掬翠園中一翠園

翠園是怡保前霹靂女中校長彭士麟的筆名,她不僅能寫作,還會寫舊體詩,精研書畫,擅彈古箏,是藝術上的多面手。黃潤岳先生曾在序文中這麼形容:“她是雍容華貴的主婦,她是感情豐富的詩人,她是誨人不倦的校長,她是溫柔敦厚的湘女,於是她的文學作品便孕育了這一切,反映了這一切。”……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SIN CHEW PLUS -

最近光頭佬的舊書緣頗佳,連續兩個週末在跳蚤市場皆有斬獲,姑且不談早先意外入手的《武俠天下》創刊號及第二期刊號,剛剛買到的翠園女史早年散文集《夜窗閒話》(1975年出版)及《書燈絮語》(1987年出版)才教人欣喜若狂,忍不住要分享一下。

《夜窗閒話》是翠園女史出版的第一本散文集,是她於70年代在星報週刊寫專欄的文章集成,黃潤岳先生在序文中說,翠園的文章真的是文如其人,“她是雍容華貴的主婦,她是感情豐富的詩人,她是誨人不倦的校長,她是溫柔敦厚的湘女,於是她的文學作品便孕育了這一切,反映了這一切。”

這一冊薄薄的《夜窗閒話》共收集了翠園的38篇文章,文體方面卻可分為敘事文、小說及新詩,顯示出她在寫作的範疇上涵蓋了文學的各個方面,內容足以表達她在生活上的體會與思考;讀其文,宛如和她對談,總是感覺很溫馨,很親切,亦很坦率,讓光頭佬不禁想起過去與她往還的前塵往事。

翠園是怡保前霹靂女中校長彭士麟的筆名,她不僅能寫作,還會寫舊體詩,精研書畫,擅彈古箏,是藝術上的多面手。過去,緣於她常在報章的副刊發表文章,因此稍微對文藝版有注意的讀者皆曾拜讀過她的作品,光頭佬尤其喜愛她撰寫有關文壇憶往的掌故文字,這或多或少是和當時的記者生涯有關係的,畢竟有一些故事在裡頭吧。

大約在千禧年時,她出版了一本叫作《徘徊畫廊》的散文集,喜好藝術的光頭佬竟然自動請纓,義務為她推銷書籍,雖說成績一般,卻因此而與她結下善緣,往後每每她到八打靈再也小住,我們都會碰個面,敘舊一番。

翠園的兩本早年著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