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親愛祖國的一封信

ş ಶ૲⟠䤍⦬⁵᎑␾̓䤎

Sin Chew Daily - Melaka Edition - - 國內 -

親愛的祖國啊,我親愛的馬來西亞,在60年前的今天,你排除萬難,在表面不平靜,檯底下暗潮也凶湧的冷戰背景中,結束大英帝國的統治,誕生了。

親愛的祖國啊,回首過去這60年,這一路走來走得磕磕絆絆的,一點都不輕鬆。但,我們總是挺直腰桿子排除萬難,從來不閃躲,從來不屈服,從來不向對我們不夠仁慈的命運投降。

親愛的祖國啊,還記得嗎,當英國於1960年代下旬宣佈將於1970年代從馬新撤軍時,大馬率先於1967年成功推動成立主張中立不結盟的東盟,堵住外國勢力入侵的可能藉口;當1985年全球經濟不景氣造成大馬自獨立以來首次面對負經濟成長時,大馬在馬共的陰影下打開中國市場,以滿足國家出口導向經濟型態的需求;當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把我們吹入水深火熱之時,大馬推出貨幣緊縮政策避免資本外逃;當2008年大馬被捲入世界金融危機的狂潮時,大馬的經濟振興配套使大馬經濟得以復甦。

親愛的祖國啊,你一定也記得,除了外來勢力的威脅,過去60年,我們也曾發生多起兄弟鬩牆的流血事件。我們曾面對馬共以殘暴的手段顛覆國家體制;面對族群衝突的“513事件”的恐慌;面對“茅草行動”大逮捕的人心惶惶;面對被“烈火莫熄”炙痛的無奈。溯本追源,我們只是單純的理念相歧,而理念相歧是每個國家乃至每個家庭內都會發生的小事,但在有心人士的操弄下,執政黨和在野黨政客非但沒加以協調,反而恐嚇我們,操弄我們的情緒,撕裂族群的關係,換得他們選票的利益。

親愛的祖國啊,孔子說“六十而耳順”,我們或許有人親身經歷大馬從誕生到成長的 60年,也或許有人從歷史著作中讀到來不及參與的大馬過去,但在大馬60年不短的歲月中,我們慚漸懂得分辨出自政治人物和政客口中同樣的一句話,其背後意義的轉折和目的。在幾個已經歷政權輪替的州屬,我們看清了政客在朝在野時的不同面目,也都更瞭然於胸政客只為私利不為群眾的作為。手中薄薄一張選票的重量,從來沒有如此的感受鮮明過。

親愛的祖國啊,其實我們現在正處於一個最好,也是一個最壞的年代。好的是,我們終於出現了一個足以抗衡國陣政權的反對黨力量,這是一個建全的民主國家所不能或缺的要素;壞的是,這個反對黨的兩大靈魂人物卻都曾是國陣的靈魂人物,縱使他們成功結束國陣自獨立以來的政權,國家機制和政府體制應也是舊瓶舊裝,未必出現重大的改革。可是在面對經濟雖有成長但令吉幣值卻又越來越低的當兒,來屆大選確實不容易做出智慧的決定。

親愛的祖國啊, 雖然大馬有種種令人憂心的事件,但當我們抬頭仰望飄揚在天空中的Jalur Gemilang時,我們卻無法捨棄對您的愛戀。每天,我們都戰戰敬敬各司其職,發揮我們在各自崗位中最強大的螺絲釘功能,以使讓國家這部機器發展得更順遂,使祖國更強大更宜居,因為政治再詭譎多變,經濟再令人喘不過氣來,你卻仍然是孕育我們成長的國土,是讓我們安生立命之地。

親愛的祖國啊,或許大馬要成為一度曾經很偉大的美國還需要走一段不短的路,但我們認真、勤奮、不輕易向外力低頭的傲骨(雖然喜歡自我矮化的網路酸民也不少),讓今天的大馬,在東盟國家中也已具有相當舉足輕重的地位。

親愛的祖國啊,我親愛的馬來西亞,今天你 60歲了,我沒有任何禮物可以送給你,我唯有的是對你永不止息的愛戀。我愛你,馬來西亞。祝你60歲生日快樂。

孫天美(右一)和指導教授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石之瑜博士(右三),及石教授主持的讀書會書友祝賀馬來西亞獨立60周年紀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