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崖抗日建奇功

—记吴克之

Yanhuang chunqiu - - 英烈谱 - 刘育刚

导语:海南省,旧称琼崖,于1939年2月上旬沦陷后,国民党正规军撤离海南,中共领导的琼崖抗日武装成为海南人民抗日斗争的中流砥柱,吴克之在琼崖抗日武装队伍中逐渐成长为优秀的抗日指挥官,并率领所部在琼崖抗日斗争中屡建奇功。

吴克之,1911年9月生于海南海口市琼山区美兰乡(今演丰镇)塘内村。幼年的他聪明好学, 5岁入私塾念书,12岁高小毕业。后因父亲病故,支撑家庭生活的大厦塌陷,迫使吴克之辍学回家帮助母亲耕田。

在当时,闯南洋是中国东南沿海人民的一条谋生出路。1925年初,吴克之跟随外祖父前往南洋谋生。不料刚到新加坡,外祖父却不幸逝世。14岁的他被迫流落街头,幸而得到同乡帮助,在一个橡胶园里当了名雇工。由于不堪忍受工头的奴役,一年后离开了橡胶园,转到一间杂货店当店员,仍旧难逃店主的百般虐待。这段经历使他饱尝阶级压迫之苦,对黑暗的殖民地社会感到十分憎恶。

于是,好学敏思的吴克之利用劳动之余进入工人夜校学习,通过参加华侨工人座谈会,议论国内重要时事,逐渐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爆发后,一些共产党员和革命青年来到马来西亚避难,在华侨中揭露国民党叛变革命,镇压群众的罪恶行为,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和共产主义思想。吴克之从中得到启迪,经常与那些革命青年交往,阅读各种传播革命思想的书刊。只是在母亲多次催促下,吴克之不得不返回家乡结婚。婚后不满三个月,吴克之又重返马来西亚当店员。

1929年夏,因家境困难,吴克之结束了三 年海外游子生活,回乡担起家庭重任。由于在马来西亚接受了大量进步思想的影响,因而他萌发了革命的志向。

1929年秋,吴克之考进琼山县师范学校。一面读书,一面参加一些进步活动,不久被学校当局以“赤化分子”开除出校。为了逃避国民党当局的追查,在一位亲戚的帮助下,他离家到广州谋求出路。走投无路之时,他进入国

民党第十九路军服役。1931年,被选调到国民党陈济棠部所属的广州燕塘军官学校(也称中央军校第四分校)第7期学习。毕业后分配到国民党第十九路军担任少尉排长和中尉连副。在军校学习期间,他参加由共产党员符哥洛、陈彭治等组织的“汇众社”的抗日爱国运动,结识了几名进步同学,阅读了不少进步书刊。1935年冬,因和一些思想进步的班长揭发一名连长的贪污罪行,吴克之遭到打击报复,被免职,被迫重返广州寻找出路。

七七事变后,琼崖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蓬勃发展。吴克之几经辗转,已在琼山县政警队担任队长。当他得知老同学、共产党员符哥洛等被关押在琼山县监狱的消息后,便设法同符接触,给他传送进步书刊和情报,支持和帮助他们在狱中开展对敌斗争。与此同时,经过符哥洛介绍和党组织的严格审查,吴克之于1937年9月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为了斗争的需要,中共指示吴克之继续留在政警队,从事地下工作。随着第二次国共合作开始,琼崖特委派代表与国民党琼崖当局就国共两党合作抗日问题进行谈判。然而,特委书记冯白驹和夫人曾惠予却遭到国民党当局非法逮捕,关进琼山县监狱。中共组织和琼崖各界爱国人士紧急呼吁,要求无条件释放冯白驹,但国民党当局不但置之不理,还主张以“共匪头”罪名杀害冯白驹。情况危急,琼崖特委决定派符哥洛通过吴克之设法营救。

一天上午,吴克之来到六号监房,符哥洛向他传达了中共的决定:无论如何要保证冯白驹夫妇安全并设法营救出狱。吴克之表示坚决完成任务,接受党组织考验。他还提出一个营救冯白驹的行动方案,即如果敌人真要下毒手,他就率领一部分政警队士兵保护冯白驹越狱逃走。不久,由于 周恩来和叶剑英向蒋介石交涉, 国民党琼崖当局也慑于抗日群众的压力,释放了冯白驹。吴克之在监狱中的行动引起了国民党的怀疑,不久被撤职。按照党组织的安排,他回到琼文抗日根据地参加抗日救国斗争。

1938年10月22日,琼崖国共两党关于团结抗日的谈判达成协议,琼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同年12月5日,琼崖工农红军游击队在琼山县云龙墟改编为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共有300人, 229支枪,冯白驹任独立队队长,下辖3个中队和1个特务小队(短枪队)。不久,吴克之担任独立队第三中队中队长。率部活动于琼山县的道崇、三江、苏寻三、云龙乡一带,广泛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收集民间枪支,争取团结地方抗日武装,发展壮大自己的队伍,完成了组建第五大队(即以后的第二大队)的任务,并协助地方党组织建立“青年抗救会”“妇女抗救会”等抗日群众团体。

1939年2月10日,日本侵略军侵占海南岛。同年3月,琼崖抗日独立队扩编为独立总队,下辖3个大队和1个特务中队,共有1400多人,冯白驹任总队长,吴克之担任独立总队第二大队大队长。

1939年45、 月间,他指挥第二大队的第四、第五中队袭击永兴日军据点和海口市长桥村附近修路日军,旗开得胜。9月,吴克之指挥第五中队配合第一大队在罗板铺公路伏击日军,歼

敌十多名,毁敌军车一辆,缴获轻机关枪一挺。琼(山)文(昌)抗日根据地也逐步扩展到琼山的云龙、咸来、道崇和文昌的南阳、潭牛等地。

1940年1月,琼崖特委和总队部命令吴克之率领第二大队掩护特委和总队渡过南渡江,西迁澄迈美合游击区。正感冒高烧卧病在床的吴克之,接到命令后立即行动。偏偏琼崖特委和总队领导机关西迁的行动企图被日军察觉,敌人从琼山、定安县出动数百人,分南北两路向我领导机关渡江集结地点进行合围,情况十分危急。吴克之沉着指挥部队抗击敌军,确保了领导机关安全西迁,向美合挺进。

1940年9月,琼崖特委和总队部决定实行支队建制,活动于琼文地区的第一、第二大队合编为第一支队,任命吴克之为支队长,陈乃石为政委。

1940年12月,琼崖国民党反动派向琼崖特委和总队部的驻地美合抗日根据地发动进攻,制造震惊全岛的“美合事变”。特委和总队被迫撤出美合,东返琼文。国民党顽固派在美合得手后,反共逆流变本加厉,第一支队处于日顽两面夹攻的危险局面。1941年3月12日,顽军保安第七团的两个连,分两路深入罗蓬坡一带,向我军发起进攻。在总队首长统一指挥下,吴克之亲自率领第一、第二大队投入战斗,反击敌人,经过半个多小时战斗,全歼顽军第八连,缴获捷克轻机关枪一挺、长短枪30余支。罗蓬坡反顽战斗告捷后,国民党顽固派不甘心失败,继续执行“积极反共,消极抗日”的方针,不断向我发动进攻,但均遭我军击溃。1942年1月,吴克之同马白山等共同指挥第一支队、第二支队在琼山县三江乡的斗门村、咸来乡的大水村反击顽军,都取得了胜利,击毙了国民党琼崖守备副司令兼保安第七团团长李春农,给顽军以沉重的打击,从而打退了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的反共逆流,保卫了琼文抗日根据地。

琼崖中共抗日武装面临两面作战,但重心是对付日军,以弱小力量不断出击,战胜敌人。吴克之积极响应琼崖特委和总队部提出的“争 取更大胜利,迎接红五月”的号召,率领第一支队向文昌县的东北地区挺进,采取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痛击日伪军。1941年4、5月间,第一大队的第四、第五中队化装袭击永兴据点,第二大队的第五中队和特务连袭击了翁田据点,第一大队和第二大队的第四、第六中队先后在昌晒至龙马公路、冯家坡至锦山公路等伏击日军,取得了三战三捷的胜利,共歼敌50多名,缴获轻机关枪一挺、长短枪四十余支。

1941年7月,琼崖特委和总队部决定由吴克之和马白山担任正副指挥,统率第一、第二支队的主力,采取伏击打援的战术,拔除美德日军据点。美德是文昌县大昌乡的一个村庄,离潭牛、大致坡均有5、6公里,三地形成三角形,遥遥相望。由于地理位置重要,对周围乡村有很大的政治影响,侵琼日军在此设立据点,同潭牛、大致坡两个据点互为犄角。日军在美德驻有一个中分队,配有重机关枪一挺,轻机关枪一挺和其他武器装备。驻美德之敌每天都与潭牛、大致坡据点的日军往来联络。三个据点的日军只要一方受到打击,各方都来增

援。根据敌人这一行动规律,吴克之和马白山决定分兵三路伏击,先打其一部,待其他据点敌人出援时,各个击破,拔掉美德据点。吴克之指挥三个大队(含预备队)埋伏于大致坡至美德公路之间的一个小高地上,准备伏击大致坡之敌。

4日上午7时,潭牛据点的30多名日军乘一辆军车前往美德据点。狡猾的敌人疑心我军设伏,中途下车沿路旁的树林小心翼翼地搜索前进,凑巧迂回到了我设伏部队的后面。敌人发现了我埋伏部队,并立即发起攻击,我方只好仓促应战。战斗打响后,吴克之断定枪声不像是我埋伏部队向敌人开火,紧接着美德方面也响起了枪声,吴克之估计是美德之敌出援。根据突然变化的情况,他当机立断,改变原来的打法,除留下少数部队警戒大致坡之敌外,率领他身边的部队立即赶往美德方向占领坑尾村高地,此时日军也正赶来抢占高地,双方展开激烈的战斗。在战斗中,吴克之的妻子、护士黄梅香中弹牺牲。他忍着悲痛,继续指挥部队还击。经过两个小时激战,全歼了美德之敌。潭牛之敌也被我军击溃。这次战斗共计毙敌60余人,缴获日造重机关枪一挺、轻机关枪两挺,长、短枪20余支。美德战斗,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气焰,极大地鼓舞了广大的抗日军民,显示出吴克之勇敢机智、善于应变的军事指挥才能。

1942年5月,日军调集第十五警备队和伪绥靖队、自警队约4000多人,采取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战术,对琼文抗日根据地进行“蚕食”和“扫荡”,扬言要在3个月内消灭琼崖抗日武装力量。吴克之等率领的第一支队坚决执行琼崖特委和总队部关于开展反“蚕食”斗争的指示,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广泛开展麻雀战、伏击战、袭击战、地雷战等,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先后在琼山县的大致坡、永兴、塔市、灵山、大林等地打击日伪军,共击毁敌装甲车两辆,歼敌一百多名,缴获一批武器装备。紧接着他又指挥第三大队挺进琼山二区,在大 桥截击9辆日军车,经过两个多小时激烈战斗,共毙伤敌人40多名,击毁军车三辆,缴获十多支步枪和一大批军用品,这是继美德之战后我军取得的又一次较大规模的伏击战胜利。

同年10月,日军派兵4000多人,在顽军的配合下,向琼文抗日根据地发动更大规模、更加残酷的“蚕食”“扫荡”,妄图寻找我军主力决战,消灭特委和总队部首脑机关。敌人实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杀光、烧光、抢光)政策,几乎使琼山县的云龙、咸来、道崇、苏寻三等一带地区变成“无人区”。顽军与日军划地分防、纷纷出动,侧击我军。琼文地区的抗日斗争进入了最困难的时期。

针对敌人集中力量,分进合击,企图消灭我军主力,摧毁我抗日根据地的阴谋,吴克之提出“化整为零,以分散对集中,又以集中对分散”对付敌人的建议,得到总队领导的支持。在吴克之指挥下,各中队(连)组织起游击小组,广泛开展麻雀战,神出鬼没、机智灵活地打击敌人。活动于三江、咸来一带的第二大队派出的游击小组,曾在一天内杀伤敌人40余名。我军采取这种战法,搞得敌人疲于奔命,到处挨打。与此同时,吴克之还指挥第一支队积极配合地方党政机关动员组织群众,实行坚壁清野,使日伪军四处扑空。

在琼山抗日根据地坚持反“蚕食”斗争的艰苦岁月里,吴克之依靠群众,自力更生,克服了因敌人的包围封锁给部队带来的缺粮少药等各种困难。他重视部队的给养工作,加强对后勤干部和医务人员,尤其对女战士的思想教育和培养,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他同干部战士一样,白天打仗,晚间行军,过着非常艰苦的生活,以自己的模范行动来团结和领导部队战胜了困难,渡过了难关,取得了反“蚕食”斗争的胜利。

1943年1月,为了粉碎日军和国民党顽军向琼文抗日根据地进行更大规模的“蚕食”“扫荡”的阴谋,琼崖特委作出了“坚持内线,挺出外线”的重要决策。吴克之等坚决执行特委的这一决定,由第二大队在琼山县继续坚持内线斗争,支队主力跨过南渡江,向琼山县的一、二区和澄迈县的第三区进军,开展外线作战,寻机打击敌人,开辟儒万山(今属琼山县东山镇)抗日根据地。支队主力渡过南渡江后,进展顺利,在遵谭、永兴、福山、才坡、安仁、梁沙、东山,东兴等地接连打了好几个胜仗,极大地鼓舞了琼西地区的抗日军民。与此同时,他认真贯彻党的关于“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反对顽固势力”的策略,对长期盘踞琼山县羊山地区(即二区)的女不歪三(原名吴玉明)等三股土匪,做宣传教育工作。他多次派干部去找女不歪三谈判,要求他们团结抗战,与我军友好往来。女不歪三同我军签订了“四条互不侵犯”的协定,使我军排除了建立儒万山抗日根据地的障碍。

儒万山位于琼山县的一、二区和澄迈县的第三区的交界地带,是有名的死火山地区,方圆几十里,灌木成林,没有公路,只有弯曲的羊肠小道,易守难攻。国民党武装很少来,只有两三股土匪,人数也很少。早在1942年下半年,第一支队三大队进入这里后,歼灭了由土匪改编成顽军的反共部队。吴克之率领第一支队部和一大队进入儒万山,与第三大队会合,配合地方干部整顿和恢复被敌人破坏的区、乡党组织和抗日民主政权,帮助地方建立常备队 和民兵,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发动青年参军,补充部队。在敌人严密封锁,儒万山部队粮食和医药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吴克之经常教育部队拥政爱民,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密切军政军民关系。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工作,儒万山抗日根据地日益巩固。同年秋,吴克之又指挥第三大队向澄迈县美厚乡的六芹山进军,在那里建立了新的抗日根据地,使它成为中共琼崖特委、独立总队部领导机关的驻地。与此同时,在琼山坚持内线斗争的第二大队也奉命挺出儋县、临高地区,配合第四支队开展琼西的反“蚕食”斗争,建立了琼西地区抗日根据地。

1944年秋,中共琼崖特委、独立大队在粉碎日军对琼崖抗日根据在“蚕食”扫荡后,为了加强对部队及各地区抗日的组织领导和指挥,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决定将独立总队改称为广东省琼崖游击队独立纵队(简称琼崖纵队)。冯白驹任司令员兼政委,庄田任副司令员、李振亚任参谋长、王伯伦任政治部主任。纵队下辖4个支队,共3800多人。冯白驹在庆祝琼崖纵队成立的群众大会上发表了《琼崖纵队成立的意义及今后的任务》的讲话。他指出:琼崖纵队已正式成为海南抗日武装的领导中心,也只有琼崖纵队才有资格和能力领导海南人民完成抗战大业,因此,琼崖纵队成立后的任务,就是要独立自主地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武装力量,以期驱逐日本侵略者出海南,夺取抗战的最后胜利。之后,各支队的建制和防区都作了较大的调整。吴克之顾全大局,坚决执行命令,在重新组建三个大队后,他率领第一支队继续坚持琼文地区的抗日斗争。

1945年6月,琼崖纵队开展全面反攻。吴克之领导第一支队解放了琼山、文昌、澄迈三个县一半以上的土地,他的部队常进入府城、海口郊区和市区活动,袭扰日军,直到日军无条件投降。

从中共琼崖抗日武装成立以后,吴克之长期在作战一线,后升任琼纵前线指挥部指挥兼政委。1950年参与指挥解放海南战役。1961年授予少将军衔。1985年病逝。■

吴克之

琼崖纵队雕塑

琼崖抗日先锋雕塑

抗战时期出没于丛林中的琼崖独立总队战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