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形補形

文/潘美珍(萬里望)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小時候,家裡兄弟姐妹多,由於人口多,開銷也大,所以家裡平時很少有機會吃到大魚大肉。母親通常會到巴剎去買一些廉價的動物內臟或腳的部位回來,煮給我們吃。儘管都是動物的內臟,可是經過母親的巧手烹煮,上桌的菜餚都相當美味。還記得,當時的菜心炒豬腰、滷水鴨腎、麻油雞腎和冬菇燜雞腳都是母親的拿手好菜。

每次,全家人圍在飯桌上吃飯時,母親都會對我們說:“多吃一些雞腎,可以補腎。多吃一些豬腰,可以補腰。”“補腎?補腰?真的那麼厲害?”“對啊,即吃什麼補什麼,吃動物哪個部位就補人的哪個部位。”儘管內心仍然有些疑惑,但是還是乖乖的聽母親的話,把雞腎和豬腰給吃下去。

在我印象中,我吃過最恐怖的動物部位就是豬腦。當時考試成績下滑了,所以母親到處向左鄰右舍打聽,該吃什麼才能增強我的記憶力。後來,聽說吃豬腦可以補腦,便立刻到巴剎的豬肉檔去買了一斤的豬腦打算煮給我吃。

回到家後母親把豬腦扔到桌上,然後準備其他的食材。白白的豬腦尚能看到血管的痕跡,甚至還有些無法被掩蓋的腥味,相當的噁心。我立刻跑去告訴母親,豬腦很腥,希望能得到母親的寬容,容許我不必吃這“血腥”的豬腦。結果,母親的回答是:“如果怕腥,等下加入少許的白酒,就會好很多了。”最後,在晚飯時間前,母親便從廚房裡端了一碗紅棗豬腦湯出來。大家略帶恐怖的眼神望着我,準備看我“表演”,不禁讓我感到心寒。

之前,確實曾聽別人說過豬腦的口感有些滑膩、嫩嫩的、入口即化。無論拿來蒸或燉都十分美味。而且豬腦的營養價值很高,很多人常吃豬腦來補身體。當想到要把豬腦吃進嘴裡時,卻又是另一回事了。

母親一邊稱讚豬腦很美味,一邊往我的嘴裡塞豬腦。才第一口,我已經忍受不住,吐了出來,並跪地求饒,發誓從此以後再也不要吃豬腦了。之後,母親也沒有再強迫我,只是搖搖頭把剩餘的豬腦湯拿回廚房。母親臨走前丟下了一句話:“我看你這一輩子都是那麼笨了。”

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有點好笑,“記憶不好,吃豬腦補人腦”。到今天為止,我依然覺得很好奇,真的能補腦嗎?按理說豬那麼笨,應該無效才對。

民間以訛傳訛的“以形補形”的說法,真的有待證實。不過,我確實看過很多的報道,指不能吃太多內臟,以免吸收太多膽固醇。

如今的我吃東西都特別小心。畢竟,健康身體從健康飲食開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