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台湾海峡上空的绞杀战

Yanhuang chunqiu - - 春秋笔 - 刘军玉

导语: 1958年7月29日至10月10日,海峡两岸为争夺福建、广东东北、浙江南沿海上空的制空权,爆发了大规模空战。1958年10月10日早上7点,国民党的6架飞机向福建龙田方向飞来,接到上级下达的拦截敌机命令,杜凤瑞和战友们驾驶8架米格- 17战机迅速升空。表面上看,敌机并没有高度优势,但实际上,这将是一场恶战。迭遭打击的国民党空军,在空战后被逐回台海中线,此后台湾方面再没出动大机群与解放军空军照面过招,我空军此后彻底掌握了东南沿海地区的制空权。

1955年初,中共中央考虑到国内外的复杂形势,决定停止在东南沿海的攻势,主动提出“和平解放台湾”的倡议。然而,台湾当局依仗与美国签订过《共同防御条约》,一直拒绝和谈,国民党军对大陆的袭扰也没有完全停止。因此,党中央、毛泽东决定以靠近大陆的金门为作战目标,寻机对国民党军实施军事打击。

金门弹丸之地,主要包括面积120平方公里的大金门岛和10平方公里的小金门岛,驻军 却达8.5万人。美国政府和驻台军事顾问团一再向蒋介石提出最好撤出金门,即便将它当作防卫台湾的前哨阵地也只应放少量警戒部队。但蒋介石出于维系国民党统治的政治需要,坚持把金门、马祖这两个仅存于手中的大陆沿海岛屿视为自己仍拥有中国大陆的政治象征,并将其作为“反攻大陆”的前沿基地,留置重兵并构筑大面积的坑道工事,准备长期固守。

1958年7月,美国出兵黎巴嫩,苏联马上举

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作出强硬反应,毛泽东也迅速决定要有所表示。7月17日,彭德怀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传达命令:空军和地面炮兵立即开始行动,空军转场入闽越快越好。7月18日晚,毛泽东召集中央军委和空军、海军负责人,正式定下金门作战的决心,他指出:“支援阿拉伯人民的反侵略斗争,不能只限于道义上的支援,要有实际行动的支援。金门、马祖是中国领土,打金门、马祖,惩罚国民党军,是中国内政,敌人找不到借口,而对美帝国主义则有牵制作用”;并设想:以地面炮兵实施主要打击,准备打两三个月。由此,金门战事一触即发。

初战:三比零的胜利

炮击金门主要是使用炮兵作战,但其斗争焦点还在空中。因为若想在金门的前线密集使用炮兵,特别是进行较长时间的高强度炮击,必须夺取制空权,解决空中掩护问题。为此,解放军空军果断作出入闽作战的部署,决定由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经过实战锻炼的歼击航空兵第一、第三、第九、第十六、第十八师及海军航空兵第四师所属6个歼击机团进入一线机场,另17个歼击机团进入二线机场,总计投入歼击机团23个、歼击机达520余架。

当时国民党空军拥有飞机600余架,其中作战飞机400余架,全部系美军装备,飞行员大都受过专业训练,有相当的战斗力。不过,国民党空军除极少数老飞行员经历过对日空战的锻炼,其余均未经过空战实战的锻炼。而解放军空军此时的主战装备为歼-5和米格- 17战斗机,不但飞机性能略优于国民党空军的F- 84、F- 86战斗机,而且我军飞行员与美国空军在朝鲜战场上经历过面对面的空战厮杀,整体空战能力具有一定的优势。

为夺取初战胜利,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周密安排、妥善筹划。7月27日,空军航空兵第一师第一团和第十八师第五十四团作为第一批入闽部队,分别隐蔽转场至福建连城机场和广东汕头机场。当时正值台风季节,连天阴雨,国民党空军未能发现解放军空军的入闽行动。7月29日,国民党空军一大队副中队长刘景泉率4 架F- 84战斗机窜至闽粤边界的南澳岛地区,进行侦察袭扰。空军航空兵第十八师师长林虎得知后迅即命该师一个中队4架米格- 17战斗机起飞迎敌。带队长机赵德安为快速抓住战机,决定机群起飞后在1500米的高度集合,然后穿云上升飞向战区。11时许,3号机高长吉首先在右前上方距离3-5公里处发现敌机两架,得到长机命令后,迅速占据有利攻击位置,在相距170米时,击落1架敌僚机,随即向4号机张以林靠拢,实施攻击掩护。张以林对企图逃脱的敌长机紧追不放,从2000米高空一直追到600米,终于在相距150米处,连续三次开炮,将其击落,副中队长刘景泉被迫跳伞。在3、4号机进行攻击时,带队长机赵德安对实施支援的敌3号机进行攻击,一举击伤敌机尾部,逼其迫降澎湖岛。与此同时,2号机黄振洪始终保持着对长机有效的掩护。“七·二九”空战,解放军空军地面指挥正确,飞行员科学编组、密切协同,历时仅两分钟就干净利落地击落击伤敌机3架,自己无一损伤,这就是有名的“三比零”空战。

空军首战告捷,揭开了解放军空军入闽作战的序幕。台湾海峡上空的“绞杀战”就此开始。

争夺沿海制空权

“七·二九”空战后,国民党空军发现解放军空军入闽后十分惊慌,但又一时摸不清底细。空军司令陈嘉尚连日召开紧急会议部署空防,决定:每天出动飞机100余架次在台湾海峡上空巡逻,同时派出战斗机掩护侦察机在福建上空进行侦察。

8月7日,国民党空军第五大队副大队长汪梦泉,率领8架F- 86战斗机,掩护两架RF- 84侦察机向福建沿海飞来,企图对晋江、惠安两地机场进行侦察。该机群刚进入福建上空,即遭驻漳州机场的解放军空军航空兵第九师8架歼- 5战斗机的截击。汪梦泉是国民党空军的老牌飞行员,早在淮海战役时就是上尉分队长,还曾经赴美留学,具有1000多小时的飞行经验。但在勇猛顽强的解放军飞行员面前,也不禁有些发怵。双方战机一照面,汪梦泉便被解放军

飞行员岳崇新攻得连连后退,此后5分钟双方从9000米高空一直格斗到3000米。汪梦泉为摆脱攻击,拿出看家本领,使出半滚、侧滑、摇摆、斤斗、俯冲等飞行特技,但还是没能摆脱攻击。而紧紧缠住敌机的岳崇新,看准时机4次开炮射击,一举将汪梦泉驾驶的F- 86战机击伤。其余敌机一看形势不妙,纷纷逃往外海。

8月13日,国民党空军出动12架F- 86战斗机、2架RF- 84侦察机偷偷潜入福建上空,企图对福州机场实施侦察,又被由青岛转场至此的海军航空兵第四师十团发现,当即起飞4架米格- 17战斗机拦击。双方在闽江口上空展开短兵相接的格斗厮杀,敌机被冲得阵脚大乱,两架RF- 84侦察机先后中弹,带着累累伤痕落荒而逃。

8月14日,国民党空军出动两批26架F- 86战斗机,窜向福建省沿海地区进行侦察袭扰,其中l1架F- 86战斗机直奔福州市上空,解放军空军航空兵第十六师四十六团紧急出动8架米格- 17战斗机升空迎战。10时30分许,双方在平潭岛附近上空相遇。在兵力处于劣势、飞行高度又比对方低的不利情况下, 8号机飞行员周春富奋不顾身单机冲入敌阵,在进入有效的攻 击位置时,立即猛烈开火,共击落F- 86战斗机2架、击伤1架;后不幸遭到敌机背后偷袭,飞机中弹后跳伞坠海壮烈牺牲。

8月22日,解放军空军在空战中再次击伤1架飞入大陆上空的国民党军飞机。

7月29日至8月22日,解放军空军共出动飞机批255 1077架次,击落国民党军飞机4架,击伤5架,己方被击落1架。国民党空军连战皆败受到打击,被迫收缩活动范围,不再敢轻易进入福建上空。当时福建军民纷纷欢呼:“现在我们头顶上也真正解放了!”此后,双方空军形成敌在海峡上空巡逻,我在大陆警戒的对峙局面。而福建沿海地区制空权易手,则为解放军发起大规模炮击金门提供了先决条件,奠定了坚实基础。

乌龙事件总结教训

8月23日,震惊世界的金门炮战爆发。解放军以36个炮兵营459门火炮突然对金门岛上的国民党军指挥机构、炮兵阵地等军事目标持续实施两个多小时炮击,发射炮弹数万枚。国民党官兵伤亡600余人,其中台湾当局“国防部长”俞大维受伤,金门防卫司令部副司令赵家骧、章杰、吉星文毙命。

“8 · 23”炮战后,为抚慰伤亡惨重的金门守军,国民党空军精心策划了一次空中报复行动。8月25日,国民党空军集中第五、第十一大队的主力共48架F- 86战斗机飞至金门岛以东海域上空设伏,其中8架飞入漳州地区上空为饵,企图引诱解放军航空兵到公海上空作战。面对敌军飞机的挑衅,解放军空军航空兵第九师二十七团一个大队8架歼-5战斗机立即起飞迎战。大队升空后,并没有发现窜入的国民党军飞机,随即奉命返航。下午5时许,因技术故障而落在大队后面的刘维敏机组,在漳州机场东南上空意外发现4架敌F- 86战斗机,刘维敏驾驶长机立即向飞在后面的1架F- 86战斗机发起攻击。此时,担任掩护任务的僚机马宗仁因被另1架F- 86战斗机咬住,急忙上升转弯摆脱,却与长机失去了联系。这样,刘维敏在没有僚机掩护的情况下,单机与4架国民党军飞机展开

激烈的格斗。鏖战5分钟,两架敌机被先后击中坠落,其它敌机见势不妙,慌忙调头逃窜。刘维敏见状紧追不放,始终不给对方以逃脱机会。但当刘维敏驾机一个俯冲飞至1架国民党军飞机前方时,却被地面高炮部队当作敌机开火击落,刘维敏不幸壮烈牺牲。

这次空战,解放军空军虽然取得击落两架F- 86战斗机的胜利,但也暴露出空炮协同不周的严重问题,致使自损1架战机和1名飞行员。空军和炮兵领导机关对此高度重视,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和炮兵司令员陈锡联亲赴漳州空九师驻地,与有关方面研究解决空炮协同作战问题。通过认真分析总结教训,制定了空炮协同作战的四项原则。这就破除了当时以苏军战斗条令为教范的“陈规戒律”,依据战斗机与高射炮各自的武器性能及作战要求制定原则,有效解决了兵种协同防空作战存在的主要问题。自此以后,解放军金门前线再也没有发生高炮误击的乌龙事件。

单机大战“响尾蛇”

随着金门地区形势日益紧张,美国加速向台湾增兵,派出7艘航空母舰游弋在台湾海峡,部署在台湾的飞机数量也不断增加。从9月17日起,驻台美军直接接替台湾本岛的空防任务,帮助国民党空军集中力量对付解放军空军。在美军的支持下,国民党空军士气陡增,每天出动飞机数量由100多架次增加至200多架次,除 了掩护金门的补给行动,还频频窜至东南沿海挑起事端。不但如此,美国为进一步提升国民党空军战力,为其提供了现役的AIM- 9B“响尾蛇”导弹,这是世界第一种红外制导的超音速空对空导弹。

9月24日,国民党空军出动F- 86战斗机126架次, RF- 84侦察机14架次,对北起温州,南至汕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空军基地强行侦察,并伺机空战。面对大批敌机,解放军空军在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指挥下,采取连续出动、区分梯队、层次配备和抢占有利战术位置等作战方法,先后起飞各型歼击机248架次迎战。10时许,海军航空兵第二师16架米格- 15与国民党空军十一大队18架F- 86(其中4架携带AIM- 9B“响尾蛇”导弹)在温州地区上空相遇,因不知敌机上载有“响尾蛇”导弹,仍按照常规战术展开攻击。交战中,姜凯大队快速接敌,与敌机群近战格斗,打乱了敌机编队队形,使其携带的“响尾蛇”导弹始终得不到发射的时机。几乎同时,罗烈达中队在接敌过程中,王自重驾驶的3号机由于速度过快发生反操作导致掉队,后在追赶编队途中,单机与12架F- 86战斗机遭遇。王自重见状勇敢地楔入敌阵与对手捉对厮杀,近战格斗5分钟,接连击落两架F- 86战斗机。正当他准备撤出战斗时,敌机群在李叔元率领下一拥而上发射多枚“响尾蛇”导弹,其中一枚击中王自重驾驶的米格- 15。战机凌空爆炸,王自重壮烈牺牲。

“九 二四”空战是两岸空军开战以来规

模最大的一次空战。战斗中,国民党空军使用AIM- 9B“响尾蛇”导弹击落解放军空军1架米格- 15战斗机,这是世界空战史上首次以导弹击落飞机的战例。解放军通过此次空战,也发现“响尾蛇”导弹的弱点:该型导弹红外制导的灵敏度不够高,只能依靠目标机尾的热流导向,也没有敌我识别系统,只要在空战中留心防范,充分发挥我军近战的特长,也可以避免损失。另外,在这次空战中,国民党空军发射的“响尾蛇”导弹还有多枚坠地并未爆炸,被当地军民捡拾,成为研制我国第一代空空导弹的重要参考物(国防科研部门在此基础上成功研制了霹雳-1空空导弹)。

“双十节”的绝响

10月6日凌晨,毛泽东以国防部长彭德怀名义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公开声明暂以七天为期,停止炮击,并建议两岸双方举行谈判,实行和平解决。金门地区的气氛顿时为之缓和,两岸进入以外交政治为主、军事手段为辅的新阶段。但是,台湾当局为了显示己方还有战斗能力,国民党空军还是于10月10日(台湾当局的“双十节”)发动了一次空中攻势。

是日,国民党空军共出动飞机约44批182 架次,活动于台湾海峡上空。其中,由国民党空军第五大队指导员路靖率6架F- 86战斗机,于7时许进至福州龙田机场上空挑衅。解放军空军航空兵第十四师副师长李振川立即率领四十二团8架米格- 17战斗机升空截击。7时30分,双方在平潭地区上空相遇。战斗中, 4号僚机飞行员杜凤端表现十分出色,一面掩护长机,一面搜索敌机,很快咬住敌2号机;他对准敌机连发数炮,将其击中,该机王牌飞行员张乃军跳伞后被俘。

击落敌2号机后,杜凤瑞寻机再战,突然遭到敌方一架F- 86战斗机的背后偷袭,战机剧烈抖动,机尾冒出黑烟;他并没有惊慌,而是迅速抓住战机所处的有利位置,对准敌4号机猛烈开炮,将其打得凌空爆炸。此时,杜凤瑞的座机已经无法操纵,只得弃机跳伞,但敌一架F- 86战斗机公然违背战争法则,向杜凤瑞抖动的伞绳开炮扫射。年仅25岁的杜凤瑞血洒长空。一直跟踪监视国民党军飞机行踪的解放军高射炮兵第一○五师五二一团四连,立即瞄准这架F- 86战斗机,一个长点射将其击落。

这次空战,国民党空军损失3架战机,没有能给“双十节”带来喜讯。台湾当局却自欺欺人,大肆吹嘘获得空战大捷,还把被解放军俘虏的飞行员张乃军塑造成“与米格战机相撞而壮烈成仁的”英雄,封其为“烈士”。为了打破国民党的虚假宣传,10月20日,《人民日报》刊登张乃军被俘情况的通讯和照片,还将张乃军释放回台湾,对台湾当局的欺骗伎俩进行了直接揭露和辛辣讽刺,也从侧面展示出解放军优待俘虏的一贯政策。此后,慑于解放军空兵的强大实力,国民党军飞机的活动区域退至福建海岸线以外,台湾海峡的上空逐步趋于平静。

自1958年7月29日至10月底,解放军空军(含海军航空兵)出动飞机691批、3778架次,空战13次,击落国民党空军飞机14架、击伤9架;高炮部队作战7次,击落飞机2架,击伤2架。己方被击落飞机5架,击伤5架。这是海峡两岸空军之间迄今为止进行的唯一一次战役级的空中作战行动。

解放军空军装备的米格- 17战斗机群

解放军空军司令员刘亚楼

携带响尾蛇导弹的国民党空军F- 86战斗机

解放军空军指战员及其装备的米格- 17战斗机群

空军英雄杜凤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