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因緣

文/梁桂香(話望生)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SIN CHEW PLUS -

曾聽媽媽說,當年小鎮的基本設施不足,交通不便,她懷着我,接近臨盆,只好提早乘坐火車到100公里外的醫院待產。醫院附近有一家麵包廠,每天下午2時,都有一個女孩到產婦病房兜售各種新鮮出爐的麵包。豆沙、椰絲、加央……雖然麵包的餡料不同,但是香氣卻同樣誘人。當時待產中的媽媽,度日如年,每天都吃麵包解饞解悶,沒意料到一連吃了3個星期,我這調皮鬼才願意出世!原來我與麵包,打從在娘胎裡,就結下不解之緣。

從小學到中學階段,麵包只是我生活中的稀客,也許是因為每日三餐,都有媽媽用心料理的緣故。真正與麵包打交道,是從念先修班開始,當時離家背井,隻身在外地求學。為了節省生活費,也為了方便,常常在放學後,路過麵包店,都會預先購買麵包當早餐。果醬抹麵包,一片又一片地啃;讀書與考試,一天又一天地熬。

念大學的日子裡,即使課業再繁重、考試壓力再沉重、搭巴士去上課的時間再急促,每個上課天,全麥麵包,幾乎都是早餐的主角。一天的開始補充了健康的能量,戰士就勇往直前,邁向戰場。

光陰荏苒,如今經濟獨立,我還與麵包共舞嗎?其實我從來都沒嫌棄過它。我可不像唐代著名傳奇小說〈會真記〉裡的男主角張生,在成功考上科舉後,對女主角崔鶯鶯始亂終棄。我對麵包,鐘情依舊。

工作地點的食堂,向來以葷食為主,蔬菜是唯一的配角。有時候配角缺席,失落之餘,猛然想起公事包裡還有麵包,內心乍喜。你說,麵包是不是素食者的恩物?

最近到台灣佛光山佛陀紀念館遊覽,從早上逛到下午5時,雖然意猶未盡,但是各塔樓都陸續關門。天色漸暗,餓意漸濃,還得走半小時的路程才能到用晚膳的地點,彷徨之際,偶然在雙閣樓的滴水坊發現幾種圓形的麵包,喜出望外,我挑了一個核桃葡萄干麵包,付錢後馬上撕開塑料包裝袋,香氣撲鼻,咬了一口,嘩!鬆軟美味,令人讚不絕口。那一刻,仿如他鄉遇故知,儘是喜悅與滿足。試想想,我們處世的態度,是不是可以向麵包學習?對於好人好事,和顏悅色,軟和得像枕頭麵包;對於立場信念,堅定不移,硬實得像棍子麵包?其實麵包裡包含的,除了能量,還有哲理。麵包呀麵包,感恩有你,給我滋養、給我啟示;感謝有你,朝夕相伴,風雨同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