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創意從畫紙跳進進三維空間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輕360 -

常人認為藝術晦澀難懂,黃殖鳴認為最大的原因是沒學會如何與作品“溝通”。他說,藝術是一種語言和溝通方式,以畢卡索為例,一開始並沒有畫抽象畫,而是經過很長時間沉澱思考才踏入這個領域。若要讀懂他的作品就要知道其生活背景及一些藝術知識。

“當你看回他的研究和日記,可以學到他的美學和看法,怎樣運用色彩和對環境的認識。”另外還有梵谷的作品,可以進一步思索,那個時代的畫家如何作畫,在思考什麼議題。“當你在跟畫作‘溝通’時,你要知道畫家怎樣作畫,當時環境如何,這樣你就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他強調,自己時時刻刻都要接收新事物,打開各種可能性。1996年自馬來西亞藝術學院畢業後,他曾參與舞台設計和搭建、藝術表演、兒童劇等,將收集到的素材融進創作裡。

“我一直想要學習新的東西,從學院出來的時候,你會發覺很多東西都不懂和模糊。我就認識多一點畫家朋友,汲取他們的知識。”

⊙視力受損無阻創作

中學時期,黃殖鳴很喜歡繪畫,常與朋友到太平的一些河邊寫生,用水彩繪畫石頭瀑布。中四那年,發生了一場交通意外,令他一只眼睛的視力受損。“眼睛復原後,我看東西都是模糊的,眼前都是重疊的畫面。”意外後,他陷入低潮而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所幸心理素質很強,一個念頭轉變了自身負面情緒,“還好上天留了一只眼睛給我,如果一雙眼都遭殃,我還能怎麼辦?”

由於正面樂觀的態度,令他覺得意外讓生活變成一種冒險,不斷適應新畫面和事物。自此,他開始想,還有什麼東西不敢嘗試。他就決定走向藝術這條路,獨自從太平來到吉隆坡修讀藝術系。要在大城市裡存活並不簡單,藝術家收入也不優渥。為了生活,他積極參與藝術工作,平均一年籌辦三四個畫展,一直參加比賽做展覽。直至獲得一個機緣,踏入教育領域,擔任一名老師的助教。

直至2001年,他在一間大學擔任全職講師。翌年獲得該大學獎學金,從純美術的底子轉向平面設計。“當時我都不會用Photoshop,只能慢慢磨。畢業後我再決定繼續攻讀碩士,專攻藝術製作。”幸運和機緣為他帶來很多轉機,也讓他有機會擔任大學藝術與設計系講師。“當你學會很多東西,會想要找一個方法分享給更多人知道。同時,你通過教育,也會知道自己缺少什麼。”

⊙藝術是一種記錄

藝術與社會並不是隔着一條鴻溝,反而可和記錄社會的發展。過去兩年,社會局勢不斷讓群眾產生各種情緒反應,有些人覺得糟糕,全沒知覺。他直截了當的說,如果社會每個想,就會很灰了。“怎樣用藝術回應在於畫家你看到社會的好,那就會有正面的東西。如果發生,我們只能改正而不能改變。”

去年,他創作了一系列的作品,當中借用來表達心中對美好的追求。“這個球很簡單,以聯想很多東西,可以是童年、遊戲或海邊。人聯想以前的美好,一種簡單的生活。球對我是一個機會,在這麼紛亂的時局,到處都有機

每個年代的藝術家都為當時社會留下記錄改變也會影響藝術家關心的議題。當看回不同作品,就能讀取藝術家借由作品對社會議題做應和看法。

審美觀是一件很主觀的事,對他而言,藝術並不是一種封閉式交流,反而需要接地氣,與民眾產生共鳴。他就會告訴對方如何鑑賞,至於有藝術底子的人自然有自己的欣賞角度。“人家需要知道你在畫什麼,如果太玄,會覺得你在炫技或玩弄些什麼東西。”

⊙藝術是學無止境

談到從事藝術行業前景,黃殖鳴緩緩的說,藝術是一條很長的路,世界變得太快,如今不想用智能手機都不行。“新東西一直推着你走,我一直在跟我學生學習,會學到很多新事物。我不嘗試的話就會很糟糕。嘗試多了,這些經驗就成為你的養分。”

去年掀起熱潮的精靈寶可夢掌上游戲採用擴充實境(AR)技術,讓很多人為之着迷,黃殖鳴也是其中一個玩家。近期,他成為Google Tilt Brush技術的其中一名試用者。頭戴虛擬實境(VR)顯示器,手握兩個控制器,在虛擬空間裡繪製3D立體作品,這個技術也將平面繪圖設計推去另一個層次。

“親身體驗後才發現這世界已經去到另一個境界。”他不認為這是一件電子產品,反而是一種藝術進化,挑戰不同的繪畫媒介去激發更多創作靈感。“以往是用畫筆將想像畫在紙上變成2D畫面,有了作品才能化成3D。這個技術卻挑戰我把想像直接變成3D立體畫面。這是最大衝擊。”繪製3D立體作品講究空間感,畫家本身就在創造一個立體世界。“Google Tilt Brush每天讓我有新東西學。當你玩一樣東西會覺得悶,是因為那樣東西有局限。如果沒有局限,你就會永遠在往前走。你不能讓‘局限’控制你,只有你控制它。”

黃殖鳴用了兩週了解控制器裡的筆刷選項,每天不斷實驗,每次都會發覺不同色彩和體驗。“它是採用圖層(layer)形式,每次畫上去就是一個新圖層。當你習慣在虛擬空間就很容易上手。”

⊙生活就是靈感棲息之處

這項科技推開了一扇新創作之門,不過他卻不想把這個技術局限在繪畫、服裝設計或室內設計等功能。“如果你視它為一幅畫,那麼就不會有其他可能性。”他計劃將創作長達數十小時的作品打印成3D作品。如果成型,未來甚至創造自己的家具或藝術品,人人都可以成為一個藝術家。

至於會不會碰到沒有創作靈感,他劈頭就說,不會沒有靈感,生活環境就是靈感棲息之處。“因為沒有目標和方向,才會找不到靈感。如果清楚自己的東西,所有東西都是機會和靈感。生活在這裡,每樣事物都存有我們的故事和回憶。例如椅子,除了給我坐,我會聯想到媽媽,進一步會想到生產,為何採用塑料製作椅子。我們要連貫很多東西,就要靠聯想力,去嘗試和開拓不同領域才會有養分。”

他說,世界瞬息萬變,不一定要擁有每樣事物,但一定要去認識它。

欲知更多關於Google Tilt Brush技術的資訊,可以瀏覽: https://www.tiltbrush.com/

黃殖鳴用了60個小時完成這幅名為“Magical Wonderland” (魔法樂園)的3D作品。

▼用Google Tilt Brush技術繪製3D作品之前,必須準備一個固定空間,設置好兩個感應器和電腦。使用者需戴上VR顯示器,雙手各自握着控制器,就能進到虛擬實境的作畫空間。旁人能透過電腦熒幕看見使用者在畫什麼題材。

【VR顯示器和控制器】

▲共鳴非常重要,黃殖鳴說,要為觀眾創造共鳴的管道,讓對方走入藝術的世界。

藝術改變了黃殖鳴的未來。他認為藝術是一種文化營養,如果沒有了藝術整個城市會變得乾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