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贫困对孩子学业影响的研究

Youth Exploration - - 目录 - 黄建宏

[摘要]以改善居住条件为切入点阻断贫困代际传递,需要深入分析住房条件与孩子学业之间的因果

关系。基于 2012年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数据的研究,发现:在控制个体、家庭、社区以及学校变量后,住房贫困仍显著影响孩子数学成绩但对语文成绩的影响较弱;进一步分析住房贫困与邻里环境对孩子学业的交互作用后,发现住房贫困只有在富裕社区里才会对孩子语数成绩产生负面影响。鉴于早期基础教育对个体后期教育是积累性和机会性的,住房贫困对孩子早期学业的负面影响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住房条件已经成为社会经济地位代际传递的重要物理机制。这一发现带来的政策价值是“扶智必扶住”:一是应改直接资金援助为针对性援助,即通过有针对性地改善贫困家庭的居住条件来提升孩子学业,直接资金援助则是无效的;二是只有实现住房条件与邻里环境同步改善才能真正提升孩子学业,因为仅仅改善邻里环境并不会给缺乏优质居住空间的孩子带来学业福利。

[关键词]住房贫困;邻里环境;孩子学业;代际传递;政策价值

中图分类号:C913.3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780(2018)03-0057-14 DOI: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8.03.007

一、问题的提出

由于人力资本被认定为现代社会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而在劳动力就业市场上受雇主重视,雇主也相信人力资本较高的人有更高生产率以及资源配置能力,高人力资本的人因而会被安排到高报酬的岗位上,人力资本已经成为现代社会里影响人们获得市场资源的关键性因素。反过来讲,人力资本缺失是致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住房贫困的成因及社会效应研究”(14CSH014)的阶段性成果。作者简介:黄建宏,博士,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城市社会学。

贫诱因,而贫困之所以在代际间不断自我延续,就是因为贫困家庭有限的社会经济资源使得子代不能获得较高的人力资本(Case & Paxson,2002),人力资本已经成为贫困代际传递的一个重要因素。贫困代际传递指在一定的社区或阶层范围内贫困以及导致贫困的相关条件和因素在代际之间形成一种恶性遗传链,使后代重复前代的贫困境遇(李晓明,2006)。言下之意,只有增加贫困家庭人力资本才能助其摆脱贫困,但又因人力资本主要从正规教育中习得,教育因而被看成是“拔穷根”以及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扶贫就是要让贫困家庭的孩子接受良好教育,即“扶贫必扶智”。

“扶贫必扶智”涉及的一个重大难题是如何“扶智”。而本文试图通过分析住房条件与孩子学业之间的关系,来证明对贫困家庭居住条件的改善是“扶智”的重要途径,即“扶智必扶住”。在中国,促使居住条件与孩子学业发生关系的重要因素是“就近入学”政策,即义务教育阶段的所有适龄儿童在自己的户籍所在地就近进入政府设立的实施义务教育的学校(武中哲,2008)。近年来不断升温的“学区房热”便是最好例证,“学区房”是国家“就近入学”政策、基础教育资源分配悬殊以及房地产市场共同作用的产物,它对孩子学业的作用更多地借助制度路径。但实际上,住房条件对孩子学业的影响还涉及“物理”“心理”和“社会”等途径(Bonnefoy,2007),住房不仅是物理场所,而且承担心理和社会功能,优质居住空间会带来“社会心理利益”。

鉴于教育在讲求绩效主义原则的现代社会里已经是影响人们资源获取的关键性因素,本文探讨住房条件与孩子学业之间的关系有助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住房条件是否是社会经济地位或贫困代代传递的重要物理机制(Dalton,2001),而从政策层面上讲,以“扶住”为切入点来实现“扶智”的政策选择,也需要在学理上进一步验证住房条件对孩子学业所产生的可能影响,从而为相关扶贫政策以及教育政策的正确制定提供智力支持。

二、 文献回顾与概念界定

(一)文献回顾

住房条件与孩子学业之间是否有关系?这是一个复杂命题,因为住房条件具有多维性,既有研究主要讨论了住房产权、住房搬迁以及住房物理空间与孩子学业之间的关系及其影响机制。一是住房产权。产权户孩子不仅在考试成绩以及受教育年限方面有优势,而且在认知能力和行为方面表现较佳(Jeffrey & Maya,2007)。基于不同收入家庭中产权户与租户的比较分析,也发现住房自有会关系到孩子个人发展和学业成就获得(Harkness & Newman,2003)。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这些研究都认为住房自有与孩子学业有关,但对于二者之间的因果解释却不尽相同。主要有三种观点:第一种认为产权自有家庭不容易发生搬迁风险,可以维持原有社区人文环境如同伴关系及邻里关系对孩子学业持续的有效性支持(Jeffrey & Maya,2007)。第二种认为由于有房户能够为孩子提供较高质量的家庭环

境如亲子关系融洽等而有利于孩子成长和教育(Haurin et al.,2002)。第三种认为有房户比无房户的家长更具备某些有利于孩子学习的个体特质,如有更强烈的动机和特定目标等(Barker & Miller, 2009)。

二是住房搬迁。住房搬迁会影响孩子学业已被相关研究所证实(Sandel et al.,1999)。住房搬迁不利于孩子学业受住房搬迁频率(Ziol-Guest & McKenna,2014)、家庭类型(Tucker et al., 1998)以及孩子性别(Brown & Orthner,1990)调节。主要解释有三种:第一种认为搬迁很大程度上是家庭无法掌控周边环境而不得以作出的选择,搬迁使家长以及孩子产生焦虑、沮丧、抑郁等情绪,非常不利于孩子学业表现(Phibbs & Young,2002)。第二种认为搬迁导致家庭已建立起来的社交网络突然中断,孩子人际关系需求不能获得满足。提升孩子学业必须尽快建立社区人际关系,但能否迅速建立与社区邻里环境有密切关系(Pettit,2000)。第三种观点认为住房搬迁导致孩子经常更换学校,贫困户孩子对新学校很难在短时间内作出调整和适应,孩子学习成绩由此受到影响(Alexander et al.,1996)。

三是居住拥挤。卡尔霍恩1962年的“老鼠拥挤”实验引发人类对居住拥挤会带来负面影响的关注。“老鼠拥挤”的实验结果是老鼠变得更具有攻击性、交配模式中断以及发病率增多(Calhoun, 1962)。对人类居住拥挤的研究则发现,同一卧室居住人数越多越可能引发住户易怒、畏缩、厌倦以及身心不健康等问题(Gove et al.,1979)。而这些问题又被认为是连接居住拥挤与孩子学业表现关系的中介变量。首先,居住拥挤常常与传染病及呼吸道疾病联系在一起(Deadman et al.,2001)。其次,居住拥挤会导致孩子缺乏私人空间即“刺激屏障区 ”(Parke,1978)。最后,居住拥挤则父母心理压力大且易怒和孤僻,父母与孩子之间的互动比较不正常(Smith et al.,1993)。压力大的父母常伴有频繁惩罚性行为,孩子会因模仿而变得同样具有攻击性,这类孩子常常受到同龄人责骂和排斥(Bartlett,1998),不利于孩子学业提升。

四是住房质量。住房质量影响孩子学业表现分为有形机制和无形机制。有形机制体现为恶劣居住环境通过给孩子带来疾病而影响学业。常见疾病主要有哮喘病、呼吸道感染以及铅中毒。哮喘病与室内灰尘、蟑螂、猫等过敏原有关,呼吸疾病与室内潮湿环境、霉菌生长有关。而铅中毒则源于腐烂房屋过分使用铅涂料,这种涂料会导致孩子神经及认知受损(Tama & Sandra,2010)。无形机制则主要反映在住房的象征意义上。住房不仅是家庭成员的物质居住场所,而且承担家庭隐私保护、安全感以及社会地位象征等功能。其中,住房对家庭社会地位的象征主要看住房质量,住房质量差的家庭孩子常常表现出自尊心强但不自信,从而不利于孩子学业表现(Dalton,2001)。也有研究认为住房质量对孩子学业的另一个无形影响机制是父母心理压力,只是这种影响机制往往与居住拥挤相叠加(Bartlett, 1998)。

根据上述已有研究,住房条件主要从四个层次对孩子学业产生影响。住房条件既会通过影响孩子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