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系情懷

Sin Chew Daily - Johor Edition (Day) - - 時尚誌 - 文:Janice Wong

我有迷戀過日本嗎?曾經有讀者奇怪我為何從來不談日本時尚,以為我是日系絕緣體。我想想確是少談日本流行,但對於成長於1980年代的女生來說,怎會不曾受日本流行文化影響?

在學生時代我也曾迷戀日劇、日本青春偶像和日本時裝。中學時我最愛看的便是《排球女將》,風靡了80年代的女生。我還模仿劇中女主角小鹿純子梳小辮子髮型,也忽然愛上打排球,天天在學校苦練小鹿純子的必殺技晴空霹靂。當然無論運動場上還是人生沒有任何魔法必殺技的。

後來去了台灣升學,台灣更像一個小日本。我最愛看日本雜誌Non- No、《流行通信》和Hi-Fashion。當然,對於當年仍是學生的我來說,Non-No最貼地,輕易便能模仿那些少女模特兒們的妝髮和着裝,《流行通信》和Hi-Fashion則是夢。

每逢周末,我總會從位於淡水的學校去台北市,最愛逛忠孝東路四段一帶,光顧當時流行的日本少女高街品牌VivaYou和Bosch,去書店買日本時尚雜誌,再到現代日式風格的IR咖啡室吃下午茶,那是80年代台灣潮人的指定動作。在當時仍在戒嚴令下的台灣,日商是最早和普遍在台合資設廠和經營品牌,包括時裝和美容。 不行。對於成年人,精緻優雅的歐洲時尚才會是一杯茶,何況那些年就算二十出頭的女生也流行裝成熟,看那年代的梅艷芳和鍾楚紅便明白。

當然後來在1990年代後期興起的日本街拍,我也曾加入這潮流,被拍與在拍。在雜誌工作時策劃東京時尚攻略專輯故事,在澀谷和原宿找潮人街拍。然後去巴黎時裝周又輪到我被日本攝影師街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