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O’ SRI BRIAN CHOW

PIN Prestige (Malaysia) - - Prologue - Photography MICKY WONG Styling SHI YEE

打造娱乐文化王国,周嘉海的目标是“亚洲最大”,娱乐集团发展成上市公司。毅力坚定,用

更短的时间,做别人做不到的事! TEXT TRACY LOW

从马来西亚发扬到中国,拿督斯里周嘉海Dato’ Sri Brian Chow创立的IME娱乐集团,在韩国娱乐项目策划领域独领风骚。

你或许没听说过IME娱乐集团( Idea Music Entertainment Group),但对于该集团主办的演唱会,你或有印象,甚至曾经出席。例如, 2013年韩国男团INFINITE在马来西亚的世界巡回演唱会、2014年CNBLUE和西洋天后Mariah Carey的世界巡回演唱会; 2014年韩国男团BTS在新加坡的亚洲巡回演唱; 2015年韩国男团BEAST在新加坡的小型演唱会、韩国天团BIGBANG在马来西亚的世界巡回演唱会等等。

亚洲全娱乐文化公司IME娱乐集团创办人兼董事长——周嘉海来自马来西亚。当年他只身到中国创业,在2012年韩风崛起之时,当机立断让公司转型,搭上来势汹汹的韩流,投入承办韩国演唱会等项目,成功突破重围,成为中国排位前十名的演唱会制作公司。

成功路上有失败

周嘉海白手起家,入行经历很励志。他从小向往成功企业家的人生和成就,相信自己一定也有这番成绩,以及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他不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富家子弟,父母在吉隆坡士拉央蔬果批发市场做生意。从小学开始,每天凌晨两三点同龄孩子正睡得香甜时,他就得到摊位去帮忙搬货。初中三那年,他与一位印度朋友在学校对面一起合开嘛嘛档(访问时,陪他来的公司职员,都不知道他有这段创业往事)。

不会甩饼,他就出钱投资,朋友负责执行。嘛嘛档在三年 后,因为他和合伙人意见分歧而结束营业,但对他来说,这可是一段很值得回忆的往事,因为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创业。

之后,他加入直销公司,在那里学习团队与企业精神。满脑子想着生意和赚钱,但没荒废学业。在学校成绩优异的他,是运动会学生分队的队长、图书馆馆长、游泳队和篮球队的队长、巡查员团长……高中时在校的职务和头衔,多达十个以上。

18岁中学毕业后,通过报纸的招聘启事,到一家娱乐项目策划公司应征当助理。当时年纪小,对这个行业根本不了解,只是觉得娱乐圈像无法预知的花花世界,很好玩。

由于公司规模不大,也只有两三个员工,他从助理跑腿开始做起,半年后接触招商和市场推广工作。知道自己缺乏招商经验,他就一直打电话,用勤奋摸索出成绩来。

抱着好奇的心态入行,享受工作,让他不断尝试新事物,日子过得充实有新意,每天都在学习。

尔后发现,自己很适合这个行业,因为他不喜欢重复只做同一件事情的工作。努力的成果:慢慢升至公司决策人的总经理位子。

事业看似顺遂之际,喜欢挑战的他按捺不住,终于出来自己做老板。

公司刚起步时成绩不错,包办马来西亚娱乐市场的大部分演唱会项目,还跨堤到新加坡。曾经筹办过郑秀文、王力宏、动力火车、周杰伦、Westlife西城男孩等当红艺人的演唱会。

他坦言,当时年少气盛,被名利成就冲昏了头,公司发展过于迅速,导致后来经营情况不理想,失败收场。失败乃成功之母。结束马来西亚的业务,反而促使他往外寻找商机。

CK CALVIN KLEIN

长袖牛津衬衫

ERMENEGILDO ZEGNA西装夹克 棉质背心 修身长裤

韩风猛烈他看准

2004年,周嘉海看准中国市场的发展潜力。在没有人脉背景的情况下,孤身一人前往深圳和广州了解市场需求,挨家挨户到经纪公司和唱片公司登门拜访,寻找合适的机会,重新发展娱乐事业。

当时,手机铃声彩铃在中国开始盛行。机缘巧合下,他通过一个做版权业务的朋友帮忙,与台湾数位点子多媒体公司合作,将内地运营权授予周嘉海,也成为他后来继续创业的踏板。

他分析当时的市场,中国的音乐、娱乐文化属区域性,各个城市有自成一格的音乐文化和偏好;而北京则是中国的媒体和文化中心,是攻占大中国市场的起点。

于是, 2006年,周嘉海与数位点子的母公司统振集团合资,成立他在内地的第一家公司——北京乐海盛世国际音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隶属IME娱乐集团旗下,专注发展音乐领域的多元化音乐娱乐。

翌年,成立北京泛海盛世国际文化经纪有限公司,主要负责筹办大型音乐演唱会和艺人商业性演出,重拾他在马来西亚的专业,在中国打造自己的娱乐文化王国。

沉淀多年,终于有机会让他重新做演唱会。可惜在中国,他自觉进入市场的时机不对,因为许多香港和台湾经纪公司比他更早起步,在中国市场早已占有一席之地。

直到2012年,考虑转型之际,正好遇上韩风崛起。在这之前,他不曾到过韩国,也没有做过任何一场韩国项目,但他看准当时韩风来势汹汹。

这也刚好解决了公司定位模糊的问题,他下定决心,主攻韩国市场。

花了一年时间往返首尔,不断拜访各个经纪公司,建立与韩国合作方的关系,说服他们把演唱会项目交给他承办。

2012年下半年,他接到让他打入韩国娱圈的第一个项目,以中国企业IME娱乐集团的身份,筹办韩国男团2AM在吉隆坡的小型演唱会(两千人)。“我的原则是,只要你肯跟我合作,大小没关系。”他把握这个机会,向韩国合作方证明他的实力。

2012年底直到现在,五年的时间, IME在承办韩国演唱会方面已经占领百分之七十的亚洲市场,这是他一步步累积下来的成果。2013年起,陆续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台湾、香港、澳大利亚、印尼、菲律宾、韩国,成立IME娱乐集团的子公司。

他的目标:打造堪称亚洲最大的娱乐文化企业,甚至期许能成为亚洲版的Live Nation Entertainment(来自美国,全球最大现场娱乐公司)。

道路平坦又波折

2016年,中国广电总局对韩国艺人在中国演艺活动曝光率进行限制,即所谓的“限韩令”或“禁韩令”(没有实质文件发布),对IME在当地的业务造成很大打击,激发了周嘉海探索发展其他市场的可能性。

2017年, IME尝试进攻欧美娱乐界。随着互联网和手机应用程序的发展愈见成熟,中国年轻一族吸收很多西方音乐文化,对先进科技软体亦非常熟悉。他们是未来很有潜质的文化消费“主流市场”,也是周嘉海决定今后专注耕耘欧美演唱会项目的原因。

周嘉海创业之路困难重重。“如果,我当初少一点坚持,可能早就放弃了。”

在他身上,我完全套不到关于大明星的内幕消息,因为娱乐公司的大老板周嘉海不追星,但他仰慕草原战神成吉思汗。

某一天偶然的机会下,他接触到成吉思汗的故事,发现自己和他的个性很相似,所以开始深入了解他的背景,把他当成偶像。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帝国,成功事迹包括将指南针、火药、活字印刷术传入欧洲,与周嘉海喜欢挑战人生的目标一致。

“他很了不起,也很有自己的个性,做了很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结束是另个开始

周嘉海(个人和公司)重要的里程碑,是他在2015年决定把台湾合资方的股权买下,全权主导IME娱乐集团的未来决策和发展方向。一段合作关系的结束,也是他另一个成就的开始。

对于这种从零开始至成功的过程,他坦言很享受。“我不会觉得这些是压力。掌权很重要,如果没有权力,你就没有办法完成想要做的事情。”

在这个行业工作,基本上,没有休息时间和私人时间。他每年为自己定的假期,只有春节期间八至十天的长假,也是他全年唯一的假期。“我也忘记我最后一次生病是什么时候,但至少是十年前了。”

这一次访谈之前,他从北京出发到首尔,首尔去釜山,釜山去香港,香港再到吉隆坡,好不容易从忙碌的行程中抽空与我们见面。工作结束后,就得从吉隆坡飞北京,用七天时间跨越多个城市处理业务,行程排得比艺人满。

他推崇“压力就是动力”,秉持的处事态度是,高调做事,低调做人。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两年前的他,几乎从不接受访问,也不露脸宣传个人成就。

如今,市场环境产生变化,品牌的知名度和形象深深影响企业发展动向,处事若是过于低调,对公司发展造成阻碍。

但他还是认为,低调是必然的。对他来说,自己还没成功,锋芒不宜太露。他为自己设下的目标是,要把IME娱乐集团发展成上市公司。

“别人做三年的事情,我要用一年把它做完。付出的努力,比别人多几倍都没有问题,加倍的疲劳我也可以。我做事情,就是用尽全力百分百付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