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甜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活力副刊 -

掀起鍋蓋,一陣甜而不膩的芳香伴隨着熱蒸氣裊裊升起。淡淡的番薯香點綴了湯底的清甜。我拿起鐵勺子,給自己盛了一碗番薯湯。盛了半碗的番薯湯后,我把鐵勺子隨意放在塑料盤上,方便家人盛下一碗番薯湯。一向怕燙的我從冰櫃中拿出了3粒小冰塊,輕輕地將這3粒還不知自己即將被熱滾滾的糖水給融化的冰塊放進了番薯湯裡。不出所料,冰塊在攪拌了半分鐘后便帶着番薯湯的熱氣一併消失了。前陣子,與友人談起了一個話題:生活裡的甜。友人甲剛墜入愛河,生活裡的每一個當下對她而言都甜蜜蜜的,于是她說:“我希望生活永遠都是甜的。”文末,還放了一個愛心的符號。友人乙的性情略為悲觀,她回復:“生活裡不可能有永遠的甜。”

曾經,我一直希望自己的生活會是甜的,可是我卻像友人乙般無法相信自己的生活會長久地甜着。為了上課必須在自然醒之前便掀起了被,這種生活,難道是甜的嗎?自己所珍惜的愛情並沒有如預期般永垂不朽,這,難道又是甜的嗎?不,生活裡有太多苦難了。

碗裡最后一個番薯被我用湯匙撈起。我邊咀嚼着被牙齒咬得爛碎的番薯泥,邊走向廚房。一群小黑蟻圍繞着撈過糖水的鐵勺子,被嗅覺沖昏了頭的小黑蟻罔顧自己怕水的天性,困在糖水裡動彈不得。它們或許沒有想到,自己最愛的甜,竟成了它們亡命的陷阱。我用洗碗液清洗殘留于碗上的殘渣。生活裡確實有很多的苦難,正是因為看見人世間的苦,世尊方才捨棄了原本舒適的生活,為人類尋找世間真理。然而,生活裡永恆的甜並不是遙不可及的。如果可以把苦難都看成是一種祝福,那苦難還會苦嗎?倘若用感恩的心來面對生活裡的所有逆境,那逆境還會是絆腳石嗎?只要心美,那麼歡樂會是一種美麗,憂傷也會是一種美麗。唯有內心清明,方能抵擋外境毫無預言的變遷。人,都是嗜甜的動物。然而,在嗜甜的同時,我們需要用智慧去品那一絲絲的甜蜜,不然,便會像鐵勺子旁被糖水奪走生命的小黑蟻,還沒來得及滿足口腹之慾,卻已失去了呼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