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比逝世享年88歲

美國戲劇巨匠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周刊專題 -

馬來西亞究竟有多少外國勞工?迄今沒有人說得清楚。即使是政府當局,不同的官員提供不同的數據;他們不是有所隱瞞,而是沒有人知道確實的數字。

根據人力資源部提供的數據,馬來西亞有210萬名註冊外勞,也就是所謂的合法外勞;但是,滯留不走的非法外勞,數目更大,不下300萬人。而馬來西亞僱主聯合會( Malaysia E m p l o y e r s Federation)估計的數目更嚇人,合法和非法外勞總數高達600萬人。

馬來西亞中華總商會(The Associated Chinese Chambers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 Malaysia, ACCCIM)總秘書盧成全( Low Kian Chuan)也認同這一點;他說,目前我國合法與非法外勞的比例是1對2,即1名合法外勞,就有2名非法外勞,如以目前我國有210萬合法外勞計算,相信非法外勞不少過400萬人。

試想想,一個只有3170萬人口的發展中國家,卻容納了600萬名外勞,社會問題會有多嚴重?

專家:外勞問題像計時炸彈

專家說,我國的外勞問題活像一顆計時炸彈, 不知道哪一天會被引爆。外勞帶來的問題,包括IS的威脅、販賣人口、治安敗壞、環境衛生、傳染病、道德淪喪……,這是一項嚴峻的挑戰;可悲的是,馬來西亞人卻無法與外勞切割。

馬來西亞的各行各業非常倚重外國勞工,政府一旦凍結引進外勞,一些傢俬廠將因缺少員工而停止運作;女佣逃跑了,職業女性被迫請假做家務、顧小孩;移民局取締非法外勞後,建築工地農場沒人耕種、園地任由荒蕪。這類例子不勝枚舉。

在第十一個馬來西亞計劃( The E l e v e n t h Malaysian Plan)下,外勞在我國的勞動力市場的比率不能超過15%,即210萬人。但非法外勞的存在,使比率達到43%,遠遠超過勞力市場所需。

這些外勞,來源國包括印尼、孟加拉、越南、柬埔寨、巴基斯坦、尼泊爾、緬甸、寮國、泰國、印度、斯里蘭卡、菲律賓和中國。他們主要是在建築業、製造業、種植業、服務業工作,以及當家庭女佣。

大批外勞湧入馬來西亞,已嚴重沖擊人口結構,合法及非法外勞整體已成為馬來西亞的第三群體,佔總人口的19%,僅僅222萬人的印裔早已淪為第四大種族。

2016年2月18日,我國人力資源部長Richard Riot遠赴達卡,与孟加拉政府簽訂在3年內分批引進150萬名外勞的諒解備忘錄,政府的這項決定在國內遭到激烈的反對。

馬來西亞僱主聯合會執行董事三蘇丁認為,目前經濟低迷,政府不應該再引進外勞,再說150萬名孟加拉外勞到來後,我國的外勞總數將達到750萬人,遠遠超出勞力市場的需求。

外勞數目比華人人口還大

屆時,外勞的數目比馬來西亞第二大種族――華人人口還大,這也敲響了警鐘,國人開始擔心那一天的到來。最近,政府又宣佈除了尼泊爾外,私 人領域可從另外兩個有待定的國家引進保安人員。

我最近路過吉隆坡著名的城中城購物廣場(Suria KLCC)的公園,舉目望去,都是外勞,還以為自己身處曾經到過的達卡(Dhaka)。過去,每逢佳節,吉隆坡的街道都是冷冷清清,因為游子都回鄉了;但現在可熱鬧極了,大街小巷都是外勞。

一些公共交通工具,如公共巴士已成為外勞的代步工具。有一回我在毫無選擇下搭乘極度不方便的公共巴士,那是數十年來僅有的一次。巴士上座無虛席,但除了司機外,居然只有我一位本地人。說真的,當時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

為何外國人喜歡到馬來西亞打工?為何到來後又不愿意離開?

馬來西亞得天獨厚,天然資源豐富,又沒有天災,雖然前陣子東馬發生經微地震;但火山、颱風都和我們扯不上關係。對外勞而言,馬來西亞遍地是“黃金",只要肯付出勞力,找三餐絕對不是問題。另一個原因,伊斯蘭教是馬來西亞的官方宗教,穆斯林是主導族群,印尼、孟加拉、巴基斯坦、柬埔寨和緬甸羅興雅人視之為樂土。

而馬來西亞僱主對外勞的依賴,已到了魚與水般不可切割的地步,原因無他,外勞工資廉宜,耐操勞,早已成為最愛,本地僱主歸咎於國人不愿意從事3D(Dirty, Dangerous and Difficult)工作,因此寧選外勞,不要本地人。

苦力作業由外勞大軍支撐

在僱主眼中,馬來西亞人嚮往舒適的工作環境,不願日曬雨淋,也不愿超時工作,更不能忍受臭味及塵土飛揚,因此建築業、農業、服務業、製造業生產線等苦力作業都是由外勞大軍支撐。

但是,漸漸地,連小販也僱佣外勞,久而久之,變成外勞掌廚,老板都逍遙快活去了。許多道地美食變樣了,吃不出原有味道。有些外勞學到一

近年來,中國企業向多國積極出售閉路電視等監控設備,英國傳媒報道,中國已成為英國監控設備的最大供應商,引發英國政府的安全憂慮。(互聯網照片) 些廚藝後,自己開設檔口當起老板。在吉隆坡金三角地區的時代廣場(Time Square)後面,還有外勞經營的雜貨店,與本地人搶生意。

此外,原本是來馬來西亞當女佣的,可能轉去了美髮院工作,或自己上門當鐘點女佣,收入比當女佣要翻倍。也有來當建築工人的,改行當起小販,騎着摩哆車到工地兜售糕餅和飲料,都變成了老板。

一些印尼外勞在生活安定下來後,再從家鄉將妻小接了過來;一些則在本地結婚生子,都不打算回去了。孟加拉外勞長相英俊,嘴吧又甜,據了解,一些甚至娶了本地姑娘,獲得了居留權。因此,合法和非法外勞的數目有增無減。

將取締聘非法外勞僱主

為了嚴控非法外勞人數,馬來西亞移民局將從10月開始,取締那些仍然僱用非法外勞的僱主,並且將援引1959年移民局法令充公或凍結僱主的銀行戶頭及其資產。

在這項措施下,只要僱主仍聘用或庇護逾期逗留者,或持有偽造簽證或護照的人士,移民局執法官員將援引上述法令充公或凍結僱主的銀行戶頭及其資產。

外勞對馬來西亞的經濟發展作出貢獻是無庸質疑的,問題在於政策反反覆覆,朝令夕改,令僱主無所適從,同時欠缺一套完善的管理外勞的機制,而且執法松散,以致數以百萬計的外勞在合約期滿後沒有回國。

馬來西亞要實現“零外勞"是天方夜譚,我們只有自求多福了。

被視為美國當代最偉大戲劇巨匠的阿爾比周五在紐約逝世。(美聯社照片) 感激和愛!"

阿爾比是荒誕派劇作家,他的多數劇作都採用了荒誕派的手法。他最擅長寫牢騷滿腹的人物,表現人的孤獨痛苦,語言辛辣尖刻,人物對罵時語言如傾盆大雨,令人震驚,發人深省。他喜歡用象徵、暗喻、誇大的手法描寫美國社會生活,探討美國文化中的婚姻、育兒、宗教與上流社會。

其1996年的作品《寶寶的劇》( The Play About The Baby)中,劇中人物問道“如果沒有傷痕,你怎麼知道你還活着。"他在2001年在一次訪問中曾稱,其每一個作品都有一個特殊的故事要敘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