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life

近期常常聽到「棕櫚硬脂」及「棕櫚油」,全因本月初在珠江口的一場貨船意外,兩艘貨船相撞,漏出過千噸棕櫚硬脂,污染本港海域及多個海灘。究竟棕櫚硬脂是甚麼?它是棕櫚油的副產品,兩者本身都是植物油,無毒且用途廣泛,我們日常所用的產品,從朱古力、薯片、牙膏,以至護膚及化妝品等等,其生產過程都需要用到棕櫚硬脂或棕櫚油。可是,以不持續生產方式獲得的棕櫚油,有可能為大自然生態帶來災難性的傷害。

Jessica (HK) - - Contents - Text: 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 馬子琪Photo Courtesy of Interviewee

印尼雨林紅毛猩猩的避難所

棕櫚油的威脅

印尼的熱帶雨林長年受到棕櫚油威脅,熱帶雨林孕育無數動植物,是全球10 至15%的稀有物種和當地原住民的家園。但不少棕櫚油企業為開發棕櫚油種植園,漠視珍貴的雨林生態,不但濫伐雨林,甚至肆意焚燒。為了解棕櫚油行業如何影響印尼雨林生態,今年夏天,我親身去到印尼中加里曼丹省、曾於 2004 年受非法伐木破壞的 Tanjung Puting 國家公園視察。

Tanjung Puting 國家公園是紅毛猩猩、長鼻猿、月熊、鱷魚等野生動物以及220多種鳥類(包括犀鳥、白鷺)的家園,可說是大自然的一片樂土,全賴國際紅毛猩猩基金會( Orangutan Foundation International)多年來致力救援家園受到人為破壞的紅毛猩猩,並把牠們安置在 Tanjung Puting 國家公園,現在園內有約 6,000隻被譽為人類以外最聰明的靈長動物─紅毛猩猩,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訪客及研究人員到來參觀。

在 Tanjung Puting 國家公園三日兩夜的行程,我必須跟隨考獲證書的嚮導參觀,以確保訪客不會打擾園內的野生動物。前往國家公園的河道淺窄,需乘坐印尼的傳統木船航行,每日三餐一宿都是在船上進行,晚上與長鼻猿為鄰,一同聽著河流水聲入睡。早上被蟬叫、鳥鳴吵醒,船長便開船至園內的紅毛猩猩餵飼站,在木船駛往餵飼站期間,我和嚮導一起在河道兩旁近距離觀察在自然環境生活的紅毛猩猩,實在難掩興奮之情。

與最聰明的靈長類共存

最聞名的紅毛猩猩研究及餵飼站,是早於1971年由荷蘭研究團隊成立的Camp Leaky,研究人員每天都為紅毛猩猩提供食物(如香蕉、柚子、奶),餵飼目的是讓研究人員監察牠們的健康以及與其他野生動物覓食競爭的狀況,尤其是在野外食物不足的季節;而所提供的食糧只為幫助紅毛猩猩部分所需,促使牠們學會自己在森林生存。近年,園內紅毛猩猩的數量穩步上升,這都是研究人員多年努力的成果。

國家公園內生活的紅毛猩猩及其他動植物暫且能避開人為威脅,但在國家公園外一河之隔的土地,已是不斷擴展的棕櫚油種植園。在外受傷或失去母親的紅毛猩猩獲救後,會先送到保護中心接受適當治療。紅毛猩猩康復後會接受野外求生技能訓練,當研究人員認為牠們夠自如地爬樹、築巢及覓食,便會放歸國家公園。

三日兩夜行程完畢,乘坐飛機離開中加里曼丹省時,眼看綠油油、密不可分的雨林以外,是彷彿沒有盡頭的棕櫚油種植園,心情頓時變得沉重。想起在印尼大概一半的紅毛猩猩棲息地正面臨威脅,有印尼保育組織更估計,每年至少有1,000隻紅毛猩猩因雨林大火而喪生。若棕櫚油企業只顧開發棕櫚油種植園,不理棲息雨林內的動植物的死活,那麼, Tanjung Puting 國家公園這片樂土實在難以受到長久的保護。因此,我們必須繼續推動棕櫚油企業訂立「不毀林」政策,承諾以可持續方式經營,才能夠守護脆弱的雨林生態。

印尼雨林是紅毛猩猩、大象、犀牛等稀有動物、1,500種鳥類及數以千種植物的家園。

偶遇身型龐大的成年雄性紅毛猩猩,既驚又喜。國際紅毛猩猩基金會研究人員風雨不改餵飼及監察紅毛猩猩狀況。

木船沿河航行,嚮導分享在國家公園內與野生動物相處的經歷。

森林被清空、焚燒以開發棕櫚油種植園,大火釋出的溫室氣體、泥碳地釋放的二氧化碳,令印尼雨林更容易發生大規模火災。

馬子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