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做空者抑人民幣外匯風險準備金降至零中出口增長受拖累

Sin Chew Daily - East Coast Edition - - 財經 -

隨着近期人民幣匯率飆升給中國出口商帶來打擊,使經濟面臨更大阻力,中國正着手退出一些旨在抑制人民幣升勢的措施。

中國人行下發給商業銀行的通知顯示,從11日起,人行將取消一條兩年前推出的會加大交易員做空人民幣成本的規定,外匯風險準備金從20%調整為零;而在9月1至10日發生的相關業務仍收取20%的外匯風險準備金。

交易員和分析人士稱,此舉將使企業和投資者買進美元、賣出人民幣的成本降低,進而可抑制人民幣近幾周的大幅升值勢頭。

某總部位於上海銀行的一名外匯交易員表示,人行現在基本上是在吸引做空者幫助抑制人民幣的上漲。

中國當局政策從拉抬人幣轉為打壓,人行下令取消外匯風險準備金,11日人幣應聲下挫,離岸人民幣貶值0.50%,報6.5124兌1美元。

此外,人行發佈的另一份通知還取消了對境外銀行人民幣存款的準備金要求,此舉將釋放更多人民幣資金進入香港離岸人民幣市場,可能會方便海外投資者做空人民幣。這一準備金要求於2016年1月份生效。

據接到通知的機構稱,除港澳人民幣業務清算行以外的其他人民幣業務清算行境內母行,可不再為境外人民幣業務參加行和清算行單獨開立“參加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賬戶或“清算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賬戶。原賬戶內資金相應釋放,可用於支付清算等其他用途。

業內人士指出,人民幣匯率一路勁升,“這幾天升值太快已經超過可控範圍,需要釋放人民幣流動性。”

另有消息人士指出,之前這類抑制匯率貶值的臨時性措施都集中撤銷或調整了,就上述消息而言,市場影響應該不會太大,“只會影響幾家大行的外資行”。

人行:防範宏觀金融風險

根據人行下發的特急檔指出,11日日起將外匯風險準備金率調整為0,此舉意在進一步完善宏觀審慎政策,防範宏觀金融風險。

一位消息人士指出:“正如之前預期和建議的,在人民幣極速走升的情況下,考慮到美元的弱勢和歐元區經濟的持續復甦,現在取消20%購匯風險準備金,以利讓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為最佳時間點。”

他進一步指出,當前市場對人民幣升值預期一致,短期料較難吸引進口商大規模購匯,但會對連續的人民幣升值壓力起到緩解作用。

逐步放寬之前提振人民幣措施

與此同時,瞭解政策調整的官員透露,預計到本月底中國政府將逐步 退出去年底在人民幣大幅下跌之際為抑制對外投資而採取的臨時舉措。許多公司抱怨這些舉措幾乎相當於對他們的海外投資行為下了全面禁令。中國國務院8月份發佈的對外投資指導意見將取代這一舉措。

新的對外投資指導意見鼓勵技術等領域的對外投資,但限制企業投資海外房地產、體育、娛樂等行業。據參與政策制定的一名官員稱,隨著外匯市場的狀況改善,退出其中部分臨時舉措是合理的。

通過取消部分限制措施,中國政府正在逐步退出兩年前旨在遏制人民幣過快跌勢以及維持人們對中國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信心所採取的一系列空前措施。此前中國政府嚴格審查對外投資,提高做空人民幣的成本,並在過去幾年動用了近1兆美元的外匯儲備。

今年,美元的意外走弱增強了上述策略的效果,導致人民幣大幅升值,使得匯率再度成為政府的一道難題。今年到目前為止,人民幣兌美元的升幅已超過了去年6.6%的跌幅,單是上週一周,人民幣兌美元即攀升逾1.8%,創下近12年來最大單周漲幅。

人民幣匯率飆升已開始拖累中國的出口增長,令中國出口商品在海外市場更加昂貴,許多出口海外市場的製造商面臨利潤受壓的威脅。這讓中國經濟進一步承壓,中國經濟增長雖然在近期有所企穩,但預計仍將重拾多年的放緩態勢,而且,中國經濟還深受私人投資疲弱、企業債務負擔沉重和房地產價格虛高的困擾。

中國政府並不希望人民幣大幅走軟,並仍維持對人民幣的嚴格掌控,其採取的措施包括限制中國企業和個人的資金流出,以及嚴格掌控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的設定。每日人民幣中間價能體現中國所希望的人民幣走向。

例如,人行上週五設定的人民幣中間價低於市場預期,暗示出其希望控制人民幣升值步伐的意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