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以来青年婚姻变迁状况研究

Youth Exploration - - 目录 - 冯春苗 陈捷 张胸宽

[摘要]青年的婚姻问题不仅影响青年自身及家庭,也影响社会的和谐稳定。随着“80后”“90后”

逐渐成为当今适婚人群的主体,当代青年的婚姻状况日益引起人们的重视。本文以北京青年为调查对象,

试图探究新世纪以来青年婚姻变迁状况。通过实证研究发现:角色分配对当代青年婚姻的影响最大;父母

对青年的择偶决定有重要影响;性成为调节当代青年婚姻关系的重要因素;“门当户对”的婚姻观念仍有

重要影响;出现“试婚”“闪婚”“裸婚”等婚姻时尚;夫妻之间良好的互动方式对直接提升婚姻满意度

具有良好的效果等。在此基础上,提出提高婚姻质量应明确角色分配并共同履行婚姻的责任和义务;理性

看待父母对子女婚姻的影响;重视性生活并对性保持理性的态度;树立合理的婚姻观;加强伴侣间的交流。

[关键词]青年;婚姻;性观念;实证研究

中图分类号:C913.5 文献标识码:A DOI: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8.03.010

文章编号:1004-3780(2018)03-0091-12

青年,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中坚力量,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青年期通常被视为人一生中的黄金时期,成家立业是该阶段的重要任务。婚姻是男女结成夫妻关系的行为,是家庭成立的基础和标志。青年正处于人生发展的敏感期,21世纪社会变革中思想价值观念的激荡与变动往往首先通过青年反映出来,青年在婚姻上的态度取向也不可避免会受到社会变迁的影响,显示出明显的时代痕迹。通过对青年

基金项目:北京市社会心理服务促进中心课题项目(2015BJSXLS-08)阶段性成果。作者简介:冯春苗,北京中医药大学社会医学与卫生事业管理2014级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社会健康评价;陈捷,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抑郁高危人群的筛查与认知行为干预、幼儿学习困难的评价与行为干预、群体环境下心理压力和员工帮助计划EAP的研究;张胸宽,博士,北京市社会心理服务促进中心副主任,主要研究方向:法社会学、法律心理学、社会心理学等。

婚姻状况的实证研究,有利于我们把握青年成长与发展过程中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演变脉络。

一、研究问题的提出

21世纪的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当代青年的价值观念与行为选择正处在由单一、封闭向多样、开放过渡阶段(张苗苗,2012)。市场经济的冲击、多元文化的兴起,当代青年的择偶标准正发生变化,也引发了裸婚、闪婚等具有时代特色的婚姻现象(蒋平,2010)。而青年的婚姻,作为一种社会现象,也反映出时代的基本特征。青年的婚姻问题是整个婚姻发展史在当代下的一个缩影(许菊香,杨文斌,2012)。

国内学者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关注青年人恋爱和婚姻状况,近三十年国内青年婚姻相关研究仍是青年研究的重要关注点(风笑天,2012)。随着中国越来越国际化、现代化,加之近年来离婚率的居高不下,也吸引了许多学者对婚姻研究的兴趣(琚晓燕等,2013)。除了从婚姻观、婚姻质量、婚姻满意度、婚姻法律改进等角度对婚姻状况进行探讨外,对涉外婚姻、族际婚姻、同性婚姻的研究也成为当前婚姻研究的热点。目前中国处于婚龄的青年群体大多是“80后”和“90后”青年。这部分青年的成长期恰逢中国社会的转型期,而且多数为独生子女,从小是家庭的中心和关注的焦点,他们在思想观念及行为方式上,有其鲜明的群体特征:个性更加自我,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结婚年龄推迟,价值观多元化,消费观超前等(刘文等,2013)。随着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步入婚姻的殿堂,“闪婚” “闪离” “蜗婚”“试婚”“毕婚”等各种婚姻现象层出不穷,部分青年把婚姻变成人生的一种投资或投机行为(陈发达,2016),这样不仅影响夫妻婚后生活的幸福,而且对两个家庭关系的和谐以及社会的稳定发展都造成一定的影响。

面对这些新的变化,需要深入地对当代青年的婚姻态度和婚姻行为进行深入的研究。不同地区的婚姻有其独特性和相似性。北京作为我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和国际化大都市,是思想汇聚与萌发的地方,引领着全国的文化思潮和行为风尚,其中,青年群体一直是新思想、新观念的领跑者。北京汇聚来自全国各地青年,更具有代表性和多样性,通过研究北京青年婚姻现状及影响因素,了解当代青年婚姻观,探讨青年婚姻中可能存在的问题,能更好地折射出全国青年婚姻的现状及其发展趋势。目前,学术界对北京市婚姻质量或婚姻满意度的研究不多,相关研究多集中在20世纪90年代,例如佟新等(2013)发现物质因素对婚姻质量的影响不大,而家务劳动、夫妻的情感沟通或性生活的状况会影响婚姻质量。因此,本文选取北京青年作为研究的对象,分析北京青年在婚姻问题上的态度和行为,以窥探新世纪青年的婚姻价值取向及其影响因素,并在此基础上尝试提出对策建议。

二、研究对象与方法

(一)研究对象

本研究以长期在北京生活、工作或学习的青年为研究对象。根据青年的成长特性以及适婚年龄的标准,将调查对象的年龄范围确定在18~35岁。本次调查共发放问卷1115份,回收问卷1082份,回收率为97.0%,以年龄为剔除标准,最终获得有效问卷918份,有效率84.8%。其中,男性433名,占47.2%,女性485名,占52.8%; “80后”505名,占55.0%,“90后”413名,占45.0%;未婚525名,占57.2%,已婚393名,占42.7%;初中及以下90名,占9.8%,高中257名,占28.0%;大学457名,占49.8%,硕士及以上114名,占12.4%。

(二)研究工具

以文献调研、专家评定、前期调研分析为依据,设计《北京青年婚姻现状调查问卷》,量表题共54个条目,采用李克特5点量表形式,各项目均为1~5评分,被试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回答,“非常同意”记5分,“同意”记4分,“不确定”记3分,“反对”记2分,“非常反对”记1分。问卷内容涉及基本情况、婚姻观、性生活、与伴侣情感交流、冲突解决方式、共处时间、父母的影响、经济基础、角色分配等9方面。

对问卷进行信效度检验,其中,效度检验采用探索性因子分析,寻求重要因素;信度检验用内部一致性信度。

(三)统计分析方法

数据采用Excel 2010进行录入,应用统计软件SPSS 17.0进行描述性统计、因子分析、线性回归分析、秩和检验。

三、研究结果

(一)问卷信效度检验1.效度检验

结果显示,KMO=0.782,Bartlett的球形度检验X2=882.536,P<0.001,说明数据非常适合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依据主成分提取原则,对样本采用最大方差法和正交旋转进行因子分析。因子提取标准为:特征根值大于0.8;各项目在因子上的负荷在0.45以上;各项目只能在一个因素上存在有效负荷(>0.45);每个因子包括项目数3个以上且与问卷理论构想符合。通过对影响因素进行筛选概括,最终问卷包含5个重要因子,分别是婚姻观、与伴侣情感交流、性生活、婚姻中父母影响及角色分配,共25个条目,累积方差解释率是70.63%,说明问卷具有良好的效度。

2.信度检验

本研究采用Cronbach's a系数测定问卷的信度。一般认为Cronbach's a系数>0.7为好。问卷的Cronbach's a系数为0.720,说明问卷具有良好的信度。

(二)各维度分析

根据F检验,剔除不能纳入回归方程的维度,F=1.478,P<0.05,说明回归分析具有统计学意义。R2=0.930,该回归分析的拟合度良好,见表1。五个因子对北京青年婚姻影响大小的顺序依次为:角色分配、婚姻中父母影响、性生活、婚姻观、与伴侣情感交流。

各维度正态性检验中P<0.05,即各维度不服从正太分布,因此,用秩和检验分析维度差异性。结果发现,角色分配在性别、婚姻状态、受教育程度等方面存在差异(P<0.05);婚姻中父母影响在性别、年龄、婚姻状态方面存在差异(P<0.05);性生活在年龄、婚姻状态方面存在差异(P<0.05);婚姻观在性别、年龄、婚姻状态、受教育程度方面存在差异(P<0.05);与伴侣情感交流在年龄、婚姻状态方面存在差异(P<0.05)。

1.角色分配

关于“夫妻双方都有工作时,丈夫应该与妻子共同承担家务”这一观点存在性别差异。女性(89.90%)认同者所占比例略高于男性(85.91%);85.52%的未婚者与91.35%的已婚者表示认同;94.44%的初中及以下、87.16%的高中、87.31%的大学、87.72%的硕士及以上的被调查者表示认同。

关于“除非经济上有需要,妻子不应该外出工作”这一观点存在性别与受教育程度差异。40.42%的男性与66.60%的女性反对,女性持反对态度的比例明显高于男性;40.00%的初中及以下、40.08%的高中、59.74%的大学、75.44%的硕士及以上的被调查者表示反对,显示出受教育程度程度越高,反对者比例越高;19.81%的未婚者与23.92%的已婚者表示反对。

关于“丈夫在大多数重要事情上应有最后的决定权”这一观点存在受教育程度差异。8.89%的初中及以下、8.56%的高中、13.13%的大学、24.56%的硕士及以上的被调查者表示反对;10.62%的男性与14.85%的女性以及14.86%的未婚者与10.18%的已婚者表示反对。

关于“妻子应该承担更多抚养子女的责任”这一观点存在性别与婚姻状态差异。24.95%的未婚者与39.69%的已婚者表示同意,已婚者比例明显高于未婚者;33.26%的男性与29.48%的女性表示认

同,男性略高于女性;33.33%的初中及以下、31.91%的高中、29.54%的大学、35.09%的硕士及以上的被调查者表示认同。

2.婚姻中父母影响

关于“婚后不介意与父母同住”这一观点存在性别与婚姻状态差异。男性(60.74%)认同者所占比例明显高于女性(50.93%);49.71%的未婚者与63.36%的已婚者表示认同;已婚者比例明显高于未婚者;24.21%的“90后”与20.00%的“80后”表示介意与父母同住。

关于“当父母不同意自己与伴侣结婚时,我也不会妥协”这一观点存在性别与婚姻状态差异。54.27%的男性与37.32%的女性表示认同,男性认同者所占比例明显高于女性;41.14%的未婚者与50.89%的已婚者以及41.40%的“90后”与48.51%的“80后”表示认同。

关于“父母很少干预我们的婚姻问题”这一观点存在性别、年龄与婚姻状态差异。男性(72.98%)认同者所占比例明显高于女性(64.95%);61.74%的“90后”与74.46%的“80后”表示认同,“90后”比例明显低于“80后”;60.00%的未婚者与80.41%的已婚者表示认同,已婚者比例明显高于未婚者。

关于“父母的相处方式会影响到自己婚后的婚姻行为”这一观点存在性别差异。20.32%的男性与9.90%的女性表示反对;15.01%的 “90后”与14.65%的“80后”表示反对,15.05%的未婚者与14.50%的已婚者表示反对。

3.性生活

关于“我认为婚前性行为是可耻的”这一观点不存在差异性。53.27%的“90后”与57.43%的“80后”以及53.90%的未婚者与57.76%的已婚者不认为婚前性行为是可耻的。

关于“和谐的性生活是维系婚姻的重要因素”这一观点存在年龄、婚姻状态差异。68.28%的“90后”与79.41%的“80后”以及69.90%的未婚者与80.41%的已婚者表示认同。

关于“不介意伴侣对自己提出性要求”这一观点存在年龄、婚姻状态差异,62.47%的“90后”与77.03%的“80后”以及63.43%的未婚者与79.90%的已婚者表示认同。

4.婚姻观

关于“门当户对的婚姻更幸福”这一观点存在性别、年龄、婚姻状态差异。被调查者中有40.64%的男性与56.29%的女性以及43.83%的“90后”与53.07%的“80后”表示认同;35.56%的初中及以下、38.52%的高中、51.20%的大学、73.68%的硕士及以上的被调查者表示认同;46.10%的未婚者与52.67%的已婚者认为门当户对的婚姻更幸福。

关于“能接受婚前试婚”这一观点存在性别、年龄、婚姻状态差异。被调查者中有41.57%的男性与29.07%的女性表示能接受;有29.54%的“90后”与21.78%的“80后”表示不能接受;24.44%的初中及以下、33.07%的高中、37.64%的大学、36.84%的硕士及以上的被调查者以及35.24%的

未婚者与34.61%的已婚者能接受婚前试婚。

关于“不能接受裸婚”这一观点存在性别、婚姻状态、受教育程度差异。被调查者中有28.4%的男性与18.56%的女性以及19.81%的未婚者与27.74%的已婚者表示反对;41.11%的初中及以下、41.63%的高中、42.67%的大学、53.51%的硕士及以上的被调查者表示认同,20.82%的“90后”与25.15%的“80后”能接受裸婚。

关于“不能接受闪婚”这一观点存在性别、受教育程度差异。被调查者中有62.13%的男性与69.07%的女性表示认同;61.11%的初中及以下、65.86%的高中、64.59%的大学、71.93%的硕士及以上的被调查者表示认同;11.86%的“90后”与12.28%的“80后”以及11.24%的未婚者与13.23%的已婚者表示能接受闪婚。

关于“婚姻关系中双方都要有责任感”这一观点存在性别、受教育程度差异。被调查者中有91.92%的男性与95.67%的女性表示认同;38.89%的初中及以下、45.14%的高中、58.64%的大学、66.67%的硕士及以上的被调查者表示非常认同;91.62%的未婚者与96.95%的已婚者以及91.28%的“90后”与96.04%的“80后”认同婚姻关系中双方都要有责任感。

关于“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一观点存在性别、婚姻状态、受教育程度差异。被调查者中有13.39%的男性与12.37%的女性以及13.91%未婚者与21.36%已婚者表示认同,17.78%的初中及以下、16.73%的高中、11.16%的大学、7.02%的硕士及以上的被调查者以及12.11%的“90后”与13.47%的“80后”认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关于“相亲比自由恋爱的婚姻质量更高”这一观点存在年龄、婚姻状态、受教育程度差异。被调查者中有14.53%的“90后”与19.41%的“80后”以及13.90%的未婚者与21.63%的已婚者表示认同;有30.00%的初中及以下、21.40%的高中、13.57%的大学、12.28%的硕士及以上被调查者以及19.63%男性与15.05%的女性认同相亲比自由恋爱的婚姻质量更高。

关于“会为了维系一段婚姻容忍配偶的性格”这一观点存在性别、年龄、婚姻状态差异。被调查者中有45.95%的男性与35.05%的女性以及35.11%的“90后”与44.17%的“80后”表示认同; 43.09%的未婚者与48.35%的已婚者以及47.78%的初中及以下、35.80%的高中、42.23%的大学、35.96%的硕士及以上被调查者表示认同。

5.与伴侣情感交流

关于“伴侣能坦然地把我融入到他的朋友圈”这一观点不存在年龄、婚姻状态差异。75.06%的“90后”与79.01%的“80后”以及75.43%的未婚者与79.64%的已婚者表示认同。

关于“希望伴侣把所有的事(包括抱怨)告诉我”这一观点不存在年龄、婚姻状态差异。76.51%的“90后”与75.45%的“80后”以及74.86%的未婚者与77.35%的已婚者表示认同。

关于“常对伴侣说的话表示怀疑”这一观点存在年龄差异。12.11%的“90后”与12.87%的“80

后”以及12.00%的未婚者与13.23%的已婚者表示认同。

关于“意见不一时,会开诚布公地交流并共同解决问题”这一观点存在婚姻状态差异。80.76%的未婚者与79.64%的已婚者表示认同,其中25.71%的未婚者与17.56%的已婚者表示非常认同。80.63%的“90后”与80.00%的“80后”表示认同。

关于“我和伴侣有共同的业余爱好”这一观点不存在年龄、婚姻状态差异。65.13%的“90后”与63.76%的“80后”以及64.76%的未婚者与63.87%的已婚者表示认同。

关于“感到我们没有花费足够的时间一起度过业余空暇”这一观点存在年龄、婚姻状态差异。38.26%的“90后”与52.48%的“80后”以及37.14%的未婚者与58.02%的已婚者表示认同。

四、结论

21世纪中国正处在社会转型期,当代青年婚姻状况及影响因素也在不断变化发展,本研究以北京青年为研究对象,发现角色分配、婚姻中父母影响、性生活、婚姻观、与伴侣情感交流是当代青年婚姻问题的主要影响因素,此外,还探究当代青年婚姻在性别、年龄、婚姻状态、受教育程度等维度上的差异性及具体表现,对于了解青年婚姻观念和婚姻行为的影响因素具有一定的启发。

(一)角色分配中女性地位上升但传统思想仍发挥作用

当代青年自主意识增强,婚姻中角色如何分配成为其关注重点。本研究发现,角色分配对当代青年婚姻的影响最大,在性别、婚姻状态、受教育程度方面存在差异。具体表现:不论是已婚者还是未婚者,不论受教育程度如何,多数青年认为家务、抚养子女是夫妻共同的责任,其中,女性比男性更认同这一观点。传统观念中女性 “相夫教子”的角色定位仍对当代青年产生影响,有近四分之一的未婚者和近四成的已婚者、三分之一的男性和近三成的女性认为妻子应该承担更多抚养子女的责任,而且几乎不受青年受教育程度的影响。此外,当前婚姻中多数青年还存在一定的“男权思想”,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这种思想虽然略微下降,但“男权思想”仍影响着家庭的决策权,调查中仅有不足六分之一的青年对“丈夫在大多数重要事情上应有最后的决定权”这一观点明确表示反对。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社会压力的客观要求以及女性独立性增强的自主性要求下,认为女性结婚后保持经济独立性的比例也在增加,而且受教育程度越高,对经济独立性的要求越高,具体表现在即使没有经济需要,多于三分之一的男性认为妻子应该外出工作,三分之二的女性认为自己应该外出工作。

(二)婚姻中青年自主性增强但父母影响不容忽视

中国传统中青年的婚姻往往是由个体所属的家庭,尤其是父母,乃至家族的意志所决定(朱安新、风笑天,2016)。自20世纪初开始,中国社会开始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婚恋自由,尤其是改革开放后,

现代化进程进一步加快,青年婚姻的自主性也得到显著的提高,当代青年婚姻中父母的影响也在发生变化。本研究结果显示,婚姻中当代青年追求独立自主,但现实中父母对青年婚姻的影响力仍不可忽视。

一方面,大多数青年认为父母很少干预他们的婚姻问题,其中男性独立性强,在生理心理上对父母的依赖性低于女性,因此,不同于女性,大多数男性面对婚姻问题时常独立解决,父母很少干预;父母对“90后”婚姻问题的干预多于“80后”,可能是因为“90后”自身心理生理上成熟度不如“80后”,对父母的依赖性较强有关;八成的已婚者表示父母很少干预他们的婚姻问题。但另一方面,调查也显示父母影响多数青年的择偶决定,其中,对女性的影响程度明显高于男性;已婚青年中有不足一半的受调查者表示择偶时不会向父母妥协。恋爱与婚姻独立自主是青年婚恋观由传统走向现代的重要特征,但现实中因为多数青年在结婚时需要父母提供经济支持而不得不重观父母的意见。

此外,父母的相处方式对大多数青年婚姻行为产生影响。调查显示,仅五分之一的男性和约十分之一的女性表示父母的相处方式不会影响到自己婚后的婚姻行为,对女性的影响明显高于男性。

在婚后是否介意与父母同住的问题上,一半左右的青年介意婚后与父母同住,女性比男性更介意婚后与父母同住;与未婚者相比,更多的已婚者表示不介意婚后与父母同住;只有五分之一的“80后”和四分之一的“90后”明确表示介意婚后与父母同住。这可能是青年考虑到,由于价值观念、生活习惯等方面的差异,与父母同住,产生摩擦甚至冲突的可能性增大,不利于家庭和谐,如婆媳关系一直是家庭生活中的棘手问题;但与此同时,考虑到婚后生活可能面临众多压力,尤其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大城市,加之“80后”与“90后”成长环境,难以摆脱对父母的依赖性,这是当代青年的矛盾之处。

(三)对性在婚姻中的作用持理性而开放的态度

性观念是人们对性的一种态度、评价和看法。传统中国社会中性在婚姻中的意义仅是传宗接代,人们常常“谈性色变”。改革开放后,随着西方“性解放”思想的传入,人们的性观念也发生了改变。本研究结果显示,性已成为调节当代青年婚姻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性生活质量成为衡量婚姻质量的重要标准,存在年龄、婚姻状态方面的差异。具体表现:性的满足不再必须以婚姻的方式来获得,婚前性行为已经较为普遍,半数以上的青年不认为婚前性行为是可耻的,说明当代青年对性行为的容忍度相比之前有所提高。现实生活中,很多青年采取同居而不结婚的方式。对于大部分男性青年而言,相比要负担重大责任的婚姻生活,未婚同居未尝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蒋平,2010)。此外,调查还发现,青年人普遍认为和谐的性生活是维系婚姻的重要因素,其中,“80后”对性的重视程度明显高于“90后”;已婚者(近八成)重视程度明显高于未婚者(近七成),这可能与已婚者自身的亲身经历有关。可见,大多数现代青年对性持开放态度。

(四)传统婚姻与现代婚姻观的碰撞与融合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教育普及,教育程度的性别差异进一步缩小,现代有知识的女性都普遍更加独立,在竞争激烈、日益开放的交往环境里,传统婚姻观受到了严重冲击(梁幸枝、骆风,2010)。但

在调查中发现,“裸婚”“闪婚”等新婚姻观日益流行,但与此同时一些传统的婚姻观念还在产生影响,显示出新旧婚姻观正在交叠着对青年婚姻态度和行为产生影响。

“门当户对”的传统观念已不是主流观念,但仍是青年婚姻的重要影响因素,其中,女性比男性的门第观念重,认为双方“平等”的爱更容易让人接受;“80后”比“90后”更看重门当户对,可能与“80后”是改革开放的第一代,也是传统与现代文化碰撞开始的年代,而“90后”从出生到成长完全是改革开放的年代,受现代文化的影响较大。因此,与“80后”相比,“90后”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相对较小;受教育程度越高,越要求“门当户对”,可能因为当今“门当户对”不仅是指双方物质条件相当,也包含精神层面如价值观等方面的统一性。所以,一方面受教育程度越高,对精神层面的要求就越高;另一方面,受教育程度越高,青年自身条件相对较好,择偶条件也相应的提高。

“媒妁之言”的青年传统婚姻结合方式在现代社会产生了明显的变化。在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里,“媒酌之言”一直是青年主要的相识途径,而今当代青年处在信息化时代,交往渠道更加多样化。研究显示,仅约六分之一的“90后”与五分之一的“80后”认为相亲比自由恋爱的婚姻质量更高,说明当代青年更崇尚自由恋爱。受教育程度越高,思想相对更开放自由,对自由恋爱的婚姻质量期望越高。

此外,青年群体中还形成了“婚前试婚”“裸婚”“闪婚”的新婚姻观,但与传统婚姻观相比,还难以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约三分之一的青年表示能接受“婚前试婚”,但总体来说还是相对保守。其中,男性比女性更容易接受“婚前试婚”。女性相对保守,这可能与生理因素以及传统观念有关。受教育程度越高,对婚前试婚的接受度有所提高,显示出受教育程度会对新观念的接受与传播产生影响。

“裸婚”是以“80后”为主体的青年掀起的一种婚姻风尚,是指不买房、不买车、不买婚戒、不办婚礼、不拍婚纱照、不度蜜月,直接登记领取结婚证的一种婚姻形式。“裸婚”有“主动裸婚”与“被动裸婚”之分,有“全裸”与“半裸”之分(张苗苗,2012)。调查显示,仅四分之一的“80后”以及五分之一的“90后”表示能接受“裸婚”,所以当代青年中能接受“裸婚”的仍占少数,其中女性比男性更难接受“裸婚”,说明女性更重视经济基础,相应地,拥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地位的男性可能对女性更具有吸引力。受教育程度越高,对“裸婚”的接受度反而下降,这可能是因为受教育程度越高,尤其是女性受教育程度越高,结婚年龄相对越晚,出于对婚姻现实性的考虑,对结婚时物质条件的要求就越高。

“闪婚”作为一种新的社会现象,更多被作为一种都市青年男女的时尚追求和个性张扬的行为,往往多见诸于报端杂志,很少有规范化的学术研究。本次调查显示,当前只有少数青年能接受“闪婚”,其中,仅约十分之一的“80后”“90后”青年明确表示能接受“闪婚”;女性接受度低于男性,而且与受教育程度呈反比。

婚姻意味着当事人双方的责任,这种责任不仅是对配偶的忠诚,也是对孩子和整个家庭维系的义

务。调查显示,九成以上的“80后”“90后”意识到婚姻的责任感,其中,女性的责任感略高于男性;同时,责任意识受到青年受教育程度的影响,受教育程度越高,责任意识相对较高。

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社会上充斥着太多不纯粹的婚姻动机,爱情在婚姻动机中的地位与作用有所降低,然而我们无需过于悲观。调查发现,仅少数青年认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说明大多数青年相信爱情和婚姻是不冲突的,可以共存,其中,女性比男性更相信这一观点;多数已婚者认为爱情是婚姻的基础,婚姻是爱情的结果。可见,在婚姻生活中当代青年对婚姻保持着一种正面积极的态度。

而在婚姻关系的维系上,不足一半的青年会为了维系一段婚姻容忍配偶的性格,男性的容忍度高于女性,这一方面是因为男性比女性更理性,另一方面,当今女性在经济、社会地位等方面得到提高,男性更加尊重女性;还可能与女性更加独立自主,对男性的依赖性大大减少有关。“80后”对伴侣性格的容忍程度要高于“90后”,这体现出婚姻中“90后”比“80后”更加自我;已婚者高于未婚者,可能是因为已婚者在做决定时,会考虑到对整个家庭的影响,比如孩子,父母等,而未婚者做决定时的顾虑会相对较少,所以对伴侣的容忍度不如已婚者高。

(五)与伴侣情感交流日益受到重视

西方学者对婚姻满意度的研究发现,夫妻之间良好的互动方式对直接提升婚姻满意度具有良好的效果。在西方文化的影响下,中国式的婚姻也开始重视夫妻间感情的维系。随着人们观念的现代化和生活水平的提高,积极的互动关系成为人们评价婚姻质量的重要因素(佟新、戴地,2013)。这些积极性的互动关系包括:有意见分歧时积极的意见沟通、经常一起外出活动等。

研究显示,多数青年能做到把伴侣坦然地融入到自己朋友圈,并希望伴侣也对自己坦诚;多数青年对伴侣的信任度较高;当意见不一时,会采取理性的沟通方式,开诚布公地交流并共同解决问题;六成的青年表示与伴侣有共同的业余爱好,三分之一的“90后”与一半的“80后”表示与伴侣业余时间相处不够,可以看出“80后”比“90后”更希望增加与伴侣相处的时间;已婚者比未婚者更感到与伴侣相处不够,可能是因为婚后双方面临的责任、义务及压力增多,花费在工作上的时间也相应增多,业余时间就相对较少。

五、讨论与建议

综上,青年的婚姻观念和婚姻行为受到角色分配、父母影响、性生活、婚姻观、与伴侣情感交流等多方面因素的交叉影响,要提高青年的婚姻质量,建立美满和谐的婚姻生活必须从这些因素着手。

(一)明确角色分配并共同履行婚姻的责任和义务

角色分配是当代中国青年婚姻中最首要的影响因素,但当前青年的角色心理与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不相适应。当前中国婚姻中女性的角色与20世纪20年代美国妇女相似,女性在家庭中承担了新的角

色,但传统的职责并没有改变(周莉萍,2006)。对婚姻角色的认知处于传统夫妻角色心理与现代夫妻角色心理同时并存于内心的二元心理状态,即夫妻角色心理的双重结构(吴鲁平,1989)的状况虽然有所调整但并未根本扭转,它作为在社会文化变迁影响下婚姻中夫妻角色转型所特有的过渡现象仍然存在。

越来越多的青年,尤其是女性青年,要求婚姻上“男女平等”,即男女人格上的独立及权利和义务均等。但应认识到“男女平等”不是绝对平均主义,而应依据夫妻个体的自身素质不同、夫妻结合类型、结构不同,夫妻权利和义务的具体情况给予相应配置。现代夫妻角色应是对传统夫妻角色的扬弃,而不是全盘否定。“男女平等”要求的是女子做“贤妻良母”,男子做“贤夫良父”。因此,面对婚姻,当代青年应加强自我认识与自我评价,进行明确的、适合自身的角色定位,完成由传统夫妻角色心理向现代夫妻角色心理的过渡。

(二)理性看待父母对子女婚姻的影响

父母是孩子第一任也是陪伴最久的老师,父母的教育理念、态度、方式都对子女的成长产生深远的影响。“80后”“90后”多为独生子女,从小享受着父母的细心呵护。随着自身不断成长,“80后”“90后”青年渴望摆脱父母的“束缚”,多数介意婚后与父母同住,意识中认为父母很少干预他们的婚姻问题,但现实却是,自身的择偶决定受到父母的影响,父母的相处方式影响自身的婚姻行为。因此,应理性看待婚姻中父母的影响,即不要夸大,更不能否定。

(三)重视性生活并对性保持理性的态度

性观念是衡量人类性生活文明程度的一把尺子,但现实生活中性成熟年龄不断提前,而青年的初婚年龄却逐渐推后,必然使这两者之间的时间差距逐渐加大,不稳定因素增多(陈晨,2007)。当前大多数青年对性保持开放的态度,但应认识到忠诚是美满婚姻的基本前提,和谐的性生活是维系婚姻的重要因素。因此,应重视青年的性教育,加强他们对性知识的了解,端正对性的态度,降低媒体对青年性行为的负面影响,最终实现性、情、道德规范的相互融合。

(四)树立合理的婚姻观

随着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的婚姻观也被深深地烙上了时代的印记,“50后”的人推崇革命婚姻, “60后”的人讲究政治婚姻,“70后”的人开始将爱情放在婚姻的首位(邹莹慧,2012)。当今“80后”“90后”青年的婚姻观更加复杂多元化,呈现传统与现代的交织与融合,既受到传统“门当户对”观念的影响,又出现了“婚前试婚”“裸婚”“闪婚”等具有现代特色的新的婚姻形式;向往婚姻自由的同时,也具有很高的责任意识;相信爱情和婚姻可以共存,但对配偶的容忍度有待提高;女性要求开放、独立、自主的地位,但仍受传统观念的较大影响,对新的婚姻形式接受度不高;受教育程度越高,更能接受“婚前试婚”,却更不能接受“裸婚”“闪婚”。因此,“80后”“90后”的婚姻观是发展的婚姻观,也是矛盾的婚姻观,这也是社会转型期大环境的产物。

面对婚姻中的各种现象,青年应端正婚恋动机,培养责任意识,树立正确的婚姻观念,理性选择婚姻形式。要尊重婚姻,勇于担当责任,还要不断提升自身能力,为婚姻奠定坚实的物质基础,促进婚姻关系的和谐发展。

(五)加强伴侣间的交流

与伴侣间的交流能够增进夫妻的理解,提高婚姻的质量。因此应增加与伴侣共处与交流的时间,重视培育共享式的休闲模式,尽可能多地创造独处的休闲时间,培养夫妻双方共同的兴趣和爱好,并在休闲活动时尽可能多地与配偶进行交流沟通,即使发生矛盾时,也要采取理性的解决方式,培养亲密感,增强伴侣间的相互信任。

参考文献

陈晨,2007 当代青年恋爱与婚姻状况分析[J]. 中国青年研究(07):64-68.

陈发达,2016. 90后大学生婚恋观变化探析[J]. 宿州教育学院学报,19(02):73-74.

风笑天,2012. 三十年来我国青年研究的对象、主题与方法——对四种青年期刊2408篇论文的内容分析[J].青年研究(05):54-63+95-96.

蒋平,2010. 我国城市青年晚婚现象的社会学分析[J]. 青年探索(03):87-90.琚晓燕、谢庆红、曹洪健、方晓义、刘宣文,2013. 夫妻互动行为差异及其对婚姻质量的影响——基于一项观察研究[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05):790-794+799.

梁幸枝、骆风,2010. 当代青年家庭婚姻爱情价值观的变迁——基于广州调查的分析与思考[J]. 青年探索(04):15-19.

刘文、姜鹏、邹庆红,2013. “80后”的婚姻质量现状及其与子女气质、社会支持关系的研究[J]. 中国青年研究(03):70-73.

佟新、戴地,2013. 积极的夫妻互动与婚姻质量——2011年北京市婚姻家庭调查分析[J]. 学术探索(01): 12-17.

吴鲁平,1989. 青年夫妻角色心理的双重结构与新角色认同[J]. 青年研究(02):44-47.许菊香、杨文斌,2012. “80后”青年婚恋观成因分析[J]. 池州学院学报,26(05):29-32.

张苗苗,2012. 透视我国当代青年的裸婚现象[J]. 青年探索(06):77-81.

周莉萍,2006. 新角色 旧职责——20世纪20年代美国妇女婚姻和家庭生活特点及其角色变迁[J]. 中华女子学院学报(02):50-54+81.

朱安新,风笑天,2016. “90后”大学生异性交往观念——以婚前性行为接受度为分析重点[J]. 青年探索(02):68-73.

邹莹慧,2012. 80后婚姻观的思考[J]. 法制与社会(05):175-176.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