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曙光

起碼對我而言,你熠熠如曙光,是照亮我黑暗生活的存在!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大都會 -

每每大地陷入黑暗中,我總會想起你燦爛大笑的模樣。

我相信,我們終究會再見面的。

X X X X X我是家中獨子,父親是冷戾的律師,母親是嚴謹的教師。我不懂他們猶如兩只個性鮮明的刺蝟,如何擁抱在一起而不會受傷,正如我不懂如何保護自己才不會因他們而傷痕累累。

我的童年,是在他們滿身刺的互相爭吵聲音中度過。

這對貌合神离的夫妻還是有一個共同的默契點,就是對我施以嚴苛的教育方式。

我除了在學校上課感覺較為輕松外,課余時間都被安排參加各种補習班与才藝訓練班。

我個性內斂寡言,對他們的命令習慣性順從,是老師眼中的乖孩子,同學們眼中的模范生。日子對我而言一直是重复性,周而复始。只是,總有些未知的因子,在我心內蠢蠢欲動。

X X X X X “你沒有逃過課吧?”你以肯定的語氣說道,接着猶如惡魔般拋出一個誘人的建議,“敢不敢跟我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沉默,看着你笑得极其張揚。你那對眼睛仿佛蘊藏着星光,明明就一幅涉世未深的青澀模樣,卻一臉可笑地偽裝成坏孩子。“你打算怎麼溜出去?”我回了一句。你一臉意外地盯着我看。“你臨陣退縮?”我輕聲挑釁道。“怎麼可能?”你氣衝衝地回應道,接着站起身來,徑直走向數學老師面前說了几句,還作勢撫了撫太陽穴,老師指令我和你一起出去。我跟着你的腳步走出班外,這种感覺很新奇。“你跟老師說了什麼?” “我說我頭疼,甫轉學第二天的我人生地不熟,需要有人帶路去保健室,作為同桌的你無疑是最佳人選!”接着你眨了眨眼,露出一抹詭計得逞的微笑地說,“這里最高的地方在哪儿?”

X X X X X X

舊教學樓的天台一向是學校禁地,后來卻成了15歲的我們最愛逗留的秘密基地。

你最喜歡站近欄杆處,張開雙手逆着風大喊,仿佛一個不經意就會墜下去。

我追求的刺激感,恰恰与你不一樣,我呼出近似透明的煙,煙霧繚繞。

“鄭鈞華,你一直在大家面前披着乖學生的面具,你不累嗎?”有一次,你語帶好奇地問道。

“戴上不同的面具應對不同的人是我的生存之道,倒是本性天真純良的你,偏偏裝成不良少女,是否更累?”我沉住氣說。

“我從來是姐姐的影子,姐姐光芒四射,而父母從來都沒重視過我。既然我再怎麼乖巧也比不過姐姐,只是未料原來我的叛逆同樣不堪,只讓他們只更關注姐姐……”你的雙眼氟氳着水氣。

“起碼對我而言,你熠熠如曙光,是照亮我黑暗生活的存在!”我不知所措,只好說。

“原來我也能成你這傢伙的光!”你抹去淚水,大笑道。

X X X X X X

“鄭鈞華,多虧你這年來一直給我補習,我的期末考成績進步很多,父母對我刮目相看,似乎也沒那麼忽視我!”你眉開眼笑地說道。接着意識到我手上握着的煙,小心翼翼問道,“你是不是遇到什麼煩心事?”

你后來才漸漸理解,我只有在思緒煩躁時,才會喚出叛逆的另一面。

“蔡雅晴,我下個月要搬去美國。”我壓抑自己的情感。

“怎麼那麼突然……”你的口吻有掩飾不住的傷感。

“我爸媽离婚了,我的撫養權判給我爸,我得跟他一起出國生活。”我答得簡短。

“我們以后會再見面嗎?彼此找回最真實的自己。”你問了一句。我沒有說話,未來太遠。

X X X X X我隨父親搬到美國,想起你所說的話,撕開乖寶寶的標簽,當然并不是干了什麼坏事,只是學會活得肆意些,還有掌控自己的人生,并不再把父母的話當成信念。

我也戒了吸煙的習慣,你既然能接受我存在的任何姿態,那我也想努力,以讓你感到引以為傲的姿態出現。

“鄭鈞華,好久不見。”耳邊傳來一陣熟悉的嗓音,回頭一看,原來是你,我黑暗中的那道曙光。

文/夕羽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