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然與造作之間角力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文藝春秋 -

本屆花蹤馬華散文獎共收到八十二篇參賽作品,比上一屆少了五篇。初審由方肯、李英華及許欽斐擔任,選出三十篇;复審則由龔萬輝、林春美及陳湘琳擔任,再選出十篇進入決審。這場決審會議,鍾怡雯獲推選為主評。

【評審標準】 胡:這是我第二次當散文決審,此

屆水準比上一屆有所提升。一兩篇作品在文字上有很大的突破,這是可喜的現象。親情、職業、人生、政治,都是參賽者關心的主題,但用什麼手法表現,才最重要。作品中在所謂的造作與自然之間,有很大的角力。有些斧鑿痕跡很深,有些很自然,兩者差距很大。

高:十篇作品的文字、技術操作及

議題設置都在水準之上,蠻整齊的。散文很貼近生命、生活,我想看到作者如何在有限字數中呈現生命所感受的想像世界。這次的參賽作品以個人經驗為出發點居多,除了一篇對政治議題有隱喻式的指涉。懷人憶舊、生病體驗、個人故事是散文比賽中常見的題材。無論如何,整體水準還算平均,有一兩篇在技術上稍微突出一些。

:這次的題材多元。如嘉謙所言,散文很貼近生命、生活,題材不決定散文高低,而是如何去寫。怎麼寫比寫什麼重要。有些題材乍看非常吸引人,譬如〈貧窮病〉,但不見得經得起細讀的考驗。有些作品用力太過,但散文是否必需如此,值得思考。整體而言,我有以下要求:第一,我期待看到散文的層次感;第二是節奏,節奏是散文中最難呈現的東西,它跟氣韻有關,有了氣韻,散文就不會有“匠氣”。第三,題材無關大小。也許它處理很小的主題,但只要處理好,寫作方式可以說服我們,就可以了。不必非得處理大題材,譬如政治。散文的層次比較重要,要怎麼去搭配,達到最好的平衡,反而是重點。野心太大而曝露太多缺點的作品是眼高手低。散文必須要有很多細節的觀察。參賽作品對細節處理不夠,寫到一半就停住了,應該要有再往深處探索的功夫,我覺得這是比較大的問題。

【第一輪投票結果】

〈貧窮病〉:2票(胡、高)〈圍不住的歲月〉:1票(鍾)〈吳西〉:1票(鍾)〈百變狸貓〉:2票(胡、高) 【作品討論】

〈圍不住的歲月〉 鍾:這樣的農村題材比較難得。每一篇都有缺點,當然這

篇也有。〈圍〉算是很突出的一篇,非常生活化、有口語、有對話,寫母豬及養豬過程,帶出家族的故事。每個細節都能讓我看到一個人觀察生活的結果:豬是怎麼養、生小豬、老人家跟豬的關係、作者與老人家的關係。寫人消逝的過程,是作品的次旋律,主旋律是寫豬。可惜題目不夠好。〈假死〉、〈貧窮病〉比較吸引人,題目本來是要畫龍點睛,文中提及的“曾經的豬事”會比“圍不住的歲月”好。他寫的人情部分是這次參賽作品裡少見的,寫得很淡,只是單純地陳述事情,沒有描述自己的感情,但散文裡充滿淡淡的悲哀和惋惜。有不少錯字。另外一個問題,如果讀者不懂潮州話,會不知道他在講什麼。有些句子很有趣,比如馬來語混福建話的“巴路老料啦……”;也比如“西北夠力”,用得太好玩了。文字不那麼緊,寫散文應該這樣。寫與阿嬤之間的互動有趣,是難得的作品。有層次感,平衡感也不錯。寫法貼近題材。處理的事物有兩三件,難度相對高。

高:這篇文章的方言腔調度,相當熟練,也相當有意思,很

能捉住讀者。文字簡潔,略帶文言,有四字短句、長短句的穿插筆法。但這筆法也留下一點斷裂,比如突然的一句“這是潛藏生命至今的憾事”,然後下面才提到,原來他在母豬身上亂踩。感覺上在節制地控制語言後,留下了接軌不上的斷裂。但這都是小瑕疵。寫祖母及長輩們共處的回憶,又拉扯出養豬及懷人往事,文章生命底層的力量很足——文章最吸引人及有魅力之處就在這。這是我喜歡的散文類型。

胡:我習慣拿同質性的文章做比較。具體寫動物有兩篇:

〈吳西〉寫貓、〈圍〉寫豬。寫親情的有3篇:〈腳痕〉寫母親的腳,〈圍〉寫阿嬤,〈一山淡影〉寫母親去世。用同質性來比較——貓跟豬這兩篇比,我覺得寫豬的有瑣碎的趣味。用方言寫散文不容易,寫得對不對無法考究,但顯然寫得比〈吳西〉更生活,而且甜中帶苦,有點諷刺,但用同質性的“親情”來比較的話,我會把它跟〈腳痕〉比較。〈腳痕〉寫得比較用力,斧鑿痕跡比較深。〈圍〉第一個缺點是錯字多,第二,題目遜色,不過優點是寫得不是很用心,不做作。結尾寫三位老人家去世是畫龍點睛。

〈吳西〉 鍾:這一篇是四兩撥千斤的寫法,有層次和轉折,也有很多

細節。作者觀察到非常細緻的東西,並不容易。我喜歡他的觀察入微,而且一開始就吸引我。他們家養的每隻貓都叫“吳西”,說這隻貓是自來的,他們斷定“她是收到消息來應徵空缺”,因為前一隻貓剛好沒了。你以為作者要從頭到尾把貓寫完,其實不是,最後剛好貓快要不行時,作者大舅暴斃了,必須去撿骨而顧不了貓。結尾寫:“我看我們回去時,吳西已經沒有了”,後面寫得讓人感動,對照過去看前面那種歡樂時光,到後面處理喪事過程會讓人非常難過,可是他寫得很淡,只是說我們“度過一個又一個日常”,就這樣結束了。最後寫吳西要死了,通常貓要死的時候,她會找個地方,但又覺得小貓沒餵奶,在往返多回之後,最後倒在鄰居房間裡。母貓對作者家人非常有感情,結果卻死得不是時候,牠在最壞的狀態下離去,沒有家人陪伴。這部分寫得非常細緻、動人。我覺得他最好的地方是完全沒說自己很難過,他只是把事情告訴你,難不難過你自己去想。對話寫得很漂亮,如:“吳西老了咯,你看它走路。”“帶它去綁啦!”非常生活化,我們一般說結紮。“找一天得空先”是馬來西亞人講話的語法和句法。他寫得不太經意,但其實是知道怎麼寫散文的。譬如說有些用詞,“馬來檔口”,非常有在地色彩。寫母貓聽到廣告的時候,在電視裡面的小貓叫聲,它拔腿就衝進客廳,它以為是它的小貓在叫。我覺得這種細緻的觀察能力,是寫散文必須要有的。初看不會覺得特別,要看個兩三次,這是屬於我會看第二第三遍的散文。題目〈吳西〉你不會想到是寫貓。句子有小問題——“廚房煮菜時”是馬來西亞華語。寫貓同時也側寫作者母親,寫貓的個性,其實有點難,難在於要對它長期觀察,看到生命是如何轉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