早已逃走,因此没能抓到重要人物。这时,广东水师提督李淮带兵赶来狙击,黄兴率众人英勇反抗。战斗中,林觉民中弹被捕。因敌众我寡,起义失败。

林觉民被俘后,面对张鸣岐和李准的询问,镇定自若,与其纵论世界大势和各国时事,说得清吏们钦佩不已。1911年4月27日,林觉民在广州天字码头被枪杀,年仅24岁。遗体在其他七十二烈士合葬与广州黄花岗。■

林觉民

林觉民全家福。左二为林觉民,正中后立者为陈意映

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