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是前大臣鼓勵要信自己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國內 -

扎里夫認為,他對人類、對自己的堅定的信念來自父母和祖父。

他說,他的父母非常愛他且尊重他,“他們尊重我想要嘗試的事情,尊重我作為一個人去探索自己,他們給予我必要的空間、必要的鼓勵,他們從不阻礙我,即使他們可能不高興我做某一件事情,他們也不曾試圖勸阻我,即使他們認為我要嘗試的事情很危險。"

他也分享母親告訴他有關出生時的小故事。

“我出生的時候,不僅沒有雙臂,還沒有呼吸,所以醫生不得不做一堆醫學程序讓我活命。醫生終於救回我的命,他把我帶到我媽身邊,所以我媽在我出生後第二天才看到我。

“我媽跟我說,當她第一次看到我,每個人都在哭,她們可能是喜極而泣,也為這個孩子的未來擔心,但我媽是唯一一個沒有哭的人。她說,她唯一看到的事,是她 的孩子還活着,而不是她的孩子沒有雙臂。"

他表示,他的信念,他的思維彷彿就在那刻設定好了,因為母親看到的他是一個兒子,而不是一個沒有雙臂的男孩。在扎里夫成為社會敬仰的社企家後,幾年前,她母親突然隨性地向扎里夫道歉。“我媽向我道歉,因為她沒有在家裡安置為無臂兒而設的裝備或輔助工具。所以在家裡,即使想要吃點餅干,我也要爬上桌子,再爬上碗櫃,再爬再爬,然後把東西推下來,自己跳回下去。"

“我跟我媽說,你不用道歉,她沒有這麼做反而是好事,這迫使我去適應(正常人的環境),迫使我去找到自己的方式去做常人做到的事情。"

扎里夫也不得不提及祖父對他影響極深。他祖父是彭亨州已故前州務大臣丹斯里雅亞莫哈末塞思,但祖父帶給他的不是社會地位,而是“你一定可以"的信念。

“祖父在我12歲時去世,在此之前,我們有相當多的時間一起相處,我總坐在他腿上,一坐便好幾個小時,他總告訴我, ` Atuk(阿公)相信你,你可以做到,你要相信自己。´"

扎里夫以腳代手,使用手機、握筆、餵孩子喝奶都不是問題。

扎里夫(被圈者)小學一年級的班級照,他指自己那時體型很小,可能是常用英語交談及膚色較白的緣故,他常被暱稱為“白人男孩"(budak putih)。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