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修版)

第十四回.放逐肯消亡國恨歲時猶動楚人哀金庸著.武俠小說 406

Sin Chew Daily - East Coast Edition - - 新教育 -

太后大怒,心想:“這小鬼用獨眼去瞧柳燕,說見到她脖子安着個豬腦袋,現下又這般瞧我,他口中不說,心裡不知在如何罵我,定是說見到我脖子上安着個什麼畜生腦袋。”冷冷地道:“柳燕,你把他這顆眼珠子挖了出來,免得他東瞧西瞧。”

韋小寶忙道: “沒了眼珠,怎麼去拿《四十二章經》給你?”太后問道:“你有《四十二章經》?哪裡來的?”韋小寶道:“瑞棟交給我的,他叫我好好收着,放在一個最隱秘的所在。他說:‘小桂子兄弟啊,皇宮裡面,想害你的人很多,倘若將來你有什麼三長兩短,短了兩隻眼珠子或兩條腿子,這部經書就從此讓它不見天日好啦。害你的人,眼珠子雖然不瞎,看不到這部寶貝經書,也跟瞎了眼珠子的人沒什麼分別,這叫做自作自受!’太后,那部經書是紅綢子封皮,鑲白邊兒的,也不知道是不是。”

太后不信瑞棟說過這種話,但她差遣瑞棟去處死宗人府的鑲紅旗旗主和察博,取了他府中所藏的《四十二章經》,卻確是事實。當日瑞棟回報之時,她正急于要殺韋小寶滅口,來不及詢問經書,此刻聽他這麼說,心下又怒又喜;怒的是瑞棟竟將經書交了給這小鬼,喜的是終于探得了下落,說道:“既是如此,柳燕,你就陪了這小鬼去取那經書來給我。倘若經書不假,咱們就饒了他性命,將他還給皇帝算啦。咱們永世不許他再進慈寧宮來,免得我見了這小鬼就生氣。”

柳燕拉住韋小寶右手,笑道:“小兄弟,咱們去吧!”韋 小寶將手一摔,道:“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拉拉扯扯的成什麼樣子。”柳燕只輕輕握住他手掌,哪知她手指上竟似有極強的黏力,牢牢黏住了他手掌,這一摔沒能摔脫她手。柳燕笑道:“你是太監,算什麼男人了?就算真是男子漢,你這小鬼頭給我做兒子也還嫌小。”

韋小寶道:“是嗎?你想做我娘,我覺得你跟我娘當真一模一樣。”

柳燕哪知他是繞了彎子,在罵自己是婊子,呸了一聲,笑道: “姑娘是黃花閨女,你別胡說。”一扯他手,走出門外。

來到長廊,韋小寶心念亂轉,只盼能想個什麼妙法來擺脫她的掌握,那柄鋒利之極的匕首插在右腳靴筒裡,如伸左手去拔,手一動便給她發覺了,這女人武功了得,就算自己雙手都有利器,也未必能跟她走上三招兩式,心下嘀咕:“他媽的,哪裡忽然鑽了這樣一口大肥豬出來?錢老闆什麼不好送,偏偏送肥豬,我早就覺得不吉利。老婊子跟老烏龜動手之時,這頭母豬一定還不在慈寧宮,否則她只要出來幫上一幫,老烏龜立時就翹辮子。這頭母豬定是這兩天才來宮裡的,否則前幾天老婊子就派她來殺我了,不用老婊子親自動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