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大俠的記事本

Sin Chew Daily - East Coast Edition - - 星雲 - 文/兼憨僧(實拉卓)

回到老家,打算把舊物收拾一番,準備過節。好多年來,有個箱子都只是表面積塵,從未開封。父親說那是爺爺的最愛,捨不得丟。出於好奇,我把邊緣起皺的膠帶拆下,撲面迎來的味道是封存20年的桑木味,和刺鼻的積灰塵。裡頭直立排滿了小說,有金庸,倪匡,還有溫瑞安,而橫放在上的是咖啡色的記事本,有着早已絕版的牛皮封面,很是懷念。

忽然想起,曾有過那段回憶。爺爺仍在世時,搗蛋的我不停騷擾爺爺翻閱記事本。出於保護心,爺爺把記事本藏來藏去,不讓我狼手毀物。有時在抽屜裡,有時在衣櫃上,有時在老電視機後,對於尋寶,我樂此不疲。

這記事本原僅一厘米厚,但被照片和鋼筆水印塞得有一寸高。父親說這是爺爺的記事本,在父親牙牙學語時就存在。看來,爺爺喜歡用文字記錄生活點滴,供往後回味。從父親抓周的故事,到被迫拿起木枝鍛煉孤獨九劍,再到父親大學畢業的成就感,裡頭都有撰寫,還配上彩色沖刷相片,格外生動。父親說爺爺總想養出個郭靖,傻可以,但必須正義稟然,為民除害,但年幼的父親鬼靈精怪,總被父親說是沒桃花的韋小寶。

讀着記事本,才發現爺爺雖沒上過中學,卻有着不遜的文筆,和豐富的感情敘述,不當小說家可惜了。父親說年幼時曾問過同樣的問題,但爺爺直說:“我有心,但凡誕生在錯誤的時代,就是不得天時地利。”父親的白眼將飄出時,爺爺又說,“有幸的是,江湖終有留人處,在某處異鄉,尋得佳人,隱世務農,共享天倫。”“你媽我就是被油腔滑調的口氣騙來的。”奶奶隨口一說,把當時的父親懵傻了,也惹得爺爺哄堂大笑。“我這次留院觀察,又是糖尿復發。年過半百,吾子成龍,還有幸抱得一孫,遺憾已無,最擔心的,莫過於吾妻,整日愁眉苦臉。男人啊,就該信守承諾,讓老伴一輩子開開心心,就如當初的約定。若不幸永別,望吾子吾孫習得教訓,切勿嗜甜,珍惜現在,心中永存大俠的正氣。” 2000年某春,黃大俠記事本的最後一頁是如此寫着的。那時我僅5歲,還不記事,對爺爺的印象一知半解,只記得一張憨厚的臉,和泛白的八字胡,掛在滿口仁義守信的嘴唇上。但現在,筆記本帶我再走過爺爺的歲月,親臨那時的江湖風氣,也讓我明白當初父親哭得一塌糊塗的臉。

多年後回首過往,才發現記事本不僅是爺爺的最愛,也是爺爺的回憶,父親的成長史,和我永遠的寶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